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奥运会不好办:污水里的铁人三项、运动员中暑
2021-07-27 16:22

这届奥运会不好办:污水里的铁人三项、运动员中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刘沐轩,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作为最考验综合体能的奥运项目之一,铁人三项的运动员们都有着出色的体力和极好的身体素质。但是在7月26日东京奥运会的男子铁人三项决赛结束后,终点线上的运动员却一个个瘫软在地上,有的人呕吐不止,有的人中暑虚脱。


许多世界顶尖的运动健将却被恶劣的环境所击败,不得不寻求医疗救治甚至弃赛。(图源:法新社)


有人质疑,这些反应并不全是由竞争的激烈所导致,恶臭的东京湾水、决赛组织的乌龙以及炎热的天气也脱不开干系。但东京奥组委官方并未正式作出回应。


室外游泳赛道大肠杆菌或超标


奥运铁人三项中的第一项是1500米的游泳比赛。根据奥运会的要求,游泳赛道的水域水深至少为1.8米,水情要稳定安全,水质需符合卫生标准。水温一般要在20℃以上,20℃以下可穿专用的保暖泳服比赛。


而此次东京奥运会将铁人三项的游泳赛道设置在了东京湾,水深、水情、水温都满足奥运标准,唯独水质这一点难以恭维。


从电视转播上看到的铁人三项游泳项目,水质难以说得上是清澈。(图源:NHK)


彭博社曾在奥运开赛一周前的7月15日报道过东京湾的水质现状,并用一个词总结了这个奥运赛道的情况——臭气熏天(Stink)


开放水体散发出难闻气味的原因可能有很多,但值得注意的是,在东京的混合污水处理系统中,雨水和下水道污水的排放是合并的,而非分开。


据彭博社报道,尽管根据东京的混合污水处理系统要求,东京地区的污水排入河流后,必须经过处理才能流入东京湾,但由于东京位于一个经常遭受台风和洪水影响的地区,排水系统经常过载,所以大量未经处理的污水通常会直接冲入东京湾,并且长期停留在海湾中


日本东京大学前沿科学研究生院前副教授鲤渕幸生(Koibuchi Yukio)还指出,当前东京湾中大约60%的水来自东京周边的河流和东京的下水道。


奥运开赛前数天,东京的室外游泳赛道臭气熏天。(图源:彭博社)


事实上,东京湾的水质不是第一次引起问题。在2019年一次对东京湾铁人三项赛道的一次水质测试中,检测到的大肠杆菌数量是国际铁人三项联盟允许数量的两倍多。当地媒体曾援引一名运动员的话称,东京湾“闻起来像厕所”。


此后,东京开始采取措施解决水质问题,比如将大量沙子倒入海湾,放入聚酯筛网以降低大肠杆菌数量,并安装新的储水箱以容纳洪水径流,加强对污水的处理。


尽管如此,东京湾至今仍一直散发出难闻的气味,在预赛和热身中甚至有运动员拒绝下水。


组织混乱:半数运动员被奥组委直播船“截胡”


除了恶劣的水质,游泳比赛还发生了一次罕见的“乌龙”。


当56名男子运动员在东京湾的一个浮桥上蓄势待发时,起跑信号突然响起,超过半数的运动员跳入水中,而大约三分之一的运动员发现,他们的去路被奥林匹克广播服务(OBS)的摄像船挡住了。


摄像船还没开走,起跑信号就响了,半数运动员被堵在浮桥上。(图源:BBC)


在先头部队游出去近200米后,两辆摩托艇才开到运动员前方告知他们需要返回起点。大约10分钟后,比赛才得以重新进行


最终获得男子铁人三项金牌的挪威选手布鲁蒙菲尔特赛后表示:“我看到了这艘船,它的位置很奇怪,我推测这次起跑很可能会被视为无效,所以我只是试图将其当作额外的热身。”


在重新开始的比赛中,摄像船终于回到正确的位置。(图源:美联社)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如此乐观积极。澳大利亚选手伯特维索在这次混乱的起跑中被踢断了鼻梁骨,最后以第16名完赛。


获得第26名的澳大利亚选手罗伊尔也受到了影响,他对媒体表示,“当游回浮桥时,我不得不自嘲地想,所有的比赛都可能发生这种情况,但绝不可能是奥运会。发令员和浮桥上的人之间肯定没有任何交流。”


此外,令观众格外愤慨的是,部分日本媒体将此次主办方的乌龙事件报道为“由于部分选手抢跑,比赛不得不在10分钟后重新开始”。


持续的热浪:7月的东京可能不适合举办奥运会


为了避免炎热天气对运动员的状态造成过多影响,尽管男子铁人三项的决赛将开始时间移至早上6点30分,但在比赛开始时,室外温度仍达到85华氏度(约合29.5摄氏度),相对湿度为 67.1%,东京湾的水温甚至达到了80华氏度(约合30摄氏度)


参加男子铁人三项的巴西运动员在比赛中抓紧时间快速补水。(图源:雅虎体育)


如果说铁人三项的运动员还有机会利用游泳比赛后的水分蒸发来降温,那么其他室外项目的运动员可就没这么幸运了。包括网球、沙滩排球、自行车在内的多项比赛的场地均为露天开放式,从选手、工作人员再到志愿者中都有人因气温过高而出现中暑的情况


“在极端高温和潮湿的环境中打球非常具有挑战性,”塞尔维亚网球明星德约科维奇表示,“我们在进入东京之前就听说条件会非常恶劣,但如果不是亲身来到这里,就不能体会到它有多恶劣。”


塞尔维亚网球明星德约科维奇一手用冰袋敷着脑门,一手吸着制冷后的空气。(图源:新华社)


虽说每个运动员都必须应对同样恶劣的环境,因此炎热的天气并不会对公平性造成影响,但它极可能会影响到运动员水平的发挥。


日本奥组委在赛前承诺,东京奥运会举办期间的气象条件将是宜人的。


对此,日本时报的专栏作家怀廷提出了质疑。“日本知道它为天气撒了谎,他们住在这里,没有一个东京居民会将这里的仲夏天气描述为‘温和’或‘理想’。我在仲夏去过马尼拉、曼谷、雅加达、金边和新加坡,以我的经验,东京的天气是最糟糕的。”


值得注意的是,上一次东京举办夏季奥运会是在1964年的10月,而根据日本政府的统计数据,1964年至今,日本的平均气温上升了3.6度。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刘沐轩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