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插足调查类新闻报道的样子,成功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亚马逊插足调查类新闻报道的样子,成功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2013年8月6日,当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宣布以个人名义掏2.5亿美元收购《华盛顿邮报》的时候,我们无法确信他是认真的还是玩票。


但随后的4年,贝佐斯并没有摧毁和影响《华盛顿邮报》的专业性,反而为后者带来了繁荣。


但贝佐斯并不满足于此,他希望亚马逊也涉足媒体行业,尤其是视频内容,涉足调查类新闻报道恰恰是这方面的努力之一。


今天,有媒体报道称,亚马逊决定涉足调查类新闻报道。亚马逊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一个调查性报道生产组织IRP签订了一份协议,根据协议内容,亚马逊购买纪录片“先看权”,获得在其它任何渠道商进入前的“先考虑权”,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打造 Prime Video团队感兴趣的内容。


协议还称,在伯克利监督下,亚马逊基于此发布的所有内容必须“坚持最高标准,以保持内容公信力”。


亚马逊在努力成为新闻出版商的同时,它寄望于通过严肃的调查类新闻报道来吸引Prime会员——Prime会员业务已经成为亚马逊除了电商和第三方服务之外的第三大收入来源——“视频内容”则是亚马逊吸引消费者注册Prime会员的吸引力之一。亚马逊今年打算拿出45亿美元的预算来做视频内容。


在调查类新闻报道逐渐失宠的年代,贝佐斯选择逆流而上,并用最高标准来要求自己。这不得不再次让人对贝佐斯肃然起敬。


亚马逊涉足调查类新闻报道的时间恰逢互联网世界谣言和假新闻满天飞之际,以及全世界新闻业正在经历从主动搜索到被动推荐的过程,亚马逊似乎想通过严肃报道来纠正某些错误。


以销售网络图书起家的亚马逊对内容有着天然的优势,它的创始人贝佐斯更是有一种情怀,收购当初岌岌可危的《华盛顿邮报》就是一个佐证。他当时还做出承诺——


“《华盛顿邮报》的价值不需要做任何改变。《华盛顿邮报》的使命仍然是保持对读者的忠诚,而不是满足其所有者的私欲。在《华盛顿邮报》未来的前进道路上,我们仍将坚持求真的精神,将尽力避免犯错。即便犯下错误,我们也会迅速和彻底地承认并加以改正。”


贝佐斯当时还对《华盛顿邮报》拥有者格雷厄姆家族所展现的努力挖掘新闻资源、不计成本揭露真相的勇气赞赏有加。


现在,他让亚马逊涉足调查类新闻报道可以被解释为贝佐斯希望亚马逊拥有同样的勇气。


贝佐斯做出这番决定或许与去年充斥美国大选的各种谎言、假消息满天飞有关。


有人指责Facebook的 “新闻推送”是假新闻猖獗的最大 “助攻”。原因是Facebook将“新闻推送”内容完全交由一套复杂算法决定,但这套算法可以算流量算互动性算广告提成,却无法判断内容真假,为假新闻制造者提供了更大牟利空间。


针对这种指责,Facebook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和与非营利组织 First Draft 在新闻 Feed 流上方置入“扫盲工具”,帮助用户识别异常信息;与Snopes和PolitiFact等真相核查机构合作;与法新社和Correctiv等新闻机构达成相似合作协议,引入工具,使用户能对出现在平台上的新闻事件的真实性提出异议帮助提高在线报告和分享信息的技能和标准。


谷歌在今年也宣布上线“事实核查”功能——在用户使用Google进行搜索时,结果中会显示这一消息的来源出处,而关于这一消息的验证结果,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都会在搜过结果中被标记出来。谷歌同样是与Snopes、Politifact等第三方事实核查机构合作来进行网站上的消息核实。


维基百科创始人吉米·威尔士(Jimmy Wales)今年初曾撰文称,“去年我们大量虚假信息在线泛滥,‘假新闻’网站干扰了世界各地的政治言论和情绪。”他认为,透明是虚假信息的克星。


那么,调查性新闻报道则可以被理解为一种形式的透明,因为它更倾向于真实性和可验证性。亚马逊选择了一种更加严肃、严谨的方式来生产真实内容。


这家股价前不久刚突破1000美元、创造了纪录的巨头正在展示自己对原创内容和严肃报道的坚决态度。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23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