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按下了乐视大厦的中止键?
2021-09-12 10:21

谁按下了乐视大厦的中止键?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进深News(ID:leju-sydcsxh),作者:张文静、吕秀伦,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贾跃亭的微博又更新了。


微博是贾老板面向国内投资者编织他的造车梦的重要场所,定期更新,内容都是他在美国的造车事业动态。


9月10日一早,他转发FF官方消息,并提及,“FF会跟慈善机构合作,践行作为企业公民的企业社会责任。”在写下这句话的10小时前,他的乐视大厦第二次拍卖被中止。


与两年前的拍卖一样,被中止原因都是案外人异议。一位业内人士称,“案外人反对拍卖,正说明乐视大厦债务问题的复杂性。”


在乐视危机逐渐被人淡忘的今天,如不是被拍卖,很难想象到乐视大厦也曾无比的辉煌,它也曾为中国互联网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随着乐视系的坍塌和贾跃亭的远走,乐视大厦的命运变得扑朔迷离。2019年,韬蕴资本、乐视、中泰创展之间纠葛重重,直接导致乐视大厦的首次拍卖被叫停。两年过去,乐视大厦拍卖重启,却又重演当年历史。这一次,提出异议的案外人又是谁?


一、神秘的案外人


9月9日上午10时,乐视大厦(后改名“乐融大厦”),在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公开拍卖,起拍价5.7亿元,评估价为8.18亿元。较前次于2019年11月份进行的拍卖,起拍价降了1亿多。


开拍后,有一位竞拍者报名,加价285万元。但48分钟后,拍卖页面出现“案外人对拍卖财产提出异议”字样,拍卖被中止。如若没有被中止,拍卖原定于9月10日10时结束。


一位资深律师称,如果案外人提出合理理由,法院初步审查认为理由可能成立的情况下,拍卖就要中止执行,并对案外人的执行异议进行正式审理;如果确认最后异议成立,就要中止执行,如异议不成立就驳回。


目前,乐视大厦的所有人为北京宏城鑫泰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宏城鑫泰”),并由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100%持股,实际控制人为贾跃亭,持有股份92.1%。


这次拍卖是两年前被中止的那场拍卖的延续。


2019年11月18日,乐视大厦首次被拍卖,起拍价为6.78亿元。因“案外人异议”,这场拍卖很快被中止。乐居财经获悉,当时提出异议的案外人为韬蕴资本。


法拍中止的背后,是韬蕴资本、乐视系及乐视债主之间的复杂债务纠纷。


时间回溯至2016年11月初,乐视控股以其实控的易到为主体,向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泰创展”)借款14亿元,宏城鑫泰以乐视大厦为该笔借款提供抵押担保。


到第二年7月,乐视系的资金链危机已经爆发,但在贾跃亭的游说下,韬蕴资本仍接盘了乐视控股旗下的易到。


接盘后,韬蕴资本创始人温晓东才发现,易到债务问题比贾跃亭所说的有过之而无不及。但这时,老贾已经远遁美国,巨额资产被冻结。


因这笔14亿借款,中泰创展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2017年8月,法院查封乐视大厦,易到账户也遭查封,法定代表人被限制高消费。


为让易到回归正常经营,韬蕴资本与中泰创展多次沟通。2017年圣诞节,双方达成协议,约定中泰创展将对易到的14亿元债权转让给韬蕴资本,后者则将易到20%股权作为对价转让给中泰创展。


据韬蕴资本所述,在取得执行债权后,宏城鑫泰同意以乐视大厦抵偿债务。但不知为何,一年多后(2019年2月1日),中泰创展向韬蕴资本寄去了《解除股权转让协议通知书》。


在之后韬蕴资本向法院申请变更其为14亿元债务强制执行案件的申请执行人的诉讼中,中泰创展以韬蕴资本此前没有向其提交易到股东协议、公司章程等约定文件为由,矢口否认韬蕴资本取得这笔债权。


中泰创展对债权转让的不认可,直接导致韬蕴资本变更成为申请执行人的诉讼请求被驳回,这意味着韬蕴资本通过拍卖乐视大厦从中受偿的想法落空。而双方之间关于债权转让的撕扯,让乐视大厦的拍卖工作停滞了近两年时间。


此前在向法院提出的异议中,韬蕴资本主张,“鉴于宏城鑫泰名下乐视大厦实际为案外人韬蕴资本所有,韬蕴资本作为案外人所提主张应当得到人民法院的支持。”


2019年11月21日,乐视大厦拍卖首次中止后的第四日,法院做出了裁定,乐视大厦登记权利人为宏城鑫泰。韬蕴资本的异议请求被驳回。


韬蕴资本并未放弃,转而又向法院起诉了两次,请求确认乐视大厦所有权归韬蕴资本所有。直至今年6月7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紧接着7月,中泰创展此前申请的强制执行案件恢复执行,乐视大厦拍卖工作重启。然而历史重演,二度拍卖,仍然没逃过被中止的命运。这次,提出异议的案外人又是谁?


二、连孙宏斌也不敢“碰”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乐视大厦是贾跃亭兴衰成败的重要“见证者”。从乐视上市到乐视电视、乐视手机、乐视汽车等,一直到老贾的离开和乐视的退市,乐视大厦堪称中国式资本大作手的纪念碑。


4年前的7月,贾跃亭迈出乐视大厦,奔赴美国继续他的造车梦。这一走,至今再未回。


彼时,他或许想到,仅一年后,乐视大厦的楼还是那栋楼,依然矗立在姚家园105号;只是名字,已经变成了“乐融大厦”。


贾跃亭与乐视大厦的故事要追溯到数年前。18年前,贾跃亭与好友一道成立了北京西伯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一年后,西伯尔通信流媒体部拆出,取而代之“乐视网”。


不可否认的是,贾跃亭是个优秀操盘手。2010年成功上市后,贾跃亭将他的乐视迅速带入了中国互联网的最核心地带。


一路引吭高歌的同时,早期乐视网的办公场所却显得尤为寒酸。东方梅地亚、泰达广场、阳光100这些写字楼,对于早期的乐视员工并不陌生。


2013年,高歌猛进的乐视,整体搬入了当时名为“宏城鑫泰”的大楼,结束了多年“漂泊流离”的办公,有了自己的“家”。


起初,宏城鑫泰只不过是乐视租来的办公场地。但在当时的众多乐视员工眼中,更好的办公环境,着实让他们欣喜了一把。


从外来客变成大厦的主人,乐视系仅用时一年左右。当时,租用宏城鑫泰大厦仅仅一年后,豪爽的乐视控股就从大楼的原产权方北京八大处手中将大楼整体购下。


2015年初,贾跃亭迫不及待将自己的“乐视”招牌取代宏城鑫泰,矗立在北京东四环。那一年,几乎每一个乐视人都以身在乐视为荣。


危机爆发前总是一片繁荣祥和景象,乐视系帝国坍塌亦是如此。2016年11月危机爆发前夕,乐视大厦里已经常驻了8000多名员工。


同年年底,乐视危机始现。彼时,贾跃亭等来了“白衣骑士”融创孙宏斌,这也是二人“蜜月期”的开始。一个多月后,融创当即敲定了对乐视150亿元的投资。


融创接手上市公司乐视网之后,乐视大厦便在2018年7月去“乐视化”更名为“乐融大厦”。2019年11月,乐视大厦6.78亿元首拍,融创孙宏斌旗下的乐视网具有优先购买权。


即便如此,素有“并购王”之称的孙宏斌也并未出手拿下乐视大厦。


三、卖资产之路


事实上,巨额债务早已使得乐视体系千疮百孔,满目苍夷。除了拍卖乐视大厦,近几年,贾跃亭变卖、拍卖资产的消息不绝于耳。


在北京,除了拍卖乐视大厦,还有此前不久被拍卖掉的世茂工三。它被外界视作是贾跃亭“最真金白银”的资产,也是乐视系巅峰时期的产物。


2016年5月,贾跃亭花费29.72亿元从世茂股份购得世茂工三。


今年7月底,世茂工三被“中植系”企业北京卓睿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16.45亿元竞得。令人唏嘘的是,相较于乐视买入时价格,此次拍卖成交价格接近腰斩,贾跃亭“血亏”13亿元。


在更早的4年前,乐视还卖掉在建总部大楼。


2017年3月,上海融创房地产开发协议受让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所持有的上海隆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隆视”)50%股权,从而拿到上海虹桥商务区隆视广场北楼地上地下物业的所有权。


此前,上海隆视由北京华实海隆石油投资有限公司、乐视控股各持股50%。2013年,上海隆视以2.73亿元价格竞得该宗位于虹桥商务区核心区的办公用地,楼面价约1.08万元/平方米。4年后,孙宏斌以4万元/平方米左右的价格接盘。


当时,有业内人士曾表示,该地块原本是乐视从政府手中买来作为总部的,现在被融创接盘。这幅地块目前为在建状态。


除此之外,贾跃亭夫妇价值3000万的房产也被强制拍卖还款。


去年,贾跃亭的个人破产重组在洛杉矶举行的听证会上获得了加州中区破产重组法院的最终确认和通过。


彼时,据贾跃亭提交的破产申请文件显示,其个人资产总额为14.17亿美元,逾99%是金融资产,还有不动产以及一些私人物品等。


根据当时数据显示,其中,国内房产有三套,两套在北京,一套在浙江慈溪。三套房产总价值达477.4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357.6万元。


由此看来,目前贾跃亭在国内的不动产已所剩无几,已到了拍无可拍的境地。如若贾老板回到国内,看到这番景象,不知作何感想。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进深News(ID:leju-sydcsxh),作者:张文静、吕秀伦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