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还记得两年前乐视大战中被嘲笑的刘姝威?
2017-09-17 17:59

谁还记得两年前乐视大战中被嘲笑的刘姝威?

唯有时间才能证明谁对谁错。《笑傲江湖》中有个情节,华山派丢了《紫霞秘籍》,掌门人岳不群诬蔑大弟子令狐冲偷了,加之种种线索指向令狐冲,连令狐冲最在意的小师妹岳灵珊也起了疑心。直至二弟子劳德诺被发现是嵩山派的奸细后才洗清令狐冲的罪名。当全国的乐视债主们期待贾跃亭回国时,网友想起两年多前的一场大战,想起挺身而出的刘姝威。

  

刘姝威两年多前孤身大战乐视

  

刘姝威在2015年6月17日在微博发表的一篇文章《严格控制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减持套现》,为保证文章的准确性,在此我们引用文章的主要内容:

  

2015年6月1日乐视网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经理贾跃亭减持1751万股,交易均价68.50元,套现金额约12亿元(1,199,435,000元),6月3日贾廷跃又减持1773.03万股,套现金额约13亿元(1,300,162,899元),三天之内贾廷跃连续两次合计减持约3524万股(35,240,300),套现金额合计约25亿元(2,499,597,899元)。


  

如果上市公司经济状况良好,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经理不会减持股票,每年的股票分红足以让他们拥有足够的现金。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经理肩负着为广大投资者创造利润的重任。如果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经理连续大幅度减持股票,套现,我们只能判断:公司的持续经营状况出现了问题。

  

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经理减持套现将对投资者造成很大的风险。证监会应该严格控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经理减持套现,应该规定: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经理减持套现必须提前一个月公示,公示一个月后,才能减持套现。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投资者可以判断自己是否应该减持该公司股票。

  

微博文章出来之后,引起巨大反响;刘姝威在网络上遭到了几乎一边倒的攻击,甚至人身攻击,基金君翻出当时的文章,网友评论不堪入目。刘姝威被激怒下“战书”,于当年6月23日发表《乐视网分析报告》;6月28日发表《乐视网涉嫌违规隐瞒公司盈亏信息》。

  

《乐视网分析报告》主要观点为:


1. 乐视网的董事会和高管人员专业和学历构成,不足以支撑现有的业务;

2. 乐视网的盈利能力出现了下滑,生态体系已经出现问题,烧钱模式不能持续;

3. 乐视网的内容生态难以收回成本并产生利润;

4. 靠讲故事,不讲回报,大股东以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任意减持套现巨额资金是不可持续的。

  

刘姝威直接在《乐视网涉嫌违规隐瞒公司盈亏信息》中点明贾跃亭不看好乐视网的前景;“作为乐视网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经理,贾跃亭掌握乐视网的经营决策权和完整的公司信息。股票的收益是不确定的,风险较高;债券的收益是固定的,风险较低。贾跃亭将大量的高风险资产(乐视网股权)转化为低风险资产(乐视网债权),不知是否意味着贾跃亭自己不看好乐视网的发展前景?”

  

刘姝威的系列文章发表后,各路大V、媒体人轮番在微博、朋友圈等平台反击刘姝威,说刘姝威不懂新兴产业,没有互联网思维。时间过去两年多了,若干大V已删除当时叫板刘姝威的言论;基金君搜索发现了一些残留,分别截图如下:

  

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李江涛2015年6月22日在博客《乐视不是蓝田》中说贾跃亭的减持“似乎是明智之举”。

  

媒体人迟宇宙6月24日也写博客反击刘姝威,博文中直指刘姝威“对乐视网的分析报告,确实大失水准,甚至有可能被认为充斥着情绪宣泄。”


  

知名媒体人余德在朋友圈中说“烧钱是互联网经济特色,旨在放长线钓大鱼,不值一驳”,称刘姝威“该是打眼了”。


  

还有一些如下评论:

  

自媒体人信海光:

  

当刘姝威说要捅破乐视神话的时候,听众还是蛮期待的,但今晚刘姝威的文章终于发布出来,却完全不是预料中的样子,内容平平,只能用“没有什么”来形容--至少我周围的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说。有朋友评论说,读了刘姝威的报告,乐视哭的心都有了,躲在地洞里等轰炸,结果等来三张二。。。。。。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大概是因为尽管刘姝威的良知和勇气仍在,但她分析互联网公司的专业知识却没跟上世界前进的脚步,她指出了一些问题,但基本上还是拿看传统企业视角来分析模式创新的互联网公司,以旧理论来衡量新事物,而且她多半没有用过乐视超级电视。否则怎么会拿摩尔定律去衡量电视业呢。

  

刘姝威还质疑了乐视网实施“通过销售乐视TV,扩大用户规模”的“烧钱”模式,问乐视网的投资者们是否愿意为乐视网“烧钱”继续提供资金?在国内外,被“烧钱”模式烧死的公司已经不少了。

  

但事实是,在互联网业,资本对公司为了追求长远价值而付出的容忍度与传统行业是远远不同的,不止是乐视,其实太多互联网公司都对盈利问题“漠不关心”,与高速扩张相比,在盈利问题上,大家都是“慢性子”。美国的亚马逊亏损了七年,中国的京东到现在已经10年了还没盈利,去哪儿网创立10年上市2年也没盈利,而且根本不打算近期盈利,在互联网的世界里,资本需要的逻辑是不一样的,这已众所周知,不需要质疑了。

  

以下再转发一些来自微信朋友圈和微博的评论:

  

“乐视和蓝田最大的不同是,刘姝威看明白了蓝田造假,但没看明白乐视在干什么”——陈雪频

  

想讲一个亚马逊的估值故事……是的,那些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中国的“土鳖”互联网公司正在做成更大的格局。他们坐不住了,要扎堆回来——周健工

  

“万众期待之中,刘姝威教授发布了《乐视研究报告》,可惜是个哑弹……现在是贾跃亭们的天下,也是我们的天下。主角、话语权都在进行巨大的迁移——抵抗是没有用的”——王冠雄



贾跃亭一周前被列入“老赖”名单


两年多前,贾跃亭还是贾布斯时,极力自证减持的合理性时,会想到自己成为老赖吗?

  

据多方媒体报道,乐视控股、乐视移动已于 9 月 7 日被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名单。据称,这两家乐视系公司在两起诉讼中未履行偿还义务的金额,合计1.07亿元。



央视新闻周六报道还原了乐视两家公司上失信黑名单的经过。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9月8日,案发时法定代表人为贾跃亭,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贾跃民,公司成立于2014年5月6日。两家公司均被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入失信名单。


  

相关资料表明,“ 409 号”案件涉及乐视控股。该法院公布的信息显示,法院判决乐视控股需偿还涉案金额5008. 71万元,但乐视控股未履行。同时,法院裁定“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通俗来讲,即“有偿还能力但不想还钱”。

  

另一项“ 325 号”案件的当事公司为乐视控股与乐视移动。经法院判定,两家公司在该起诉讼中需偿还的金额为5716. 47万元。和前一案件情况一致,这两家公司也采取了“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行为。

  

根据最高法院的有关司法解释,乐视公司被列入失信名单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将被限制高消费。被限制高消费后,失信被执行人在乘坐交通工具时,不得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以及动车组列车一等以上座位、G字头动车组全部座位……

  

简而言之,两起案件的涉案主体之一贾跃亭后期将不能就经营活动等向银行等相关机构贷款,或者向政府取得扶持等等。值得注意的是,被法院列入“老赖”名单的相关人士,也会被限制出入境。活在“下周回国贾跃亭”故事中的男主角,回国时间也就更难待定了。

  

乐视控股周六确认贾跃亭现身香港

  

媒体报道贾跃亭被列入“老赖”名单三天后,“下周回国”男主角周六却高调现身香港。

  

周六下午,据澎湃、财新多家媒体报道,贾跃亭周六现身香港某茶餐厅,多位网友在茶餐厅碰到贾跃亭,并与其合照。合照流出不久后,乐视控股证实此消息,相关负责人表示:“乐视控股刚刚获悉贾总到香港的消息。据了解,此次贾总到香港主要有两件事情,一个是全力解决乐视非上市体系债务问题,进一步推进落实方案;另一个是为汽车业务尤其是FF的融资会见投资人,进行谈判。”

  

但是,被列入“老赖”名单的贾跃亭还能回到大陆还债吗?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