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乐视刚拿到了一笔17亿元救命钱,金主还是孙宏斌
2017-11-16 14:28

新乐视刚拿到了一笔17亿元救命钱,金主还是孙宏斌

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盒饭财经(ID:daxiongfan),作者何伊凡。


1.借款用于何处?


“乐视”为今年财经新闻贡献了最多的头条。上个月我去深圳拜访互联网金融科技公司乐信——它刚刚在纳斯达克提交了IPO招股说明书,几位高管还开玩笑说:“我们和乐视可没什么关系。”


实际上,“乐视”本身所代表的也已经是两家公司。


在2017年9月底,乐视网发布公告称,拟更名为新乐视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 ,虽然原名前加了一个新字,但“新”可能代表两重含义,一重代表上市公司体系与非上市公司的区隔,另一重代表昨日与今日的区隔。


2017年11月16日,融创中国(股票代码:01918)发布公告,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天津嘉睿”)有条件同意分别向乐视网控股子公司乐视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简称“乐视致新”)提供借款5亿元人民币(第一笔借款),向乐视网提供借款12.9亿元人民币(第二笔借款),天津嘉睿是融创房地产集团通过合约安排控制的公司。这两笔资金均用于一般运营资金,可以补充乐视网与乐视致新日常流动与经营资金。



另外,融创房地产与乐视网订立委托担保协议,为乐视网现有债务及新增债务提供总额不超过人民币30亿元的担保。融创房地产与乐视网订立股权反质押担保协议,据此乐视网同意向融创房地产提供反担保。若融创房地产因根据委托担保协议承担担保责任而偿付相关款项后,乐视网必须立即足额向融创房地产偿付相关款项,及将其持有的乐视致新26.7702%股权质押给融创房地产。




乐视致新以乐视超级电视为品牌,从事智能互联网电视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业务,承载乐视网的大屏生态业务,而乐视网持有乐视致新40.3%的股权。


在此之前,贾跃亭表示因乐视非上市体系及其本人资金危机持续加重,已无力履行无息借款予上市公司的承诺,也无力履行增持上市公司股份承诺。这笔借款,无疑有助乐视上市公司体系走出泥沼。


对融创而言,孙宏斌虽然客观上做了“白衣骑士”,可他是严谨的商人,依然会遵循商业逻辑。以这次交易为例,这两笔借款年利率均为10%, 而且融创公告中也提及,第一笔借款的先决条件之一是,乐视致新应将其持有的乐视投资100%股权质押给天津嘉睿,乐视网应将其持有的重庆乐视小额贷款100%股权,霍尔果斯乐视新生代100%股权,及乐视体育6.47%股权质押给天津嘉睿。




第二笔借款的先决条件之一是,视网应将其持有的乐视致新13.5416%股权、乐视云50%股权,质押给天津嘉睿。




即使在不考虑乐视投资、乐视小贷、乐视新生代、乐视体育等质押物价值的情况下,参照最近一次融资估值,乐视致新40%股权和乐视云50%股权的价值合计约为125.54亿元,即便以40%折让出售,仍足以涵盖此次借款和担保金额,孙宏斌不用担心这笔钱会打了水漂。


2.优质资产与保质期


换一个计算公式,融创提供借款担保的质押品主要为乐视致新,其看好大屏与家庭智能娱乐前景,希望乐视致新能够大发力。11月5日,孙宏斌在一次论坛中曾谈到,自己投资乐视的逻辑看的是大文化、大娱乐这个方向。他称:“乐视是典型大文化、大娱乐,因为它的大屏智能电视,它是一个家庭娱乐的客厅里很重要的文化娱乐的场景内容,内容将来是越来越值钱的。”


10月底,乐视网高层动荡;11月3日,乐视致新发表过一封全员公开信,强调了独立的法人地位,是“具有独立经营能力,具有完整价值链,具有专业化团队,具备闭环商业价值的独立公司”。


信的标题也很有意味——《让商业回归本质,业务不受外部影响》。信中认为超级电视业务的战略目标是“成为家庭智能大屏互联网平台运营商”。


乐视影业也相对独立,CEO张昭最近在接受采访时称影业一切正常。包括《推理笔记》、《奇门遁甲》等作品即将上映、播出。谈到融资时,他还强调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不是说有多少资金进来,而是新的管委会能够脚踏实地,让用户保持信心。新乐视管理委员会在10月25日成立,张昭就是管委会主席。


实际上, 如果贾跃亭的生态战略到电视和影业而止步,乐视虽然不一定能达成贾想象中的“伟大”,但至少是一家健康的公司。还记得2012年我第一次到贾办公室,看见房间放着三台尺寸不同、连续运行了几百个小时的乐视超级电视,他那时还经常枯坐于此,说希望“多发现一些产品问题、多想一些产品创意,让硬件和内容完美结合”。


2012年可谓硬件复兴元年,冲杀入智能电视(盒子)领域的公司有老牌IT企业联想,互联网公司阿里巴巴、腾讯、小米、PPTV,还有海信、创维和TCL这样的家电制造商。而乐视以颠覆者姿态出现,影响力迅速提升,只用五年时间,乐视超级电视号称累计销量超过千万。


乐视系危机全面爆发之前,乐视致新可提供稳定现金流,虽然硬件上有战略性亏损,不过电视开机广告月收入可达6000万元。另外还有会员收入、视频片头广告,中间广告等,如果随着规模效应进一步放大,硬件亏损也会递减。


也正是超级电视的成功,助长了贾跃亭的幻觉。现在虽然原有的乐视生态已经坍塌,但超级电视在供应链体系、技术体系、研发体系、产品体系、专业团队、运营经验等方面的积累,在行业中颇有价值。


所谓 “优质资产”,也都是有保质期的。2017年,以大屏为中心的客厅战争已进入2.0阶段,多家科技公司拿出了杀手锏,无屏等新概念进入家庭,应用环境和用户需求都发生了变化。这场战争只有输家与赢家,不会有旁观者。如果说2013年,乐视超级电视以及围绕其形成的大屏生态完成了弯道超车,在2017年,它要保持直道领先就不能负重前行。


3.减负与赋能


自2017年1月融创投资乐视以来,已将近一年,分析其关键节点的行为可以看出,孙宏斌对乐视上市公司体系中的优质资产,所做的主要就是减负和赋能。减负是将优质业务从一团乱麻的债务关系中剥离,让业务更简单清晰,堵住过去的失血点,赋能则是从管理、团队上重新梳理。这等于要在开飞机的过程中修飞机,外部常言看不到孙宏斌入主以来的大动作,但其实这一阶段大动作都在内部,先要将马步扎稳。


在公告中,融创方面称:


“过去几个月,贾先生(即贾跃亭)、乐视控股本身以及其所控制的其他业务板块的相关债务和历史遗留问题不断发酵,虽然新乐视在财务上和业务上都已经采取积极措施进行隔离和提高独立性,但由于历史遗留问题和品牌的关联,不可避免的也受到波及,从而对业务正常发展造成了影响,短期内这些业务的波动将有可能对本公司的投资收益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尤其是乐视网本身历史遗留问题较多,受到的负面影响也最大,业绩和股价都有可能有较大波动。”


为了解决此前的遗留问题,孙宏斌决定借款给乐视网及乐视致新,以拯救其较为优质的资产。公告中称:“经本公司慎重考虑,在取得乐视致新、乐视云等相关股权质押担保措施确保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向乐视网和乐视致新提供限定额度的借款和担保,以支持智能电视业务的正常运营,并尽快恢复品牌和信用。”


基础业务盘活之后,融创或许会给乐视致新或影业引入优质的长期战略投资者。贾跃亭的生态战略,后期已成为一个什么能往里装的筐,只是一个脆弱的故事。但实际聚焦在文娱范围内的生态更契合用户真实需求,也是一门大生意,这或许是融创对新乐视的下注点。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9
点赞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