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航团队与贾跃亭在同一天分头发了两封信,看官自品

周航团队与贾跃亭在同一天分头发了两封信,看官自品

周航与乐视(易到)的纠纷发酵几天后,今天暂时告一段落。标志是易到用车创始团队(周航、杨芸、汤鹏)宣布正式从易到离职。


在这份《易到用车创始团队公开声明》中,三人联合声明称:


近期流言四起,面对越来越激化的事件,对易到的运营造成的过度干扰,我们有必要再次作出声明:


去年6月之后,由于乐视强势派驻了以彭钢为首的管理团队,作为易到创始团队的我们三人,均陆续淡出管理层,我们应乐视要求,避免引发外界过度猜测,影响融资,就以名留实走的方式(对外保留职务,保留人事关系并领取象征性薪酬),同时并未高调对外公布。


我们此举本是为与乐视积极配合,帮助乐视易到平稳过渡,不曾想却造成了一系列不必要的干扰,而我们的个人名誉也因此遭到恶意攻击。


为避免对易到的管理现状造成不必要干扰,为后续易到的稳定发展保留清晰的管理架构,在此,我们三人联合宣布:自今日起正式辞去易到所有相关职务。


作为易到的创始团队,我们从2010年始,陪伴易到、相生相依余6年,期间也亲历过无数次易到的风雨起落,我们相信而今的易到依然保持着我们当初创立时的初心:让所有的司机能够体面生活,让所有的用户能够美好出行。


尽管我们早已离开,但我们依旧会尽最大的努力,帮助易到,继续寻求解决问题的出路。


与此同时,应该是巧合,乐视网发布了2016年年度报告,其中包含乐视网致股东的一封信。


信里称,


2016年,乐视网历史性的实现了超200亿元的总营收,终端、会员、广告三大主营业务全面发力。


全年归母公司净利润5.55亿元,净利润增长出现了6年以来的第一次回调(注:同比减少3%),主要原因一方面是公司业务范围增加,新业务处于成长期造成的利润总额下降。同时,因前期超级电视主要以高配置、高性能、极致体验、颠覆价格快速获取用户的原因,以及公司快速发展带来的管理费用、销售费用等上升,使得公司营业利润同比降低。


贾跃亭在信里表示:“上市公司是乐视生态根基,未来将战略聚焦乐视网。”并且称,2017,将为盈利而战。


接下来,他提到两个措施,一个是乐视大屏要扭亏,“体现在业绩上,预计将为乐视网净利润增加数亿元。”二是内容生态要夯实——后者似乎并没说明可以盈利。


但股东信还是明确表示,“乐视网至此将进入化反效应的兑现期。”


化反效应的兑现期。嗯。


另外,媒体还在乐视年报中发现,


年报中改变较大的还有,删除了贾跃亭控股和参股6家上市公司股权的相关内容。原年报中,介绍公司控股股东贾跃亭报告期内控股和参股的其他境内外上市公司的股权情况时,有这些:


间接持有新三板上市公司北京网酒网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50.35%股权;

间接持有港股上司公司TCL多媒体科技控股有限公司20.09%股权;

间接持有港股上市公司酷派集团有限公司28.9%股权;

间接持有新三板上司公司芝兰玉树(北京)科技股份有限1.18%股权;

间接持有新三板上市公司山西睿信智达传媒科技股份有限公司10%股权;

间接持有港股上市公司北青传媒股份有限公司H股13.72%股权;

间接持有新三板上市公司广东咏声动漫股份有限公司5.34%股权;

间接持有新三板上市公司布丁酒店浙江股份有限公司0.47%股权;

间接持有 A 股上市公司武汉当代明诚文化股份有限公司0.96%股权。


年报更正后只剩下:TCL多媒体科技控股有限公司20.09%股权、酷派集团有限公司28.9%股权以及武汉当代明诚文化股份有限公司0.96%股权。删掉的6家公司股权中,还包括间接持有港股北青传媒13.72%股权,间接持有网酒网等5家新三板公司股权。


周航团队与贾跃亭两封信放在一块看,一封是告别信,一封还在吹军号;一封表露着乐视生态一角的坍塌与尴尬,一封则意在装饰辉煌。


你愿意相信哪封更象征着乐视的未来?请自取。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48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