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之王联发科,是怎么在智能手机市场走进了最坏时代
2012-06-29 12:30

山寨之王联发科,是怎么在智能手机市场走进了最坏时代

在近日召开的联发科股东常会上,联发科董事长蔡明介说,联发科“最坏的时代”差不多已过去了。他的底气来自于,联发科5月营收为76.53亿元,比4月同期下降3.64%,虽然连续两个月下滑,但较去年同期增长16.1%. 
《互联网周刊》报道说,联发科近期的短暂回暖很可能将是昙花一现。
近几年,虽然联发科在3G时代失去话语权、失去往日辉煌,但是在苦苦追赶中,其至少一直还保留着复制山寨机时代成功模式的美好希望,近期,随着高通以创新版“联发科模式”大力进军中低端市场,这种希望几近破灭,而联发科很可能现在才开始真正步入其“最坏的时代”. 
联发科主要输在两点:

输给自己
借助2G手机的一站式解决方案,联发科在2009年一度垄断内地GSM芯片90%的市场份额,出货量一举超越高通,成为全球第一大手机芯片厂商。 但沉湎于2G时代取得的辉煌,联发科在3G市场上没有积累,出现极大的战略失误。
1,在核心技术获取上一波三折。早在2007年,联发科就收购了ADI的TD手机方案事业部,但协议栈等核心技术大部分掌握在ADI的合作伙伴手里,此次收购并没有给联发科带来实质性竞争力。 
研发TD-SCDMA协议栈的大唐电信将TD协议栈免费送给了展讯、重庆重邮和凯明,这些都是联发科的竞争对手。最终,联发科不得不花费2000万美元收购傲世通,以获得对方在TD基带芯片领域中包括协议栈在内的核心技术。但这耽误了时间,等到联发科推出TD+GSM完整解决方案并量产时,竞争对手早已严阵以待。 
在WCDMA上联发科也有心无力,它们的核心专利全部掌握在欧美芯片设计厂商手中,受到了高通的层层堵截。数据显示,2010年,联发科WCDMA芯片仅有110万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2,联发科在与手机操作系统厂商的合作上,错误地押宝微软Windows Moblie08平台,而它在WM平台苦苦追赶时,高通、Marvell、英特尔和德州仪器等早已加入Google Android手机开放联盟,联发科成为世界十大IC设计商中最后一个加盟的。等到2010年联发科发布基于ARM 926架构的Android平台之时,基于A8、A9架构1Ghz的Android平台已经大行其道。 

输给高通
在功能机时代,联发科提供一站式的整体解决方案,大大降低了手机生产的门槛。在智能机时代,联发科也试图复制山寨机模式、再次抢占低端市场。但高通高调跟了进来。去年底,高通正式发布了面向大众智能手机市场的参考设计QRD生态系统计划,而这个平台,正是借鉴了联发科曾经的山寨机模式。很多联发科的中小OEM伙伴都转投到高通旗下。
此外,高通对联发科的山寨机模式还引入了自己的创新。高通的合作名单里,既有国美集团这样的实体零售商,也有中国三大运营商,还有全球主流的手机厂商,极力营造整个产业的联合定制、前沿趋势研究等合作。当中,高通作为协调者,可以通过差异化来提高手机厂商的利润,避免价格战的泥潭。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0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