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 作者
科学传播,中国做对了什么?

这与原来的党报党刊或科技日报等专业媒体完全不同,是市场借助新技术手段自发的对资源进行配置。公众号和传播模式的变化,还带来了科学传播风格的嬗变。如今在科普类公众号上,哪怕贴出一条中国科协的项目申请通知,标题中不来几个感叹号或省略号仿佛都不好意思。标题党的做法为很多传统媒体人深恶痛绝,笔者在科学传播领域却愿意乐见其成。

我是科学家iScientist2019-08-22
乡村的“快手”媒介使用与民俗文化传承

有学者研究《人民日报》这一相对反映农民形象“理应最全面也最具普遍性”的党报,却发现“三多三少”的现象:“农民以绝对主角的身份出现在报道中的情况并不多,倒是被有意无意地配角化了,具体表现为“三多三少”:被动引导多,主观能动少;党政干部多,普通农民少;经验技术多,观念变革少。”

全球传媒学刊©2019-04-21
新中产阶级崛起,商业主义如何促成严肃新闻伦理?

美国新闻业从政党报刊完成向商业化报刊的转变后,新闻业在私有制产权主导下,采取商业化运作模式。新闻传播学领域使用“商业主义”作为核心概念的研究众多,但是绝大多数对其却没有进行严格的界定。研究者在新闻媒体研究使用“商业主义”的预设前提是新闻媒体同时具有文化属性和经济属性,而“商业主义”指向的正是新闻媒体的“经济属性”。

全球传媒学刊©2019-03-28
拆《甘柴劣火》读十余篇财新,一种洗稿鉴别机制初试

8、甘肃被党报批评《甘柴劣火》原文:正是在这个背景下,2017年7月21日的《人民日报》头版上,有一个罕见的破例:左边是一篇是《中办国办就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发出通报》,右边评论员文章《扛起生态文明建设的政治责任》。一般来说,人民日报的头版都是各地发展的经验总结、“正面报道”,但这次甘肃却被中办和国办联合发文公开通报批评,加上党报评论员,如同两块示众的警示牌。

冲科技2019-01-15
你失去的,不仅是一张张“无聊”的报纸

至于其它地方的机关报,似乎就更是流年不利,订阅地方机关报越来越被强调为一项任务,甚至在黑龙江省,到去年 12 月初,全省多个地方党报征订任务的完成度还不到 10%。《湖南日报》《甘肃日报》《山西日报》等报纸在 11 月连续发文催促征订报刊,有的还引用了一句名人名言:“一天不读报是缺点,三天不读报是错误。”

匿名2019-01-04
鲁冠球:为“造车梦”奋斗一生 | 经济观察报年终策划

1979年,一篇党报社论《国民经济要发展,交通运输是关键》,让鲁冠球果断舍弃“多角经营”,将其余价值70万元的产品调整下马,集中力量发展汽车底部最不起眼的零配件——万向节。从此,万向走上了一条专业化生产之路。鲁冠球在工厂手持万向节上世纪80年代是改革的年代,那些日后将彻底扭转中国公司命运的变化正在艰难地萌芽。

经济观察报2018-12-29
9800自媒体被处置:什么是“分级分类管理”?

分级分类管理 分级管理的概念源自对传统媒体的管理,比如中央的14家媒体,还有很多地方党报党刊都有分级——中央、省、市、县,这是分级的原始意义。 不大好用分级来形容自媒体目前的情况,自媒体基本是个人,或背后有一个商业团队,有经济力量支撑运转。自媒体是用户自我生成的,所以一般不说分级。 但从平台的角度来说,分级分类管理可以做一些工作,尤其是分级。

新榜newrankcn2018-11-13
硅谷是个什么谷(第六章):一罐红牛

真的,省报上都登了,党报上都讲了,怎么会有假。本科时候,倒也不算差。学生物的出国容易,全班一半以上出国。90年代的中国,还是看《北京人在纽约》的时代。“如果你爱他,让他来纽约,这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他,让他来纽约,这里是地狱。”姜文、王姬、中餐馆、文化冲击、生活艰辛,但背景色,是在中国大地上还没拔地而起的摩天高楼和花园洋房,让人目眩神迷。胡金柱现在还记得收到第一封offer的情形。

虎皮妈的夜航船©2018-10-01
曹德旺:“中国民众不坏,中国坏就坏在精英”

仲伟志搜神记:媒体环境发生了巨变,现在如果不是党报官报,就只能靠市场吃饭,靠市场吃饭就很容易走向“打砸抢”,这就改变了所谓的初心。我现在这个小公司只求做善事,事实证明,我这个人进商海狼性不足、入空门悟性不够,所以只能做一点小事情,就是把我尊重的这些人一个个采访记录下来,为这个世界树立起更多的精神标杆。曹德旺:你采访的都是什么样的人?

仲伟志搜神记©2018-09-29
生娃罚款,不生交钱,这道选择题我不会做

不生孩子,你也快乐不起来这篇发表于党报的《提高生育率:新时代中国人口发展的新任务》在网络上不断流传,招来的大都是网友的反对声:当中作者有关新的生育政策的设想,听起来实在有些激进和残酷,有点类似于当初一刀切的一胎政策——只不过走到了抑制生育的反面。更多人担忧的是,这篇文章会不会预示着下一个阶段的政策方向。我们仔细看这篇引发讨论的文章,它设想我国未来鼓励生育的措施分为短期、中期和长期三部分。

新周刊©2018-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