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嗅网

党校在职研究生

  • 文章
  • 作者

三月时,我刚忙完研究复试,在新闻里看到了一些高校教师被指控性骚扰的新闻。那时,我并没有想到,新闻里的噩梦很快就会降临到自己头上。这个噩梦,正是来自于学校分配给我的那位男导师。他快60岁了,在海外待了很多年,是我们这个领域的权威,所以我一直都很崇敬他。复试结束的第二天,我去他的办公室见他。那是个比较狭长的房间,只有一张办公桌,一个小圆凳,还有靠墙的一排沙发。我进去后,径直坐到他桌旁的圆凳上。

故事FM©2019-12-10

身为昆虫系研究的他,一年有三次需要深入山林采集果蝇。他在每日书中用幽默的笔触记下了今年夏天与师弟师妹出差去湖北的故事,在与虫子们的亲密接触中,有着外人意想不到的趣味与不易。我该如何介绍自己?一名昆虫系的在读研究。强调“在读”两个字是能给我带来一点安全感的,这样说就好像能把暂时一事无成的责任都给推卸干净。

三明治©2019-09-25

他们大多匿名,把这个帖子当作研究树洞,倾诉自己过去两到三年的研究心酸故事:化学研究讲起自己跟着导师出国开研讨会,如何被国外研究碾压的故事;某工科研究讲起自己与导师通宵改论文的故事;某算法工程师回忆起自己与导师在实验室背对背等数据的故事……大家的读研生活枯燥而有挑战性,跟着国内工科优秀团队,还有可能拿到发明专利。

有间大学©2019-08-26

作为法医学专业的研究,可能会根据导师对学生的不同培训要求,参与上述的部分或全部工作。我所在的学校,检案导师为了充分锻炼研究的专业水平,会要求研究参与所有项目,相对比较忙碌。有时候为了抓紧时间完成案子和实验,我经常一边吃饭一边梳理各种“重口味”的检案照片。

我是科学家iScientist2019-03-17

各大高校为了响应计划,纷纷扩大非全日制研究招生计划。在突然失去一月和十月两条读研路径之后,在职考生瞄准的目标就只能是各大高校的非全。可他们万万没想到,跟他们同场竞技读非全的,还有因成绩不够,从全日制被调剂下来的应届考生。2. “服从调剂去非全日制,还不是为了上985。”目前就读非全研究的有两种人,一种是已经工作的在职研究,一种是分数不够而被调剂的应届考生。而后者这些将就派,往往占了大多数。

有间大学©2019-01-29

我做的研究是有关比较生物化学方面的,与ML无关。到后来我决定转读研究,但为时已晚,我没有收到 Uoft 的邀请。我认为要求人们发表论文才能入学的做法太过疯狂:研究院的宗旨是教你做研究,而不是成为一个接收会做研究之人的工厂。而且,本科发表论文并不代表会做研究——这里面有运气的成分,还要有一个给你找麻烦和好项目的导师,以及你愿意花很多时间去钻研。人们对于研究阶段需要培养的能力也进行了讨论。

机器之心2018-09-18

时间一晃到了9月,公司安排应届的转正答辩。不巧的是,我被安排在最后一个。答辩前两天,同期入职的一个研究忽然在微信上找我,第一句话就是:“我裸辞了,明天就开始找工作。”我惊讶地问起原因,他语气忿忿不平:“我周末来公司打卡,结果被张蕊约谈,说加班费是给加班的人,不是给划水的人。那行,老子不干了!”我心里羡慕,却不敢跟着这么横。他学历更高,也有人脉帮忙介绍面试机会;部门不同,简历也更拿得出手。

真实故事计划©2020-01-11

相关博客:https://www.blog.google/technology/ai/pattern-radio-whale-songs/Google发布了一套工具,用机器学习研究物多样性。

量子位2020-01-10

就此,我们采访了几个学传统发动机的毕业,试图寻得一些答案。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学发动机的日子都不太好过当问起是否还在继续读发动机专业,或者找相关工作时,所有人都给出了否定的回答。有的研究转学了,有的则是选择了其他方向的工作。“就我个人而言还是喜欢燃油汽车更多一点,但是燃油车在中国的发展形势不太好。”

autocarweekly2020-01-10

而在笔者调查期间,适逢曾明的妻子刚刚通过在职研究的答辩。曾明决定让妻子休一周的年假和朋友一起去普吉岛毕业旅行,其间由自己独自照顾萌萌。他坦言在过去的三年中,妻子辛苦孕育孩子、努力工作的同时还需继续求学,希望这个快乐的假期能让她放松一下,毕竟妻子的好心情才是他们小家庭奋斗的动力。曾明与妻子“共同承担、各有所长”的育儿分工原则颠覆了我国传统家庭中育儿责任分配时的性别化逻辑。

中国青年研究©2020-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