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嗅网

入殓师

  • 文章
  • 作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知日(ID:zhi_japan),题图来自《入殓》官方剧照电影《入殓》让入殓这一特殊的职业瞬间受到人们的关注,也被入殓这一直接与死亡接触,并且要担负死者家属的哀痛、社会的不解,同时还要以严肃的姿态与礼法为死者送上最后一程的职业所震撼。原作青木新门的小说《纳棺夫日记》也透过电影的宣传与获奖而广为人知。

知日©2019-01-29

/《入殓》“一个女孩永远都记得她刮过的第一张死人脸。”凯特琳进入火葬场第一天的第一个任务,是给一位生前名叫拜伦的70岁老人刮胡子。她小心地戴上胶皮手套,戳了戳拜伦冰冷、僵硬的双颊,摸了摸他长了好几天的胡茬。她试图将拜伦的双眼合上,但他布满老年斑的眼皮像百叶窗一样,刚一闭上就弹开;嘴巴也合不上,凯特琳用力按了几秒,拜伦的嘴再次弹开。

新周刊©2019-11-19

本文来自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作者: 潘文捷,题图来自:《入殓》“我想要亲手火化我的父亲。”《好好告别》的作者、殡葬凯特琳·道蒂(Caitlin Doughty)这样说道。凯特琳·道蒂《好好告别》记录了凯特琳·道蒂从事殡葬行业的经历。23岁时,她进入旧金山的西风火葬场当火化工。进入火葬场的第一天,她被安排给一位名叫拜伦的死者的遗体刮脸。

界面文化©2019-10-15

 “这个入殓一般人干不了,得体力好,良心正才能干。良心不正的,你想学,回来就有病,好了去还有病,那就干不了这活,压不住。” “它是一种赎罪的方式,它是把过去人送走的过程。” (文中刑释人员姓名均为化名)© Copyright Figure Studio版权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FigureVideo2019-04-04

回看最近几年的日本电影,不仅没有能够在国际上获奖的新片,上一个获得奥斯卡的电影还是2008年的《入殓》。也没有几部在互联网上传播出口碑评价高的佳作,最近几年能被大部分观众记住的只有《你的名字。》和《小偷家族》。这难道是说明,日本电影不行了吗?

电影情报处2020-02-14

作为反例,你会发现奥斯卡对日本电影已经许久没有特别关注了——自1972年以来,只有《入殓》和《小偷家族》曾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但毫无斩获。以水准而言,《小偷家族》及日本顶尖动画电影已经达到奥斯卡的级别。然而,完全东方式的主题和美学风格、内敛平淡的表达,都远不如爆裂生猛的韩国电影更容易打动评委。

贵圈©2020-02-11

日本电影《入殓》剧照日本人的棺木最后要和遗体一起火化,所以易燃且轻的桐木是最佳选择。丰富的桐木材料,是曹县抢占日本市场的先天优势。曹县西边紧挨着的就是兰考县,这里因焦裕禄种泡桐治理风沙而闻名。同样一方水土,曹县也盛产泡桐,特别是在曹县西北角的庄寨镇,是中国最大的桐木加工生产基地。在曹县,从事木材加工行业的人差不多有30万。

正解局2020-01-09

老郭,40岁,无业37岁,老郭找到理想的工作——当一名入殓,专出非正常死亡现场。他说,这让人对生死有更深刻的认识。看破生死,也未必能过好在北京的生活。老郭要做丁克,这让他和父母近乎决裂,难以往来。40岁快来的时候,老郭被骗了40万。他干脆辞职,全部精力投入讨债。2018年除夕夜,老郭心生烦恼,干脆独自到昆玉河冬泳。后来他干脆每天在河边度过四五个小时。

谷雨影像GuyuVision©2018-12-15

我的朋友专栏作家叶克飞,因为擅长悼念文字,得了“文艺入殓”的名号,到了一有文化界名人辞世就有人主动提醒他的程度。靠强力塑造和维持权威偶像的时代似乎已经远去,但与此同时,那些与你的生活没有直接关系,某种程度上近于虚拟的人,他们离世的消息,能够让你感到震惊、失落及至真正的悲伤。它的影响力并不仅是对你曾经的历史进行确认,而是带到了眼前的现实中。甚至可以认为,这足以重塑一个人的记忆。

大家·腾讯新闻©2018-11-13

今年3月,由陈可辛监制,岩井俊二导演的电影《你好,之华》正式开拍;6月15日,华谊兄弟在上海公布了一则消息:奥斯卡获奖导演、曾指导《入殓》的泷田洋二郎,将拍摄《闻烟》。这部电影根据同名小说改编,也是泷田洋二郎执导的首部华语电影。中国和日本是仅次于美国的,分位列世界第二、第三大电影票房市场。在《协议》中明确指出,合作摄制影片须全面享受日本和中国根据各自法律和法规制定的授予国产影片的所有利益。

壹娱观察2018-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