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背后的故事
回顶部
取消27
2019-10-12更新69309人已关注

新中国:背后的故事

“今天我们许多习以为常,都曾是先人宏大的梦想。”

在祖国70华诞之际,虎嗅与大家分享新中国这一路发展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关注此文集,这些默默影响着中国经济发展的人和事,虽沉没于时间,亦值得被铭记。

“死亡之海”里修出的中国最美公路

“死亡之海”里修出的中国最美公路

就是要变不可能为可能

SELF格致论道讲坛©24
什么是新中国?

什么是新中国?

70年弹指一挥间

星球研究所©158
今天我们许多习以为常,都曾是先人宏大的梦想

今天我们许多习以为常,都曾是先人宏大的梦想

“今日之世界,非铁道无以立国。”

侠客岛©114
中国靠什么养活14亿人?

中国靠什么养活14亿人?

饱腹之路上的酸、甜、苦、辣

侠客岛©167
大陆68年二十城造芯记

大陆68年二十城造芯记

筚路蓝缕,以启山林

国仁232
文集作者
侠客岛©

侠客岛©

这里本来有条个人简介

财经国家周刊

财经国家周刊

传播财经正能量

读者说

政府有算盘,医院有算盘,患者有算盘,药厂有算盘,四个人打麻将,都赢钱是不可能的,只谈这个比喻,你说四个人差距这么大,一个有权,一个有钱,还有一个有手术刀,患者凭什么和他们坐在一起打麻将,凭自己有病嘛?

《中国医改十五年》

看那么多人哀叹过中国风的动画了,但是从根本上来说,是文化观念导致的结果。 中国风动画毫无疑问是在市场经济下受到了外国动画的降维打击。但是第一,外国动画的胜利是工业化的胜利。现代化就是工业化,仅仅靠一丁点老艺术家呕心沥血做出来的当然是艺术,但也理所应当的无法形成工业化的规模,极端优秀但是也极端少在普遍优秀但是产量大的面前,不能胜出是很正常的,现在也是如此。充足的人才、广阔的市场只有在工业化的体系内才能被培养成熟。 这就是第二个问题:我们一直以来都没有重视过动画这个产业,而把它只视为小孩子看了热闹的玩具,跟路边的石子地里的草棍无异。我们的文艺向来是为意识形态宣传服务,就连动画也不例外——然而小孩子并不吃你这套。只有当他们长大了老人们才发现动画启蒙小孩子心智的作用远超想象,而且并不是只有小孩子才能成为受众,市场也早就超越了儿童玩具这个范畴。而此时想奋起直追又何其困难?这种观念上的固执死板与傲慢才是中国动画产业没有在一开始就被扶持保护的深层原因。

《悲情《哪吒》40年:中国动画辛酸往事》

过去40年,中国的贫困率下降了98%以上,1978年全国9亿多人口中,以世界银行的标准7亿都是贫困,而今天即使按照高贫困线(每天不到1.9美元,也就是每人每月不足400人民币,4口之家每月不超过1600元人民币)的人,只剩下1000多万了。8亿人摆脱了贫困,至少上千万人成为了富裕者。全球的发展中国家,如果扣除中国的话,其实贫困率几乎没有下降。 即使不考虑什么"阶层"这种学院派的说法,即使一个人在中国完全没有提升所谓"阶层",他们的生活也有非常大的提升。我1980年考完大学,回到陕北老家,住在窑洞里,印象很深的是我三爸媳妇和堂姐,为了一个搪瓷盆吵了将近一天,当时的物质匮乏可见一斑。现在回老家,冬暖夏凉的窑洞没人住了,亲戚们住的是带果园和水渠的house,一家有两部三部汽车,家里有电视,个人电脑,洗衣机(顺便说一下,我们老家96年才通自来水,以前都要靠涝池)。这样的生活在80年代时是我们只能在电视上看到的美国才有的。

《大江大河40年:改变命运的七次机遇》

好文章啊。不过我觉得 双轨生意 和 九二下海,算不上阶层提升;能做***生意的人基本都是很有背景的人,做倒爷只是增加了他们的收入并非阶层跃升;九二派基本都是体制内的精英,如果他们不经商继续从政现在恐怕基本上能在正厅到正部甚至更高级别的位置,选择下海只是改变了命运但也并非阶层跃升。正真最典型阶层跃升的是抓住 高考归来、乡镇企业、网络红利这三波人。

《大江大河40年:改变命运的七次机遇》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就有拼命硬干的人】,一个外行读完这篇中国芯片史的文章,不由得想起鲁迅先生在《中国人失掉自信力吗》里写到的这句话!,中华民族历史上,命运多舛,发展多坚,但就是有那么一群人,在那些艰苦的年代,黯淡无光的岁月里,筚路蓝缕,硬生生用个人牺牲换来一条路!致敬前辈

《大陆68年二十城造芯记》

对于底层人群来说,努力,不一定成功,而不努力,一定没机会。徒增焦虑。

《大江大河40年:改变命运的七次机遇》

好文章,踏实干,目光放长远,认识差距,减小差距,身边无数的行业都是这样在前行。

《大陆68年二十城造芯记》

昔日带领一群北京四中***呼吁废除高考的孔丹(父亲是中央调查部部长),虽然没读大学,但***结束后直接考上了社科院的研究生,后来做了中信集团董事长;而当年瞎起哄的“白卷英雄”张铁生(毫无背景的农民子弟),则足足坐了15年的牢。

《大江大河40年:改变命运的七次机遇》

很明显,18年以来,我们不再像以往那样低调,甚至不再谦虚(有可能低调谦虚已经没用了),我们大声地说出我们要什么。但这条路注定凶险,特别是今天这种内外部环境,希望我们高调之后还能回归埋头苦干,东瀛的惨剧还历历在目!

《什么是新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