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庭筠

最后更新:2020-07-04

  • 文章
  • 作者

唐代王维的诗里,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在李贺诗句里,是“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是藏在温庭筠里的,一句“漠漠沙堤烟,堤西雉子斑”惋凉感概。也是王昌龄《从军行》里“大漠风尘日色昏,红旗半卷出辕

九行2020-05-22

才哥”的课堂时,正赶上“才哥”说词。围绕词的概念,从白居易的《忆江南》到张志和的《渔歌子》,再从温庭筠讲到《花间集》的作者赵崇祚,继而南唐后主李煜、范仲淹、欧阳修、晏殊、苏轼、秦观……每位词家,“才哥

北青深一度©2018-11-07

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一句相近。针对这种荒谬联想,金庸专门写文章,旁征博引司马迁、王维、温庭筠等人使用“射雕”的句子,说:“毛泽东的词中其实没有‘射雕’两字连用,只有一句‘只识弯弓射大雕’。中

短史记©2018-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