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见闻录:辛酸的一线城市out了,三四线城镇才是互联网消费市场的未来
2016-02-15 11:22

回乡见闻录:辛酸的一线城市out了,三四线城镇才是互联网消费市场的未来

本文头图由视觉中国授权,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年过完了,狗蛋们终于能恢复成Tom、Michael或Jason了。


1.webp.jpg

2.webp.jpg


在北京的咖啡馆,邻桌讨论的都是如何互联网创业,在老家的网吧和菜市场,听到的都是哪有好吃好玩的。


中国现在形成了一个奇特的城市消费错位:在最繁华的都市,大部分人忙于劳碌无法享受生活,而在小城镇,人们的生活才是最接近悠闲的中产生活,生活成本便宜,手中有闲钱去吃去玩。


正因为这样的错位,三四线城市逐渐有潜力成为互联网消费的主力市场。当然,除了生活成本低廉,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2014年年底曾谈到乡镇互联网消费兴起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基础设施差带来的机遇”。


当下,中国的电商、O2O能对传统零售和消费行业摧枯拉朽,正是因为中国的零售业服务业等并不成熟,互联网为大众提供了很多前所未有的商业服务。对比有一定娱乐、零售、服务基础设施的中国一线城市,在三四线城市,互联网带来的几乎是城镇居民唯一的购物、娱乐等消费升级入口。


中国人均生产总值将破万,可支配收入大增之下,城镇的消费方式正在被互联网全面“改造”,以下是笔者在回家过年中记录的观察,我用年龄来分层。


3.webp.jpg

(据统计2015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1195元,在没有买房购车压力之下,这些钱大多用来“享受生活”)


一、10~20岁——用互联网娱乐


三四线城镇中,娱乐设施匮乏,对于现在的青少年来说,麻将和KTV等娱乐方式对他们吸引力已经有限,但电子竞技游戏如CF(穿越火线)、LOL(英雄联盟)等,正成为10~20岁青少年的集体娱乐方式。这使得三四线城镇网吧体验越来越好,就我去体验的一些三线城市高端网吧,机械键盘+苹果显示屏等配置,已经不输万达少东家王思聪同学在北上广大笔投资的“网鱼网咖”的设备配置和环境。


用游戏每年赚一百多亿的腾讯,主要的游戏用户群体就是三四线城镇青年。现在由于观念、环境的升级,很多女生也都加入了互联网电子游戏娱乐中,我高中曾经两个模范生女同学,已经开始熬夜打LOL了。而和我一波成长起来的朋友,只要当年玩游戏的,也大多愿意砸钱去支付游戏花费。


4.webp.jpg

(互联网娱乐成为大多数“小镇青年”的首选)


一线城市的青少年生活学习紧张,甚至大多数人每天要花费一小时以上的时间在交通上,娱乐时间寥寥。而小城镇的青年们有大把的休闲时间,互联网游戏、手游等成为他们愿意花费时间和金钱的地方。


二、20~30岁——用互联网消费


一线城市工作后的年轻人,面对的是三四线城市10倍房价压力,3~5倍日常开销,但是普遍工资只能比三四线城市同样的年轻人多2~3倍,其生活压力可想而知。


一个收入8000至1万2的一线城市年轻人,支付3000左右的房租,500~1000左右交通费,1000~1500的餐饮花销,再加上娱乐和交际费用,他如果有了买房买车的心思,只能硬着头皮存钱没法任性消费。而没有房子车子压力的三四线城市年轻人们,如果月收入达到正常水平的4000~5000,除了不到1000的餐饮花销,余下的大部分都是可以自由支配的消费资金。


面对没有压力的生活,城镇青年反而拥有更多可支配的资金——这种环境下,最开始爆发的是小城镇电商。据阿里2014年报告显示,有的三四线城镇人均网购额度和次数是超越一线城市的。三四线城市可以没有沃尔玛、Zara、CBD购物中心,但通过淘宝、天猫、京东,他们可以与一线城市享受同样的购物资源,网络电商成为了他们重要的消费出口。


而且,三四线城市的年轻人们不但“有钱”更“有闲”,不像一线城市竞争激烈,三四线城市普遍没那么多加班,交通时间成本也低,所以他们有更多时间去享受生活服务消费,大众点评、美团等周边服务消费已经成为年轻人经常使用的工具,滴滴和Uber今年的战略重点也是下沉,而阿里、京东早在2014年就提出了“下沉计划”。


三、30~50岁——赶上移动社交的班车,用互联网理财,看新闻


父母长辈们在今年已经全面占领微信,他们的朋友圈刷得比我们还频繁,抢红包比我们还快,在PC时代被遗忘的30~50岁人群,正在今年全面被纳入移动互联网社交网络时代。


5.webp.jpg6.webp.jpg

(许多家庭在这两年已经用微信作为主要沟通渠道)


而经过移动互联网的教育,他们已经开始通过互联网去获取信息,而不再只是电视、报纸,许多家庭都有了自己的微信群。部分理财的家庭也用互联网为工具,而不用去银行以及通过理财中介。


7.webp.jpg

(互联网已经成为父辈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


辛酸的一线城市互联网市场


在大家纷纷返乡的过年期间,一线城市的互联网服务基本处于瘫痪状态,消费人群与维持运营的人都纷纷“人去楼空”。互联网本就是一个人聚财聚,中美互联网兴起的基础正是巨大的互联网基础人群。


或许,一线城市更加繁荣只是一个“假象”;或许,一线城市只是一个巨大的“互联网血汗工厂”,人们在一线城市创造互联网模式,而真正潜力消费人群却深藏在三四线城市。


一线城市的人们现在要面对更高的生活成本以及更恶劣的自然环境,当互联网抹平一线城市与三四线城市的诸多鸿沟,也许未来互联网的“共享经济”可以延展到城市层面——一线城市负责创造互联网形态,而拥有中国最大居住人口数量的三四线城市才是主流消费市场。


在我做风险投资接触的项目中,当下太多互联网创业者,太沉迷于一线城市的消费模式与消费志趣,这不得不说是一种窄视——对比巨大的三四线人口,北上深三大一线城市总计约6000~8000万的人口,可支配资金还得面对巨大的生活成本压缩,这并不是中国最大的消费潜力市场。


8.webp.jpg

(中国互联网心脏中关村,在过年期间空无一人)


欢迎关注“韦物主义”(微信:weiwuzy)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