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研社
看懂游戏,研究快乐
认证作者 Lv.4
我找了“陪玩”,但不是为了上分

我找了“陪玩”,但不是为了上分

2020-05-09
陪玩行业看起来很像等比缩小的网络直播业
为什么感觉“奇葩童书”越来越多了?

为什么感觉“奇葩童书”越来越多了?

2020-05-06
用大人的视角去看儿童读物,难免能找到“毁童年”的角度,但有些是真毁
不甘寂寞的“欧卡”司机,在游戏里建了一个交通电台

不甘寂寞的“欧卡”司机,在游戏里建了一个交通电台

2020-04-28
欧卡玩家果然就是游戏界的泥石流
新冠带动了酒业:到底有多少人拿病毒当借口买醉?

新冠带动了酒业:到底有多少人拿病毒当借口买醉?

2020-04-27
喝酒的借口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愿挤,总还是有的
我,Pornhub第一位中文译者

我,Pornhub第一位中文译者

2020-04-25
我在P站兼职的汉化管理员
去世的《猫和老鼠》导演到底是谁

去世的《猫和老鼠》导演到底是谁

2020-04-22
死亡是让人了解一个陌生人的捷径,但它未必准确而妥帖
任天堂Switch卡带“假盒”疑云

任天堂Switch卡带“假盒”疑云

2020-04-15
一个玩家间的都市传说,由一则社会新闻揭开了谜底
AO3死后的一次失败重建

AO3死后的一次失败重建

2020-04-13
有美好的愿望,但没有技术、资金,甚至没有统一的目标
20年来,有一群人用这个引擎探索“格斗”的极限

20年来,有一群人用这个引擎探索“格斗”的极限

2020-04-09
游戏引擎如何常用常新,超越时代,对开发者而言这一任务充满挑战
《正大综艺》三十年, 世界已经不再奇妙

《正大综艺》三十年, 世界已经不再奇妙

2020-04-09
1990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Flash简史和原始中文互联网的落幕

Flash简史和原始中文互联网的落幕

2020-04-07
一场有计划的抛弃
国行NS沉默的这一个月

国行NS沉默的这一个月

2020-03-05
官方没声音,总让人觉得是“弃疗”了
那么,AO3到底是什么?

那么,AO3到底是什么?

2020-03-03
创作不是一座孤岛
游戏里的非致命攻击打死过多少人?

游戏里的非致命攻击打死过多少人?

2020-03-02
游戏里的不致命攻击搬到现实里估计会相当的致命
靠赛车游戏改变命运的少年,在现实比赛中捧起了冠军奖杯

靠赛车游戏改变命运的少年,在现实比赛中捧起了冠军奖杯

2020-02-27
拯救伊戈车手生涯的,是赛车电竞
只要你有手,就可以尝试一下这些“非主流”速通

只要你有手,就可以尝试一下这些“非主流”速通

2020-02-25
别笑,这可是一项正经的速通项目
在虚拟现实里,复活女儿的母亲

在虚拟现实里,复活女儿的母亲

2020-02-12
不思念你,但爱你
想在GTA里不杀生到底有多难?

想在GTA里不杀生到底有多难?

2020-02-08
“以前我没得选,现在我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