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猎头圈,远比《猎场》残酷得多
2018-01-15 17:26

真实的猎头圈,远比《猎场》残酷得多

作者:螃蟹 袁玥

编辑:强强


挂完电话,猎头老王驱车赶往河南郑州的一处高尔夫球场。今天约见的对象,是一家电商公司的技术总监,也是老王的新猎物。


打了两个多小时高尔夫,二人都感到微微有些出汗。秋风轻拂,老王摘下手套点起了烟,并示意对方“来一根”。


放松下来的二人一边散步一边抽烟,开始天南海北地闲聊。顺便,心照不宣地把新工作的事谈了。


事成之后,老王瞅了眼账户,二十万流水尽数到账。


作为猎头行业的第一IP,主动找上老王的生意一直不少。


但在西装革履、出入五星级酒店的背后,天天坐在不足2平米的小隔间打电话、从找总裁到招销售的活儿都接,也同样是猎头圈的真相。


90年代才在中国生根的猎头产业,伴随着经济发展快速崛起,野蛮生长的背后是500亿市场规模的名利场,所滋生出的道德与规则的困境、利益与人性的博弈,这些都是电视剧《猎场》里没有真正触及且展示出来的。


锌财经通过长达数周的走访调研,试图还原真实的猎头行业。


一、《猎场》:讲述猎头的《宫心计》


“百团大战那时候闹得多大啊,拉手网整个华东大区、两百多号人全被挖到窝窝团了。”聊起这事儿,猎头老王还是一脸兴奋。


2011年,“百团大战”激战正酣,每个平台都急需补充更多的运营生力军抢占市场份额。一时间,互相跳槽、互挖墙脚成了团购战场的独特风景。


就在这个当口,拉手团被爆出整个华东大区团队集体跳槽对手阵营。


对此,一方面是窝窝团否认挖了对手墙脚,声称“是这些员工主动要求加入窝窝团的”。


另一方面,拉手网一口咬定,“这就是一场炒作”,拒绝予以置评。


“但其实圈子里都知道,这就是猎头干的事儿。”老王偷笑。


老王告诉锌财经,这件事的操作其实是业内很常见的做法。“猎头冒充一个销售去找到拉手网前台,说我们是某某公司的,提供小礼品,需要把你们公司的电话号码发给我,然后我给你发个短信,凭验证码去领取奖品。”


“真就这样,特别初级的玩法。”老王补充,”就是那个前台姑娘太给力了,一下就把公司通讯录全发过去了。后面当然就把这团队一锅端了。”


这件事是猎头行业的一个案例,也成了猎头们津津乐道的故事。但基于“严守秘密”的猎头行业规则,至今外界也无从得知操盘这个case的猎头究竟是谁。


拿到猎物的联系方式是猎头的“基本功”。美国的猎头基本通过领英,而中国的话,可以通过社交工具,办法多了去了。


“喂?”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嗲嗲的女孩声音,“我找你们公司某某经理,昨天他内裤忘我床上了,你叫他过来拿走。”


下班后,不知如何启齿的前台姑娘写了张小字条,偷偷塞给了那位基金经理。


基金经理不解地把电话打过去,才发现原来是猎头公司。二人后面的故事我们不得而知,但最终这个猎头姑娘的确成功把他挖走了,年薪谈的是一千多万,这姑娘差不多一单就拿了两、三百万。


巨大的利益诱惑之下,有什么“善意的谎言”是不能撒的?有什么底线是必须坚守的?在目标公司附近用陌陌勾搭附近的人、通过征婚网站结识企业中高层等做法,早就被玩烂了。


猎人即猎心,而人心总有弱点。无论是金钱、美色,还是权力,有欲望猎头才有机会。“我们真没那么神,最终能挖得动的肯定是本来就有想法的。”老王说。


二、真实的猎头行业,比《猎场》更赤裸的人性


某日,从业16年的猎头赵锋(化名)接到了一份特殊的简历。A先生,现任一家大型医疗公司的事业部总经理。


之所以说它特殊,是因为投这份简历的并不是A先生本人,而是他的副手B小姐,二人职位只差半阶B小姐告诉赵锋,公司想把总经理开了但没谈拢,希望赵锋能帮忙把他挖走,自己也好补位。


为了避嫌,B小姐又偷偷把找猎头的主意出给了人事。正愁没办法的人事一拍大腿,立马找了猎头小张。


两个月不到,计策奏效,总经理被猎头小张顺利挖走。但是,准备新官赴任的B小姐怎么也没想到,公司居然空降了其他事业部的总经理C先生,一来就把B小姐调走了。


有传闻说,这个C先生是猎头小张的亲戚,这才推荐过来的。B小姐懊恼之余,直怨自己点太背。


可惜,天下没有这么巧的事。这个C先生,其实是老猎头赵锋庞大人际网中的一个小点而已。


接到B小姐的单子后,赵锋就明白,如果帮她上位,日后定对自己有所防备。于是,赵锋找到了和B小姐同公司、职位相近的旧相识C先生。同时,给B小姐出了借人事之手以避嫌的主意。


然后,赵锋找到接了人事单子的猎头小张秘密对接,在把人挖走的同时向人事吹风,“我看你们也不用再从外面找了,内部推荐一个人,既解决了继任的问题,还替公司省了钱,老板是不是更看重你了呢?”


在人事的主动配合下,才有了C先生上位的故事。


外界以为猎头工作的复杂在于攻心挖人,其实不然,险恶的职场和人心才是他们面对的最大陷阱。而平日积累的人脉和资源,就是他们面对挑战的武器装备。


在业内,有的猎头会花大力气去做所谓“人才地图”,相当于是基于行业无限细分的人才网络图。以电商行业为例,先从2B、2C还是平台开始分公司,到具体公司再按组织架构划分员工,最后搜罗简历对每个员工进行匹配和分析。


“人才地图”的做法因猎头而异,是猎头们非常敏感的秘密资源,即使在公司内部一般也不会共享。


像赵锋这样人脉强大的老江湖只是猎头群体中的少数,对于大部分中端猎头或是新手猎头而言,免不了要踩些坑、吃点亏。


“我当时给他招了三个人,按20%收费,最后还剩尾款五万块钱,他就想赖账不付了。最后我直接找他公司的一个董事,五万块钱才要回来三万。还有两万块钱要不回来不要了,没办法。”


这是发生在从业8年的猎头陈海(化名)身上的案例。换作普通小猎头碰上只能认栽,他说:“合同是签了,但那是君子协议,没用。”


比公司赖账更可怕的是一个不专业的HR,跳单、收回扣都是常有的事。作为公司和猎头对接的代表,HR有很大的操作空间。要是HR还想赚公司的钱,办法就更多了。


比如说,明明是HR自己找到的简历,跟猎头公司商量好,由猎头来走简历推荐流程,赚的钱大家一起分。再比如发生在上海的真实案例,一个房地产公司的HR,通过他老婆做了一个猎头公司,三年挣公司1800万猎头费,最后被公司查到了,被判二十年。


老猎头赵锋也碰到过HR索要回扣的事。“我直接把录音发给他董事长,把他开除了。”说到这,陈锋仍难掩气愤,“我最烦这些人,迄今为止,只有他一个人敢问我要回扣。”


陈锋之外,猎头们主动给HR送礼或许才是业内的主流,他说:“买个笔记本,送个iPhone 8,让HR有什么好事提前先想到你,这很正常,而且在后面操作也不违规。”


猎头和HR之间、HR和公司之间、公司和猎头之间,都有不为外人知晓的灰色地带。而三者在灰色地带上演的利益互搏、勾结与背叛,暴露的人性复杂、行业无序,远比《猎场》更加赤裸。


三、真实的猎头圈:两分精英,八分屌丝


“猎头有五大之说,光辉、海思、亿康达、史宾沙和罗盛,它们展示了人力资源的高与贵。”《猎场》中在顶级猎头公司做了13年CEO的刘量体告诉郑秋冬。


然而,褪去光环后的猎头圈,真实生存状态并没有电视剧中那么风光亮丽。除了讲究规模效应的互联网行业外,猎头圈子可能是马太效应最明显的行业了。


与“其他猎头公司”不同,五大猎头公司按服务过程进行收费,一个单子大致拆成十个步骤,做一个步骤付一个步骤的钱,不对成单负责。最基本的背景调查,3页A4纸就要收8万块钱。


高高在上的“五大”几乎承包了猎头公司所有的骄傲与光鲜,而“其他猎头公司”则扮演了那80%的陪跑角色。


毕业后,月月曾在一家M开头的外企猎头公司做了3个月顾问助理。公司位于上海外滩42层的气派大厦,但内部却是隔断的36个狭小工位。


推门进到办公室,那感觉就像进到了低音量版的电话销售中心。


“请问是xxx么?我是xx公司的,最近考虑新的工作机会吗?”


“没关系,那保持联系。”


“从进来到离职,我都在做这个。”月月告诉锌财经,“除了6个资深猎头,所有人都一样,和中介没差别。什么样的岗位他们都招,一个最普通的销售他们都接。”


老王耸肩笑了了笑说:“我这样说吧,只要公司付费就肯定有猎头去招。因为整个猎头公司的运营需要这个钱。”


从“猎头”到“猎腰”甚至“猎脚”的转变,猎头行业的变味并不影响大家赚钱。


为了扩宽盈利渠道,不少猎头公司还承接“测试订单”的业务,即帮老板测试员工的跳槽意向。“这种单子其实比较稳,接了就有钱赚。”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像那种人才匹配的,好不容易谈成一单还得等候选人转正,要是他没转正跑了,前面就白忙活了。”


现在国内的猎头市场现状是,80%~90%的猎头,都变成了“坐在不到2平方米的隔断里打骚扰电话的人”。



香肩美人、百万大单,对于他们其实都很遥远,而繁琐、重复的类中介工作,才是大部分猎头的真实生活。


据最新的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有超过5万家猎头机构,其中10人以下的公司几乎占五成。这些小微公司不会去关注品牌和顾问体系的建设,更多的追求短期盈利。“反正也就几个人,赚到钱的活下来,赚不到钱就关门。”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两分精英,八分屌丝,猎头的高大上如梦幻泡影,更多只是墙外人的臆想。缺乏使命愿景,一门有钱就赚的生意才是真实的猎头圈。


《猎场》里的故事,看看就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6
点赞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