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川航紧急迫降,专访机长:副驾半边身体在窗外悬挂

川航紧急迫降,专访机长:副驾半边身体在窗外悬挂

虎嗅注:今天(5月14日)早上,四川航空3U8633重庆至拉萨航班挂出空中特情7700信号,之后飞机于07:46分备降成都双流。根据中国民航局西南地区管理局官方的通报,在成都区域巡航阶段,驾驶舱右座前风挡玻璃破裂脱落,机组实施紧急下降。


还好所有乘客平安落地,已经妥善安排。但备降期间右座副驾驶面部划伤腰部扭伤,一名乘务员在下降过程中受轻伤。《成都商报》对机长进行了专访,机长表示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风挡玻璃突然爆裂,副驾的身体甚至飞出去一半,整个迫降过程难度十分大。


本文转自公众号“成都商报”(ID:cdsb86612222),记者: 费成鸿、吴丹若、杜玉全、王拓、马天帅、陈柳行。


记者多次联系四川航空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目前导致故障的具体原因仍在排查当中,具体结果以官方最终披露为准”。


下午13:45,@四川航空发布微博称,航班落地后,旅客在工作人员引领下转至候机楼休息,并改签至3U8695成都至拉萨航班。目前,该航班已于12时09分起飞。


有29名感觉不适旅客在川航工作人员陪同下前往医院检查就诊。



对于网传“航班机长耳朵受伤”,川航发布声明:目前3U8633航班机长身体状况一切正常,正在休息。



川航3U8633备降成都,导致14日上午其他执飞航班也受到了影响,不过目前机场流量已经恢复正常。


惊魂20分钟:万米高空急坠,乘客尖叫


一位不具名的乘客发布了长微博,复原了机上的情况。他说,飞行中飞机顶部传来一个声响,“只不过一刹那而已”,机舱骤然变暗,氧气面罩也垂下来了,飞机开始失重急速下降,甚至清晰地看到飞机下方的冰山。



另外一名当事航班乘客曾俊回忆起飞机上的那段遭遇,直呼“太惊险太刺激了,太吓人了”。


飞机大约飞行了一个小时,正处于万米高空,突然开始急速下坠。“持续了大概5到6秒钟时间,速度特别快。”曾俊说,当时乘务员正推着餐车在派送早餐,包括他和乘务员在内都被毫无征兆的下坠吓得不轻,不少乘客开始尖叫,机舱内行李架上的物品、餐盒撒落一地。


机舱内物品脱落一地,图片来源:重庆三两事


紧接着,机舱内的氧气面罩全部脱落,曾俊和其他乘客迅速拉起氧气面罩罩住面部。


机舱内氧气面罩脱落,图片来源:重庆三两事


曾俊还回忆称,飞机突然下坠后餐车失控,撞上一名乘务员。该乘务员迅速找到飞机尾部一个空位坐下,并戴上氧气面罩,“当时我就正好坐在她附近,听到她在喊腰很痛,受伤了。”他还说,飞机下坠后乘务员大声安慰乘客,“她说请大家相信他们,他们有能力、有实力安全落地。”


乘客骆先生,今年23岁,计划从重庆前往拉萨旅游,他介绍,飞机大概飞行了一个小时左右,事发时飞机一阵抖动,急降了一下,氧气罩也在随后降下,机舱内不少物品散落,“不少人都在叫,觉得糟了糟了,今天肯定完了,出大事了。”


乘客戴上氧气面罩,图片来源:重庆三两事


骆先生介绍,安全着路后,航空公司人员对乘客进行了安排,安抚,身体异样的乘客被送到医院治疗。记者了解到,目前在高压氧舱接受治疗的乘客主要症状为,头晕耳鸣,但已经有了好转。


经过一段时间的盘旋,飞机最终安全备降成都双流国际机场。下机后,现场来了很多救护车和警车,还有很多医护人员。



机场上救援人员严阵以待,图片来源:重庆三两事


英雄机组驾驶飞机平安着陆


飞机平安着陆后,后续图片才开始流出,外界才意识到这原来是一起非常罕见的飞行特情:在飞行过程中,驾驶舱右侧前风挡掉落。


从FR24提供的飞行数据上可以看出,该航班大约在北京时间早上7:07开始从32000英尺左右紧急下降高度,7:11左右下降至24000英尺高度,7:16再度由24000英尺降低高度,直至7:43平安着陆在成都机场。


相关数据图,来源FATIII 


业内一位有丰富高原民航飞行经验的飞行员根据流传出来的图片分析称,整个FUC面板都被拉出来了,根据照片显示,备用罗盘都被拉下来使用了,那就有可能是FUC面板脱落后仪表显示系统的路线伤到了,可能导致所有仪表无法显示。

 

受损的机舱


该飞行员说道:“运气好的是,这架飞机当时的位置刚好位于进藏航路刚进山区的地点,安全高度6600,掉头回成都很快就能出山,下到更低的高度,不然进了山过后,由于山区原因,高度不能下,只能保持最低安全高度,在那么低的温度,又缺氧的状态下,飞个十分钟都是很困难的。”


另据@FATII,在整个特情处置过程中,驾驶舱前风档玻璃脱落,驾驶舱的气温是零下几十度,风流又大,当班机组穿短袖衬衫,由于风挡脱落时对客舱设备造成了损坏,很多设备显示不工作,机长还要正确操纵飞机紧急备降去成都,整个过程相当惊险、应对非常不易。




据相关人士透露,该航班当班机长为军转民飞行员刘传健,具有过硬的心理素质和飞行素质。


本次执飞的川航3U8633是一架空中客车的A319客机,注册号B-6419,从FR24提供的数据显示,风挡损坏是在万米巡航阶段发生的。不少业内人士对此次川航3U8633迫降点赞,称其为“奇迹迫降”,而刘传健被称为“英雄机长”。

 

今天下午,记者联系上了机长刘传健,对他进行了独家专访。


记者:刘机长好,你现在身体好吗?


刘传健:身体没有感到明显不适,接下来公司还会组织进行一次全面的体检。


记者:我刚才采访一些业内人士 ,他们说这次迫降非常难?


刘传健:非常难的一件事,不是一般的难。难度体现在飞行途中的座舱盖掉落、驾驶舱风挡玻璃爆裂的情况下,会驾驶员造成极大的身体伤害。风挡玻璃掉落后,首先面临的就是失压,突然的压力变化会对耳膜造成很大伤害。温度骤降到零下20度~30度左右(监测显示,当时飞机飞行高度为32000英尺,气温应该为零下40摄氏度左右),极度的寒冷会造成驾驶员身体冻伤。


在驾驶舱中,仪表盘被掀开,噪音极大,你什么都听不见。大多数无线电失灵,只能依靠目视水平仪来进行操作。


记者:近万米高空,氧气也非常稀薄吧?


刘传健:跟客舱一样,驾驶舱失压后,会自动脱落氧气面罩,缺氧问题不大。驾驶舱和客舱是密封隔绝的,因此失压、降温没有对乘客造成影响。


记者:我注意到航班起飞时间是在6点25分,事发时间和位置是什么时候?


刘传健:应该是7点过,我没注意到准确的时间,离成都的距离大约在100公里至150公里左右。


记者:事发时有什么征兆么?


刘传健:没有任何征兆,风挡玻璃突然爆裂,“哄”一声发出巨大的声响。我往旁边看时,副驾(身体)已经飞出去一半,半边身体在窗外悬挂。还好,他系了安全带。


驾驶舱物品全都飞起来了,许多设备出现故障,噪音非常大,无法听到无线电。整个飞机震动非常大,无法看清仪表,操作困难。


记者:是怎样的困难法?


刘传健:瞬间失压和低温让人非常难受,每一个动作都非常困难。你要知道,当时飞机的速度是八九百公里(每小时),又在那么高的高度。我给你打个比喻:如果你在零下四五度的哈尔滨大街上,开车以200公里的时速逛奔,你把手伸出窗外,你能做什么?


记者:确实非常困难。我听说你还得输入一些指令?


刘传健:你说的是“7700紧急情况代码”。7700的指令是必须发送的指令,一旦飞机发生故障就必须在键盘中输入这个数据。


记者:在自动驾驶完全失灵,仪表盘损坏,无法得知飞行数据的情况下,如何确定方向、航向,返航机场的位置等等?


刘传健:是的,完全是全人工操作, 目视靠自己来判断,民航很多是自动设备,其他自动设备都不能提供帮助。这条航线我飞了100次,应该说各方面都比较熟悉。


记者:返航过程中,有没有关注自身的身体状况?


刘传健:当时只想能不能把飞机安全操作下去,无法关注自己的身体状况。


为避免整个机组进一步受到伤害,要先减速迫降,而在紧急高度下降,噪音极大,自动设备不能提供帮助。完全凭手动和目视,靠毅力掌握方向杆,完成返航迫降。


我当时的身体应该是发出了非常大的抖动。


记者:从飞行数据上可以看出,事故发生后,紧急下降分了两个阶段:一是从32000英尺左右紧急下降高度,二次是从24000英尺高度下降到着陆。这是出于什么考虑?


刘传健:因为当时(飞机)的速度非常大,噪音也很大,必须要进行减速。直接下降的话,会造成飞和机上人员的伤害。


记者:从发生事故到降落花了多少时间?


刘传健:大概20多分钟。


记者:今天早上的天气情况怎样?对这次紧急迫降是否有影响?


刘传健:天气帮了很大的忙。今天早上几乎无云,能见度非常好,如果是伴随降雨或者天气状况不好的话,后果无法预料。


记者:业内人士说你们学习飞行时会有一个模拟噪音、低温等过程?


刘传健:在初级教练机阶段,会有一个极端情况模拟训练。但高度和速度都不可能像这次这么快。


记者:网上有传言着陆后飞机爆了胎?


刘传健:没有的事。因为飞机超重,并且反推设备不能工作,因此比正常滑行距离要长,轮船摩擦更久,导致温度过高,然后轮胎自动瘪气——这是一个保护,不是爆胎。


记者:能说说你的经历么?


刘传健:之前一直在军校飞行。2006年转业后一直在川航工作。


记者:网友说你的这次经历跟《萨利机长》比较像?


刘传健:《萨利机长》我看过,其实这次跟英航的那次更像。


记者:就是《空中浩劫》里提到的英航5390航班?像你们是不是特别关注那些关于航空题材的电影或纪录片?


刘传健:对。我们平时会关注特殊的飞行事故,会刻意关注从职业的角度,考虑事故发生原因,自己应该怎么去操作,做一些特殊准备。


记者:有没有想过有自己会遇到这种情况?


刘传健:平时有一些经验,从刚毕业到现在自己已经飞了几十年了,这方面还是做了一些特别的准备,谁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飞行员这个职业就是与非正常情况打交道,正常的情况大家都没问题。


中国民航飞行学院飞行训练标准处处长葛志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高度评价了机组人员,尤其是驾驶人员在此次飞行特情中的表现。


他表示,“在9800米的高空,驾驶舱玻璃碎裂会造成失压,当时驾驶舱内的物品甚至机组人员都有可能被吸出窗外,面临极大的生命危险。”


气压对人体生理的影响主要是影响人体内氧气的供应。气压下降,机体为补偿缺氧就加快呼吸及血循环,出现呼吸急促,心率加快的现象。严重的会出现头晕、头痛、恶心、呕吐和无力等症状,甚至会发生肺水肿和昏迷低温。


“在那个高度,30秒内人就会意识模糊,再加上零下二三十度的低温,要处惊不乱、有条不紊地处理特情,非常难得。”他说,“在中国民航飞行史上,这次特情处理情况算是非常不错的。”


3U8633航班飞行员临危不乱,冷静处置险情,也被网友纷纷点赞!



受伤副驾驶和乘客正在接受治疗


14日中午,记者来到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在川航备降事件中受伤的副驾驶正在这里接受治疗。


记者在现场看到,受伤副机长被安排在急诊科一间观察室进行治疗,门口还有特勤人员进行值守,几名航空公司和工作人员也在门外守候。



记者第一住院部病房见到了受伤的乘务员,目前其情况稳定。同事称:“她很好,我们还笑着聊天。”


受伤乘务员被单独安排在一间病房,病床周围拉起了帘子,几名同事在病房内陪同。不过,记者试图进一步了解详情时就被劝出了病房。病房门口还挂上了一个“请勿打扰”的提示牌。


据现场一名航空公司工作人员介绍,公司有专人负责此事,目前暂不便接受采访,但后续或将针对受伤副机长情况对媒体做通报。目前,现场已经聚集了多家媒体。


在现场记者遇到了一位在医院接受治疗的成都女乘客,据家属介绍,目前该位乘客情况稳定,不过仍有头晕恶心的症状。记者了解到,在有多名事发航班的身体不适乘客在医院接受治疗。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成都商报©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44078.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79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