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嗅网

林昶佐

  • 文章
  • 作者

包括苏联导弹部队司令米特罗凡·伊万诺维奇·涅杰在内的100多位火箭专家、军人、工作人员顿时被火焰吞没。大多数人被烧得只剩下身体轮廓,而发射前坚持“我是个军人,不会躲进地下掩蔽洞”的涅杰元帅更是连灰烬都没有留下。后人在灾难现场找到半块被烧焦的元帅肩章和他那已经融化了的办公室保险箱钥匙,放进骨灰盒。1992年,西昌走到了灾难的边缘。

衣公子的剑2019-02-24

拿完奖的王景春准备走下舞台回到座位,忽然被柏林电影节主席迪耶特·科斯克拦住,对方指着大屏幕说:“看这里!看这里!”——大屏幕上正在宣布:最佳女主角获得者,是他在电影《地久天长》里的“妻子”咏梅。王景春迈着小碎步又回到台上,以中国电影人在国际舞台上少见的轻快,冲向自己的搭档。这是中国演员首次在三大电影节上包揽这两项荣誉。

贵圈©2019-02-19

此外,上海达尔威还有6个小股东,分别是临沂瑞建筑设计有限公司、北京最陶然服装服饰有限公司、上海旭豪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海远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王文华、匡桂媛。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上海旭豪是有张庭老公林瑞阳(吉荣)、匡桂媛各持股一半;同时林瑞阳还担任上海远的法定发表人。此外最值得关注的是,股东北京最陶然为徐峥夫人陶虹个人100%出资的企业。

每日经济新闻©2019-01-30

要做到这些,真的不容易,大势所趋之下,更常见的结局是,木秀于,风必摧之。但如果那棵“秀于”的木越来越多,也能自成一,甚至覆盖越来越多,森林就有希望改变颜色。而这时,媒介正承担着十分核心的关键作用。媒介的确是工具,成为怎样的一种工具,全看操作工具的人。感谢BBC在这样的时刻,仍有精力去拍摄这样一部剧,这本身就已经是一种态度。

非非马FM©2019-01-17

前两年我在附近不远的山村找到了一本《吴氏宗谱》,就把这个吴光谦找出来了。怎么找到他的呢?肯定也不是大海捞针。山村的吴家和小东村的徐家一直是合伙造桥的,我参与的第二个项目就是他们合作的一个项目。两兄弟其实是连襟,他们这种通过姻亲结成的技术联盟,从150年前到现在都是一致的。

一席©2019-01-10

挤出青蚕内脏,下锅油炸或上火烧烤,上少许盐,就是一道极佳美味。秋天的蚕蛹变成了扑棱蛾子,也躲不开烧烤的命运。烤蚕蛾更为惨烈,需要先揪掉翅膀穿在串儿上大火猛烤,等到外皮酥脆流油之后,再文火慢熬,这样的花费功夫才不会浪费食材。山东盛产蝎子,也是吃蝎子的鼻祖,从汉代开始就有了吃蝎子的记载。

上流UpFlow2019-01-07

比如说游戏室女子凯珍用来收钱的遥控车,和罗紘武的小货车非常相像,这是大卫奇式的诡异;罗紘武坐吊索滑向歌声隐约的乡间晚会、运苹果的马突然失控冲向摄影机,这又像赫尔格的悲伤;最精彩是刚刚进入矿洞以及随少年开摩托离开那一段,最切合迷梦中的任人摆布感,是日本大师寺山修司与柘植义春的趣味。

大家·腾讯新闻©2019-01-03

▲中环遮打道上,菲佣们的周日聚会九龙油尖旺区的敦道,则是为了纪念协助香港扑灭鼠疫的英国病理学医生敦。1894年香港爆发大规模瘟疫,死伤数千,是敦带领小组多次探访查明病因,确认为鼠疫。印度的小伙伴也成为街名的一份子。在尖沙咀的么地道就是以印度商人么地爵士命名,因为他曾经赞助巨资十五万港元成立香港大学。

上流UpFlow2019-01-02

几份榜单@新浪财经【2018年亿万富豪身价涨跌榜:雷军仅次于贝斯】据彭博社报道,市场可能是在下跌,但不妨碍有人在2018年获得巨额财富。亚马逊创始人、全球首富杰夫·贝斯在2018年连续第二年成为最大赢家,其净资产增长了约240亿美元,达到1230亿美元。小米创始人雷军个人财富在2018年增加86亿美元,仅次于贝斯。

我不叫塞尔达2019-01-02

回到上海的日子里,我在朋友的帮助下,开始服用舍曲片,一种用来抵抗抑郁症的常规药物。每到深夜,总要与黑暗和深渊做起无穷无尽的斗争。而我,也并不知道,尚潜伏在凯里的他们,是否安好。那一段时间,我频繁出现在万总家中,我们把剧组的账目,翻来倒去算了几遍,没有可能了,真的没可能了,除非放弃长镜头的3D转制,但毕赣一定不会答应。一次次拍摄失败,很难再向演员们开口要时间了。

荡麦影业©2018-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