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林奇:加码艺术品拍卖行苏富比
2021-06-07 08:22

彼得·林奇:加码艺术品拍卖行苏富比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杰晶维基(ID:JieJingWiKi),作者:彼得·林奇,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艺术经常被称作是“通往内在灵魂之窗”,但就如同水泥、石油一样,它本质上也是一种商品,也会有高低价转换的周期以及不期而至泡沫与崩盘。最近的一次艺术品价格泡沫是1990年梵高的《加谢医生的肖像》,一度被热炒到了8250万美金——显然,这已经是拍卖会上最昂贵的“画布”,市场几近疯狂,随后便进入了长达三年的沉寂期


艺术品与我最喜欢的美丽小玩意——股票有什么关系?当水泥价格开始上涨时,持有水泥公司的股票通常是很合适的。当铝价开始上涨时,投资美国铝业通常是有利可图的。因此,当梵高画作价格上涨时,我将注意力转向苏富比拍卖行的股票


在我看来,伟大的企业是没有什么竞争对手的企业。在美国,我们通常认为竞争是健康的,在拼字游戏、馅饼竞赛和基金管理中确实如此。但在像航空公司、计算机等行业,竞争可能导致糟糕的收入和多次的破产,并对你的财富产生毁灭性打击,应该予以警告。


由于任何一个汤姆、迪克或哈丽特都可以租一个房间,买一个讲台,雇用一个口齿伶俐的人,并以拍卖行的身份开展业务,你会认为拍卖业务甚至比航空公司或计算机行业的竞争更激烈。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富有的贵族对于谁来处理他们的拍卖物件非常挑剔,他们希望他们的拍卖行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他们的物件的年代。所以他们最终选择了两个地方:成立于1744年的苏富比控股,和成立于1766年的佳士得国际。


事实就是,这两家公司处理了世界上98%的主要艺术品、古董家具、珠宝和其他昂贵物品的拍卖。沃伦·巴菲特投资于主导市场的公司,从凯瑟琳·格雷厄姆的《华盛顿邮报》到罗斯·布鲁姆在奥马哈的家具店,发了大财,声名鹊起。苏富比和佳士得就像两个罗斯·布卢姆,分别在40个和26个国家开展业务。


这不是完全垄断,但全球性的双寡头垄断几乎同样好。我们可以投入5亿美元来雇佣一些科学家去研制一种新的计算机芯片,但我们无法对苏富比和佳士得构成严重威胁。一家名为Hapsburg Feldman的公司最近尝试过,已经失败了。


苏富比和佳士得与画廊、经销商和大博物馆都有紧密的联系,他们聘请了各类美术和收藏品的著名专家。他们经常为博物馆的策展人提供建议,或是与那些与拥有昂贵物件的富人们一起在派对上吃喝玩乐。这种宝贵的长期关系,在墨西哥无法以更便宜的价格复制。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这两家公司不相互竞争。在年度报告中,苏富比不能让自己提到佳士得的名字,仅称“我们的主要竞争对手”。他们无休止地争夺有名望的客户,他们的竞争就像梅西百货对金贝尔斯或是哈佛对耶鲁大学一样激烈。


去年,巴黎居民休伯特·德·纪梵希宣布,他决定拍卖几间屋子的青铜器、银器、地毯和从路易十四到法兰西帝国的画作,以“简化自己的生活方式”。据报道,一位纽约社交名流试图通过巧妙的座位安排帮助苏富比赢得纪梵希的工作。在一次晚宴上,她把纪梵希放在苏富比董事长兼主要股东阿尔伯特·陶布曼旁边,这样后者就可以和前者搭话了。但这并没有任何用处。最终这一笔生意还是被佳士得收入囊中了。


另一方面,苏富比拍卖了格洛丽亚·冯·图恩公主和塔克西斯公主的城堡中的物品。这是一个显赫的家族,其历史可以追溯到神圣罗马帝国。


让这场竞争更有趣的是,有足够多的富人让两家拍卖行都忙得不可开交。此外,他们对客户的争斗并没有阻止他们在提高价格这一问题上团结起来。1992年底,苏富比将拍卖会上购买的任何物品的50000美元的买家佣金从10%提高到15%。佳士得迅速跟进。如果它们是航空公司,其他15家竞争对手会迫使它们降低价格。


尽管两家公司可能是同样出色的标的,但苏富比位于纽约并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交易,而总部位于伦敦的佳士得则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交易。这使得美国投资者更容易追踪苏富比的动态。作为苏富比的股东,我更密切地关注它的发展。


1977年苏富比以少量股份上市,1983年又被私有化。1988年春,新公开发行1100万股,其中相当大一部分由陶布曼提供。他在拍卖中赚了很多钱,公众最终获得了拍卖行的主要股份。初始价格为每股9美元(拆分调整后价格)


就在苏富比IPO之前,艺术品开始变得异常昂贵。首先,澳大利亚大亨艾伦邦德以530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梵高的《鸢尾花》。然后,在IPO后不久,毕加索的《Yo Picasso》以479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最终,雷诺阿的《煎饼磨坊的舞会》的售价为7810万美元。1989年秋天,苏富比的股票以每股37美元的相当愚蠢的价格达到顶峰,因此对于最初的投资者来说,这是一个四倍的价格。该股票的每股收益为创纪录的1.96美元。


华尔街的本性是想象每当一家公司创下盈利记录时,它就会继续创造新的记录。(这与体育竞赛没有什么不同,曾经的赢家总会被寄予厚望)以37美元的价格购买该股票意味着预期实现每股收益2.50美元,甚至3美元以上。他们没有为预期做好准备:在周期性股票中,愚蠢的价格之后是一段清醒的时期。1991年苏富比的收益下降到每股25美分,股价从37美元滑落到10美元。从那以后,它一直停留在这里。


这对以前的买家而言是不愉快的,但也让我们其他人有机会以合理的价格拥有这个伟大的特许经营权。佳士得在上一次泡沫期间达到每股近7美元的峰值,最近交易价格低于3美元。


在“衰退”期间,苏富比正在壮大自己。它将运营预算削减了17.5%,降至约 4200万美元,债务从1991年底的5400万美元减少到1992年底的500万美元。如上所述,它将买方溢价提高了50%,并减少了定期股息。


通常,我支持公司增加股息,但不会像在苏富比三年内那样,派息金额超过年度收益。这只股票的价格被定期股息压低了,去年8月,定期股息从每季度15美分降至6美分。


拍卖行业务存在一些风险因素:为了保持其在艺术界的信誉,它必须继续聘请合适的专家(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迈克尔·安斯利最近的辞职让华尔街大吃一惊)。苏富比可能会购买重要的艺术品或家具,希望通过转售获利,可能会犯下代价高昂的错误;为了吸引有声望的藏品参加拍卖,苏富比有时会向卖家提供有保证的回报。


如果收益低于担保,苏富比必须补足差额;而在买方方面,苏富比有时会向中标者借钱。当艾伦邦德购买《鸢尾花》时,他使用的一半资金是通过苏富比提供的担保贷款获得的。而在邦德破产、苏富比留下这幅画之后,这笔贷款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后者后来将其卖给了J·保罗盖蒂博物馆。


我们不可能两全其美。如果我们相信消息人士说他们收回了差价,那么它当然会以更低的价格转售。但该公司的消息人士向我保证,苏富比已经收回了邦德的贷款余额,而且整个交易都非常有利可图,其金融子公司已成为该业务的盈利补充。


因此,总体而言,这是一家比1989年更具吸引力的公司,售价不到之前一半,而其主要业务显示出复苏的迹象。12月,苏富比在纽约的一场拍卖会上售出了 88幅毕加索的画作,其中大部分中标价处于拍卖前估价的高位。


作为一名拍卖爱好者,我最近和我的妻子卡罗琳一起参加了波士顿当地一家主要经销商的拍卖会。又一次,90%的画作拍出了高价。一部未署名的作品《静物与水仙花》标价为800至1200美元,售价为16000美元。对于苏富比的投资者来说,这是令人兴奋的基本面研究。


此外,还有另一个增长元素,增加了它的吸引力。拍卖市场本身每年在全球范围内以15%的速度增长,因此苏富比将从中获益。该公司在欧洲、拉丁美洲和远东地区开设了办事处和“销售中心”。1980年代,日本人前往纽约的拍卖会购买法国艺术品,现在他们可以参加日本的拍卖会并购买日本艺术品。拍卖这一模式似乎适用于在不同文化背景下是通用的。


苏富比也在扩大其产品线。除了家具、古董珠宝、画作等,苏富比还为拍卖区带来了许多新物品:棒球卡、体育纪念品、迪士尼动画原创素描、漫画书。公司现在处理了70种不同类别的收藏品。通过子公司,它销售房地产,这是七位数级别的买卖。它的最新产品甚至包括了使用过的公务飞机!


每个十年,似乎都会产生不富裕买家群体的代际更替,他们想要从那些亟需现金的上一代富人(1970年代的阿拉伯人,1980年代的日本人)手里购买高价藏品。只要有死亡、离婚、地址变更和财富轮转,这种货物与藏品在一个客厅到另一个客厅的游行就不会终止,而苏富比的业务,也会如同这命运之轮的转动一般,无休无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杰晶维基(ID:JieJingWiKi),作者:彼得·林奇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