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嗅网

霹雳贝贝

  • 文章
  • 作者

而《霹雳贝贝》《疯狂的兔子》也扩宽儿童科幻电影的范畴。图:《珊瑚岛上的死光》进入80年代,科幻小说在书市上如腾瀑一般,自有河流。魏雅华的《温柔之乡的梦》,金涛的《月光岛》,刘兴诗的《美洲来的哥伦布》,萧建亨的《密林虎踪》,童恩正的《雪山魔笛》,郑文光的《太平洋人》和王晓达的《波》等等,无不脍炙人口,让一代大学生饱餐渴饮。 当然,一时间的创作繁荣不完全表现在多产。

财经无忌2019-10-28

04《霹雳贝贝》(儿影厂,1988年)是最那个时期最著名的科幻片。在影片中,外星人赋予了男主角贝贝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能力,但他最终选择放弃这个机会。这其实是相当符合情理的做法,因为成为异类是人类基因里根深蒂固的恐惧,而这种恐惧在某段时期更是被强化成了全民性的“思想钢印”。1988年电影《霹雳贝贝》的导演翁路明女士是《上海堡垒》导演滕华涛的母亲。

枪稿©2019-08-12

有趣的是,出身于影视世家的滕华涛,其母正是拍过中国科幻元祖电影《霹雳贝贝》的女导演翁路明。《上海堡垒》所体现的科幻质量,对比《霹雳贝贝》完全是大倒退。不知电影号称的3亿投资到底花了哪里,难道演员的片酬就占了一半?还不断宣传说电影制作耗时六年,结果别说特效精致,连最基本的演员配音嘴型都对不上。电影不像精雕细琢,倒像便秘了六年,如今一朝排出,当真臭不可闻。

枪稿©2019-08-11

1989年,山东男孩郭帆九岁了,特别喜欢看一部儿童科幻片《霹雳贝贝》。这部电影,是他最初对科幻的认知,也是一代人的科幻启蒙。影片中的贝贝在出生时被外星人赐予了一种超能力,浑身带电,这给他的成长带来了很多烦恼,谁都不敢抱他,手上得天天戴着绝缘手套。但对看电影的小孩子来说,却很羡慕,因为他可以用电为自己创造很多特权。用手发电,让游乐设施旋转起来。

8字路口2019-02-21

若干年前,昙花一现的《霹雳贝贝》《珊瑚岛上的死光》等科幻作品,后继无人,难称“元”年。早在1月28日的《流浪地球》点映场,白熊就已经观看了这部电影,今天在老家又进行了二刷,顺便感受了一下三四线城市的观影气氛。本文的主旨并不是影评,只是从产业的角度,谈谈《流浪地球》的机会,以及中国科幻电影的机遇。春节档是一个全民观影的档期。此前,业界及媒体都有担忧,《流浪地球》或许因为科幻题材难以打入三四线市场。

白熊观察员2019-02-08

郭帆生于1980年,是看着《霹雳贝贝》、读着《科幻世界》长大的那代人。作为刘慈欣铁粉,他读过大刘的所有作品,而对《2001太空漫游》《黑客帝国》的痴迷,让他从法学系学生转型成为导演。2007年,他开始为自己的科幻电影做准备,“买了一大堆讲宇宙的量子物理的专业书,结果我一个文科生根本看不懂,然后默默地再买一堆儿童读物从入门开始学起。”

贵圈©2019-02-03

很快《霹雳贝贝》在全国掀起了一场观影热潮,虽然具体票房数字已不可考,但说每个75后、80后的记忆里都有一部《霹雳贝贝》并不夸张。在《霹雳贝贝》之前,小孩子们最喜欢的科幻电影是《E.T.》。两部电影一个成本47万人民币,一个成本300万美元,特效自然无法相提并论,但导演宋崇觉得,《霹雳贝贝》胜在“强调人情方面,主要靠情节打动人”。因为《霹雳贝贝》的火爆,儿影厂拍摄科幻电影就被开了绿灯。

北方公园NorthPark2019-01-29

在此之前,我们的《大气层消失》《疯狂的兔子》《霹雳贝贝》《珊瑚岛上的死光》,那些所谓的科幻片,其实都是以科普为目的的儿童片,我们所说的2019科幻元年,也正应当是这“第三次繁荣期”的影视元年。△我的童年阴影《大气层消失》到现在为止,种种迹象表明,2019年似乎真的像是中国翻身的一年。

北戴河桃罐头厂电影修士会©2019-01-14

上回采访,毕赣对我们记者说,笑谈下部片子想拍中年版《霹雳贝贝》。我看这个思路就不错,期待,请加大力度。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X博士(ID:doctorx666),作者:发哥有话说

X博士©2019-01-02

回顾过去,在那个儿童片百花齐放的时代,我们的“超级英雄”有葫芦娃、孙悟空、“变种人”、霹雳贝贝,可以说我们并不缺乏打造超级英雄的思维。武力值爆表、身赋异能的国产角色多出现于武侠片、玄幻片,与超级英雄一身武艺天赋异禀的人物设定较为类似。下面针对国产片现状分析国内超级英雄片缺失的几点原因。一、未与时代接轨,神话传说炒冷饭中国文化源远流长,上古传说是我们的文化瑰宝。

一起拍电影2017-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