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中生考本科,能改命么
2022-07-07 09:00

职中生考本科,能改命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真实故事计划 (ID:zhenshigushi1),作者:刘佳,温丽虹,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很长一段时间来,中职学校录取的学生,都是中考成绩排名中位居后列的“学困生”。排分录取的方式,也造成了职校生低人一等的印象,使他们置身于受歧视的状态。


因此,一些进入中职学校的同学希望考上本科、刷新学历,来拉平和普高学生的差距。


刷新学历,是一场苦旅。选择了这条路的职校生,不仅要努力摒弃学习环境的干扰专心备考,在考上本科之后,仍然要面对许多限制。


金晶晶: 职考本,另一道隐秘的窄门


今年6月份,我参加了浙江省的对口升学考试,想从职校考上大学本科院校。


如果说普通高中的学生经历高考是一道窄门,那么我所经历的,则是一道性质相似,但更为隐蔽、残酷的“窄门”。许多中职校生期待走过这道“窄门”改造学历,但不是所有人都能走到这道门前。


我在浙江省绍兴市一所职业高中就读。在职校里,许多人的第一想法不是就业,而是通过毕业时的对口升学“改造”我们的学历。入学时,学校就按照毕业后的不同去向,设置了高考班、大专班和就业班。高考班是最为热门的班级,想要进入高考班,还要通过学校的选拔。


进了高考班也不是一劳永逸。为了保证学校高考班的升学率,高二最后一个学期的末尾,学校会结合任课老师对我们每个人的评价和我们高二时四次重要考试的成绩,淘汰高考班的同学。


我的朋友李静在高二末的时候,被学校刷进了就业班。在高考班头两年,她最好的成绩也只是班里的37、38名。


她很努力,总是随身带一个小本看手抄的课堂笔记,每天晚上八点半下晚自习回寝室还要看教科书。但在学校不容置疑的筛选下,她的努力不能换回“改造”学历的机会。知道自己被刷下去的那天,她找到我,说想去求一求班主任。班主任找她聊了很久,回来之后,她还是不情愿地接受了结果。那一次分别后,我们两个像是走上了人生两条不同岔路,很少联系。后来,我通过传闻,听说她退学了,回老家上了另一所职高。


经过这样一轮筛选,到了高三的时候,我们班原本50多个人,只留下了38个人。


我是商务英语专业的,在方向上属于外贸类,也就是说,在对口升学考试后,本科、职业院校中属于外贸类的专业,我都可以报考。


今年的浙江省对口升学考试,给商务英语专业预留了307个本科名额。僧多粥少,来参加考试的对口学生有3000多人。也就是说,像我一样的商务英语专业职校生,只有9%的概率能上本科。据我所知,一些情况更为糟糕的专业,上本率更低,1%、2%的都有。


一开始,我带着社会刻板印象的惯性,觉得进入职校后,同学肯定都不爱学习,竞争压力应该不大。


但进入高考班的第一次月考,就打破了我这个想法,那次考试,我文化课成绩排名十七,只能算得上中游。


三年职校生活下来,我不再对“职校生”这个群体有刻板标签。大家不“懒学”,不是智力低下,也不是什么小混混,大多数人有理想和梦想。读到高三的时候,高考班里多数同学都卯着一股劲,我们宿舍每个人都偷偷学到十一二点。没有光,有的人就开小台灯,也有人偷偷溜到宿舍楼道借光读书。我生怕后边的同学会追上我的成绩,把学生会的职务也辞去了,专心学习。


我还是没能成为那极少数的9%。考试成绩出来,我没有考上本科,我倒是不意外。关于未来我还没有清晰的规划,好在,我能去我想去的大专院校—浙江金融职业技术学院。


图 | 十八岁生日时同学们写的祝福


谭诗玉:进入职校后,才遇到人生的导师


许多人考入中专的时候还小,从初中升学上来,还是一些不谙世事甚至过得浑浑噩噩的孩子。有关未来的方向,许多人是中学时遇到了对的人、对的事,才开始觉醒、有了方向。


对我来说,职升本,是我觉醒后第一次为自己想要的未来拼搏。


考入中专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学习,也没想过未来。入学的时候,我第一专业想选药剂专业,还是因为我的游戏名叫“甜心药剂师”。结果药剂专业名额已满,我退而求其次,进了相近的涉外护理专业,想着毕业后找个工作养活自己就行。


我在中专遇到的两位班主任,用她们的行动影响、改变了我的认知。


这两位班主任叫“薇薇”和“晨晨”,她们很关心学生的生活和学习。在职校,我们每周会写周记。两位班主任每次的回复都很认真,五六百字的周记,老师光回复字数就有七八百字。我们班有六十个人,每个人的周记她们都认真看过、写下回复。在周记里,她们告诉我:即便被他人轻视,也不能自己轻视自己,鼓励我有机会一定要升学。


我不知道她们的学历,只知道她们一定是上过本科大学的,副班主任经常在朋友圈分享自己看过的书,一个月就有七八本,她一直专注于提升自己,教了我们一年后,就去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了。


为了成为她们那样的人,我想,我要先考上大学。


我的父亲在工地工作,我的家庭经济条件不好,从小学开始,我往往是最后一个交学费的学生,因为我一问母亲要钱,她就会抱怨钱花得多。对我来说,升学不仅意味着更广阔的未来,也意味着将来能挣更多的钱,改善我的家庭条件。


上了职校之后,我莫名有了一种“羞耻感”,置身其中,多少能感受到旁人的刻板印象,他们觉得职校是考不上普高的学生才去的地方、是坏孩子才去的地方。每当有叔叔阿姨问我就读的学校,说出职校两个字的时候,我都感觉像是在承认自己是被淘汰了的孩子。是老师们的鼓励,让我升起了不要停滞在这个阶段,要往上走的动力。


出师不利,我错过了中专生通过对口升学考本科的机会,得知这个考试时,我已经中专毕业,考上了大专。家里人不支持我考本科,大专都不乐意让我去读,觉得我已经取得了护士资格证,中专毕业了还不如直接去参加工作,继续读大专也是干这行。


我对父母说,如果觉得大专学历没用,就让我复读一年,去考本科。他们不同意,我只能自己兼职赚学费。那个暑假,我每天晚上花四个小时兼职轮滑教练。暑假过了,也没有去大专院校报到。


后来,学校把电话打到了父亲那里,当时录取时间已过,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最后在妈妈的调解下,父亲拿出了一万元供我复读。


2020年,我参加了对口升学考试。成绩出来时,我兼职下班,和朋友在外面吃麻辣烫。查询发现我考了601分,那天晚上,我们点了很多麻辣烫,还把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我中专时的班主任薇薇,她很为我高兴,从父母那不能得到的正面反馈,是班主任给了我。这些年,我们也渐渐变成了朋友。后来,我被成都大学护理专业录取。


现在,我经常会在社交媒体上分享我的备考经验和学习方法,希望能给一些跟我当初一样迷茫的职校生提供帮助。


常常有人给我发求助信息,最多的时候,我一天收到约30人的求助。问题大都关于如何学习、如何报考对口升学,我都会一一解答。因为我知道,对于有心向上的人来说,缺的是拉他一把的力量。


今年对口升学的考试成绩放榜后,有一个学妹考得不错,她得知成绩的当晚就把消息告诉了我,那天晚上,她对我说:“谢谢你成为我的榜样。”


张雨婷:实习期间,才直面学历之间的“沟壑”


初中毕业后,我的好朋友都上了普通高中,只有我一个人去了职业中专。


当时我14岁,很高兴地想着等我实习了,就可以跟以前的朋友炫耀:你们还在读书,而我已经赚到第一桶金了。


职校的学生比普高学生见社会快。在职校就读期间,我就开始到真正的岗位实习了。


当时,是在一所县级医院实习。医院的硬件条件不好,我每天给病人量血压,用的还是手动的方法。我的耳朵有损伤,一天检测下来,耳膜痛得难受。而我听说,在条件好一些的省市级医院,给病人测血压也已经换成了电子测压仪。


在县城医院实习,不仅忙得脚不沾地,我还亲眼见到,护士被病人打了一巴掌。她的眼镜都被打掉了,还要被护士长拉着去给病人道歉。我在网上搜索一些外国护士的生活,发现他们在保护医护方面有更完善的法规。我实习期的老师告诉我,只有本科学历才能去成都市里的的大医院,中专毕业的护士,就算找关系也只能留在县城医院。


一开始,我根本不知道职业中学毕业后还能考本科,只是因为实习期的经历,让我开始想着:“我不要上班。”后来想考本科,我想和我有学历崇拜有关。我无法回溯这种学历崇拜是怎么来的,可能因为自己就是中专毕业的,意识到自己处在学历歧视的底层,我不想要这样。


所以,后来我知道了对口升学考试这条路,想着既然有机会可以改变学历,我就应该去试一下。


我的家长觉得我疯了,在他们看来,我读了两年中专花了家里两万多块,消耗了金钱,我不能连个毕业证都拿不到。


2017年10月份,我报名了第二年的对口升学考试,打算先考一年试试。但是,因为备考时间短,我那段时间又忙着在医院实习,所以我失败了,只考上一个民办大专。成绩出来后,我问一个关系比较好的舍友,愿不愿意跟我复读一年考本科,她笑了,说:“我不像你,我有自知之明。”


我拉不下面子去跟父母要钱去读复读机构,只能自己在家从网上找资料学习。第二年的考试成绩,离本科线差十分。这给了我希望,也让我意识到,只靠自己不行,想要考上本科,我需要复读机构老师带领着划重点。


我决定问母亲要钱。谈判持续了一个多星期,父母不理解我的选择,他们说,有个亲戚在县医院工作,一个月工资就好几千块,后来嫁给了军人,一年有一个月探亲假,生活过得很好。他们不明白我为什么放着这样的生活不要,要花数年时间去考本科。


但我想的是,他们当初随便把我扔进一个职校,中专毕业就想让我出来上班,我不甘心。


道理说不通,我就一直哭,心里做好了准备:如果家人不愿意供我,我去银行贷款也要努力升学。母亲终于还是心软了,自己拿出了几千块钱,又问姥姥借了几千块给我。第三年考试,我考了六百多分,去了成都大学,这是四川职校生能去的最好的本科大学。


上了本科后,我的选择确实变多了。毕业后,我还能继续考研究生、刷新学历,也可以去省、市医院积累工作经验。我还了解到,一些外国的医院每年都会在国内招聘护士,如果有机会,我也希望三十岁之前,可以去国外看看。


图 | 最后一次高考成绩截图


初雪:放弃对口升学,参加普通高考


我的父亲年轻时考取了三个硕士学位。轮到我的时候,我中考落榜了,考进了职校。


我们研究了职教高考和普通高考的区别,发现职教高考虽然简单,但择校、择专业限制很大,走不出外省,也去不了别的专业,就算入学本科,也无法转专业。


而且,入学后受到的学历歧视可能也更多,所以,在父亲的鼓励下,我决定参加普通高考。考虑到万一高考落榜,还能有个学历兜底,我听从父亲的建议,一边稳住职校的学业,一边准备参加普通高考。


周一到周五,白天我正常在职校上课,晚上回家补习普高课程到凌晨12点。所有周末、假期,我都用来补习普通高中的课程。高一、高二,我要在周六、日补习完普通高中学的六门课程。常年连轴转的学习使我陷在疲惫的状态里,有时甚至会因为在地铁上睡着而坐过站。即使这样,我也很难跟上功课。


补习班里只有我是职校生,其他同学都是普通高中的学生,他们来补习的目的是复习学校课程,查缺补漏,所以老师在一些知识点上常常一带而过。本需要花一两节课的内容,十分钟就讲完,基础打不好,使我在后续学习中举步维艰。


报名的时候,我爸跟老师说我也是一所重点高中的学生,一开始,我不认同他的做法,但或许是自卑感作祟,高二后,我也开始学着我爸那样,隐瞒我职校生的身份。为了不露馅,我刻意减少和其他同学的接触。一天中午,我一个人去麦当劳吃饭,走到门口,发现补习班的几个同学已经坐在店里,我掉头就走。这样的回避,也更让我意识到自己跟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我在补习班交不到朋友,在职校也遇不到志同道合的学习伙伴,除了我,其他同学大都备考大专,课程相对简单,唯一一个想通过对口升学考试考本科的同学,是我的好朋友,但她也没有坚持到底,最后上了大专。


2020年的高考,我的成绩够不到本科线。父亲没有放弃我,他替我考察复读机构,和老师一起劝我再试一次。想到自己辛苦三年的结果仍旧是个大专,我脑海里甚至能想象出职校的同学会如何嘲笑我,我不甘心。于是鼓足了勇气去复读了。


复读那一年,学校收走手机,封闭式的寄宿学校生活让我更专心学习,因为面对的都是复读学生,老师讲课更基础,速度也更慢,我渐渐把落下的课程补上。


2021年,我再次高考,父亲在考试前给我连续煮了一个月的人参汤喝,给我补身体,后来我流鼻血了,父亲才发现补过头,不再给我熬人参汤。


这次,我的成绩过了普高线13分,我爸很高兴,拉着我填报志愿,500块钱的报志愿服务,他说买就买。


后来,我被齐齐哈尔大学录取,虽然在很多人眼里,这只是一个二本大学,但对于我们父女来说却意义深远。


父亲很为我自豪。他专门请我吃了顿饭,给我买了新手机,过年亲戚们一起吃饭,他总是引以为豪地跟亲朋讲述我们父女俩一起备考的经历,说到高兴的时候,还会拍拍我,问我“对吧”,来佐证他所讲故事的真实性。


回忆这四年的经历,我感慨自己竟然真的在中专和本科院校之间架起了桥,走到了对岸。


我已经完成了自己的执念,未来,我可能还会考研。当初选大学专业的时候,我们选了纺织工程专业,除了因为我的考分偏低限制了我的报考范围外,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考虑到它是冷门专业,大学毕业后容易考研。以父亲的经验来看,能升学总归是好的,江浙沪地带,外贸、轻工业比较发达,等我回到家乡,我的专业也足以使我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


图 | 我的录取通知书


赖凌昊:职校专业限制本科择专业,开启刷学历的“苦旅”


很早的时候,我就显现了不擅长上学的特质。小学一年级,我就考出过60多分的成绩,那场考试,印象中班上同学的成绩都接近100分。


尽管很努力学习,我的中考成绩还是只高了普高线两分。家人建议我,与其去普高垫底,不如去职高努力学,说不定在那里冲个本科更容易些。我一开始不同意,还是觉得上普高好些。家人找到我初中英语老师,请他劝说我。一天,英语老师把我叫到教室外的走廊。他觉得我在职校肯定能考上本科,劝我试一试。我当时很喜欢英语,对英语老师也比较信服,于是同意报考了一所职业中学的电气工程专业。


当时我还是一个初中毕业的小孩,无法预测这个选择对于我的人生来说,意味着走上了另一种人生。


到职高里,如老师鼓励我的那样,我的成绩到了前几名。


2019年高考成绩出来后,我被重庆文理学院录取。只不过,选专业的时候,我只能选择和高中一类的专业,电子技术类,于是在为数不多能选的理科专业里,我仍旧选了相对熟悉的电气工程专业。


我很感激职教高考让我有机会上本科,遗憾的是,我在高中选择专业时,年纪还太小,不懂什么是电气工程专业,只是当看到这个提议的时候,觉得自己初中物理成绩还不错,可能会对这个专业感兴趣。没想到因为这个决定,后来学得如此煎熬。


电气工程是纯理科的专业,我并不擅长。别人突击学习几周就能考个好成绩,我从学期开始就努力学,放弃健身、拍视频等爱好,还不一定能考及格,挂科率高。


大一开学一两个月,我上课就已经有听天书的感觉,作业也做不出来。想起自己从初中起就擅长英语,一直维持在班级前几名的成绩,我想转去英语系。我咨询了系主任,他拿出文件给我看,只有从普高升学上来、参加过普通高考的同学,才有资格转专业。


和我一样,许多从职校升学本科的同学,进入大学后不能转专业,走入了这种困境,我们只能先按部就班完成本科学业,再通过继续学习,改变自己的专业。


我不打算得过且过。大二时,我偶然看到罗翔老师风趣的讲课视频,罗翔老师启发了我对法学的兴趣。后来,我认识了一位法律系的同学。经常和一位法律系的同学玩在一起,跟着他去看庭审,大二暑假还学习了法硕的专业课程。


我感觉,我找到了未来想从事的职业方向。我想把目光放在毕业之后,先努力毕业。之后,我要抓住一些高校对外招考法学二学位的机会,走上自己想从事的职业道路。


其实,许多职校生改变学历的奋斗,和我一样没有止步于“职升本”。他们中有的人跟我一样,因为不擅长一开始择定的专业,选择在本科毕业后考取其他专业的第二学位。更有甚者,为了进一步淡化履历上“职校”的标签,还会继续进修,努力考取硕士研究生。对于入学职校后,想要刷新学历的学子们来说,这场填补学历间“沟壑”的征途,注定是一场漫长的苦旅。


图 | 职教高考文具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真实故事计划 (ID:zhenshigushi1),作者:刘佳,编辑:温丽虹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