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通虎扯
回顶部
喜欢12
2018-10-31更新1657人已关注

伯通虎扯

虎嗅首席评论员伯通的文章精选合集,仅供批判使用,慎重阅读,欢迎打赏。

仰天一笑泪光寒

仰天一笑泪光寒

我们见惯了笑傲的豪迈,也不应忘记眼泪的寒冷

伯通357
谁给她出的题这么的难

谁给她出的题这么的难

道破中国女性问题的根源

伯通591
如何发动群众挣群众的钱

如何发动群众挣群众的钱

商业效率探析:抖音快手为何不如陌陌

伯通577
国家为什么会失败:土耳其篇

国家为什么会失败:土耳其篇

埃苏丹的大国梦

伯通479
给历史一个交代

给历史一个交代

谁真正预言了中美如今的局面?

伯通280
文集作者
伯通

伯通

驻日媒体人

读者说

建议大家以后看到认真写作的好文章尽量顺手打个赏,不用太多意思意思就行。写作者们如果不能靠辛苦换碗饭吃,以后时间轴上只能越来越多软文枪稿和电商导购。严肃写作早已被咪蒙踩在脚下蹂躏,知乎首页也沦为口水泼溅的撕逼场,赏个饭团就算是维护内容生态了,起码降低自己被辣眼睛的几率。叩谢。 ​​​​

《丧逼简史》

“欧神”及其拥趸说到底就是彻底的丛林法则的信奉者

《对韭当割,人生几何》

常见举手代表,却难见呐喊代表。 在听说“不显示、不能修改”的时候能看到有文章来讨论这些问题,感觉心里又多了一支蜡烛。只是不知道心里稀稀拉拉的蜡烛还能经受多少阴风。 个人一直也在考虑过移民的问题,不过到现在也没正真下决定,心中总是会告诉自己我是中国人,跟小孩我也坚持只讲中文。关于移民的利弊,可以总结成很多个大方向,但是真正具体每个人情况不同还是会有很大的差异。这里我想借着文章吐槽下外汇管制,我不是四有青年,几乎每年都有超速罚单,但是我还算个好人吧,外汇管制让我又回味了一把当年集体户口转农村户口的郁闷、无奈、烦躁…… 曾经有人跟我说:你不要总看着阴暗的一面,至少社会是在慢慢变好的。“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其实我关心的是这个时代是变好的时代,还是变坏的时代。或者,这总是最好的时代,也总是最坏的时代。

《一定要移民吗?》

作者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一段话,一张相会引起大家疯转?的确民众是很单纯的,不是太懂法律,不是太懂数据。所以只提出简单的解决办法。但是这不是专业人士,法律人士肆意嘲讽的理由。相反他们更应该看到事实的本质。为什么现在有孩子的人会如此恐惧?小时候我们也有拐子佬,但我们还依然能被父母放养在自家楼下和小伙伴们追逐。但现在呢?现在别说让孩子离开视线,就是抱在手中,如果只有妈妈一个人带娃,都有可能被抢。大家刷了朋友圈,一堆专业人士可以站着笑骂,骂民意去死。但为什么不反思下为什么有这样的民意?我们的在位者,社会专业人事为什么不是深思现在的社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们除了死刑还有什么有效解决办法?为单纯的人民带点专业建议,而不是嘲讽笑骂呢?比如儿童走失我们的城市有没有什么有效的寻人机制?另外像文章下面一个评论说得很好。为什么破案率这么低?命案破案率这么高?拐卖案对于警察来说,特别不是团伙型的,就是些细案,破案又耗时绩效又不高,当然不积极了。而且政府部门对这些又不重视。我曾经记得很清楚,我翻阅过电影《亲爱的》的原型的爸爸写的寻子日记,他们因为在市长日想见市长不成,闹到媒体都知道。道致市长通知全个深圳媒体再不准帮助他们报道寻找失踪孩子的信息。事问,面对这样对拐卖儿童冷漠的管理部门。我们做父母的除了傻傻地转发一些被专业人事嘲笑的贴还能做什么?我不怕被嘲笑法盲,我只希望我们的呼声的决心被听见和看见。或许我们刷屏的内容很简单化,但只要能让社会关注到,能让执法者,决策者关注到就够了。当整个社会都关注到这件事,都重视这件事。如果有一天我们的领导人说,就算不见一个孩子无找回来也是我们的失职。警察寻回一个孩子,绩效都像破命案那么高。那么我们的孩子就安全了。人贩子也不会再如此猖狂了。

《【虎扯】该判死刑的不是人贩子,而是“民意”》

既然蒙古人种想整成欧美脸,那么欧美人整容,想整成什么脸?为什么他们还是要整容? 这本身跟美没关系,只是适者生存的种内的竞争罢了,人类在各方面都在竞争,不光是脸,那么如果学习,商业,体育都是被社会认可的竞争,那么为什么脸不行。 但问题是,对于高智社会中的精英男士,你觉得你换个好看的皮囊,就可以使他疯狂的爱上你,使你在性选择上占尽上风,这也未免太幼稚滑稽了。但是不修边幅的书呆子,又有谁喜欢呢? 所以整容只是拉低种内差距的一种手段,本质上和学习,健身的差别不大,但以其好逸恶劳的特性,确实容易让人心生厌恶。 因而如果你想获得成功和幸福,那么在整了一张好看的脸之后,千万别忘了把别的功课补齐。 当然也要坦然面对它给你带来的副(负)产品。

《还真对得起咱这张脸》

不知道对错,只是觉得不管任何时候,需要有人呐喊:不是歌颂,不是欢呼鼓舞,不是溢于言表的推崇,是泼冷水,是低沉质疑,是发出不一样的声音以彰示世界是多样的,思想是自由的,人类是有无穷可能的。如果非要为这种呐喊附加一层保护,那我希望诸位都明白他/她是真的爱着大家。

《我怎么敢倒下,我身后空无一人》

从个人来说比较不赞成死刑,但我基本不同意本文论述,可以说漏洞非常非常多。并且您的态度也很难让人满意。故有一言。 从贝卡利亚开始吧。引述原文“说白了,及时打击和从快惩处,对于犯罪者内心的震慑力是极其强大的。可是这种震慑力有多强大呢?如果拿“有刑必重”和“有刑必判”相比,哪个更有效呢?”楼主无非想说必判比必重重要。可是这对您的论证有多大的意义?解救孩子肯定是第一要务,必判一直以来是我们的工作重心。重刑和必判是必然的矛盾?如果有矛盾,那也是死刑需要复核,也许更多的占用司法资源。可占用的这些对于解救孩子追究人贩子构成夺多大的影响?可以说楼主您翻了一个逻辑和实践的错误。至于陈胜的例子举得就更是水平低下,估计远远低于您所抨击的民意吧。陈胜的例子在于他个人“鸿鹄之志造反可贵”,加之大环境的严刑峻法,不得逃避徭役,雨天,逃亡必死。这是当时整个环境的不好。我想请问,现在的犯罪分子是否不贩卖孩子就无路可活? 本人看很多人回复和讨论的,论述什么“如果死刑,必然导致更多的杀害孩子,反正下场都一样”。这就更是逻辑不通。我想这根本就没有分清事前威慑和事中决策。如果现在是有期徒刑,在一个人贩子被追捕的过程中,突然获知刑法改变,要被判死刑,这时候杀掉孩子是可以遇见的。但问题是对于大部分潜在的犯罪分子,如果这时候获知是死刑的下场,这个时点的犯罪成本收益考量完全不是众多回复那样的一厢情愿。(本人也承认即使事前威慑也可能改变犯罪分子的事中决策,但这是另一个层面的讨论,完全没有被那些回复中的例子所想到) 本人最不爽楼主的就是对民意的抨击了。汹涌的民意甚至多数人的暴政确实很可怕;但对民意的无知无视,自诩精英人士的内心优越感,让他们对民意与自己不同的事项一律加以排斥,才是真正的可怕。文中最后那个贴图不错,什么真正的恶魔是所云所云,在我看来仅仅只是情绪的宣泄,没有论证,没有逻辑,没有支撑,就妄下论断,也许现在到了该对这些东西有所警觉地时候了吧。 就如这个长回复刚开始所说的,本人也是倾向于反对死刑,但这么热的一篇文章中居然有这么多的漏洞,居然有那么多的回复叫好,到底谁该判死刑,楼主可以再思量一二。

《【虎扯】该判死刑的不是人贩子,而是“民意”》

文章讨论了两个问题:大陆人为何还在讨好白种人?白种人为何不喜欢大陆人? 大陆人为何还在讨好白种人?男性向强者屈服,女性向强者献媚似乎是动物本性。回退30年,香港人,台湾人一样也享受过这样的特殊待遇。这说明,美国的强者实力仍然存在,西欧的强者光环还没退散完全。 白种人为何不喜欢大陆人?大陆这几年的发展,是在拉近和欧美的差距。但是在拉近的过程中,为了体现后发优势,不自觉的采用了一些规则以外的手段。这应该是发展初期的原罪必然。但是过了原罪阶段的欧美却以一种道德卫道士的眼光来看待快速发展的大陆。其实,谁也没比谁更高明。 但是,的确大陆的我们总体而言是不自信的。不自信,因为心虚。心虚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不确定自己是否接受到真实的信息。越是喊得凶的,可能这种内在的不自信更剧烈。 只以大陆为讨论范围,台湾同胞在人性上大抵无异,但是信息渠道和体制认同的状态不同,面临的情况自然也不同,不能归为一类。

《我们为何还在讨好白种人》

大部分人的愤怒与苦恼源于想的太多而读书太少

《【虎扯】该判死刑的不是人贩子,而是“民意”》

十分同意你的观点,终于有一个人说出来了,面对网络上那些受害者,一旦有什么不得某个人心,就开始以阴谋论四处宣扬,这何尝不是网络暴力的一种,这些已经体无完肤的人,本是为公道,难免又会受到二次伤害。细思极恐的是,即便以后真的出台了相关网络文明的政策,这些话恐怕也不会受到处分吧,因为他们并没有拿着明晃晃的刀子,但是在受害者心里割出了一道道血痕。

《我怎么敢倒下,我身后空无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