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大世界》如何让黄渤、徐峥争着想演真人版?

《大世界》如何让黄渤、徐峥争着想演真人版?

虎嗅注:《大护法》的成功似乎给“成人动画”从业者了许多信心。《大世界》仍然是一部现实主义的动画电影作品。但这并不意味着《大世界》就可以获得好的商业回报。尽管导演刘健为此付出3年时间和上万小时的工作,可院线给出了自己的判断——影片上映首日,《大世界》排片率不足3%。


本文转自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为方便阅读,所有小标题均为虎嗅添加。


作者:杨雨晨


2006年,国产电影曾出现过一匹大黑马——《疯狂的石头》。


大概谁也没想到,一部投资300万元的小成本电影,最终不仅票房基本收回成本,还在华表奖、金马奖等各大电影节拿奖到手软。至今,其豆瓣评分8.2(310578人评价),好于91%的喜剧片、犯罪片,热评第一写着“中国最nb的片。”



《疯狂的石头》全片充斥黑色幽默,讲述了几帮人围绕一块翡翠,发生的“偷梁换柱”、“得来全不费工夫”、“以真换假”、“完璧归赵”等一连串巧合奇遇的故事。

 

而这股子荒诞、黑色幽默,在12年后的另一部国产电影《大世界》中得以再次呈现。不过,上次“道哥”、“黑皮”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物,到了《大世界》里变成了动画人物。


这部电影的场景设置在一座南方小城,因工地司机小张抢劫了100万元巨款,被各路心怀鬼胎的人马追逐,而引发的一连串荒诞故事。


有意思的是,《大世界》与《疯狂的石头》均获得过金马奖最佳原著剧本奖提名。

 

1月7日,《疯狂的石头》两大主演黄渤、徐铮也出现在《大世界》的首映礼上,黄渤称赞《大世界》很像动画版《疯狂的石头》,带着时代的气息,徐铮则直言如果导演要拍真人版,找他和黄渤演,他俩一定来。


所以,《大世界》究竟是一部怎样的动画电影?


早在去年2月,这部作品就成为首部入围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三大电影节之一)的华语动画电影,是继宫崎骏《千与千寻》后,新世纪第二次有亚洲动画电影入围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而就在刚结束不久的第54届金马奖,《大世界》摘得最佳动画长片,也是国产动画电影首次获此殊荣。

 

不少观众从各类电影展提前观影后写下了自己的感受:



刺猬君也在上周日参加了《大世界》的首映礼,看完感觉这部电影就是借用动画的形式讲述了一个极其现实的故事。片中的人物都很酷,学院派保镖阿德、喜欢《洛奇》的杀手瘦皮、想要创业的民间科学家黄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欲望,想改变命运,却在行进中反倒被命运所改变。


就像片名《大世界》一样,即便是生活在边远小镇的人们,心中都有一个大世界,他们亦在向往着那个大世界。


此外,导演也在片中有些精心的小设计,熟悉的《新闻联播》背景音、川普当选和英国脱欧等近两年国际大事的插入、以及通过近1分钟的流水画面表达伤感。


而片中的人物形象,相较其他动画作品的唯美、可爱,更偏向“丑”,但导演刘健认为从美学角度来讲,他们都有独特的美。



“我希望《大世界》是不同文化背景、不同人群都能看懂的。”刘健对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说。这位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中国画专业的导演,此前曾为冯小刚的《大腕》、孟京辉的《像鸡毛一样飞》制作过动画短片,直至2007年他开始尝试动画长片,处女作《刺痛我》由此诞生。


虽由于未提前备案导致《刺痛我》没能拿到龙标,但这部独特风格的片子仍旧得到了不少电影节和业内人士的认可。


而《大世界》则可看作刘导以上院线为目标的野心之作。于是,把故事讲好、接地气,成了这部片子的首要任务。然后讲述人性、人的命运、人的选择,用这一共性问题,引发观众的思考与共鸣:

 

如果你是小张,一边是希望你尽快结婚生子的母亲,一边是整容失败急需钱的女友,当100万元触手可及,你会怎么办?


做一部“可能会亏钱”的电影


“挺震撼的”,《大世界》出品方之一彩条屋总裁易巧评价道。

 

震撼之一在于,导演又像创作他的处女作《刺痛我》一样,一个人花三年时间完成了《大世界》,且在前作基础上,让整个节奏、观赏性和艺术性上都有了较大提升。


彩条屋做过一个统计,刘导平均每天工作8-10小时,三年共计约10000小时,独立绘制了800多个镜头,44000张动画。


不管10000个小时理论会不会起作用,先做到10000个小时再说。


导演刘健处女作《刺痛我》


另一个震撼点,则是导演对人物的拿捏及大环境的描绘。尊重每个人的欲望与理想,不居高临下地批判、教育,而是将一个真实的世界呈现出来,大家就会为了这些欲望、单纯的理想去做一些错的事情。

 

 “我觉得它构建了一幅众生百态图”,易巧对刺猬公社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问题、欲望,但每个人也有自己非常质朴的理想,这种理想可能看起来很可笑,但后来想想这可能就是理想。”


早在三年前,《大世界》处于剧本阶段时,易巧便和刘健有过接触,当时究竟拍真人还是做成动画电影,双方尚有疑虑。最后,刘导独自回到南京开始创作。

 

“现在看来,拍真人还真不行。”易巧想了想,现实题材真人来演很容易变得冷酷、没有温度、非常闷,且这部片中的人物个个都很鲜活,若是找真人演需要一群类似黄渤、徐峥的演员,可一来国内演技优秀的演员有限,二来团队也请不起。


但是动画就不同了,导演可以通过多种手段将每个人物塑造得有特色、有格调、酷。也能将这个现实相对丑陋的世界产生一些光怪陆离的感觉,呈现出魔幻的色彩,以此让观众能在一个现实压抑的环境下,有一些挣脱。

 

对刘导来说,究其根本是自己并非电影科班出身,对传统电影的一套找演员、搭剧组一窍不通。他只是将电影当作艺术品来做,绘画专业出身,当然画是最简单、方便,也是其最擅长的方式。

 

“我决定做动画长片时,朋友都说我是‘无知者无畏’。”刘健笑言。


等到易巧再次得知《大世界》的消息时,这部影片已经入围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他第一时间与刘导取得联系,看能否推进其在国内的上映。


去年下半年,双方达成合作,彩条屋成为了《大世界》的出品方之一。

 

易巧很清楚,参与出品《大世界》他和团队都在冒一个不小的险。它可能无法上映,可能亏钱,还可能不会被大多数人所喜欢。


即便它入围了第67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不久前还获得了第54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动画长片,现在也已成功上映,后续发展却仍难预测。毕竟《相爱相亲》《嘉年华》这样的口碑片票房成绩依旧不佳,反倒是《逐梦演艺圈》、“拉来2亿投资的制片人”这类话题赚得了大众更高的关注。

 

可他依旧觉得这部作品非常值得去做。

 

一来目前国内的动画市场对创作者和制片人来说,是最好的时代,好作品不多,观众也不太知道自己该看什么,可以去创作各种可能;二来现在也是构建观影习惯最好的时期,如果《大世界》这样的片子有存活空间,就会一直有创作者去创作,也会有观众观看,形成一个比较良性的生态。


点开《大世界》的海报,一行字很明显,“建议成年人观看”。“我们这个题材是关于成人社会的问题,所以当然更合适成人去看,他们也会更加理解。”刘健说。


从《大护法》到《大世界》

 

提到成人动画,不得不让人想到在国内首部提出“成人动画”概念的作品《大护法》。



这部投资不到千万的动画电影,最终收获了8000多万票房,豆瓣评分7.8。同样作为出品方,易巧特地强调: “我可以很自豪地对外说,第一它在口碑上是成功的,第二它在商业上也是成功的。”

 

而《大护法》的成功,也给了彩条屋开发这一题材作品的信心。毕竟好的动画作品太少,作为从业者,他们也希望不简单地以盈亏作为唯一衡量指标,看得长远一点,为日后动画类型的多样、行业的爆发做些积累。

 

虽同为“成人动画”,但《大护法》与《大世界》不论画风还是表现手法都完全不同。

 

如果说《大护法》是部超现实作品,其构建了一个完全属于导演自己的世界。那《大世界》就是部超级现实的作品,刘健对于当下社会的审视、观察,对每个小细节、人物心态的描绘,及整个时代环境的嗅觉,都很独特。

 

但二者都将关注点放在了现实社会、现代人的生存状态上,这在动画作品中是很难得的。


曾看过《刺痛我》的观众,在看到《大世界》时一定会感慨:“这就是刘健风格。”个人风格明显,也让曾尝试过团队作战的刘导最终还是回到了单独创作。


如此看来,极强的个人标签是把双刃剑?“不,我觉得是利剑。”易巧肯定地告诉刺猬公社。


他认为目前国内的动画行业远未达到工业时代,可按整套既定流程批量生产。初级阶段创作者必须先出来,被大众认识,风格不强烈就不可能被记住。


再者国内观众被低幼动画作品伤害太久了,现在行业必须做更多探索。挖掘更多好口碑的作品,为行业积攒人品,也让观众更有信心,意识到原来国产动画也可做成这样。


刘健倒没有考虑太多创作以外的东西,他更期待观众看完影片后的反应。虽是一部黑色幽默的荒诞片,其中会有尖锐、残酷的部分,但他依旧在冷酷的现实下,放了一份温暖的善意。


就像影片开头引用的托尔斯泰《复活》中的一段:


尽管好几十万人聚居在一小块地方,竭力把土地糟蹋得面目全非,

尽管他们肆意把石头砸进地里,不让花草树木生长,

尽管他们除尽刚出土的小草,把煤炭和石油烧得烟雾腾腾,

尽管他们滥伐树木,驱逐鸟兽,

在城市里,春天毕竟还是春天。


去年《大护法》上映时,易巧曾说只要票房破亿,这部片子就回本了。但《大世界》他却无法做出相应的估测。因为它可算得上是“零成本”,导演一人就完成了整个创作,但三年在时间、精力上的付出却又是无价的。


昨日,《大世界》正式上映,排片占比不足3%。



“《大护法》《大世界》对我来说,上映就是成功,能被更多人看到,就是胜利。”这种类型的特殊性让易巧有了另一种心境,“我不会把它当成一个严格的商品去做。”


倘若《大世界》赚了,“我会为导演、为这个类型开心,亏了,我们也认,就当是对中国动画的一个尝试和一点小贡献。但还是希望大家对于默默做内容的导演们多些支持和关注。”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刺猬公社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29583.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29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