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B面:垃圾
回顶部
喜欢74
2021-02-21更新12502人已关注

世界B面:垃圾

外卖、快递、塑料袋......我们把它们踢到看不见的地方,交给看不见的人,但我们与垃圾的距离却越来越近。虎嗅与你分享一些关于“垃圾”的文章,对于这个世界的B面,我们知之甚少。

垃圾分类这个脏累活儿,以后可以交给国产机器人分担了

垃圾分类这个脏累活儿,以后可以交给国产机器人分担了

机器人:你是什么垃圾?

51
智东西Pro黑卡会员认证作者 Lv.3
一个“塑料袋”背后:百亿级风口,千亿级潜在增长空间?

一个“塑料袋”背后:百亿级风口,千亿级潜在增长空间?

可降解塑料看起来很美,用起来很贵

72
混沌大学作·嗅之星奖 10次
不要小瞧那个收废品的人

不要小瞧那个收废品的人

废品收购是一门学问

32
书单
城市拾荒产业:1980年代,3年赚到百万身家,如今走向谢幕

城市拾荒产业:1980年代,3年赚到百万身家,如今走向谢幕

江湖虽已经改写,我们与垃圾的斗争,却还将继续

44
正解局
当人类学家研究垃圾时,他们研究的到底是什么?

当人类学家研究垃圾时,他们研究的到底是什么?

知识之间互相争夺,胜出的那种知识会变成主流

15
全现在©
文集作者
把科学带回家

把科学带回家Pro黑卡会员认证作者 Lv.4

给孩子最好的科学教育

上流UpFlow

上流UpFlow认证作者 Lv.1

公号:heyupflow

燃财经

燃财经Pro黑卡会员认证作者 Lv.4作·嗅之星奖 4次

每天一篇深度报道,燃动新经济

读者说

一项政策的施行真的是要考虑背后的各种成本,要进行经济学的分析,否则会大概率出现种下龙种生出跳蚤的事情。比如温总理的限塑令,法令还在,但是实际效果基本为零,对于市民来说,塑料袋的几毛钱根本不用考虑,对于超市来说,卖塑料袋也能赚钱挺好的。在农贸市场,塑料袋基本白送,要几个给几个。 非常遗憾的是,我们这里还处在拍脑袋决策和道德绑架政策的时代,理由冠冕堂皇,但是事先的可行性分析根本就不存在。然后结局经常是:想法是好的,过程是坎坷的,结果是流产的。

《薛定谔的垃圾》

滴滴代倒,在垃圾屋外面设摊位,处理一斤垃圾一元,或者上门收垃圾一斤5元,或者包月上门100斤300元,包月自带100斤60元。想法有了,就差1000万天使投资了。

《灵魂拷问上海人:侬会垃圾分类了伐?》

环保是对的,垃圾分类是对的,但配套的措施要跟上。作者没写日本超市都是净菜,不用自己择,买一斤螃蟹不用搭半斤草绳。讲个故事,张家口盛产土豆,之前都是地里刨出来带泥运走,城里人买了之后还要自己洗泥削皮。有家公司雇当地农村妇女削皮切块,净土豆进城。餐馆高兴,自己不用洗了,农妇高兴,不出远门就能挣两千块钱,当地养殖业主高兴,土豆皮可以喂猪也可以当肥料。好事吧? 这也是政府该干的,没让你办净菜公司,起码你收集点需求,协调一下关系,政策支持一下好吧?

《在日本,扔掉一件垃圾有多难》

在说说晚上吃加班餐的事情,是啊!谁知道你吃了饭以后有没有加班还是直接回家了.你没听过打工的人在面对所谓面试官问:你还有什么想了解的吗?他们答--但求2餐1宿.直到今天早上,我们公司和我住在一个小区的几位单身男同事都是没吃早餐就到公司打卡了(自己没有做饭的灶具,也没有像样的厨房,)就是有家室的人,也是拿着包子一路走一路啃的.重点:2餐1宿.就含中餐和晚餐.因为你一个人想去吃晚饭很困难,你点一个菜吧!人家的桌子是给4个人甚至更多的人准备的.点一个菜往往要半个小时以后才会给你端上来,你点2个菜吃不完浪费,很可能需要30元以上.

《薛定谔的垃圾》

上海绝壁是一地鸡毛,就算你强制分类,但是国内垃圾分类知识普及上根本跟不上,至少对于我而言只能做到大致分类,根本无法做到详细的分类

《拒绝洋垃圾之后,中国和垃圾的一场长期战争才刚刚开始》

也可以在产品的外包装印上分类标识,这样可以对标入桶,是不是方便许多。

《让上海人头疼的垃圾分类在国外是如何推行的》

垃圾分类了,但拉走的时候是一车装走的,你告诉我老百姓分类有鸡毛用。根本就没形成完整的分类链路,让底层劳保性怎么玩。

《拒绝洋垃圾之后,中国和垃圾的一场长期战争才刚刚开始》

没人质疑垃圾分类的必要性,大家质疑的是此政策出台的动机,流程以及合理性。

《同样是吃剩的骨,凭啥排骨贝壳是干垃圾,龙虾鱼骨就是湿垃圾?》

众所周知,限塑令实施并没有消灭塑料袋

《生活垃圾分类会如何影响我们的消费选择?》

垃圾分类是全社会的责任,不是居民个体的责任。强制性标准建立的前提是居民是否分类影响了整个体系的运转效率,但是如果连体系都没有建立好就强制分类,这无异于哗众取宠,也是政府转嫁责任,变相增加社会运营成本。另外,如果强制居民垃圾分类,为何不强制商家将产品的垃圾分类属性注明后再出售?希望这不是一个拍脑袋的决定。目前看来,除了让网上多了大量的吐槽和段子,没有看到上海市政府在产业链上的改进与配合。一件事情本身的美好属性并不意味着其具有可行性。天下大同就很好,现在能去吗?

《垃圾去哪儿了?强制分类时代,公众在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