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男生,用娱乐圈小鲜肉的细胞做出了能吃的小“鲜肉”
2021-06-11 17:58

这个男生,用娱乐圈小鲜肉的细胞做出了能吃的小“鲜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BIE别的(ID:biede_),作者:Rice,原文标题:《如何用娱乐圈小鲜肉的细胞做出真正的小-鲜-肉?》,题图来自:@小鲜肉模拟器


不久前,网络上流传着这样一条截图,说央美毕业展上有人用 “小鲜肉” 造出了真·小鲜肉。


我看到后的第一反应:竟有这种好事?哪个私生饭看了不得直呼 “好家伙”。


最早在QQ空间流传的截图,后被发到微博和豆瓣被数次传播,具体出处不明


超低清的上古画质和层层叠加的水印是互联网授予它的勋章。


对着那张糊到扫不了码的图捉摸了半天,大受震撼的我终于联系上了它的创作者,杨竞。他给这个项目起名叫作 “小鲜肉模拟器”


这是他今年从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毕业的毕设作品。


“小鲜肉模拟器” ,2021,200cm×180cm×150cm,培植肉、显示器、铝型材、CD唱片


跟那条截图中说的差不多,杨竞为了做这件毕设,去蹲点了几个 “小鲜肉” 的住处,用掏垃圾获取到明星的生物信息(倒是跟 DNA 没什么关系),用生物技术培养成肉,再将它们混合,变成新的、可以生长的 “小鲜肉”。


最后,他对这个新诞生的 “小鲜肉” 加以包装,出了张专辑,搞了个人设,还建了个微博账户(@小鲜肉模拟器),这就算是正式出道了。


培养出来的 “小鲜肉”



“小鲜肉” 出道的首张专辑,其中包含四首单曲和组织样本一片


在采访杨竞之前,我先去找专业的律师咨询了一下这件作品的法律风险和道德伦理问题。律师朋友在看过作品后首先表示 “情绪上大为震惊”,但他也跟我明确说道,这事无论怎么看,在法律上都不涉及任何刑事责任、行政责任和民事责任。


那我就放心了。


于是,我找杨竞好好聊了聊他是怎么把 “小鲜肉” 变成小鲜肉的。



小鲜肉模拟器 影像记录


杨竞


那张截图火了之后,加你的人多吗?


我一开始都不知道这个事,莫名其妙地就有几百人跑过来加我。后来我也是听别人说那个图在 QQ 空间上火了,就是那个什么DNA(其实跟 DNA 没什么关系)的图,然后又被人发到微博上面了。


加我的人都是看的那个二手信息,上面既没我的名字,也没作品名字,就提到有个这样的东西。大家就是看热闹吧,好奇聊一下。你这样来采访的倒是第一个。


我来晚了!目前这个作品的反馈如何?有人对它提出质疑吗?


在展览现场,我看他们的表情大概就是那种,上半张脸是皱着眉头,下半张脸在笑——皱着眉头在笑的那种。 


质疑的话,目前还没有吧。我觉得我在做这件作品的时候就已经做好准备了,万一有人来找麻烦什么的……当然警察除外。不过刑法什么的我已经研究了很多,所以应该没事。 



2021 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毕业展上参观 “小鲜肉” 的人群


你怎么想到做这样的作品?


我们学校有个EAST-科技艺术季,每年都会请一个生物艺术工作狂来开一些课程。17年的时候就是专门讲怎么用自己身上的细胞做组织培养的,然后前年是讲怎么自己 DIY 基因剪辑的,当时是教你剪辑一个大肠杆菌。


以前老和朋友聊天说谁的细菌怎么做,但就当个段子,不知道还真能这么弄。后来我既然在工作坊看到了可以做,那就整活呗。


生物专业上的问题是怎么解决的?


这事我是知道可以做,但我没有那个环境。它需要无菌,有时还要冷藏和恒温,所以要找人帮忙。我找的一个学医的网友,我们认识十多年了,他和我聊天的时候就有聊到过这个事,正好他现在也是做这方面工作的,我就找的他。


我本来准备去拍一下实验过程的,但他说实验室一般人不能进,所以素材都是叫他同事拍的。


从发根提取毛囊细胞


某z毛囊细胞


细胞从培养皿底部开始分离


你是怎么选择你的目标 “小鲜肉” 的?


首先我不能真的讨厌他,我得有点喜欢他。如果我真的讨厌他,那做这件事我自己都觉得都挺恶心的,还是得有点这种嗨的成分吧。我就是想嗨一点,没有说网上被人说得那么本分的。


那你对选中的明星艺人,也算是路人粉的程度?


我觉得路人粉还算不上,就是不是很讨厌,还有点欣赏这样。


你在视频拍摄到的场景和人物都是真实的吗?有没有虚构和表演的成分?


这个项目我一开始跟老师们提方案的时候,就说过我有一部分想做成虚构的。但老师们一致不同意,说必须得是真实的,如果虚构的话,这个作品就不成立,所以最后也只能是真实的。


而且我不只找了这两个艺人,我还找了一大堆,好像一共是八个人的,只不过剪辑出来是两个。好多垃圾其实都是无效垃圾,啥都弄不出来,最后能做的就只有这两个。


八个全都是男明星吗?


对,全部是男明星。找女明星的话,我觉得好变态。


(我:男明星也只少了一点点变态而已。杨竞:好吧。)


你是怎么找到这些艺人的住址和信息的?


前几个艺人信息是我自己查的,比如你看他的微博发的那些地方,几张照片就能查出来。还有就是通过调查他注册过的那些微信号、微博号之类的,就可以查到他手机号、邮箱,各种联系起来就能找到他,大概是这样。


但自己查很麻烦,也很浪费时间。后来我就在QQ群上搜,总有各种明星信息的代拍。一条信息均价差不多 50 块钱,实用性很高,比如能查到明星坐哪个航班。我第一次知道这种事是有一天晚上在北京机场等飞机,半夜三四点钟,突然来了一大群粉丝接机。我心说粉丝怎么知道他是坐这班飞机的呢?后来那个明星的保镖问我借火的时候,我跟他一聊,才知道这种信息都能买到。网上渠道很多,百度搜、谷歌搜、QQ 群搜,总能搜出来的。


“小鲜肉模拟器”视频截图


你买艺人信息一共花了多少钱?


信息没花多少钱,也就三四百块钱。成本主要在于后面培养的部分,那个花了一万多。里边最贵的是胎牛血清(一种取自牛胚胎的血清,用于配置动物细胞的培养基),那个东西五百克就要五千块。


不是经常说什么人造肉为什么不能推广出来吗?就是因为这东西太贵了,牛吃草比这东西便宜多了。


那你培养出的这种肉也能吃吗?


你要强行吃的话……我觉得也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这种采集生物信息培养成肉的技术叫什么? 


就叫细胞组织培养,已经有很多年了。


但你要知道,它不是真的变成肉块的,它是像一团……鼻涕虫一样,就像那种擤出来的、带固体的鼻涕,是可以分开的。它会慢慢变大和凝固,和液体会有些区分,但还是可以弄开。


你一共做了多少“鼻涕虫”?


总共大概几十克吧,我没具体称过。原来分别养在几个培养皿里面,展览的时候又被我分成了很多份。我一共混了两坨,养在左边的恒温箱里。中间是个普通的箱子,里面的肉已经停止生长了。我怕它臭了,就给它做了一些处理,用透明的树脂封起来了,像标本一样。


幸好展览时间没有持续很长,我就怕有味了。 


常温箱里的肉


恒温箱里混合过的肉



为什么最后还要把培养出的肉合体成一个?


因为最后能培养的只有两个,我才想到合体这种东西。就好比你单做一个刘德华的复制品,那他肯定比不上刘德华本人。但要是刘德华的脚配上张学友的嘴呢?他没准就比这两个人都厉害了。


但它不就是一个肉团吗?也看不出来是谁。


剩下的这部分就是艺术了,是到你发挥想象的地方了。虽然它是肉,但你还是可以对它产生一些东西。


你从垃圾里掏出来的生物信息到底是什么?不会被污染吗?


大部分是发根。发根这个东西比较多,你洗脸掉的皮之类那些都不行的。


你看视频里那两个片段,一个就是通过发根提取出了毛囊干细胞,还有就是个团纸。其实还有另外一大堆视频,我后来都弄混了,也分不清到底是哪袋垃圾提取出来的了。我就觉得那团纸挺好玩的,就把它给剪进去了。也因为这个,所以最后只能混合。 


污染肯定也有,不过起码九成是人肉。 




某个蹲点很久最后没有收获的行动


这个项目从找信息开始,大概做了多长时间?


大半年吧,主要时间都用在了潜入部分,蹲点真的很麻烦,而且有的高档小区或酒店都进不去。


你一般要蹲点多久,才能拿到一包明星垃圾?


我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一般都是一整天,最多十几个小时。反正都在北京,坐个地铁就过去了。得带个充电宝之类的,找个地儿一坐,玩手机。


你怎么看这个作品中的伦理问题呢?要是私生饭都照你这样去收明星垃圾做培养怎么办? 


我觉得给他们开个头挺好的。接下来就不用我接着做,ta 们帮我做。




我听了你发给我那个试听的音频。既然是给 “小鲜肉” 做的专辑,为什么不做成 pop song 的形式?


做 pop song 其实是最难的,我觉得我没这个实力。创造流行是很难的一步,好多人觉得那最简单,其实那个很难。


八十年代加拿大艺术家 John Oswald 曾经尝试用一些明星已有的声音和音乐去做自己的作品,他把这个叫掠夺之声(Plunderphonics)或者掠夺声学。你可以理解成采样,非法采样。我在声音上是学这个人,用了某个艺人的清唱,做了很多加工处理。


看到你给专辑定价两千块钱,现在卖出去了吗?


没有,有好多人来问,不过我老师说不要急着卖东西,我就设置了一个特别高的价格。我要真要卖的话不会定那么高,大概几百块,卖几十张这样。


毕竟还有组织切片,这玩意值钱。


展览结束之后,你是怎么处理这些“小鲜肉”的?


我把它们冻起来了,在朋友家的冰箱里,这个事就告一段落了。


现在它们可能已经死了吧,冻着起码不会臭。要是一直这么养下去,多费钱。


不过这个项目之后还可以再做一些延续,像一个娱乐公司一样运营下去。


你这个 “小鲜肉” 的人设是什么?


那在专辑里面,想知道你就得付费了。


目前我得到的免费信息就这么多。在这篇文章发出前,杨竞终于准备好卖他的宝贝专辑了。


祝杨竞和他的小鲜肉娱乐公司早日走起来。


*本文音视频图片均由艺术家提供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BIE别的(ID:biede_),作者:Rice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