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亚投行到TPP,后布雷顿森林时代的挽歌?
2015-10-08 11:17

从亚投行到TPP,后布雷顿森林时代的挽歌?

奥巴马谈TPP:不能让中国来书写全球经济规则。本文头图经CFP汉华易美授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英国的海岸线有多长?1967年,《科学》杂志发表了一篇论文,标题叫做“英国的海岸线有多长?统计自相似性与分数维数”,作者曼德布罗特(Beonit Mandelbrot),他是美籍法国数学家和计算机专家。在这篇文章中他告诉世人,如果不确定丈量尺度的话,根本没有海岸线长度这一码事。换句话说,如果用不同标准的尺度来测量,英国的海岸线长度并不是一个确定的答案——它可能是无穷长(你用厘米、毫米尺度来测量海岸线长度),也有可能短到一个点(你可以用地球、太阳直径这样的尺度来测量)


不仅仅对海岸线长度是这样,对于正在发生的历史事件,也会有着同样的问题——如果你用不同的时间尺度来看待一件事情,得出来的结论也可能完全不同。对于TPP协议的初步达成,昨天我参考了张翼轸的文章,用5年、10年的尺度来分析其对中国的影响,如果我把它放到一个百年的历史尺度里来看,那可能是另外一番景象。


我的结论是:从百年长的历史尺度来看,中国亚投行的成立,到TPP和TTIP的出台,再到人民币的国际化,三件事情联系起来,很可能意味着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以美元为绝对核心的全球货币金融贸易体系的深度解体,也意味着1973年以来的“后布雷顿森林体系”时代丧钟的敲响。


瓦解已经开始,未来前途未卜。


一、战后货币、金融和贸易体系的三大支柱


有人说,1971-1973年,布雷顿森林体系不就已经彻底解体了么?


你说得当然没有错,但你知道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无论是布雷顿森林体系时代(1945-1973)和后布雷顿森林体系时代(1973-迄今),世界货币、金融和贸易的三大支柱分别是什么?


答案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WB)、世界贸易组织(WTO,前身是“关贸总协定”,GATT)


好吧,我们不妨回头先来温习一下1944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核心六条内容。


第一,美元与黄金挂钩。各国确认1944年1月美国规定的35美元1盎司的黄金官价,每1美元含金量为0.888671克黄金,各国政府或中央银行可按官价用美元向美国兑换黄金。


第二,其他国家货币与美元挂钩。其他国家政府规定各自货币的含金量,通过含金量的比例确定同美元的汇率。


前两条,确立了美元和黄金一样,成为世界货币的原则。


第三,实行可调整的固定汇率。《国际货币基金协定》规定,各国货币对美元的汇率,只能在法定汇率上下各1%的幅度内波动。若市场汇率超过法定汇率1%的波动幅度,各国政府有义务在外汇市场上进行干预,以维持汇率的稳定。若会员国法定汇率的变动超过10%,就必须得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批准。

第四,各国货币兑换性与国际支付结算原则。《协定》规定了各国货币自由兑换的原则,任何会员国对其他会员国在经常项目往来中积存的本国货币,若对方为支付经常项货币换回本国货币。


看出来了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设立之初,就是为了维持美元与其他货币的汇率!


第五,确定国际储备资产。《协定》中关于货币平价的规定,使美元处于等同黄金的地位,成为各国外汇储备中最主要的国际储备货币。


第六,国际收支的调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会员国份额的25%以黄金或可兑换成黄金的货币缴纳,其余则以本国货币缴纳。贷款只限于会员国用于弥补国际收支赤字,即用于经常项目的支付。


最后两条进一步确认美元的货币之货币地位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运作规则。


然而,当时除了美国之外,其余世界各国都被第二次世界大战破坏得满目疮痍,这就有必要首先复兴各国经济——尤其是欧洲经济,这就必须有一个银行机构来为其他国家提供贷款,于是,就有了世界银行——世界银行最初名字就叫“国际复兴开发银行”。


布雷顿森林会议之后的1945年,世界银行成立;1946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立。


1947年5月9日,世界银行批准了第一批向法国的2.5亿美元贷款,以美元和黄金为核心的货币金融体系正式开始运作。


二、WTO的前世今生与“后布雷顿森林体系”时代


在国际货币金融体系确立之后,恢复和鼓励战时被破坏殆尽的国际贸易成为迫切问题,于是在1946年10月美国向联合国建议设立一个“国际贸易组织”的组织,来推进各国开展税率降低和促进贸易工作。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由于各国关税和贸易壁垒建立已久,削减关税和其它贸易限制任务艰巨,经过多次谈判,美国等23个国家于1947年10月30日在日内瓦签订“关税及贸易总协定”(General Agreement on Tariffs and Trade,GATT)。按照计划,关贸总协定是在国际贸易组织成立前的一个过渡性步骤,这就是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WTO)的前身。


计划赶不上变化,计划更改变不了现实


鉴于战后各国对外经济政策分歧及多数国家政府在批准“国际贸易组织宪章”这样范围广泛、具有严密组织性和国际条约所遇到的法律困难,使得该宪章在短期内难以通过。因此,关贸总协定的有效期一再延长,内容也多次加以修订。从1947年到1994年,关贸总协定成员国由最初的23个发展到130多个,其成员国分为三个层次,即缔约方国家、事实上适用关贸总协定国家、观察员国家。关贸总协定从1947年至1994年共举行了8轮多边贸易谈判,前7轮谈判中达成关税减让的商品有近10万种。


到了1971年8月15日,由于再也支付不起黄金,尼克松政府宣布实行“新经济政策”,美国财政部停止履行外国政府或中央银行可用美元兑换黄金的义务。1971年12月,美国与西方主要国家签订《史密森协定》,美联储也拒绝向国外中央银行出售黄金。黄金兑换美元这一货币基石崩溃!


1973年3月,西欧出现抛售美元和抢购黄金、马克的风潮,联邦德国、法国等国决定对美元开始实施“联合浮动”汇率,英国、意大利、爱尔兰实行单独浮动。固定汇率制度崩溃!


就这样,布雷顿森林体系的两大基石:黄金兑换美元和固定汇率制度解体,布雷顿森林体系正式垮台。


按道理说,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依赖于这一基础的世界银行、IMF都应该一并消失,但由于习惯原因,这二个国际机构依然存在。IMF从管理固定汇率变成管理浮动汇率,同时发放短期贷款。世界银行呢?也还在利用美元的核心地位,从为欧洲经济复兴提供贷款变成为发展中国家发放长期贷款,改善贫穷,促进经济增长。


关贸总协定更是与布雷顿森林体系垮台关系甚小,继续正常运转。


1993年12月15日,GATT第8轮谈判(即乌拉圭回合)谈判取得重大进展,文件规定将建立世界贸易组织(WTO),以取代关贸总协定的临时机构,同时对几千种产品的关税进行了削减,并把全球贸易规则扩大到农产品和服务业。


1995年1月,WTO成立,替代GATT——难产了40多年的世界贸易组织总算给“生”下来了。


既然全球货币、金融和贸易的三大支柱毫发未损,所以从1973年迄今,其实算是布雷顿森林体系残余的延续,也被称为“后布雷顿森林体系时代”。


三、TPP协议达成,相当于美国抛弃WTO


从1986年起,由于迫切希望融入世界,中国开始申请加入GATT。


然而,鉴于当时国情,GATT的各项规定之于中国,恰如今日的TPP之于中国——应该说,远比今天的TPP对中国的要求更加苛刻。比方说,当时要求加入国必须是“市场经济”,这在当时意味着要了我们计划经济的老命。


到了1994年,中国声称自己建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并很快成为观察员国。到2001年,WTO终于批准中国加入WTO,成为第148个成员国。


中国的加入不得了!有着强有力的政府管制,便宜的劳动力,丰富的资源,大片的土地,基本完善的基础设施,再加上政府政策扶持,中国迅速的在国际贸易中站稳了脚跟,并且变成了著名的“世界工厂”,成了全球纺织业和低端制造业的中心,大赚而特赚美元,持续至今……


然而,对于接纳中国成为世贸组织成员国,有很多国家持有异议。他们认为,根据多年和中国打交道的经验,中国处理国际关系中一贯喜欢耍小聪明、小手段,虽然中国做了各种承诺,签署了各种协议书,但中国的承诺是值得怀疑和不可信任的。


在一些外国政府和经济学界眼里,加入世贸组织这15年来,中国利用世贸组织的规则和优惠政策,从全球经济体系中获得了大量好处,促使中国经济迅速发展。然而,中国从来没有真正承担自己应负的责任,没有切实遵守世界各国普遍遵循的一些贸易准则,许多世贸规则都被中国政府设法绕了过去,变成一纸空文——例如人为操纵出口商品价格(出口退税政策)、操纵国内重大工程招投标(国有企业潜规则,你懂的)、给国企大量资金补贴(政策性措施)、忽视劳工权益(中国的工会,你懂的)、侵犯知识产权(你更懂)……


根据世贸组织统计,最近十年世贸组织受理的绝大部分贸易纠纷申诉都是针对中国。2015年9月17日,美国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发表报告,认为中国并未履行入世承诺,并认为中国违反WTO承诺的做法对全球贸易体系及美国、欧盟的经济增长造成损害。


正是以上原因,促使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国家急于撇开中国另外成立一个新型世界贸易组织,用来代替WTO,这就是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和TTIP(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议)的由来,也是美国这尊大神愿意2008年屈就加入P4的那个小庙的原因。


如果TPP协议真的实现了避开中国的目标,从长远来看,由于TPP和TTIP协议国经济规模相加达到了全球的70%左右,将让WTO让这一历史悠久且名头响亮的全球贸易促进机构逐渐变得无足轻重。也就是说,TPP和TTIP协议一旦正式实施,WTO将在实质上被架空。


四、亚投行成立,相当于中国另起炉灶


世界银行其实是由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国际开发协会、国际金融公司、多边投资担保机构和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五个成员机构组成,而狭义的“世界银行”仅指国际复兴开发银行(IBRD)和国际开发协会(IDA)


  • 国际复兴开发银行(IBRD),1945年成立,主要负责向中等收入国家政府和信誉良好的低收入国家政府提供贷款;

  • 国际金融公司(IFC),1956年成立,主要负责通过投融资、动员国际金融市场资金以及为私营企业和政府提供咨询服务,帮助发展中国家实现可持续增长;

  • 国际开发协会(IDA),1960年成立,主要负责向最贫困国家的政府提供无息贷款(也称信贷)和赠款;

  • 多边投资担保机构(MIGA),1988年成立,目的是通过向投资者和贷款方提供政治风险担保,促进发展中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以支持经济增长、减少贫困和改善人民生活;

  • 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ICSID),1966年成立,提供国际投资争端的调解和仲裁机制。


虽然世界上许多贫穷政府依靠世界银行来资助它们的发展计划,但相比由欧洲人和美国人共同控制的IMF,由美国人独掌大权的世界银行自1970年代以来被发展中国家诟病颇多。


特别是1980年代以来,由于银行面临的宏观经济和债务问题,越来越多的非政府组织和发展中国家代表指责,世界银行长期以来过分追求经济自由主义,在贷款中附加各种条款,企图削弱受贷国家政府的主权和政权的作用。很多时候贷款根本不是在帮助贫穷国家,而是代表美国利益,利用美元的强势地位和汇率变动,附在贫穷国家的身上吸血。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曾担任过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的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就曾经指责世界银行,总是在贷款的同时强迫一些发展中国家实施可能引起大规模社会动荡的私有化措施,对于激进的私有化有可能产生的灾难性结果不管不问。


随着日本经济的崛起,以世界银行为样板,1966年以美国和日本为主在菲律宾马尼拉成立了亚洲开发银行。


无论是世界银行还是亚洲银行,要获得贷款,都要在政府透明度、意识形态等方面通过考核,还有环保、雇佣、招投标等方面的多种要求,各种考核动辄需要一两年,不但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更有可能延误时机。另一方面,因建设资金有限,亚洲多数国家铁路、公路、桥梁、港口、机场和通讯等基础建设严重不足,而亚洲开发银行和世界银行能够提供给亚洲国家的资金每年只有区区的200亿美元。


2008年金融危机过后,财大气粗的中国开始考虑按自己的思路建立一套国际银行系统,鉴于亚洲基础设施缺口严重这一现实,2013年10月,中国提出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AIIB),资本金1000亿美元,中国将支付一半、也即500亿美元的资本金。中国此举,一方面可以输出国内严重过剩的基础设施产能,另一方面也可以帮助“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建设基础设施,促进经济发展。


2015年6月29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签署仪式在北京举行,亚投行5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财长或授权代表出席了签署仪式,其中已通过国内审批程序的50个国家正式签署《协定》,如英国、德国、法国等主要欧洲国家都成为了亚投行的意向创始成员国。


然而,美国和日本却对亚投行很不感冒,他们认为没有必要在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之外额外再成立一家银行机构来为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贷款。


中国另起炉灶搞亚投行,是对传统秩序的挑战。


二战以来,国际信用资源一直掌握在以WB和IMF为主的两个国际机构手中,中国成立的亚投行,就是开始打破这一“惯例”,第一次在美国主导之外成立了国际银行。虽说初期仍然以美元作为资本金,但如果真能运作成功,将来或用人民币贷款也说不定……


对了,有趣的是,对于美国这次主导协议达成的TPP,前面曾经提到的斯蒂格利茨坚定认为,TPP并非真正的“自由贸易”,而是“代表了每个国家最强大的商业游说集团,来管理各成员国间的贸易投资关系。”TPP和TTIP的条款“经过安排的贸易协定,专门为欧美那些财大气粗的企业利益集团量身定制”。


如果按照斯蒂格利茨的说法,因为企业可以和政府平等,所以TPP的隐蔽目标,可能是真正实现资本的全球化自由流动,并且脱离所在国主权控制。


五、人民币国际化,将冲击传统的IMF体系


前几天,本人曾文剖析人民币加入SDR的可能和影响,其中曾经提到:


“有了SDR货币篮子这个身份,人民币在和美元、欧元、日元、英镑等国际货币对比上,就相当于拥有了可以作为储备货币的贵族身份,从此可以平等参加国际货币竞争——要知道,原来你说你国际化,人家美欧日英都不带你玩的,其他国家对人民币也将信将疑,如果加入了SDR,相当于人民币获得国际信誉认可。”


“你还真别小看这个。自大英帝国崛起以来的200年来,纸币这玩意儿能够取得全世界信任的,只有西方国家货币(日本也是在加入西方阵营之后其货币才得到认可)。换句话说,也就是只有西方文明的货币信用能够得到世界普遍认可。人民币如果能够加入SDR的货币篮子,这意味着一个不同于西方文明的东方体制下纸币信用也能够得到世界普遍认可,这对于中国而言可能是一小步,但对于世界货币体系可是相当于迈进一大步……”


一方面,人民币加入IMF的SDR储备货币将会冲击二战以来IMF的储备货币体系,另一方面,无论能否成功加入SDR储备货币篮子,其实并不影响人民币希望走自己独立的国际化道路的决心——人民币建立自己的国际清算系统可能更为重要。


2015年6月底的时候,有一条很不起眼的新闻,并没有得到大家关注,但对于人民币打算以自己的方式走向国际化却意义重大。新闻是关于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ross-border Inter-bank Payment System,CIPS)清算公司成立的消息。


CIPS的主要功能是处理人民币跨境支付业务,主要进行跨境美元和人民币的交易清算。作为承载人民币全球流动的“高速公路”,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有四项功能:


一是连接境内、外直接参与者,处理人民币贸易类、投资类等跨境支付业务;

二是采用国际通行报文标准,支持传输包括中文、英文在内的报文信息;

三是覆盖主要时区人民币结算需求;

四是提供通用和专线两种接入方式,让参与者自行选择。


未来,其他国家的清算行将不再是境外人民币的主要“出路”(回流机制)和离岸人民币存款的定价基础,这些功能将由CIPS承担。同时,中国资金清算也将不再完全依赖SWIFT(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传递报文,金融安全性和独立性将会取得大幅提高。


原来,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工作,一直是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如果这一系统成功建成并取得其他国家的信任,那么这意味着一个与美元完全不同的、全新的国际储备货币系统启用,可想而知对当前货币体系的冲击。由此看来,中国挖美元墙角的小锄头一直在挥,只是不知道成功胜算几何。


根据最新报道,CIPS第一期将在国庆节之后开始运行,首批共有19家银行获得了直接接入CIPS系统的资格。联想到前几天有朋友说到她国外的人民币账户和美元账户都被限制额度,我忽然间明白了点儿什么。


结语:未来不知道什么样子,但肯定不是以前的那个样子


WTO被TPP架空和抛弃,世界银行被亚投行另起炉灶,IMF受到人民币国际化冲击……


过去70年间一直稳定这个世界货币、金融和贸易体系的三大支柱都在发生深刻变革,这是在唱响“后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挽歌么?当然,谁也不知道未来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但可以肯定,再也不会是以前的那个样子。


文 / 路瑞锁 ,个人微信号:LY_952880867,微信公众号:路哥谈钱(LuGeTanQian)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