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权益大升级,独家猛料全场看,更紧密企业家社群

更有,上市公司版块全新上线!

虎嗅精选会员改版升级中,很快回来,敬请期待

等不及啦?马上下载登录虎嗅APP,一样体验新会员加量版服务!

嗅友MeA4g
  • 科幻小说与其他小说有本质的不同,它是描写未来的,也是思考未来的,而在“未来”面前,一切试图永恒的东西都是渺小的和肤浅的。
  • 口罩应该是比防辐射服好些,但是很多人带的口罩看起来很好看,一看便知时反复使用的,或者自己有清洗过,但毫无意义。
  • 其实吧,这边电影走的是本格派推理的路子,反映现实算是不务正业。。。
  • 其实也就是说了李并没有什么真功夫,只是大荧幕上厉害罢了,而且性格轻佻。
  • 现在经常以单位同事或社区成员为主体搞的团购微信群是不是也算一种消费型的合作社形式呢。
  • 现代的网络媒体异常发达,基本上来说一部影片只要上映,是好是坏第二天看评论就会一目了然,而大众也会据此进行选片观影,院线方只要不是真有“深仇大恨”,谁也不会就此真压着热门影片不给增加排片率。至于《百鸟朝凤》我也认为是好片子,但在我们这个年代它真要被分类到不要太适合到电影院观影的电影里去。这不是电影市场的问题,是时代和文化的问题。
  • 某种程度上来说,自由市场也是一种乌托邦设计,因为它鼓吹的公平竞争和自由意志其实多数情况下并不存在,但他比其他乌托邦设计优越之处在于哪怕只有最低限度的设计理念被执行,也能对社会产生有效推动。
    2019-11-22 来自文章: 群氓狂欢与世界真相
  • 但单从产品的角度而已,上面的东西都太粗糙了,不仅仅是技术不够成熟而已,而是设计理念上的粗糙。玩过i社现在作品的人都知道,它里面的欲望有多直接多简单,基本上而已是玩过一遍就扔得东西。要满足人类的欲望,哪怕只是游戏也不能这么简单和直接的,人类就是这么矛盾动物。
    2019-11-21 来自文章: 聊一聊虚拟性爱
  • 我不太懂中医,但我认为医学是一种科学,应当遵循科学的理论和价值观,但中医给我的印象更近似于玄学,或许这种印象是片面的,但似乎中医在改变这种片面印象方面未做出有效的努力。
  • 女性在争取自身权力和社会地位时高唱人人平等、男女平等的口号,在选择伴侣时按梯度理论不愿“下嫁”,其实世上那有那么多的“自由”和“平等”,不过是利益攸关罢了,真不懂道理的,多在社会上摔打几下就好了
  • 国家医保局好像17年才成立,以患者角度出发,一个统一的、更强势的医保管理机构有助于更加彻底的执行政策,保障最大多数的患者利益。但是寅吃牟粮本就是社会保险行业的现状,你想要把社保运行下去必须如此,全世界都这样,不少国家最终都需要国家财政对其进行补贴,国内这块的补贴对象主要局限于机关事业单位职工和农民,城市职工比较少。
  • 因为医保基金在多数地区都是没有结余的,所以你过去交的钱多半都已经被花掉了,现在国家医保局手里的钱其实是现在的在职职工交的钱,给你花的也是这部分钱,这也是国家必须保证医保缴费覆盖面尽可能大和政策长期延续的原因。
  • 马拉松也是一种对关节损耗很大的高强度运动, 并不适合所有人,量力而行,参与就好
  • 去泰国旅游时曾百度过某位泰王,据说当年泰国被法国入侵时他鉴于双方实力相差过大,于是帅众投降,于是泰国免于战乱,民众都很感谢他。。。从表面看似乎民众真的对泰王充满尊敬,我不知是否真是这样
  • 当然我这话放这里意思就是该打的就得打,就像我家那个你只要敢放松就敢蹬鼻子上脸的二儿子,而大女儿我是一根手指头都不敢碰的,就怕伤到她好不容易建立的自信心和自尊心。
  • 孩子并不是一张白纸,在我的两个孩子出生前我也这样想,同样的成长环境,老大性格内向谨慎,老二性格大胆张扬,这一点甚至在幼儿学习爬行阶段就有所提现了,老大在床上学习爬行时总在距离床边有一段距离时就先停下观察,但老二总是奋勇向前,当然最后如果没有我们帮助肯定就掉下去了。所有教育的理念并非一成不变,因材施教才是重点
  • 哦,我的见识太浅还是最近被时代抛弃了,我居然没有收藏到冲田的。
    2019-10-14 来自文章: 最近的退役女优流行做网红
  • 国庆假期去三亚,接送机的车都是纯电的,其中一辆还是特斯拉,本来觉得挺不错的,刚坐上车时觉得行驶时很安静,没有汽油车发动机的嘶吼,但后来发现不管哪种品牌的,高速行车过程中都卡塔卡塔的响,瞬间对纯电的车印象下降。
    2019-10-07 来自文章: 想跑网约车,就得买纯电车?
  • 但是政府对医疗机构都是差额拨款,而且通常都不及时,医院是需要自己赚钱养活自己的,如果同时还要实现你想达到的目标,那相当于让医院一边要进行市场化管理和竞争,一边又要让医院坚持公益,我不是说没法做到,但至少两头都别想做得很好。
  • 没办法,群众医疗任务重、工作繁杂,在医保管理日渐严格的情况下,还不怎么赚钱。特需服务能解医院燃眉之急,国家是明白管理需要一松一紧的道理,但也明白这玩意不能完全放开,只是如何管制不得其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