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人教育倒下:家长退费难的问题,如何解决?
2021-09-05 09:00

巨人教育倒下:家长退费难的问题,如何解决?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刘星志,原文标题:《巨人教育倒下:家长退费困难,有人无奈拿绘本抵,有人余额10万仅转4课时》,头图来自:刘星志拍摄(图为现场等待转课退费的家长)


“双减”等一系列政策出台,像一块大石头落进小池塘,让教培行业原本不为人知的暗流涌动逐渐浮出水面。 


8月31日,巨人教育发布公开信称,由于经营困难,秋季将无法继续向学员提供教学,可能也无法满足退费要求。


这家成立27年之久的老牌教育机构没能撑到9月开学。1994年7月,巨人教育成立,仅比新东方小一岁,面向5~18岁青少年提供全学科培训课程。27年里,有着“教培黄埔军校”之称的巨人教育,为行业输送了大量人才,比如高思教育集团董事长须佶成、豆神大语文创始人窦昕、优才教育创始人胡迪等都是从巨人教育核心岗位走出来的。如今,市场对它的倒地唏嘘不已。


公开信中,巨人教育向家长和学生提供了四种转课方案,包括转课至高思教育、核桃编程、童程童美、溢米辅导等。


9月3日上午,时代周报记者来到位于北京中关村大街49号巨人教育学校的报名大厅,现场有数十位前来咨询转课退费事宜的家长。现场员工向记者透露,目前大部分巨人家长已完成登记。


但该员工同时表示,对登记人数、要求退费人数和退费时间的整体统计不清楚。现场一位要求转课的家长表示,他已经登记四次,但相应机构仍无工作人员与其取得联系。而据媒体报道,目前巨人教育登记退费的家长已达上万人,但都没有拿到具体退费时间表。


退费困难,或成为巨大的遗留问题,这种情况不单单在巨人教育出现。此前的8月12日,知名英语培训机构华尔街英语传出破产消息,其线下门店陆续关停。时代周报此前调查中发现,仅华尔街英语京穗两地,学员自发统计涉退费金额高达5600万元。


一、转课时、卖教材,退费遥遥无期


“我们就觉得巨人是老牌机构,才把孩子送到这来的,谁想到突然就倒了。”巨人教育学员家长刘芳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纸箱里是各类教材 图源:时代周报记者刘星志/摄)


时代周报记者在现场注意到,有巨人教育的员工正不断将各类书籍搬进报名大厅。


刘芳向记者透露,里面是各种教材和英文绘本等,家长可以用账户余额购买。“账户里仅剩几百块的,可能就买几本教材回去了,像我们这种大额的就得想别的办法。”刘芳说。


刘芳在去年给孩子报了240课时的一对一课程,未完成课时费用还有十万元左右。


巨人教育官方微信在8月31号发布的《致巨人学员的一封信》中表示,高思教育秋季班课的课程全部向巨人教育学员开放,高思教育公益承接巨人班课学员2021年秋季未消耗的4次课。


目前,巨人教育已与核桃编程、童程童美、溢米一对一等机构协商承接巨人学员未完成课程。记者在巨人教育报名大厅现场发现,有员工专门为家长直接对接高思教育。


但部分家长对巨人教育的处理并不认同,多位学员家长向记者表示,目前高思只能承接四个课时,远远不抵自己账户余额。


“现在家里人也埋怨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和孩子解释这件事。”学员家长李莘莘说,她的孩子已经在巨人教育上课9年了,目前账户里还有8000元左右,“巨人教育的态度我们无法接受。”


另一位学员家长王媛媛向记者透露,很多家长对转课到溢米一事有所顾虑。“它同巨人教育一样,也是精锐教育旗下的品牌,巨人教育都倒了,他们公司又在上海,我们不敢信任。”


二、校区倒闭人去楼空,员工工资无法发放


时代周报记者在现场获知,目前接受咨询的报名大厅租约到期,9月16号后或将换到其他校区办理业务。


有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巨人教育多处校区的租约都早已到期,并且没有资金再进行续租,这或许从侧面也证实了,其资金链断裂的现状。


8月10日,巨人教育曾在内部发布《致全体员工的一封函》,信中称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合规治理和业务转型多方的压力下,导致经营暂时陷入困境;经董事会慎重研究决定,在转型方案确定前暂缓一切支出行为。8月11日,巨人教育董事、CEO罗沫鸣向公司员工表示,精锐教育决定不再对巨人网校投入资金;目前公司没有办法正常发放薪资。据媒体报道,目前巨人教育资金缺口达3000万。


三年前,巨人教育被美股上市公司精锐教育(ONE.N)全资收购。精锐教育的“爱莫能助”,源于其自身也陷入困境。


财报显示,2020财年,受疫情影响,精锐教育亏损达7.25亿元;2021财年上半年,虽然业绩有所复苏,亏损同比减少213.21%,但仍净亏损3.32亿元。此外,公司资产负债率由2019财年Q4末的80.94%上涨至2021财年Q2末的97.94%。


据WIND数据,自2018年6月4日达到16.00美元的高点后,精锐教育股价一路下跌。


8月4日,精锐教育收到纽交所发出的退市警示函,若连续30个交易日内普通股最低交易价低于每股1美元,则面临退市风险。截至9月3日收盘,精锐教育股价为0.50美元/股,已连续超20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美元。


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民办教育研究所所长董圣足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在线教育机构都在大量地引进风投资金,不断地在扩张规模,一旦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后续的资金风投跟不进,那么就容易发生资金链的崩溃。


2020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汹涌而至,导致大量线下培训机构出现严重的资金问题,影响持续至今。很多机构直到宣布停课前,仍在扩张校区、推销课程。


据现场家长透露,巨人教育大柳树校区、望京校区前不久才刚刚装修完毕。包括李莘莘在内的多位学员家长表示,7月份巨人教育的销售人员还在向其推销课程,而彼时巨人教育已进入停课倒计时,部分员工薪酬已停发。


(7月销售人员仍在推销课程 图源:时代周报记者刘星志/摄)


三、预付款平台推出,资金链压力进一步加大


时代周报记者从众多教培机构倒闭事件中总结,不少机构在宣布破产或者倒闭之前,都曾不遗余力的提高续费,以期充足企业自己的现金流。


某早教中心加盟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线下教培机构对现金流的要求很高,所以预付费机制,是保证机构现金流很重要的方式。另一位从业者也表示,“预付费”机制,通过宣传“多买有优惠”等方式引导家长充值购买大量课时,这是通用的手段。


但在费用收取后,或因培训机构自身原因(如资金短缺、租赁场地变更等)无法继续经营,或因培训对象原因导致合同不能履行,从而引发纠纷。


上述从业者透露,去年开始,疫情原因导致线下教培机构暂停教学,而疫情缓和后,很多机构账面现金已无力维持教师开支和场地租金,“停课的时候机构是在空转,相当于没有收入,但成本开支几乎没有缩减,房租几乎没有减免过。”


家长认为自己交的钱是预付费,而企业则认为这笔资金是收入而非负债,当现金流出现问题时,家长、教师、企业三方都会问同样的问题:钱去哪了?


董圣足认为,行政监管部门,实际上在对机构进行备案的时候,要把预收费管理作为一个重要的方面,防范风险。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2021年1月14日,北京石景山区教委官方微信发布“石景山区预付式消费信用监管和服务平台”校外培训机构注册名单,首批51家校外培训机构被纳入预付费监管平台,接受实时监管。


随后的5月,北京教育委员会、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北京银保监局四部门联合发布了《北京市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管理办法》,要求机构预收学员培训费的须采用银行存管模式开展资金监管,机构应将必要的交易信息提供至存管银行。


截至9月1日,北京已有12区教委公布首批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白名单,白名单同时公示了各机构监管银行及账户信息。


上述预付费平台管理办法,对解决“退费难”问题等有一定的遏制作用。家长跟机构签订合同后,将预付款打入预付费平台,机构只能在每次上完课后,经过学员确认,当此的学费才能被划入机构的账户里。作为一个第三方平台,它有效的控制了资金的走向,但“抢走”资金池,可能对于培训机构的资金链更为雪上加霜。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办法的落实,短期内可能还会有机构倒闭,行业洗牌将加速。“以前有预付费的资金池,现在上一节课才能拿回一节课的钱,教培机构短期内会在现金流方面面临压力。”


但他同时表示,长期来看,有实力、优质的机构会慢慢脱颖而出。“这样行业会更健康,家长也更放心。”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刘芳、李莘莘、王媛媛为化名)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刘星志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