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困局:代课老师招不来,想当老师的挤破头
2021-09-09 18:33

中小学困局:代课老师招不来,想当老师的挤破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梁施婷,原文标题:《今年教师节,有点不一样:代课老师招不来,想当老师的挤破头》,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再过一天,就是第37个教师节。


这也是小学老师张育萌度过的第二个教师节。跟往常一样,学校没有特别的安排:不放假,也没有礼物。


“也就是平常的一天,我们都是照常上班。家长群会热闹一点,家长们会在群里给老师发祝福的话。”张育萌说。


但今年的教师节,跟往年不太一样——至少下班时间比往年晚。


7月,教育部宣布新学期推行课后服务“5+2”模式,即学校每周5天开展课后服务,每天至少开展2小时,结束时间要与当地正常下班时间相衔接。


教育部表示,统筹安排教师“弹性上下班”。但实际上,教师可能将面临工作时间拉长的情况。东北师范大学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教授于海波指出,“双减”政策要求教师完成更丰富的教育、教学和指导工作,成为“全能教师”。


像张育萌这样处于义务教育阶段的教师,正面临新的挑战。“累并快乐”是她在新学期感受的变化,“工作时间确实是延长了,但有更多时间把自己的经验教给学生,以前他们觉得难的功课,现在似乎都不难了”。看着学生们的成长,她也有了坚持下去的理由。


一、招不来新老师


张育萌在湖北某所农村小学教语文。原本规定夏季放学时间是下午5:30,冬季为5:10。按照新的规定,她下班时间被统一为下午6点。“学校有早晚托管,即便没有晚托管,老师也要等到学生放学后才能下班。我住得比较远,回到家得到晚上7点了。”


在学校忙了一天,到傍晚时分,张育萌常常又累又饿。


延迟放学之后,疲惫的不仅是老师,还有学生和家长。“有家长反映放学时间太晚了,学生回去说饿。”张育萌对时代周报记者说,甚至还有家长质疑,学校延长托管时间是为了多收费用。


“5+2”课后服务模式,初衷是为减轻学生课业负担,同时解决家长接送难题。具体到实践中,就产生了不同的声音。“我们这是村小学,很少有孩子的家长是双职工,而且学生还有校车接送,放学时间拖到这么晚,是不是真的有必要?”张育萌疑惑地说。


至于家长质疑的托管费用,张育萌解释,都为课后活动的必要支出。


“比如有的老师辅导学生参加经典诵读活动、歌唱比赛,这都算托管费用。所有活动开支都从托管费里面扣。”她解释,每个学生一个月托管费80元,而老师上一节托管课(50至60分钟)的酬劳也就25元。


“5+2”课后服务模式之下,老师的工作时间被延长,相应的报酬有所增加,但不算很多。开学一周,张育萌明显感觉到比以前更累。但她暂时不打算放弃这份工作,理由也很直白,“主要考虑的是编制内,工资待遇不错”。


但这不代表所有老师的心声。


当了一年代课老师的陈湛,就在新学期开学不久后交了辞职信。在她看来,代课老师的工作内容和在编老师并没有什么不同,但二者的薪资与工作压力不匹配,让她感到身心疲惫,“还没有入职就极度焦虑”。她用“煎熬”来形容那段时光。


“老师难求。”以张育萌所在的村小学为例,每年老师的流动性很大。仅今年暑假后调走、辞职、退休、休产假等的老师有10个,而新招的代课老师只有4个。


说这话的张育萌,当老师不过是两年时间。


30岁的张育萌当老师之前,曾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公司因为疫情冲击解散后,她选择参加教师招聘考试,“疫情过后,想要一份稳定些的工作,就去考了老师。”但她发现,老师其实并不好当,“像怎么与学生相处,班级怎么管理,这些都要不断去摸索,工作内容也比较复杂。除了有寒暑假的这个福利外,日常的工作压力并不小。相对而言,外贸工作简单,压力也小”。


这是大部分年轻老师的感受。《教育家》杂志与相关城市教科院曾针对90后教师现状进行调查,结果显示,超过七成的90后教师认为工作量超负荷、满负荷,近七成教师认为工作压力大和较大。


尽管有压力,但张育萌也找到了动力——去年一整年都在带五年级学生,她班上基本没有上补习班的学生,都是靠老师在学校教。“如果说低年级是培养学生的行为习惯,那高年级就是锻炼他们的思维能力,提高做题技巧。”她说,把自己的经验教给学生,带着他们顺利考过初中,就是这份工作带来的成就感。


二、考试报名网站宕机


当教师,仍然是不少人的坚定向往。


9月5日是全国教师资格考试的报名截止时间。进入体制内得到一份稳定的工作,是不少毕业生的目标。


一如往年,在截止时间前,大量考生涌入报名,网站宕机,一度出现无法登录的情况。


刷新、刷新,再刷新,一个浏览器不行再换另一个,浙江考生小萱好不容易在报名截止前成功报名。不过,接下来又是漫长的等待——还需要等待审核资格通过。


小萱学的是管理专业,是同学里为数不多的选择参加教师资格的人。“有点想往教师方向发展的想法,趁着还年轻,加上现在备考时间比较充足,想看看能不能一次考上。”


不过,她对时代周报记者坦言,自己还没有坚定当老师的想法。“我发现,不同平台里关于老师的话题都会有两种声音,一种是在职老师,在焦虑各种工作问题。另一种是很想当老师的,担心进不了学校工作,不知道咋办,特别是很多培训机构关门后,特别迷惘徘徊。”


不过,对于在江苏读师范专业的大三学生嘉欣而言,毕业之后成为教师,就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她也报名参加下半年的教资考试。“我是师范专业的,别的工作也做不了。当老师挺好的,工资水平在江苏还算不错。”


还没毕业的嘉欣提前了解教师待遇。她发现,在江苏当老师,以她毕业时的情况,年收入能有15万元左右,虽然工作时间比之前的长,但她直言,“在江苏,这工资值得”。


“福利是没有以前好,但加上课后辅导的补贴,应该还行。不会动摇当老师的想法,身边的同学也很想走教师这条路。”嘉欣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数据显示,教师资格报考热情在逐年升温。2016年,全年教师资格考试报名人数共260万人,到2020年已攀升至990万人。有机构预计,今年教师资格考试的参加人数可能突破1000万人。


实际上,近年社会对教师的需求逐步扩大,尤其是在义务教育阶段。


根据全国教育事业发展公报,2020年全国义务教育阶段的在校学生有1.56亿人,比2016年增加了9.9%。


教师数量也相应增加。“十三五”期间,年平均认定教师资格人数160万以上。据教育部9月8日公布的数据,目前我国教师总数达到1792.97万人,比上年增加60.94万人,增长3.52%。


但与发达地区相比,部分地区的人均教师资源还有一定的差距。据世界银行统计数据,在小学阶段,中国内地平均每位教师对应16个学生,在中国澳门地区和中国香港地区,小学师生比例均为1:13。


有机构预测,随着生育政策放开,教师需求量未来将越来越大。换言之,教师职业会越来越吃香,教师待遇有望进一步提高。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97379元,其中教育行业平均收入为106474元,比2019年增长9%。


“在预算安排环节实现义务教育教师平均工资收入水平不低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收入水平的目标。”教育部教师工作司司长任友群在9月8日新闻发布会上提到,要不断强化教师管理改革和待遇保障工作,健全义务教育教师工资待遇保障长效机制。


教师节前夕,嘉欣就看到了未来的加薪希望——江苏盐城出台政策,鼓励在师范专业的大学生毕业后到盐城从教,最高可获奖励30万元。


而小萱则既担心又纠结。担心的是,10月底的教资考试笔试能否顺利通过,纠结的是,万一考过了,是不是真的当老师,“听说当老师之后,都会很焦虑”。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的张育萌、陈湛、小萱、嘉欣均为化名)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梁施婷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