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收“权”
2021-07-05 11:46

王健林收“权”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进深News(ID:leju-sydcsxh),作者:曾树佳,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进了又退,退了又进。


6月23日,大连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大连万达)退出珠海横琴稳隆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珠海稳隆)4.5%股权。一天前,它才增资进入。


一同撤出的,还有郭庆祥。在珠海稳隆里,剩余32位股东,全是自然人。


无独有偶。珠海横琴稳驰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珠海稳驰)的情况,也大抵如此。大连万达于6月22日当天进退,王健林大笔增资,一共27位自然人。


这一现象,在四年前成立的大连万达稳泰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万达稳泰)也在上演。同样在6月23日这天,大连万达入股,一天后,大连万达与陈洪涛撤退,剩余29位自然人股东。


从大连到珠海,万达稳泰、珠海稳隆、珠海稳驰的先后成立,万达的老将、董监高和旧臣们,在这三个万达商管上市的股权激励平台中,熙来攘往。不过,万达稳泰等了多年而不得。


它们最近的一系列股权变动,有一个明显的指向,王健林个人正在加大对它们的持股比例和掌控权,而其余自然人股东们被稀释股权,甚至有个别人出局。


在这场王健林对万达商管合伙人的“分封与收权”运动中,正在传递一个强烈的信号,新成立万达商管轻资产公司上市的脚步临近了。


但对于跟随王健林多年的兄弟们来说,在上市收割的前夜被稀释股权,内心难免唏嘘。



一、分封与收权


王健林封赏兄弟们,最早可以追溯到13年前。


在2002年9月16日,大连万达商管商业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万达商管),注册资本45.2734亿元。从2008年开始,万达商管出现自然人股东,截至目前125位股东中,有113位是自然人。


丁本锡、吕正韬、曲德君、齐界、张霖、肖广瑞、叶宁、曲晓、赖建燕……一系列耳熟能详的名字都位列其中。现高管与老臣旧将身影交叠,构成了一部万达的“人物志”。



乐居财经查询获悉,万达稳泰、珠海稳隆、珠海稳驰里的自然人,多是来自万达商管。因为三者中各自的29位、32位、27位自然人股东的名字,彼此并不重复,却都可以在万达商管中找到。尚有37位没有出现在这三家股权激励平台里,他们有的离职,有的退休。


换句话说,这37位未来不会通过通过这些激励平台持股上市公司。


万达稳泰注册资本为44.69亿元,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张伟。王健林在其中持有70.11%股权,齐界、张霖各持股5.14%,刘海波、高茜各持股3.09%、1.03%,其余人等持股均在1%以下。


成立于2020年12月23日的珠海稳驰,在2021年6月23日这天,王健林大幅增资股权,持股高达35.58%,而其余26位自然人股权都被稀释而被动减持;刘朝晖、宁奇峰、于修阳、曲晓东等,并列为第二大合伙人,持有7.9%股权;其余大部分人分别持有2%和1%股权左右。


在同一天成立的珠海稳隆,股权更为分散,尹海、陈平、胡章鸿、李耀汉、冷传金等,分别持有13.51%股权;石雪清、韩玉秋、屈良金等人,持股比例在4.5%以下。当日,王健林通过增资后,最终拥有4.526%股权。


这次股权变化,主要是因为王健林的增资。在6月22日、6月23日,珠海稳驰、珠海稳隆分别增资了52.09%和4.72%,注册资本达到18.5372亿元、10.3565亿元。它们的增资主要来自于大连万达。进入一天后,大连万达撤退,把增持股份旋即转让给王健林,而其他股东按兵不动,股权被稀释了。


大连万达对珠海稳驰、珠海稳隆股份的“一进一出”,是为了方便王健林收“权”:先增资、后转让。


虽然与万达稳泰相比,珠海稳驰、珠海稳隆晚了三年才设立,但它们却复刻了前者的模样,与其组成了万达的合伙平台“系列”,颇为神秘。


三者均以“咨询”“管理”之名,经营范围囊括企业管理咨询、企业总部管理等,但其他信息少之又少,旗下也鲜有对外投资公司,外界无从洞悉其经营模式。


有业内人士对乐居财经表示,这类企业可以用来在各子公司以及与母公司之间,进行利益安排与调节报表。它在运转的同时,通过合伙人向自己持股的企业输送,具备激励和利益调整的双重作用。


万达合伙平台设立的时间节点,总是那么不同寻常。万达稳泰诞生的2017年,恰是万达掉转方向的转折点。面对流动性危机,王健林在该年度,筹划了卖资产的行动,彼时的说法是“只卖掉了钢筋混凝土的肉身,而留下了轻资产的灵魂”。


那一年的7月,王健林签署转让协议,万达以637.5亿元的总价将77家城市酒店全部股权,以及13个文旅项目的91%股权,分别转让给富力和融创。


与此同时,万达的A股上市计划,迟迟未获进展,高管们翘首以盼的上市红利也无从实现。


此前在2015年,万达商业(“万达商管”的前身)在A股提交IPO文件的时候,曾对员工、股东的激励方案,做了详细的阐述。上市之后,在保证公司正常经营业务发展的前提下,万达商业将坚持以现金分红为主的利润分配原则。


若董事会认为公司未来成长性较好、每股净资产偏高、股票价格与股本规模不匹配、发放股票股利有利于公司全体股东整体利益时,可以在符合公司现金分红政策的前提下,制定股票股利分配预案。


但后来虽开展房地产剥离、更名等动作,但万达商管与A股资本市场的距离,却渐行渐远。


去年年底,珠海稳隆、珠海稳驰成立;今年3月,王健林就找来了珠海国资,实施“染红”计划,重新冲击港股市场。这些合伙平台的使命,很可能是为了万达商管上市的股权激励分享财富盛宴。


二、“隐退”的合伙人


流水的高管,铁打的王健林。并非所有人,都能一直留在上述三个合伙平台之中。


此前,朱战备、赖建燕、王宇男、陈洪涛等15人,都陆续退出了万达稳泰,郭庆祥也退出了珠海稳隆,定格在企业的“历史合伙人”一栏之中。这些离去的背影,也颇为耐人寻味。


去年年底,万达十年老臣朱战备因涉嫌贪腐,被上海警方带走调查。对贪腐零容忍的王健林,在内部严肃通报了此事,将他除名。不久之后,朱战备退出了万达稳泰。


乍一看,他的隐退,好像与万达的反腐有关,但事实却不尽然。


因为五年前,冷传金也曾因严重违反万达集团财务规定,擅自挪用公司资金行贿,被停职并停发股权分红;韩玉秋也因配合其挪用资金,受到处罚。但他们两人,至今仍是珠海稳隆的合伙人。


朱战备之外,原万达商管高级副总裁赖建燕,已于2019年初离开万达。据悉,彼时他被分配到不擅长的宝贝王儿童业态。这种被迫调动,大概率加速了他的离任。


而原万达集团高级副总裁、法律事务部总经理王宇男,则更是一位有故事的职业经理人。


在万达、融创、富力那笔三方交易中,他是现场最忙碌的一个,不停地打电话,急促来去,暴躁低吼。交易达成后,他在微信朋友圈写下了一句话:“这么大交易,我牺牲了,但我认为万达很值!”似乎隐藏着离职的信号。


但有人离开,也有人坚守。


陈洪涛与上述几人不太一样,他在今年4月底,还被任命为万达电影执行总裁,代替此前辞任的刘晓彬。一季度,万达电影扭亏为盈,但要扭转去年全年的亏损,他或许还将如履薄冰。


而从珠海稳隆中退出的郭庆祥,一直以来,都是王健林收藏事业的参谋者。


除了涉足房地产、商业领域之外,王健林也是一位字画收藏家。老王曾直言,这个投资是他人生当中最成功的投资,现在他的收藏,至少增值一千倍。


郭庆祥在收藏圈,素以传奇与“大嘴”著称,他后来受王健林之邀,担任万达的艺术收藏团队、万达艺术品部的负责人。


据说,每当王健林看中一幅收藏品时,郭庆祥等人就会开会讨论,整个决策期大概一个月左右,最后再由老王亲自审定。


2013年11月,郭庆祥在纽约斥巨资2816.5万美元,购藏了毕加索的力作《两个小孩》,开启了中国收藏家进军西方艺术品的先河,备受瞩目。如今,王健林的收藏史已经超过20年,也开起了美术馆。


不过,乐居财经注意到,万达稳泰、珠海稳驰、珠海稳隆里,一直未见丁本锡的身影。他于2020年1月3日从万达集团总裁任上退休,齐界接任。


丁本锡在万达功勋卓著,连续多年让万达的收入和利润环比增长超两位数,将万达集团从年营收不足400亿的公司,发展到年营收近3000亿的全国性企业。据悉,丁本锡在万达商管持股1.34%,曾严厉批评下属说:“在万达就只有一个董事长,就是王董事长。”


而丁明山、戴书成、张大中、李涿生、何志平等万达商管的外部投资人,也没有出现在三大合伙平台中。其中,李涿生为演员章子怡的母亲。前得力干将原万达地产总裁吕正韬、万达集团高级副总裁曲德君因离职未出现在名单里,据说还因持股问题与老王闹得不太愉快。


另外,坊间还流传出一种说法,王健林在万达商管给高管们的持股权,有的已被“收回”,只剩下分红权。但这并没有得到万达方面的确认。


三、冲刺IPO


前不久,万达旗下轻资产商管公司传出开始筹备香港首次公开募股事宜,融资约234亿港元。中信证券、高盛及摩根大通正在为它筹备首次股票发行交易,发行交易可能最快今年在港交所进行。


这个轻资产商管公司,是珠海万达商业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珠海万达商管”),它成立于2021年3月23日,注册资本72.476亿元,万达商管和银川万达广场分别持股99.98%和0.0197%。


在珠海万达商管旗下直接持有五家公司,其中万达商业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对外投资549家企业,多为轻资产商管公司。


在今年3月底,珠海国资委表示30亿战投入股万达商管轻资产公司,由于尚未递交招股书,外界并不清楚其具体的财务数据。但可以从万达商管的最新财务数据,看出一些端倪。


乐居财经从一份盖了红章的大公国际的评级报告中获悉,截至今年3月末,万达商管的公司所有者权益为2795.17亿元。其中,公司股本为45.27亿元、资本公积为256.37亿元、盈余公积为22.64亿元、未分配利润为2444.92亿元。“如此高的利润,万达还要向诸多信托公司卖万达广场或万达城?”有业内人士质疑道。


未分配利润规模不断扩大的同时,其占公司净资产的比例,也高达87.47%。但如果万达商管在此情况下,以现金方式进行大额利润分配,那对净资产的稳定性,将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目前正在冲击港股的王健林,可能不会这么做。他的当务之急,是让万达商管尽快呈现出较好的成绩单,以及更“轻”的步伐。


不过,由于近几年持续在剥离房地产,它的营收、净利润都在大幅收缩。


2018年至2020年,大连万达商管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65.49亿元、786.56亿元、391.34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317.95亿元、250.96亿元、138.3亿元;经营性净现金流分别为293亿元、168亿元、132亿元。三项重要数据,跌跌不休。


与此同时,它的短期有息债务规模占比,正在不断提升。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其在手现金对有息债务的覆盖倍数仅为0.85,流动比率为0.97,速动比率为0.96,存在一定的短期偿债压力。


而上述的流动性压力,来源于它的资产仍然过重。


今年,万达商管计划新开50个万达广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万达商管累计在200多座城市开业369个万达广场,但其中的自持数量,仍达到270个;同期,其投资性房地产为4431.55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为78.32%。



该公司在建及拟建的万达广场,预计总投资额为150.21亿元,已累计投资62.18亿元,仍需投资88.03亿元。这仍是一笔大规模的资金输出。


万达商管的商业地产转型仍未完成,接下来还必须推进输出管理、开展合作开发项目和轻资产项目,利用信托计划等投资主体,寻觅资金,并将更轻的资产,注入到新的上市主体之中。


目前,珠海万达商管上市临近,王健林在对资产和股权进行腾挪的同时,员工、合伙人、股东、投资者们,也都在密切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进深News(ID:leju-sydcsxh),作者:曾树佳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