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的追星女孩,铁打的扬州“娃厂”
2021-09-08 10:21

流水的追星女孩,铁打的扬州“娃厂”

本文来自:时代周报,作者:戴睿敏,编辑:潘展虹,头图来自:@蛙娃瓦袜工作室


在社交平台做“虚拟数据”的饭圈打投女工,将偶像带进了现实。


这次,饭圈入侵的是“娃圈”。


“娃圈”,原本是一群人偶娃娃的爱好者,他们将手中的棉花娃娃视为自己的子女,平日会认真地帮娃娃梳妆打扮。饭圈入侵后,开始将偶像的形象制作成娃娃。


娃圈成为内娱追星标配  图源:微博截图


自2015年,韩国偶像团体EXO的粉丝以偶像为原型自制棉花娃娃,向粉丝群体出售起,棉花娃娃近些年作为明星周边,一度成为内地娱乐圈追星“标配”。 


这种根据明星形象打造的棉花娃娃,流通过程伴随粉丝的朋辈心理、补偿心理、社交需求,开始了自己的吸金之路。


数据显示,2018年粉丝经济市场规模已达到450亿元,同比增长60%,随着粉丝消费意愿提升,预计到2022年,偶像市场总规模可达到1400亿元。


饭圈必备


娃圈自成体系,有明确的规矩,还有一套“黑话”。


有明星作为人物原型的棉花娃娃,在娃圈内被称为“有属性”,反之则为“无属性”。


娃圈黑话指南  制图:特约记者 戴睿敏


小凛在2018年入手的第一对棉花娃娃,是当年热播电视剧《镇魂》中的演员。“当时我‘养’了二三十只娃娃,都是朱一龙和白宇的属性,要么是演员本人,要么是他们饰演的角色。”


小葵曾为追星养了十多个娃。“我嗑‘云次方’ CP(郑允龙和阿云嘎)。”


嗑CP(CP是Coupling的缩写,意指把自己的情感寄托在CP上,希望自己也可以拥有完美的爱情或者友情)也是娃圈常见的。小葵发现,饭圈里都是晒娃打卡的图片,即便是明星线下活动,也常常看见带着娃娃的粉丝。


“棉花娃娃现在就像是明星钥匙扣、手幅,是饭圈必备的东西。”


更重要的是,娃圈和饭圈一样,有着非常圈层化的结构。


粉丝想要买棉花娃娃,要先在社交媒体上寻找对应的帖子,找到群聊二维码扫码进群。进入群聊后,娃妈(想给自己偶像做娃娃的人,会负责和画手、厂家对接、管理出售和发货的人)摸底确定棉花娃娃的数量,才能估算出娃娃的单价,开团收钱。


但这只是第一步。娃娃能否到手,还要看能否顺利生产。


一般娃妈开团,至少要收集200个单子,工厂才愿意接订单。一张画稿生产200个娃娃,粉丝要买就得先到先得。费用大概是每个100~150元,若预定人数没有达到工厂生产的数量要求,则成团失败,娃妈就会进行退款操作。


即便拼团成功,粉丝还要经历一段“孕期”——从样式设计到做出成品,制作过程需要反复对接和确认,会花上一两个月甚至一年以上。若要向海外粉丝买娃娃,可能还得花更长时间——有人将此戏称为“怀胎十月”。


娃圈成为内娱追星标配  图源:微博截图


制成的棉花娃娃也很有仪式感——附带一张出生证,写着娃娃和“父母”(一般是厂家或娃妈)的名字。


粉丝还会找专门的手作娘为娃娃“美容”。运送途中,棉花容易走位,需要有专门的人来帮忙揉搓娃娃,捏出令人满意的脸型,开销起步价20元/个。


脸型让人满意了,接下来还有各种“养娃开销”——店铺提供拍照摄影棚、娃屋、娃柜,专供娃娃摆拍和陈列。不同地方的消费水平不一样,如长沙的基本开销是35元至80元,而在上海则需60元至300元不等。


娃圈成本不低  图源:咸鱼截图


饭圈养娃,是真的当娃在养。


小凛会给“儿子们”买各种各样的可爱衣服和配饰,时不时在社交媒体上放几张精致的照片晒娃,还会带着他们出门玩耍,“两个儿子各带一只,配成一对,就像(明星)是陪着我回学校”。


说散就散


娃圈在二手市场一直很活跃。


时代周报记者采访发现,棉花娃娃制作周期长,购买流程相对复杂,不同批次的娃娃又是相互独立,加上粉丝流动性强,有粉丝会为节省时间直接买二手现货娃娃,使得棉花娃娃随着明星人气增加而超高价格。


“热门娃娃可能会炒到1500元,新圈子(刚火起来的明星)最贵的也就500元左右。”小葵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近半年内,她已经为那些有属性的娃娃花了3000元。


棉花娃娃的二手价格跟明星密切相关。


“二手娃娃有几十块钱的,也有上千块的,就看你能不能第一时间认得出来。”小凛说,曾看过一对娃娃标价3000元,“一眼就能看出来,说明做得真的神似,但就是太贵了,下不了手”。


明星人气高涨,棉花娃娃的价格自然也是水涨船高。但若明星出现负面新闻,随之而来的粉丝“脱饭”(放弃曾经喜欢的明星),会导致棉花娃娃快速掉价——对追星女孩来说,一旦“脱饭”,就再也不想见了。


“就像炒股票,有的娃妈开团时会宣传成‘能增值的潜力股’。但艺人形象若坍塌了,大家就会抢着把娃娃卖掉。”小凛就是亏本卖娃的粉丝。


“疫情期间没有线下活动,见不到明星,就不爱了”。她把曾经花高价900元买入的二手娃娃,降到400元卖出,“买的三十只娃娃,几乎都卖出一大半了”。


饭圈是流动的,娃圈也是如此——每天有无数人入坑,也有无数人脱粉。


淡坑(不会像以前那么热衷)之后,棉花娃娃就会被出售  图源:微博截图


小葵是在“爬墙”(喜欢其他艺人)之后选择卖娃回血(把钱收回来),方便买新的娃娃和衣服,“脱粉的原因,就是爱上别人了嘛”。


靠娃吃饭


粉丝在线找娃娃,娃娃工厂在线营业。


“各位妈咪们好!感谢娃妈返图!”在社交媒体上,34岁的梁哥把自己经营得很像娃圈老手。


他在扬州开设了一家棉花娃娃厂,最近三四年的生意越卖越火。早前专攻线下生产的他,近年也在客户建议下,开始在社交媒体上晒娃。


如今,梁哥已经能熟练运用各种娃圈术语和emoji,连海报和头像也是少女喜爱的可爱风格。连豆瓣都不知为何物的他,正在努力挤入这个年轻而热闹的圈子。


截至9月7日,“棉花美娃娃”超话位居潮物榜第一,该话题已有90.8亿阅读量,123.7万条帖子和47.9万粉丝。


梁哥,也是这萌物浪潮中的一朵浪花。同样加入其中的还有扬州的诸多娃厂,靠娃吃饭。


时代周报记者整理电商店铺数据发现,截至8月27日,在621条搜索排名靠前的棉花娃娃商品中,有42%来自扬州,远超排名第二广州的7%。


棉花娃娃商品所在地多数来自扬州  制图:特约记者 戴睿敏


“扬州是毛绒玩具的发源地。”梁哥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广东也有玩具产业链,但扬州的毛绒玩具的产业链相对更为成熟。


2006年,中国轻工联合总会授予扬州邗江区(原维扬区)“中国毛绒玩具礼品之都”称号,成为全国知名的毛绒玩具产业基地。


江苏毛绒玩具企业数量在全国居首  图源:天眼查


彼时的饭圈,还因《超级女声》带来的粉丝投票制而激动不已。中国粉丝第一次因为选秀节目而被赋权,和艺人的距离仿佛触手可及。


这些年间,扬州邗江区“毛绒玩具之都”的称号从未易主。


江苏毛绒玩具企业数量中,扬州占多数  图源:天眼查


根据扬州统计局发布的《扬州毛绒玩具产业抽样调查报告》,邗江现有生产类玩具注册企业1000多家。2019年,邗江区毛绒玩具特色文化产业主营业务收入(产值)约为66.4亿元,实现增加值14.2亿元。


扬州也在适应棉花娃娃的消费趋势。


传统的普货玩具是大批量生产,但棉花娃娃是少量多次,而且定制化的特色非常突出。梁哥说,规模大的工厂愿意和影响力更大的娃妈合作,一个批次生产更多的货。而他自己的小型工厂,只能靠多接一些订单赢利。


曾有娃妈计算过一个娃的成本。“打样一般需要5000元,工厂会按需求不断打样调整。算下来,每个娃的成本可能也就30~40元,工厂能挣一半的钱。”


出于商业机密考虑,梁哥没有回应商品的成本问题。他想在娃厂林立的扬州立足,就要努力挤进娃圈,接近娃妈——设计稿通常来自粉丝或画手,工厂只负责接单生产,娃妈负责对接设计师、工厂和消费者。


梁哥对生产了如指掌,但掌握不了时刻变化的互联网黑话。“7月才开始玩微博,在网上接稿、打样、生产。刚开始看不懂网络用语,只能是逮着人问,谁发帖,就问谁。”


扬州复工复产,工厂开始在线营业  图源:微博截图


9月初,扬州刚复工复产,他就奔回工厂,“这单子拖得太久了”。梁哥现在只关心手里的设计稿,何时能变成柔软的娃娃。


本文来自:时代周报,作者:戴睿敏,编辑:潘展虹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