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催债人:伪装女人、红包钓鱼,没我搞不定的老赖
2021-05-14 17:28

95后催债人:伪装女人、红包钓鱼,没我搞不定的老赖

作者:马孔多,编辑:卓然,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网贷、小额贷库、信用卡,互联网一定程度上也降低了普通人的用钱门槛,但另一方面,也催化了各种人性弱点的放大。


有这么一批人,他们靠催债为生,说得好听些,叫“职业催款人”,但实际上,他们催债的方式却显得不那么职业。


本期显微故事由一个95后催债人杨浩(化名)亲述,在他的描述下:


与传统行业的电销类似,他们大多以小组为单位,几人一组,每天围着“业绩”转,人手一台电话机,办公室除了打电话的声音就是敲键盘的声音,还有第三种声音就是在接水和喝水,还有通话时长的规定。


逾期的用户在他们眼里按逾期的月份分为M1~M5(M指代月份),逾期时间越长,这笔债越难讨回来。


为了把债款讨回,他们采用的办法包括但不限于男扮女装吸引用户上钩,利用“杀猪盘”的方式让对方还钱;


搞明白欠债人的年龄和心理弱点,通过单位、家庭和好友等渠道曲线打击……


这过程中所采用的办法最恶劣的,“和黑社会无异”,杨浩说,但他又不得不这么做。


因为他所在的讨债公司会在内部实行“末位淘汰,尾部惩罚”制度,每个月月底都会有3名同事被辞退,有3名同事接受业绩冠军的惩罚——给对方洗球鞋。


以下是关于杨浩的真实故事:




那是一家大约四五十人左右的公司,每个人都是西装革履的打扮,穿得很正式,杨浩敏锐地感受到了金融行业的工作氛围。


杨浩觉得很满意,这说明工资应该比在电子厂做流水线工人高很多。


去年,杨浩刚满25岁,他说服了青海老家的父母,放弃了那片蔬菜地,来到苏州谋求自己喜欢的工作。


第一份工作在流水线做工人,他每天穿上印着厂名的工作服,在他负责的那条流水线上,只需要把两个产品盖板通过四个螺丝钉串联起来,至于成品有哪些元器件,有什么具体功能,不需要他去了解。

职业介绍所和公司人事告诉他,一个月保底能拿到手7千多元,还两餐和住宿。


后来,杨浩才知道,“到手7千”还包括加班工时费算进去,考核等次必须在优秀以上。


在3个月的试用期里,杨浩才拿到四千多,转正之后也才五千多元。


大城市、苏州、电子厂都让杨浩深受打击。他羡慕厂里的人事和财务,她们只需要坐在办公室,玩玩手机,敲敲电脑,朝九晚六,到点上下班。


杨浩觉得,只有坐办公室的工作,才算是一份有面子的工作。


几经周折,杨浩又找到了之前给他介绍工作的包工头,对方最近发了条朋友圈,“招聘客服专员,学历工作经验均不限,平均月薪能过万。”


杨浩问他,这个活儿具体是做什么的?包工头一连说了几个金融专有名词,听得杨浩云里雾里的。


杨浩又问他,是坐办公室的么?得到肯定答复之后,杨浩就决定去参加面试。




面试是在一个小会议室举行的,面试官是一个肥胖的中年妇女,扎着波浪头,嗓门极大,听口音像是东北人。


她刚开口说话,就给杨浩浇了一盆冷水。她说,我们这行就需要能说会道的,不敢说话的现在就可以挪开屁股滚蛋了。


杨浩起初吓得大气不敢出,但最后还是抓住了机会,他向这位面试官说了自己做过的工作,为了应聘成功,他还谎称自己兼带着做过厂里的产品销售,一个月卖出去二三十万的货。


面试官问他,那为啥不继续在那里干下去?杨浩傻眼了,还不来得及回答,就听到面试官继续问他:

别人欠你钱,你要怎么提醒他还钱?


杨浩想了想,回答了一些诸如“电话里委婉地提醒对方该还钱了”“逢年过节发短信说自己缺钱用,让对方快点还”之类的答案。


面试官显然很不满意,就追问道:“如果他们一直不还钱呢?就是不肯还钱,而你又十分缺钱呢?大胆地想象一下,别有顾忌,你会怎么做?”


杨浩说,“我会给他的父母,朋友,同事群发短信,让大家都知道这个人欠债不还,让他无地自容。”

面试官听到杨浩这样的回答,露出会心一笑。杨浩正好捕捉到她这个微妙的表情,就这样,杨浩通过了面试。



当杨浩收到录取通知的那一瞬间,他彷佛觉得自己又变成了那个即将拯救家族的超人。


他迫不及待地把这个消息告诉老家的爸爸妈妈,尽管他们听不懂“金融”这个词,但依然能从儿子的兴奋中觉察出这份职业的高尚。


事实上,杨浩也并不知道“金融”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


根据公司人事的要求,杨浩自购了一套西装一双皮鞋,花掉了900多元。这是他离开家乡以来,最大的一笔开销。


图 | 杨浩所在的办公室


去入职报道的那天,杨浩在公司门口深吸一口气,他仿佛看见人生新起点即将在这里开始。


跟在厂里流水线上上班有所不同,这家公司就像职场类电视剧里所描绘的那样,一个又一个紧挨的格子间,里面放着电脑、电话和耳机。


人事向杨浩介绍了带他的师傅,也是他的直属领导,姓宋,杨浩叫他宋哥。宋哥见到杨浩的第一句话就是问他:


骂人厉不厉害?


杨浩懵了,摇摇头。


宋哥让杨浩搬个椅子,坐到自己工位旁边,让他来实地了解一下工作内容。宋哥从电脑桌面打开一个表格给杨浩看,上面记录着很多姓名和电话号码。


图 | 杨浩拿到的欠款名单


宋哥说,你进的这个组是Z银行项目组,除了银行项目,还有网贷平台项目,他们都是甲方爸爸。


“甲方的意思知道不?就是给钱的大爷。这个表格是甲方爸爸提供给我们的,里面的人欠着甲方的钱,我们的工作内容就是帮爸爸们催债。”


民间借贷,通常会把坏账打包给催债公司,一个100万的坏账,算上利息,一年后利滚到136万,如果能追回来,催债公司能分到54.4万。


宋哥说完,拨通了其中一个电话,他特意开了免提,让杨浩在旁边听着。


电话通了,对方说了一声:“喂,哪位?”


宋哥不由分说,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你XX的什么时候还钱?信用卡有勇气花,没勇气还?今天是第一次好声好气地通知你,三天后,再不还钱,老子给你妈打电话,让她看看她龟孙儿子到底有多出息?!”


宋哥说完,不等对方回复,啪的一声挂掉电话。


紧接着,又拨通另一个电话,“我说哥们,上周你说明天还钱的,今天只剩最后一天了!你XX的,你同事应该已经知道你欠债不还了吧?明天我再看不到你还款记录,非得呼死你老板炒掉你不可!你给我记住!”


宋哥挂掉电话,脸上瞬间怒意全无,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杨浩一头雾水,这时宋哥递给杨浩一本通讯录,让杨浩打一个试试看。


杨浩下意识地挑了一个女性,他觉得这样胜算会大一些。电话接通了,是一位声音很甜的妹子。


杨浩普通话并不流利,他颤抖着声音说道,“您欠Z银行的信用卡账单到期了,您准备啥时候还钱?”


宋哥一把夺过电话,“现在只是欠一个月,如果欠两个月,小心我们每天都要骚扰你一遍,免不了我们有可能还要当面找你谈谈。”


宋哥的语言简单粗暴,充满威胁,吓得那个小姑娘当即表示本周一定还款。


宋哥带着杨浩找到了他的格子间,发给他一份大约100人左右的电子表格,文件名字带着“M1”的字样。


他还沉浸在刚才的工作氛围里,没缓过神,也就没敢问宋哥这个字母代表什么意思。


就这样,杨浩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杨浩开单的第一位客户是一位中年大叔,在跟他电话沟通的过程中,他了解到这位大叔是在儿子的“怂恿”下办理的信用卡,刚拿到卡,就立马被儿子拿去消费了。


大叔并不懂信用卡是什么概念,所以突然有人打电话让他还钱,他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杨浩并没有采取宋哥骂人施压那一招,他先让大叔去询问儿子是否用了信用卡消费,一共消费了多少。

等到第二天,再打电话和大叔沟通,向他解释逾期的影响和危害。


大叔并不十分理解,几度想要挂掉电话。杨浩找准时机说道:


“如果你们信用卡逾期了,就会上征信。到时候你儿子买房买车不能贷款,结婚也结不了,当兵考公务员找工作都会受到影响的。你也不想你儿子未来变得一塌糊涂吧?”


大叔一听这话,顿时急眼了,让杨浩教他怎么还款。


杨浩做完这一单,能拿到一笔提成,尽管就几百元,但是给了杨浩足够的信心。


他开始觉得,如果自己不像宋哥那样粗暴,而是运用一些其他的技巧,好像也可以做成单子。


杨浩用了一周时间,把一百多个电话轮流打了一遍,完成有效户数11个,当月工资已经超过了他在电子厂的7000元月薪,杨浩感到十分满意。


图 | 杨浩最近的工资单,宣传薪资过万也是HR吸引人的方式之一


这家小公司在内部实行“末位淘汰,尾部惩罚”的管理制度,也就是说,每个月月底都会有3名同事被辞退,有3名同事接受业绩冠军的惩罚。


那个月的冠军是一名常青老将,他给另外3个排名尾部的同事的惩罚是,帮他洗球鞋。


杨浩入职第一个月表现良好,成绩中等。与他同期入职的一位同事,由于业绩排名靠后,被无情地辞退。


那位同事,后来在微信上告诉杨浩,他那个月的底薪,公司都没有结给他。


第二个月,宋哥交给杨浩另一个文件,名字带着M2。这时候,杨浩终于有勇气问宋哥M2是什么意思了。


宋哥告诉他,M代表Months的缩写,M1代表欠款逾期一个月,这部分客户比较容易催收,数字越大,客户越难搞。


M1属于前端,M2以上属于后端。前端提成靠户数,后端提成靠金额。


杨浩这才明白,原来自己上个月一直忙的都是一些最容易搞的客户。宋哥作为几个项目的组长。


据说在他手里,没有人逃得过自己的债务,他在私底下被下属叫做“M5阎罗”,意思就是逾期5个月的老赖们见到他,都得掏空口袋还钱。


图 | 每日晨会,主要内容就是打鸡血、汇报催款战绩


杨浩按照自己的方法,拨打M2客户,很快就发现这些客户根本不吃杨浩这一套。


有的人一听到是来催债的,就立马挂掉电话,置之不理;有的人干脆直接骂杨浩他们是吸血鬼,万恶的资本主义;有的人语气平和,但是用了拖字诀,无论打多少个电话沟通,他总能一拖再拖,反正就是不还钱。


很快,杨浩失去了信心,他想要继续做M1,但是宋哥拒绝了。


“M1提成低,都是给新人练手的,只有M2以上,才能锻炼人,挣大钱。”


听到宋哥这么一说,杨浩打了鸡血一样,每天不断地打电话,就连午休也要比别人多打几个电话,再去吃饭。


虽然杨浩打电话的数量指标完成了(公司规定入职三个月内每天电话数量至少要达到60通),但是有效率却远远不足。


眼看就要在月底业绩排名末尾了,他自己只能干着急,无奈只好再次请教师傅宋哥。


图 | 提成表




这一行,按照逾期时间,把客户划分成M1到MN多个层级。


宋哥跟杨浩一样,两年前从M1开始入手,如今能做到M5、M6。他传授给杨浩的经验,归结起来就是一条:


做这份工作,你得足够流氓,把对方当成一个老赖,把自己当成一个无赖。


在宋哥给杨浩“演示”了几个M2客户催收套路后,杨浩大致明白了行业内的潜在门道。


跟对方交流的第一通电话尤为重要。第一通电话往往就能看出对方是什么样的人。


内向的,还是外向的?有家庭的,还是单身的?胆大的,还是胆小的?在搞清楚这些问题之后,才能洞察出对方的心理,从而采取针对性的措施。


宋哥举了很多例子,让杨浩学习。


如果对方是有家庭的,可以从家庭角度“搞”他,宋哥曾经遇到过一位贷款逾期5个月的客户,那个人是个小老板,有钱但就是不还钱。无论宋哥怎么谩骂威胁,他就是不为所动。


宋哥想了个办法,弄了个资料是女性的微信小号,偷偷加他,用网红照片撩了他很长时间,小老板迫不及待要约他见面。


宋哥把小老板这段时间以来在微信上发的各种情话秽图打印出来,刚一见面,就丢给小老板一份,警告他再不还钱,就把这些材料寄给他老婆。小老板吓得当场就补足了欠款和利息。


还有的人职业是公务员,这一类人特别惧怕被单位发现。宋哥就想方设法搞到对方领导的联系电话,并善意地提醒对方。


有一些欠款人是00后,借钱无度,还钱无能,比较重视友情,忽略亲情,又没有工作。


这时,宋哥就会在电话里婉转地告诉对方,可以给他们发个QQ红包,帮他们充一下话费。实则宋哥加到QQ之后,会疯狂地加他们在QQ空间里的好友,盗取照片,编一些流氓故事发给他们好友看。


00后好面子,基本上挨不过这一招,只能找爸妈借钱还债。


对于一些网贷平台上的帝王级老赖,宋哥沿用了传统方法,下载呼死你之类的呼叫软件,或者雇佣一批艾滋病病人,定时定点去骚扰老赖们。


其实,那些人都是健康的人,身上的疹子都是画出来的特效妆。


无论宋哥怎么教杨浩,甚至拼命给他打鸡血,“鼓励”他放手大胆地去做,但是杨浩始终不敢骂人,更别提用各种套路去施压别人了。


杨浩后来听别人说,宋哥因为一些行为太过激,因而被治安处理过,拘留过几天。


他这才知道,宋哥并不是光靠吃苦就能成组长的。宋哥胆子大,打法律擦边球,最终靠提成买房买车。这一行的从业者平均学历只有初高中,宋哥在这类人群中堪称人生赢家。


图 | 朋友圈招聘广告


其实,杨浩不知道的是,这一行所有的面试基本上都能过,可以说,这就是一个零门槛的职业,当初公司录取他并不是因为他面试中表现得有多睿智。


正因为学历低,所以这一行招聘公告多发布在朋友圈,贴吧,QQ群或者当地论坛,如果有熟人介绍,面试走个过场,基本上也可以进。


归其原因在于这些岗位不需要很高深的专业技能,只需要给你一部电话,你能说服对方就行,因此这些岗位的收入大多依靠每月提成,底薪根本养不活自己。


据说,曾经有个同行老总为了提高公司整体学历,有一年毕业季,派人去郑州和长沙等高校开校园招聘会,好不容易招来十几个大学生。


结果,他们上了几星期班,基本上都跑光了,反而是那些没有学历的人在这呆得最久。


杨浩在这家公司工作的第三个月,因为业绩排名靠后,故而被辞退了。不过,他并没有当初电子厂倒闭的时候那么沮丧,他感到一阵自由和轻松。


2020年,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在五金厂做工的杨浩得知,这家公司面临解散,而宋哥早在2019年年初,也已经转行,成为了一名房产中介。


这几年,无论杨浩多么需要钱,他都不会办理信用卡,更不会去网贷平台借钱,他不喜欢被人追着骂。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