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关于开放,过去三年发生了什么?

关于开放,过去三年发生了什么?
虎嗅注:在即将到来的12月3日,联合国旗下的国际电信联盟(ITU)将在迪拜举办会议,商讨对于全球通信协议的修改。而谷歌针对该次会议,专门建立了一个名为Take Action的网站,并发表声明称“一些国家的政府想要在12月召开秘密会议,以期就网络内容审查制度达成共识。我们应该团结起来,维护互联网自由与开放。

谷歌建立的这个网站,呼吁全世界公民一同捍卫互联网的自由。谷歌在网站上还称:“(此次会议的)一些提案要求诸如 YouTube、Facebook 和Skype等服务必须支付新的服务费才能跨境提供服务。这会限制信息访问(尤其是在新兴市场中)。”

今年三月份,谷歌董事会主席施密特曾在巴萨罗纳世界移动通信大会期间发表声明,称联合国加强ITU在互联网监管中扮演的角色“将会是一场大灾难……对于某些人而言,开放性以及互动性是我们有生之年当中,人类所创造的重大成就之一。”

谷歌一直推崇开放自由的信息政策,最新一期的谷歌Think季刊(Think Quarterly)中即是以开放(Open)为主题。前谷歌高级副总裁Jonathan Rosenberg为该期撰写了文章:The Future Is Open

创新工场CEO李开复向虎嗅推荐了这篇文章。

--------------------------------------------------------------

虎嗅编译如下

就在三年前的那个十二月,我给谷歌同事们发了一封邮件,试图去定义当时到处频繁出现的一个词:开放。我担心在谷歌内部,不同的人对这个词会有不同的理解,而且有太多员工并不了解谷歌对开放最根本的承诺是什么。通过援引开放科技和开放信息两点,我大致描述了谷歌蕴藏的开放透明的潜质。我当时指出追求开放系统曾经引领并且终将导致两个令人满意的结果:谷歌变得更好,这个世界也一样。

与开放有关的三个技术趋势

这是一个貌似合理的观点,在那之后不久,谷歌博客的一篇文章“开放的意义(The Meaning of Open)”,可以帮你进一步廓清这个有时难懂的概念。接下来的那一周,我收到了各行各业读者所发来的富有思考的邮件——欣赏谷歌内部观点的教授和作家,商业领袖告诉我开放如何改变了他们的生意,研究生惊讶于开放恰恰和他们在课堂学到的封闭战略完全相反。三年过去了。对那时所发表的观点,我如今的感觉截然不同:那时完全错了。

并不是说开放没有给谷歌和这个世界带来好的变化,而是和我想象中相比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我是在最近才意识到这一点的,当时我正在做二十一世纪人类最普通平常的习惯动作:查看手机。我用的是摩托罗拉Droid Razr Maxx,当我盯着这个东西,发现它其实包含了一种纯粹的多样性:二十多个应用程序——从《纽约时报》到Flipboard,从Dialer One到OpenTable,从RunKeeper到SlingPlayer——由许许多多不同的开发者编写,运行在一台摩托罗拉制造的手机上。我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在对着一台移动设备,而是开放生态在一夜之间纵横全球的现实证明。

的确,我常常感到这个想法还能走得更远——但是我没能预测到这种改变将重新定义一切私营公司和公共部门的运作方式。有三个技术趋势,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发生着。第一:互联网正在让信息变得更自由更普遍,远超我所预料;几乎线下的一切目前在线上都有了。第二:移动设备比预期更强大更快,促进了史无前例的全球覆盖和连通,移动平台的愿景真正成为了现实。第三:云计算带来了无限的按需计算能力。这一切还远远没有结束。就在我写下本文的时候,谷歌光纤(Google Fiber)正准备在堪萨斯城(Kansas City)推行1G(one-gigabit)带宽上网服务,这意味着全球连接即将迎来又一次升级。

开放成为一种关键商业策略

在这些技术革命发生的交叉点上也出现了一点小讽刺:技术革命是新颖的,作用却是要让更多的事情回归本源。产品品质和规模如今是判断商业成功最重要的因素。以历史眼光看,商业之所以存在,往往利用的是信息的匮乏、沟通的连接、以及足以吸引留住用户并挤垮竞争者的计算能力这三点。

现在消费者能够作出更明智的选择,这都要感谢公开的消费信息。的确如此,通过点评网站Yelp和社交媒体,消费者为自己创造了这种能力。再没有公司能彻底地控制其消费者环境了。渠道分发的障碍也没有了——想想成本低廉的全球货运服务,想想在线商店的无限货架空间——消费者越发获得主动权。在这种新模式下,市场的竞争更加激烈,公司没有选择,只能专注于产品质量和规模。如果他们不这样做,其他公司会。

改变之多,发生之快,开放已然成为了一个能够带来优秀商品、增加市场规模的关键商业策略。将一款产品开放给创意群体是通向产品创新和多样发展的最可靠途径,因为这样可以让每一个贡献者专注做他们最擅长的事情,鼓励尽可能广泛的受众群投身其中。

在文章《开放的意义》首次面世后不久,Chrome浏览器和安卓平台相继发布,以实际案例阐述了该宗旨。两个产品我们自始至终都保持一个简单的目标:让产品尽可能地强大。如我们之前屡次体会到的,没有一条路能够像开放这样让我们更快更稳地完成目标——有更多人在忙同一款产品只会让它变得更好。开放允许产品进行概念的原型设计和早期测试。不仅如此,开放系统的容错能力更强——同时吸引了一个更加投入的用户群。他们知道一个开放系统的最主要动机就是为了优秀的产品;如果某家公司试图强加给这个系统一些其他的标准,开发者们很快就能觉察到并作出反抗。公司承诺了一款产品的开放性,就放弃了对该款产品进行任何处理的能力,除了让它变得对客户更好。

结果有目共睹。2006年如果你有一部智能手机,很可能上面写着“黑莓”或者“诺基亚”。即便是三年前,安卓也仅占市场5%的份额。如今,安卓的份额已经上升到51%,你的手机很可能就是三星、HTC、摩托罗拉或者其他安卓合作厂商生产的。

安卓甚至出现在我们未曾预料的地方,比如电视、汽车、飞机甚至是电器。(去看看Ouya,一款建立在安卓上的电子游戏机。没有开放的安卓平台,这样的创新不会出现。)很明显:去做一个开放的系统,意味着你要永远以主要创新者的身份投入到竞争当中。

对于Chrome浏览器来说,开放的作用不可小觑。Chrome浏览器就是建立在开源的Chromium项目基础之上。今天,Chrome的性能要比四年前刚刚发布时快七倍,新的代码一边开发出来一边共享给全世界。像这样在阳光下写代码的开发方式让含有其他意图的功能无处可藏;一旦遇到问题,全球的开发者将会马上发现。

开放需要新的组织能力

作为一种商业策略,想让开放能够更有效,需要新的组织能力。速度是最重要的,严格的决策机制也很重要。开放生态会催生一大批创意的出现,设计这些创意是简单的,在它们当中作出选择却很困难。开放能够给公司带来巨大的竞争优势,但是只有这些公司管理适当的时候才能利用这个优势。其他的商业对策——最著名的是苹果和我们自己的搜索团队所采用的——是让系统更加封闭,实行完全的控制。这种做法需要公司特有的组织技能,因为产品的优化和创新要完全源于公司内部。两种做法都有成功的案例,但是就谷歌的经验来说,在创建一个全球的平台时,选择开放是一条更能确保成功的路线。

幸运的是,越来越多的公司意识到了开放的重要性。在《维基经济学》(Wikinomics)一书中,作者Don Tapscott和Anthony D. Williams回顾了Goldcorp公司的传奇故事,这是一家多伦多的掘金公司,90年代末的时候出现了业务危机。市场在缩小,内部问题频发,金矿井都是挑剩下的,面对这些问题,首席执行官Rob McEwen做了一件任何商业教科书都会说不能做的事:他把这家公司剩下的资源向其他人开放。

特别是他把关于Goldcorp旗下55000英亩土地的400兆文件信息全部放在公司网站上。这家公司并没有小心翼翼地把最后一片土地的信息保存起来,而是悬赏57.5万美元,任何人能使用这些数据找到金子就行。结果大获成功。来自公开募集渠道的勘测目标中,有超过80%的位置发现了数量可观的金矿。从最初投入的一小部分资金开始,这家公司已经从地里挖掘出价值30亿美元的金子。

当然,McEwen几乎没有涉及到开源运动的深层次原则。早先在互联网的懵懂时期,到处是普世主义和人人均等的气氛。“围墙中的花园,无论多么诱人,在多样性、丰富度和创新上永远无法和花园大门外疯狂兴奋的互联网集市相比。”万维网的发明者蒂姆·伯纳斯这样写到。谷歌一直沉浸在这种多样性、丰富度和创新当中,促使我们开发出Chrome浏览器和安卓系统这样的产品——同样的原因,古老的掘金行业也用类似的成功案例让全世界惊叹。

一幅伟大的全球图景

像Goldcorp公司这样戏剧性的案例,只是冰山的一角。的确是这样,科技圈里的一个有点极客思维的概念已经扩散到世界的各个角落,商业、政治、医疗、教育等等等等。在谷歌我们看到的是超越科技领域的数目众多的机会,开放能够在各种大大小小的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教育

从斯坦福到韩国,全世界的教师和大学机构正在以免费开放版权的形式提供高质量的教育内容。更重要的是,偏远地区的人使用这些内容也越来越方便了;带宽和通讯连接打破了社会体系中一直存在的教育壁垒。

孟买一条尘土飞扬的大街尽头,学生可以通过手机获得MIT最顶级的课程。同样令人激动的是,这个学生也可以成为一名教师。要感谢非盈利组织可汗学院(Khan Academy)这样真正民主化的创新实体,一个有超过3000份教学视频的在线网站,全世界的人都可以去使用这个不断增长的资源库,或者贡献自己的内容,从物理课程到金融学指南。二十世纪时我们已经懂得公共教育对改变社会的巨大作用。开放的在线教育存在无限机会可能。

-政治

承诺要让政府更透明是一回事——能像加拿大官方一样,发布《开放政府宣言》是另一回事。在宣言中讲到,开放是一个活跃的状态,而不是消极的应付——不仅仅是数据应该允许公民自由访问,一种活跃的“参与文化(culture of engagement)”也应该成为我们的目标。

伴随着有更多的城镇、州和联邦政府部门朝这一方向做出努力,有充分理由相信会带来经济上的回报。(1980年代末期在GPS数据向公众开放之后,有观点认为建立在GPS数据上的商业化服务在美国本土贡献了676亿美元的经济总值。)恰恰相反的是,埃及统治者在2011年彻底关闭互联网,逼迫想要获得信息的公民走上街头,解放广场(Tahrir Square)上的人群越聚越多。这个案例显示,重归封闭系统可能会加速某个政府的倒台。

-医疗

PatientsLikeMe(像我一样的患者)是一个社交网络医疗站,建立在美国医疗服务部(US Department of Health Services)的公开数据之上。让潜在患者有机会及早发现病情,比如该服务让更多病人可以互相分享信息,彼此交流病症情况。

开放医疗数据将可以帮助我们实现类似大规模流行病分析这样的研究,并产生实质性的突破成果——但要严格制定措施,确保病人隐私权利。比如,可以向研究人员开放出生时的健康状况登记,加州允许医生通过追踪丰富的信息,发现环境因素对人体健康的影响。当然,谷歌流感趋势(Google Flu Trends)数据已经展示了通讯连接和规模化两者结合可以怎样改变我们对某种已知病毒的了解,几乎不用再分享和核对信息。

-科研

全球的科研员、研究机构和投资机构开始意识到,围绕科研结果进行更大规模的分享和协作,将带来更快的研究速度和效率,更高的研究水平,更广泛的影响。欧盟委员(European Commissioner)Neelie Kroes在一次近期的演说中提到了欧洲的科技和开放政策,“研究人员、工程师、小型企业需要快速有效地查询科研结果。如果不能实现的话,对业务是有害的。”

更多人能够获得科研信息将会激发私营公司的创新力量,帮助我们解决在全世界范围内面临的挑战。科学家可以使用谷歌融合图表(Google Fusion Tables)对不同集合的数据进行分享和协作。同时,科学研究语境下的开放意味着向全新的参与者开放研究领域。类AIDS病毒生成的蛋白切割酶结构用十几年的时间都没有破解成功,科学家把这个挑战带到了游戏社区。使用在线游戏Foldit,玩家在三个星期内就把问题解决了。

-运输

通过开放公共交通数据,政府将允许创业者们用这些数据创建应用程序,以此改进市民出行体验;市民也能使用开放数据报告基础设施出现的问题。在谷歌,我们已经看到了实现的方案。当我们整理全世界的地理信息时已经在很多地方发现到了,好的地图并不存在。于是我们设计了MapMaker,一个用户参与的地图产品,任何人都可以在谷歌地图上做标注。有了这款产品,一个在线公民制图员联盟诞生了,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将巴基斯坦地区长达25000多公里的未标注公路线绘制了出来。

总结

各种科技趋势的汇聚注定要变革——的确是这样,变革已经开始了——从那些历史上封闭、保密和发展停滞的领域。“政府的未来是透明化”,三年前我这样写。“商业的未来是信息对称。文化的未来是自由。科技和医疗的未来是协作。娱乐的未来是参与度。这些领域的未来都依赖一个开放的互联网。

我要稍微修改一点。考虑到在过去的三年里我们目睹了激烈变革的发生,挑战已经升级。我们的目标甚至要超越一个开放的互联网。机构组织一定要拥抱这股趋势。把这些领域的未来变成现实永远不是简单的事——但是我很高兴地向大家报告,和以往任何时候相比,人类距离未来更近了。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0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