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亏200亿,百济神州凭什么?
妙投会员2021-06-23 13:43

10年亏200亿,百济神州凭什么?

文章所属专栏 深案例

中国创业的主流范式正在从渐进式创新向原创性创新过渡。在高精尖领域,如医药、高端制造,原创性创新被前所未有的倡导与支持。


然而,在这些尖端领域做原创性创新不仅烧钱,失败率更高。


过去20年,互联网经济几乎可以和创新经济划等号,但近两年等号的意义正在消失。

 

2018年初,共享单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大战接近尾声,结局是摩拜被美团收购、ofo押金爆雷、共享单车坟场在无数城市出现、其余的共享经济创业也都一地鸡毛。烧掉了1000亿后,共享经济被盖棺定论为“虚假繁荣”。

 

与此同时,一段震撼人心的视频在全球互联网上开始疯传——SpaceX的重型猎鹰火箭把一辆特斯拉轿车送入外太空,而后两枚一级火箭几乎同时稳稳地降落在了地面发射台上,埃隆马斯克抱头狂喜。

 

两相对比,网上开始流传一个段子:

 

中国受过极良好教育的年轻人们,聚焦在被称为“创业导师”的中年男人们周围,一起彻夜不休地燃烧生命,只为在一轮又一轮如何送菜送饭、洗车洗脚、美容美甲、搭讪艳遇、借高利贷、连接窗帘和电冰箱的挑战赛中博出更好的名次,然后击鼓传花,快速传给下一棒......大西洋和太平洋彼岸很多巨头公司的创始人,他们在骨子里并不是商人,而是geek。热衷于创造新奇的事务,热衷于解决难题,热衷于在某个极细分的产品上把质量和性能或功能做到极致,这是geek的天性......科技,在这一刻,非常残忍的拉开了国与国之间的差距。

 

戏剧性的是,紧接着2010年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制裁中兴,美国对华掀起的科技战全面打响。此时华为领衔的5G技术正式浮出水面,大家才发现在这个科技领域中国已经跑在了最前面。虽然此后美国也对华为展开了全方位的打压,但华为却声势日盛,在舆论场上,久居幕后的任正非挤掉马云,稳稳坐到了中国企业家的C位上。

 

此后两年,互联网经济的创新属性日渐衰弱,曾经“找到一个有机会的市场,砸下重金加剧竞争,最后巨头出来收割战场”的做法开始广受质疑。与此相对,人们开始更加关心核心科技型的创新,特别是今年芯片问题上被西方卡脖子后,在技术上实现突破的期待变得更加强烈。以至于巨头们准备掀起的“社区团购大战”直接被官媒批评,“别只惦记几捆白菜,科技创新更令人心潮澎湃。”

 

对于中国新经济领域,当前最大的变量就是创新的大方向正悄然发生转变。

 

著名政治经济学家、创新理论的提出者熊彼特曾给创新下过一个定义,“创新就是将原始生产要素重新排列组合为新的生产方式,以求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的一个经济过程。”过去20年的互联网创新几乎就是把这种“排列组合式”创新推演到了极致。

 

滴滴的创新无非是LBS+智能算法+打车,外卖是LBS+智能算法+送餐,抖音是智能算法+推荐+短视频。整个移动互联网创业大潮,就是在PC时代建立的互联网要素上,叠加移动时代的一些特性,寻求新的排列组合式创新。而当前互联网巨头们遭遇的创新窘境,就在于有效的排列组合几乎穷尽,“创新”的边际收益率已经转负。

 

因此当下最被需要的创新不是排列组合,而是创造出新的要素(技术、资源、组织管理方式等)。

 

但要素式创新,更接近原始创新,在这方面中国商业界普遍缺乏相应基因,因为过去40年的中国经济发展主要以学习西方为主,即复制已经被验证成功的技术路线、商业模式、组织方式等。要做原始的要素创新,无先例可循,只能花费大量的时间和资金埋头摸索。

 

从当前政策倡导、资本追捧的产业中选,芯片和创新药可以算得上是要素式创新的典范。相比芯片被卡脖子,创新药领域则相对发展顺利,国内也已经发展出了恒瑞医药、百济神州、君实生物、信达生物四大代表性创新药企——虽还不能和辉瑞、罗氏等跨国药企相提并论,但也已经走过了一个完整的创新周期——积累的要素式创新的方法论,虽然不是其它行业创业者可以照搬的先例,却是可以供大家学习的一种商业新思维。

 

最近虎嗅妙投采访了百济神州的数位高管,并对创新药行业做了一轮研究,试图揭开原始创新的真容,并尽量总结出一些原始创新的方法论,希望对有志于进行原始性创新的创业者们有稍许启发。


本文是虎嗅 《深案例》 付费栏目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