芯片产业,久违的繁荣
2021-05-07 10:48

芯片产业,久违的繁荣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半导体行业观察(ID:icbank),作者:蒋思莹,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在半导体60余年的发展历史当中,芯片产业曾出现过几次风口。每次风口来临之时,都有一批半导体企业乘势而起,也有大量的初创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在市场当中。在他们的共同作用下,芯片产业得到了几度繁荣。


但在过去十几年当中,随着半导体行业的成熟,并购高潮迭起。在这个过程当中,往昔里的巨头半导体企业尚且都面临着被淘汰的危险,就更不用说一个初创企业要在这种环境下生存该有多么难。


而就在芯片产业沉寂了十几年后,尤其是在2017年后,关于初创芯片公司拿到融资或推出新产品的消息开始频繁地出现在市场当中。这些消息是否代表着芯片市场又将再次开启一次繁荣时期,在这场久违的繁荣下,又是什么力量在支撑着芯片行业的发展。


曾经的繁荣,奠定了如今的半导体市场格局


半导体产业的辉煌起源于硅谷。


当年肖克利带着晶体管技术在硅谷成立了肖克利实验室,并在美国全国范围内招聘顶尖的工程师。但由于后来在企业经营方面的问题,使得一些优秀的员工出逃,这其中就包含了被称为“八叛逆”的罗伯特·诺依斯(Robert Noyce)、戈登·摩尔(Gordon Moore)、朱利亚斯·布兰克(Julius Blank)、尤金·克莱尔(Eugene Kleiner)、金·赫尔尼(Jean Hoerni)、杰·拉斯特(Jay Last)、谢尔顿·罗伯茨(Sheldon Roberts)和维克多·格里尼克(Victor Grinich)


在离开肖克利实验室后,他们成立了仙童半导体。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仙童半导体凭借其技术优势,成为了半导体行业的巨头之一。这家公司也被公认为是硅谷第一家具有现代化意味的初创企业。


作为初创企业的仙童半导体所获得的巨大成功,为当时的有识之士提供了创业范本。于是,从1959年开始,就陆续有人离开仙童半导体,涌入半导体创业的“淘金”浪潮中。这其中,就包含了英特尔、AMD,以及风险投资公司KPCB。


受益于当时个人电脑的发展,这些从仙童半导体“出走”的公司获得了成长机会。有些企业更是借以这次的市场机会,成为了半导体市场的巨头。


但此时热闹的半导体市场并有因为巨头的诞生而沉寂。从美国诞生的半导体产业开始走向全球,半导体初创企业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开花。在这个过程当中,也衍生出了新的半导体经营模式。


由于晶圆代工这一新模式的出现,降低了半导体企业进入这个赛道的门槛,为大量的芯片设计企业的涌现提供了基础。另一方面,推动半导体成长的市场也在由PC转向手机,借此机会,高通、联发科等企业也成长了起来,成为了如今半导体行业中巨头企业。


在经过这几轮的繁荣发展,形成了今天的半导体市场格局。


芯片产业的再次繁荣


没有新的红利市场出现,模式上也再无创新,热闹的半导体市场迎来了十几年的静默期。在这片沉寂中,某些细分领域市场的发展也逐渐趋于成熟,导致竞争加剧,于是,半导体企业们也开始疯狂内卷,并于2015年达到了一个并购高潮。


如果继续内卷下去,或许将会有更多的半导体企业消失在市场当中。事情的转机出现在2017年,根据semiwiki援引Tracxn的数据显示,自2017年后,市场对半导体初创公司的投资开始大幅增加。其中尤其以AI芯片企业获得的融资状况最为典型。


(来源:Tracxn)


成立于2016年的Habana Labs在2018 年11月获得了由英特尔投资部门领投的7500万美元B轮融资,截至收购前(2019年英特尔收购了Habana Labs),Habana Labs总计融资约1.2亿美元。


成立于2016年的Cerebras在2019 年11月获得了4.75亿美元的E轮融。融资后,Cerebras Systems 估值约为 24 亿美元。


成立于2017年的SambaNova Systems于2020年2月宣布已经在C轮融资中筹集2.5亿美元。截止到这轮融资为止,SambaNova已经累计筹集了4.56亿美金。


成立于2016年的Graphcore于2020年12月募资2.22亿美元,这距离公司上一次1.5亿美元的融资不到一年,截至目前公司总共融资7.1亿美元。


今年4月,同样是成立于2016年的Groq官方也宣布获得3亿美元新融资。而在今年获得新融资前,Groq也曾融资6700万美元。


在这些企业融资背后,我们不但看到了AI的火热,我们同时还看到了芯片技术(包括架构在内)的繁荣。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国内,这一方面与技术发展大流有关,另一方面,中美技术纠纷,更是助长了国内的成长。


云岫资本赵占祥在今年一月份的一个演讲中也表示,根据其团队的统计,2020年半导体行业股权投资案例413起,投资金额超过1400亿元人民币,相比2019年约300亿人民币的投资额,增长近4倍,这也是中国半导体一级市场有史以来投资额最多的一年。这也推动了国内芯片公司的蓬勃发展。



从魏少军教授在去年ICCAD公布的数字来看,2020年我国芯片设计企业共计2218家,同比增长了24.6%。而从整体上看,在2010年到2019年我国芯片设计企业数量增长的变化情况中可以看到,2016年是我国芯片设计企业增长的一个高峰期。而这也与其他地区涌现出大量的半导体初创企业的时间相同。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芯片产业,迎来了久违的繁荣


热闹的芯片产业因何繁盛


从这些初创芯片企业本身,或许就可以找到他们存在的价值。


众所周知,Graphcore,Habana Labs,Groq,Sambanova,Cerebras、Syntian等都是与AI发展相关的初创企业。他们所提供的创新产品为AI的计算需求带来了新的可能。


从市场方面来看,IHSMarkit去年发布的一项人工智能应用调查中预测,到2025年,人工智能应用将从2019年的428亿美元激增至1289亿美元。IHS表示,人工智能处理器市场将以可观的速度扩张,到20世纪20年代中期将达到685亿美元。IHS认为,汽车、计算机和医疗健康等领先应用程序正在推动一波新的AI应用浪潮。


另一方面,物联网等新应用场景的出现,也为芯片市场带来了新的活力。为低功耗而生的RISC-V架构,正在向包括PC领域之内的多个市场做拓展。新架构的出现,也为初创企业加入芯片竞争提供了机会。


百花齐放的新应用场景以及多种创新架构的出现,是让芯片市场重新焕发活力的原因之一。


此外,贸易关系的变化也引起了全球各地对半导体产业发展的重视。在国产化的推动下,初创芯片企业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大量出现。


面对新的机遇,不仅为初创企业带来了机会,很多其他领域的巨头也开始涉足半导体产业。以亚马逊、谷歌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也加入到了芯片的竞争中,他们也成为了半导体初创企业的新收购方。


优质的初创芯片企业不仅是跨领域巨头收购的对象,也是传统半导体巨头狙击的对象。在新应用场景的推动下,很多半导体巨头都开始转型,但对于传统半导体巨头来说,转型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为了更快地适应未来市场的发展,收购优质的初创企业也成为了他们转型当中的重要一部分。


在各个领域的厂商都在踏足半导体产业的过程中,半导体市场竞争发生了改变。传统半导体巨头不仅要面临着一些初创企业来抢占新市场的竞争,也要面对跨领域厂商的异军突起。


而这种新的竞争的到来,也为芯片产业带来了另外一种意义上的繁荣。


最后值得我们思考的是,在这场久违的芯片产业繁荣中,还能繁荣多久,谁又将能有幸成为最后的赢家。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半导体行业观察(ID:icbank),作者:蒋思莹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