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嗅网

于建嵘

  • 文章
  • 作者
微博当然要靠蔡徐坤

接到薛蛮子电话,说想在最短的时间内看到他。以为是托孤,一路上想了很多生死离别的话,但是一见面,华艺传媒的杜子也在,原来是想拉一起做生意。[2]薛蛮子投了杜子,后者玩了一种叫做“草根微博”的生意。尹光旭做出了当时粉丝最多的草根微博“冷笑话精选”,作为很早嗅到了新媒体的价值,他曾经通宵在饭否上注册了3000个马甲帐号,全部关注自己的大号。

衣公子的剑2019-07-29
打工新生代

根据人口学者在2017年的学术报告,新生代工人外出务工的动机不再是基于“生存理性”,而是将“进城务工”作为一种争取向上流动的社会渠道。他们的“城市梦”比父辈更执着,也更看重工作环境和居住条件的舒适程度,以及工作岗位带来的社会地位等。同时,面对歧视与不公,他们有更强烈的维权意识。这一次,端传媒将报导聚焦在他们身上,讲述几位90后工人的自我探寻之路。

野人©2019-05-14
全民公敌携程

遭遇名人大V,OTA没法闷声坑用户了与王志安同时在微博上喷OTA平台的还有大V。他通过飞猪预定了“长沙大汉酒店”,在飞猪评分4.6,网上宣称该酒店距离长沙南站只有36米,实际却有3公里。到店之后他发现,酒店根本不是自己预定的酒店,而是一家名为“联盟酒店”的公寓式酒店。想取消订单,酒店工作人员还不同意,还遭遇了酒店相关人员的恐吓,直到说要报警,对方才勉强接受了退订。

PingWest品玩2018-04-11
微博的“钱景”与骂名

2017年12月26日,知名学者忍不住发了一条吐槽微博的朋友圈。 因为他发现,自己刚刚在今日头条上开通的账号尽管只有1900多个粉丝,发条消息三个小时后也有58万阅读量,而同样的内容发在自己有280多万粉丝的微博账号上,四个小时后却只有不到14万阅读量。 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研究政治社会学问题。

棱镜深网2018-01-09
混圈子的薛蛮子:网红往事与ICO疯潮

比如确诊患有癌症后,他第一时间联系了,表示希望在最短时间内见到他。后者当时正在武汉做博士论文答辩,以为薛蛮子要托孤,连忙买机票、又转乘火车赶回北京,结果见面后才发现,薛蛮子只是想拉着他和杜子做生意。 “他就是一个商人”,事后评价。同样因为公益活跃在微博的媒体人邓飞,对于薛蛮子似乎评价也不太高。

首席人物观©2017-09-27
上帝保佑吃饱了饭的大V

 后来有人陆续爆料,搜狐微博一直都想挖方舟子过去,方舟子也曾艳羡过搜狐给了“几百万转会费”,随后常常以退出新浪、转战搜狐相威胁。于是借着和不加V撕逼的机会,顺理成章地离开。 搜狐给了方舟子多少钱呢?

伯通2017-08-30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幻想随手拍能解救被拐儿童

是年1月25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开设“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微博。据报道,该微博开通仅10余天,就吸引了57万多名网民,在新浪微博的热门话题榜上,“解救乞讨儿童”成了排名前三名的热门话题,甚至连“春晚”都排在了它的后面。网友纷纷将乞讨儿童照片上传至微博,希望家中有孩子失踪的父母能借此信息找到自己被拐的孩子。2011年2月9日,北京。

浪潮工作室©2017-04-17
薛蛮子自称现在“每天过得很开心”,出狱后6个月连投34个项目

2011年5月20日,薛蛮子确诊患有癌症,当时他在电话里告诉,他想在最快的时间看到他。告诉《博客天下》,当时自己正在武汉做博士论文答辩,心急火燎地往回赶,以为要上演类似“托孤”的戏码,“肯定是很大的事”。但是赶到北京见到薛蛮子,才发现后者拉来了他投资的华艺传媒的创始人杜子,准备说服一起做生意。这件事过后,对薛蛮重新定义,“他就是一个商人”。

博客天下©2015-01-10
幼年壹基金:捐款多信任重,Hold住啊!

在春节后互联网上兴起微博打拐后,杨鹏又提出了一项公益计划,并很快与微博上打拐风潮中的人物等展开合作,但不久这一项目被理事会叫停。李连杰并不青睐看上去旨在迎合热点的项目,也坚持不希望壹基金的项目掺杂到大众情绪中。民意的压力1月11日上午的理事会,最后一个环节是表决2012年的预算计划。马蔚华在理事会上提出的问题,实际上是关于项目执行中的成本比例计算问题。

虎嗅2013-04-21
微博口水仗:方舟子VS 周鸿祎

不管是方舟子司马南,还是贺卫方,只要是用户,不管是左是右,不管是贩夫走卒还是达官贵人,只要他使用360的产品,就都是我们提供优质技术服务的对象。好的互联网产品不是开发出来的,而是运营出来的,是与用户不断交流、认真听取用户意见中得到持续改善的。@360陶伟华给所有360浏览器的用户道个歉!昨晚周总狠狠批评了我,说我的解释不够深入和透彻,这不是我们对待用户的态度。

何玺2012-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