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Windows 10,微软CEO纳德拉更在意的是Office创新
2015-10-05 17:24

相比Windows 10,微软CEO纳德拉更在意的是Office创新

虎嗅注:微软CEO纳德拉自从上任后,不乏争议,但他让微软变得更加年轻、“移动”、效率,也是有目共睹,包括你已经安装的Windows 10 、全息眼镜HoloLens……但是,The Wall Street Journal 通过采访纳德拉了解到这位印度裔CEO,其实相比Windows 10,他似乎更加关注已经推行了25年的Office软件,微软高管和Office软件甚至出现在了9月9日苹果iPhone 6s发布会上。本文由 TECH2IPO/创见 编译。


在前 40 年历史中,微软公司主要由两位富有激情、主动进取的灵魂人物所主导,他们分别是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微软公司的现任 CEO 萨蒂亚·纳德拉 (Satya Nadella) 不论在何种意义上似乎都不如上述两位的表现突出。


和喜欢大喊大叫的两位前辈不同,现年 48 岁的萨蒂亚·纳德拉似乎更倾向于文质彬彬地引用德国哲学家弗里德里希·尼采的哲言以佐证自己的论点。当然,纳德拉的使命也和两位前任不同:他致力于让微软公司变得更具创新精神。许多评论家认为创新精神的欠缺正是微软公司在科技领域逐渐掉队的原因。


得益于个人电脑操作系统 Windows 广泛的群众基础,盖茨和鲍尔默成功构建了一个价值 3,500 亿美元的软件帝国,多年来 Windows 系统已经成为了企业的默认办公系统。然而,一直处于首要地位的 Office 套装(该套装包含用于收发邮件的 Outlook、用于处理文字的 Word 以及用于处理报表的 Excel 等多个办公应用)却存在着地位不保的风险。Office 套装正面临着来自多个竞争对手的冲击,这些竞争对手的服务大多是免费的,包括 Dropbox 的文件共享服务以及由 Google 公司提供的 Gmail 和 Docs 等服务,苹果公司也在 iPhone 上内置了自己的办公应用。


基于上述背景,纳德拉专注推行 Office 套装的创新活动。Office 套装发行自 1989 年,今天微软公司已经推出了依托云服务的 Office 365 订阅服务。微软公司为上周最新推出的 Office 2016 套装内置了类似于 Google 办公应用的协同办公功能,各参与者可以同时针对同一个文档进行编辑。


纳德拉表示这个创意是为了便于各平台的参与者进行无缝的协同工作。


在一次访问中,纳德拉毫不掩饰地表达了自己对 Office 团队的推崇,他甚至还鼓励记者尝试微软公司的笔记应用。这位印度出生的首席执行官还提及要以局外人的眼光来看待微软公司,为人父母在智能手机时代的艰辛以及阅读非商业书籍的重要性。



下面是《华尔街日报》(下文简称WSJ)对萨蒂亚·纳德拉的采访内容。


WSJ:由 Dropbox 和 GoToMeeting 等公司所开发的科技产品在过去几年中给办公方式带来了革新,但这些科技并不是来自于微软公司,这意味着什么?

纳德拉:竞争一直都存在,应对竞争的唯一做法就是保持创新精神,这正是微软公司的对策。


WSJ:用户们似乎已经适应了应用和浏览器的持续更新模式,但现在我们所谈论的却是已经发布了 25 年的 Office 套装的下一个版本,这听起来不是有点过时吗?

纳德拉:这一点都不过时,对于 Office 365 的付费订阅用户而言,Office 套装的更新方式和应用商店并没有多大区别,它会自动进行升级。我们都非常清楚我们是活在未来的人,尽管我们拥有众多希望在电脑上下载和安装 Office 套装的用户。


WSJ:仅仅是在几年之中,你便从必应搜索引擎的研究和开发主管一跃成为微软公司的 CEO,你是如何实现快速升迁的呢?

纳德拉:我并不清楚自己升迁进程所反映出来的东西对于我本人和他人而言是否具有参考价值。在接任 CEO 一职之后,对我帮助最大的是先前在微软公司大范围轮岗所积累的经验。在我所参与过的项目当中,有些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而有些则曾面临生存危机,这两方面的经验都让我获益匪浅。即便是现在,我依然认为那些在这两方面有丰富经验的人终将获得成功。


WSJ:在你担任 CEO 后的第一次公关活动中,你曾提及要以局外人的眼光看待微软公司。但你已经在微软公司工作了 23 年,你是如何保持新鲜视觉的呢?

纳德拉:我在过去就一直保有这样的看法,很多时候狭隘是伴随成功而生的,在成为了 CEO 以后,我进一步加强了自己的意识。


WSJ:你每周五都会和高管团队会谈 4 个小时,目的是什么呢?

纳德拉:我们每个月都会举办一个长达 8 小时的会议,而其余三周内的会议则会持续 4 个小时,高管团队自然也不能例外,但许多机构在执行的时候都容易流于形式。


WSJ:你如何确定自己得到的反馈是诚实的呢?

纳德拉:每一位员工都能够随心所欲地告诉我任何事情,我们一直致力于打造出这样的文化。我会主动多抽时间和管理团队呆在一块,同时我也会用大量的时间和底层员工接触。我有时候会在不进行提前知会的情况下去造访其他员工的办公室,你往往只需要询问他们几个问题就可以知道事实究竟是怎样。


WSJ:这份工作将占据你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但家庭对你而言无疑也非常重要。你是如何为家庭腾出时间的呢?

纳德拉:首先必须承认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觉得需要在工作和生活之间取得一个平衡。生活其实都是由小事所构成,比方说我在带着自己的女儿去打曲棍球的时候,我有多少时间是耗费在办公电话上面,又有多少时间是真切地看着她比赛的呢?我一直努力想要和家人共渡一些时光,我的家人对此心怀感激,而我自己也一样。


在我第一个儿子出生的时候,由于公司遇上了医疗问题,因此我必须出差。但微软公司还是为我安排了回家的时间,当时 28、29 岁的我便确立了对微软公司的忠诚心。现在我成为了政策制定者,我需要把这些价值观给反映出来。


我自己唯一的原则是尽量抽出时间来阅读一些与工作不相关的书籍,例如 T.S. 艾略特(T.S. Eliot)的诗歌。我认为这是保持自己内心鲜活度的好方法。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
点赞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