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大雾霾,做什么打气球的生意啊?
2017-01-05 08:37

这么大雾霾,做什么打气球的生意啊?

题图:2017年01月02日,四川省成都市,市民在射击摊玩激光枪打气球,本文头图来自视觉中国,未经允许请勿使用


文 / 林默




党九是个乐观的孩子。比如今天早上北京的雾霾又浓烈的深沉,她忽然问我“这样下去北京的房价会不会跌,我是不是可以买得起房了?”


我说“呵呵,买房?咱门应该考虑下,买房还是买坟”。


党九扔过来一个饮料瓶子想砸我,很遗憾,霾太大,我这么大的目标她都没瞄准,打偏了。


我把瓶里剩下的饮料喝了,说“党九你没事儿找地方练练瞄准”。党九怒从心头起,“你没看现在气球都不让打了么,我tm去哪儿练”。



2016年10月12号晚,在天津打工的王艳玲等了许久,也没等到妈妈回家,她开始有点儿着急了。王艳玲的妈妈赵春华,摆个小摊,放几把玩具枪,让人打气球玩。奔60岁的人了,每天蹬个三轮车出摊。


等到晚上9点,王艳玲给妈妈打了个电话,知道妈妈被带到了派出所。警察从9个射击摊点,带走了13人。


母女俩都以为这就是个没收了枪、或者再交点儿罚款就可以回家的事儿,没想到妈妈到现在都没能回家。


赵春华的摊位上,有9支玩具枪,其中6支的枪口比动能达到每平方厘米1.8焦耳,被认定为枪支。据王艳玲说,赵春华的这几支枪,鉴定出来的数值都是二点几,二点零几。


2008年,非制式枪支的致伤力判据被定为枪口比动能至少每平方厘米1.8焦耳。公安部在2010年重申,对不能发射制式弹药的非制式枪支,当所发射弹丸的枪口比动能至少每平方厘米1.8焦耳时,一律认定为枪支。



这是一个一般人难以get到的数据标准,不过曾有律师形容:“隔着一张桌子,你坐在我对面,我抓起一把豆子扔到你脸上,这些豆子的能量就差不多是每平方厘米1.8焦耳”。天津师范大学物理实验室教师白赫说,如果是打击人体的话,就相当于承受了一个打拳击的一记重拳,也就是100到150公斤左右的力量压在我们身上”。


听来听去,疼是疼的,死不了人。


不过赵春华被判刑了,因为几把很有争议的玩具枪,获罪“非法持有枪支”,被判刑三年半。


赵春华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这场大雾霾来之前,我跟党九去朝阳公园遛弯儿,在附近看到了几个打气球的。我非常不知好歹地上去问“阿姨,您听说天津那个练摊打气球的大妈被判刑了吗”,党九立刻闪到一边去,估计是怕阿姨抄起一把枪口比动能超过每平方厘米1.8焦耳的玩具枪,向我们俩扫射。


大妈一脸懵懂地看着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2008年,历史学专业毕业的王胜俊,担任了最高人民法院院长,他说对待判不判死刑的问题有三个依据——“一是要以法律的规定为依据;二是要以治安总体状况为依据;三是要以社会和人民群众的感觉为依据。”以达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当时我还在上学,法学院里一帮老师激愤地说“判不判死刑,以社会和人民群众的感觉为依据,这是法治的倒退”。看着他们眼睛里的光芒,我觉得老师说的好有道理。


可是今天,当一个大妈是否被判刑,和人民群众的感觉相悖,难道这是法治的进步吗?



从经济的角度分析,赵春华阿姨不是个有经济头脑的人,竟然想到来天津摆摊打气球这种生意,完全不关注宏观形势的变化嘛!


最近,雾霾已经是这个阵型了。



无人机航拍到的,天津跨年夜的雾霾,是这样的。



什么遛狗不见狗,狗绳提在手,打开钱包却看不清毛爷爷的脸的情境,又一次出现了。


在这样雾霾一年强过一年的天气中,她竟然还想做打气球的生意,谁能看见气球在哪儿啊?


我的朋友圈里,越来越多的人说,他们咽喉疼,说不出来话。据朋友圈说,北京的几家儿童医院已经爆满了,医院里听到的,都是孩子们的咳嗽声,还有家长内心的哭泣声。可怜天下父母心,那时候的心情可能是,宁可自己多吸两口,也想让孩子快点儿好。



越来越多的人在朋友圈宣布,是时候离开北京了,可是,看看上边那张图,亲爱的朋友们,逃离北上广后,你能去哪儿呢?


有人说,把北京的房卖了去国外,空气好,教育资源也好。


呵呵,外汇管理局刚刚发布的新规要求,不可以换汇到国外去买房子、炒股买基金、也不能买分红型、返还型的保险。


2004年,美国NASA在某国上空监测到了一片“褐色的云”,并在向其他国家扩散。然后,是中国经济狂奔的12年,也是雾霾肆虐生长的12年。讲真,在12年的雾霾进程中,收割了最大利益的人,早就在国外买了房,布局过返利型保险。或者他们此刻仍在国内,但他们的子女、孙子女也早已迁移到国外,徜徉在碧海蓝天下。那里的儿童医院,听不见满走廊的咳嗽声。


至于此前受困于“贫贱不能移”,此刻才在雾霾中觉醒,想起去海外买房、买保险的,对不起,晚了。


有人在朋友圈嚎叫着要跑路,为了健康什么都可以放下,可是他们跑不出去。党九在朋友圈蹲守着,巴望着这些人跑出去了,她是不是能买得起北京的房子了,她企盼着一个,能留在北京做人体吸尘器的机会。


赵春华大妈在天津河北区看守所看着外面浓重的雾霾,她应该是盼着,雾霾散到能看清气球的时候,她也能回家了。


作者 | 林默,微信公众号:花儿街参考(ID:zaraghost)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