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系房企“闯关东”,水土不服
2021-09-02 09:28

闽系房企“闯关东”,水土不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进深News(ID:leju-sydcsxh),作者:吕秀伦,原文标题:《房企“闯关东”》,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3个月前,厦门市安溪商会选举新一届的商会理事会。毫无悬念,新景地集团董事长钟江波再次当选为会长。


上台讲话的钟江波,颇具“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风范。在商会成员眼里,他是那个年代白手起家的成功企业家。


数十年前,15岁的钟江波因贫辍学到林场做工,凭借市场敏锐性,涉足房地产,将新景地集团培养成为一家厦门地产巨头。


早年间,还一度传出新景地集团借壳上市的消息。不过,就是这样一家地道的闽系房企,近年来却“迷上”了出省扩张。五年前,新景地首次出岛进军东北,投资建设白城“新景商业广场”项目。然而,这个项目却成了钟江波“噩梦”的开始。


除了面临异地扩张“水土不服”、逾期交房违约等困扰,新景地背后的众多股东还被“限高”缠身。


一、“闯关东”失利


8月16日、17日短短两天内,新景地以及旗下白城分公司新增27条被执行人信息,被法院执行总金额86.23 万元,原因为逾期交房违约。


关于新景地白城分公司的逾期交房违约,乐居财经根据维权业主的起诉书,了解到事件的来龙去脉。


例如,魏氏夫妇与新景地白城分公司于3年前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预售),购买该公司位于新景商业广场A3幢一套房屋,房屋价款44.62万元。根据合同,白城分公司应当在2018年底前交房。


然而,小两口却迟迟没有等来新房。新景地白城分公司于2019年1月1日起向魏氏夫妇支付逾期违约金至2019年4月30日,2019年5月1日以后未支付违约金。协商未果之后,二人将开发商告上法庭。


新景地白城分公司抗辩称,“在疫情前延期交房存在一定不可抗力因素,应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免责情形”。


但在法院看来,新景地白城分公司延迟交付房屋在疫情发生之前,且疫情过后仍未交付房屋。一审法院判令,新景地白城分公司向魏氏夫妇支付逾期交房违约金17716元。


新景地白城分公司败诉后不服,立马反诉,并把政府推出来当“挡箭牌”。


其搬出的理由为,按新景地白城分公司与政府部门2016年签订的《投资建设合同》,为本项目配套建设的市政路应与新景商业广场项目同步开工建设,并于本项目竣工验收前一个月完成建设并投入使用。


“市政道路建设进度对项目竣工验收和交付使用计划完成有决定性的影响。市政路从立项到开工历时近3年还未完工,造成项目延期交付使用,使大量的业主上访、索赔。”


新景地白城分公司认为自己也是利益受损害者,原本通过招商引资入驻白城,欲打造品牌商区,却因施工方长春建工集团与新景地白城分公司在施工过程中存在一些争议,导致物业交付迟延。


法院则认为,截止二审诉讼期间,新景地白城分公司仍未交付案涉房屋,并也无明确可交付时间。最终,驳回新景地白城分公司的上诉请求,维持一审原判。


魏氏夫妇起诉新景地白城分公司逾期交房违约,仅是维权业主中的冰山一角。去年,还有业主在政府留言板上反馈,新景房地产公司在白城开发的商业区,预计是18年底交房,可是到现在也没下正式收房通知,房屋现状和合同多处不符。


“拖欠了近一年的违约金,多次沟通,就说没有钱,而且说是不可抗力,不给支付。如果想收房,需要签一个补偿协议,大概内容是新景给买房者每平米100元补偿,以后不可以再上访,投诉等等。”


与此同时,新景地白城分公司旗下不仅有27则被限制高消费的纪录,还连带新景地集团也遭受“被执行”。此外,新景地集团相关的裁判文书信息高达2032条。作为被告人/被告/被上诉人/被申请人达851条,其中,单就商品房销售合同纠纷就高达773条。


此前,新景地集团还被牵扯进一起官员受贿案。2019年,原任厦门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郑云峰,因犯受贿罪,被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罚金80万元。


据乐居财经获悉,向郑云峰行贿的商人多来自福建本土企业,其中就涉及新景地集团。


二、“质押”泉州银行


不久前,九江浔阳记忆湖口城市展厅、柴桑区城市展厅陆续开放。作为江西九江市双级重点项目,浔阳记忆总体量达30万方。据悉,该项目由舜弘集团、新景地集团斥资40亿元打造。


不由产生疑问,新景地这笔巨额投资的资金来自哪里?这家区域性房企是如何进行扩张?


乐居财经查询获悉,新景地集团(全称“厦门新景地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注册资本1.28亿元,法定代表人钟江波。


资料显示,新景地集团先后开发了新景中心、七星公馆、新景缘、新景国际外滩、新景地大厦等高端住宅与大型商业综合体项目,纳税百余亿,建成面积超千万方。


在股权方面,新景地由11位自然人股东组成。钟江波、许奎南、钟振生、陈冬光4位股东各持股35%、15%、10%、10%;其余7位股东持有2.5%~5%不等股权。


目前,新景地集团二股东许奎南仍有被执行人、被限高的纪录。资料显示,许奎南对外投资达12家、在外任职企业达28家。其有被限制高消费则与厦门钻石海岸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钻石海岸”)息息相关。


钻石海岸成立于2007年6月,注册资本高达8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正是许奎南,经营业务涉及对房地产业、工业、农业、旅游业、畜牧业的投资等。


在股权上,该企业由许奎南、喻赛施两位自然人各持股50%。然而该企业2021年3月至今,却有却被法院列入被执行人高达3次,被执行总金额高达约1.92亿元。2019年8月至今,公司及关联对象4次被限消令“砸中”。


在新景地集团股东行列,除许奎南外,许汉清、黄明均有出现“被限制高消费”等行为。


目前,新景地集团对外投资版图达28家企业(1家已注销)。整体而言,这些企业均布局在福建省内,且主要涉及房地产、金融业等。


在这28家子公司中,仅有3家作为新景地集团全资子公司,其余均为合作成立公司。合作对象中,不乏闪现碧桂园、当代置业、建发、国资企业等“身影”。不难发现,这也是这家厦门本土房企的对外扩张方式之一。


例如,在安溪县共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股权上,新景地持股比例与中骏下属企业泉州东海岸建设、碧桂园地产下属企业厦门市立夯投资持有相同比例16.7%股权。此外,新景地入股当代节能置业下属企业主导的福建盛世联邦置业发展,持有15.2001%股权。


在与国资合作方面,新景地集团拉上了厦门市湖里区财政局下属企业厦门禾丰建设有限公司,共同成立厦门市禾丰新景房地产有限公司,在股权上,双方各持股50%、20%。


值得一提的是,新景地集团对外投资了泉州银行,持有3.8602%股权,这也对它日后融资起到了不容小觑的作用。


股权出质信息显示,新景地作为出质人共计有3条质押信息,其中,将泉州银行作为标的企业,就有2次。今年1月,新景地将泉州银行股份价值3852万元股权质押予厦门国际银行厦门分行。


去年3月,新景地还将泉州银行价值2500万元股权数额质押予厦门银行。除此之外,在历史股权出质中,新景地集团作为出质人共计有4次,其中泉州银行被作为“质押物”高达3次。


三、“闽系”房企警钟


白手起家是一个成功企业家的标配,钟江波自然也不例外。而新景地的走向,与他个人息息相关。


钟江波出生于安溪官桥镇善坛村,15岁因贫穷辍学,到邻县长泰亭下林场做工。林场艰苦的生活磨砺了他的韧性,也燃起了他要为农村造桥修路的决心。


从林场返乡后,钟江波把村里有名的能工巧匠组织起来,来到长泰县开始承包石拱桥建造。15年时间,他先后完成长泰县20多座大桥的建造。


上世纪90年代初,安溪掀起开发建设县城的热潮,钟江波再次返乡,参与铭选中学、安厦公路、火车站配套设施、城区主干道等重点项目建设。


1999年,钟江波瞄准了厦门的房地产业,从此开始了他在特区的创业梦想。从长泰到安溪再到厦门,从建筑工到包工头再到集团董事长,钟江波属于典型白手起家。


在工作上,许奎南对于钟江波来说,不仅是商业的合作伙伴,更是一个好朋友。事实上,在1999年新景地成立以前,许奎南就已经和钟江波是好搭档,两人合作近12年时间。


“一个企业的壮大,跟一个好的舵手分不开。”许奎南曾这样评价道,钟江波敢闯敢拼、敏锐性高、方向性好、有实干精神,很好地把握了企业定位与发展方向。


“敢闯敢拼,并不意味着到处去投资,而要靠敏锐的眼光去洞察市场、有的放矢地去开拓市场。”许奎南曾说,对待一个项目,钟江波很实在:能做好吗?能赚钱吗?能创造价值吗?


事与愿违的是,如今,新景地集团被“被执行人”信息缠身,还曾一度牵扯进入官员受贿案件。


事实上,诸多闽系房企的“悲惨”的下场,似乎也为新景地集团敲响了警钟。诸如,福晟“卖身”世茂、泰禾深陷资金链紧张和中庚债务问题。


爱拼才会赢的闽系地产老板的共性,他们初露锋芒后,看中时机,开始在全国各地大举拿地。例如,福晟集团的老板潘伟明在2015年9月成立拿地飞虎队,自己亲自挂帅,主攻收并购。光2017年一年的新增土地货,就值达到3199亿元,是当年销售额的8倍。


随着扩张的步伐,闽系房企的负债也水涨船高。人人都爱加杠杆,但对于企业来说,杠杆和经营是成功之路的两条腿,没有经营能力支持的杠杆就是跟魔鬼做交易。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进深News(ID:leju-sydcsxh),作者:吕秀伦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