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粹主义抬头,一场金本位引发的血案
2018-06-02 09:36

民粹主义抬头,一场金本位引发的血案

作者:BAI Fund,首发于微信公众号“BAI贝塔斯曼”(ID:BAI_VC)


编者按:1893年,金融恐慌席卷美国,失业的劳工与农民组建“民粹党”,试图推出自己的总统候选人,颠覆由财团垄断的美国政治集团。是否施行“金本位”的货币制度进而成为了1896年总统大选的关键性议题,共和党候选人威廉·麦金莱最终赢得大选,并因推行金本位制度实现了美国经济的复苏与繁荣。麦金莱的金本位获得了成功,但自己却最终难逃被民粹主义者刺杀的命运。


You shall not crucify humankind upon a cross of gold.

你们不能把人类钉在黄金的十字架上。


——威廉·詹宁斯·布赖恩,1896年7月9日


1896年7月9日,芝加哥,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如期召开。3年前的全国性金融恐慌致使美利坚的国土再度分裂,这一次,农民、劳工与企业领袖、金融业者尖锐对立,矛盾在彼时仅有45个州的合众国各地迅速累积。


“你们不能把人类钉在黄金的十字架上!”


民粹主义者威廉·詹宁斯·布莱恩(William Jennings Bryan)将共和党的金本位提案批评为钉死美国经济的十字架,它应当为美国的糟糕经济负责。在万众的欢呼声中,此前不被看好的布莱恩竟然成为一匹黑马,一举夺得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提名。


布赖恩的“黄金十字架”演说极富煽动性,但同时也招致了许多非议。在这幅讽刺漫画中,布莱恩手持十字架却脚踏圣经,是一个神圣亵渎者的形象


金本位(Gold Standard)货币制度与自由银币(Free Silver)制度在布莱恩的演讲中成为对立的两面,未来的美国将施行哪种货币政策也因此成为了1896年总统大选的一项重要议题。


金本位的支持者认为,美国早先通过的1873年铸币法案(Coinage Act of 1873)应当被再度加强,倘若以法案的形式将美元兑换黄金的比例固定下来,那么便可有效缓解货币波动,从而最终稳定全国经济。


自由银币政策的支持者则认为,正逐渐成为国际惯例的金本位制应当被废除,根据需求无限制地铸银为币才能有效刺激经济。由充盈货币导致的通货膨胀可以令债权人的财富大幅缩水,从而有效缓解劳工与农民的负债压力。


共和党人用以攻击民主党自由银币政策的宣传海报


两种货币制度的差异逐渐转化为两个阶级的矛盾,站在金本位制度一侧的,是集结了企业领袖与金融业者的共和党人,而站在自由银币制度一侧的,则是刚刚吞并了人民党(People’s Party)的民主党。在金融恐慌中饱受困扰的美国民众相信,民主党人将会引领自己走出饥饿与贫穷,重回繁荣与稳定的镀金时代。


1893年大恐慌


1893年2月20日,国际小麦价格暴跌,高度依赖出口的美国经济遭受巨大冲击。


13天后就职总统的格罗弗·克利夫兰(Grover Cleveland, 1837-1908)成功说服国会,废除了施行3年的谢尔曼白银采购法案(Sherman Silver Purchase Act),此后自由和无限制的银币制度再度获得批准,大量的银币被铸造出来,克利夫兰期待这样的妥协可以挽救站在悬崖边缘的美国经济。


1896年,百老汇将1893年的金融恐慌事件改编为音乐剧《财富的战争》


然而这场日益严重的金融危机并没有因此得到缓解。恐慌终于在巴林兄弟银行(Baring Brothers)的挤兑潮中爆发。人们争相前往银行提取存款,信贷紧缩旋即波及整个美国经济,投资者大幅抛售美国股票,一系列银行相继倒闭。


北太平洋铁路、联合太平洋铁路、艾奇逊·托皮卡、圣菲铁路公司……昔日的辉煌企业纷纷关停破产。在1890年代的至暗时刻,共有500家银行关门,15000家企业破产,约有17%至19%的美国劳动力被迫失业,绝望与愤怒逐渐在整个劳工阶级之间传播开来。


20岁的波兰青年利昂·乔尔戈斯(Leon Czolgosz)在俄亥俄州炼钢厂中失去工作,经济的不景气与社会的骚乱使得乔尔戈斯频繁出入教会与秘密社团。


出生于波兰移民家庭的利昂·乔尔戈斯(1873-1901)


乔尔戈斯相信,除了政府之外,一定还有什么可以给予人民力量。


1890年7月15日,人民党主要成员在内布拉斯加州哥伦布市召开了首次大会


1891年,人民党(又名民粹党,Populist Party)在绝望的氛围之中成立,短短1年间,人民党在五个州总计赢得8.5%的选票,甚至推出了属于自己的总统候选人。


在1894年的众议院选举中,人民党一举夺得了超过10%的选票,融合了激进的农业主义与都市主义,人民党极端仇视银行与金融业者,人民党人的熊熊怒火一直延烧到了金本位本身。


人民党人普遍认为,由犹太人组成的国际金融家阶层毁掉了美国的小型家庭农场。银行家推行的金本位制度正是导致金融危机与人民贫困的罪魁祸首。


金本位是错误的,金融家是邪恶的,所有人都应拥有平等的权利,没有人可以拥有特权——美国西部的小麦种植者与南部贫困地区的棉花种植者这样坚定地认为。


越来越多的失业农民与劳工加入了人民党的阵营。正是在这一年,美国历史上的第一波民粹主义浪潮开始流行。


1892年,James Weaver获得提名,成为了人民党总统候选人


在多种政治力量的博弈与互动之下,自由银币(Free Silver)成为了对抗金本位(Gold Standard)的另一种有效货币制度,民粹主义者相信,自由银币制度必将协助美国走出经济萧条。


1896年7月9日,他们的狂热终于被布莱恩的“黄金十字架”演说再度点燃。尽管已有不少分析表明,人民党及其所支持的扩张型货币政策或将导致严重的通货膨胀,迫使债券持有者的债券面值缩水,从而彻底毁灭美国经济。


民粹主义的浪潮


如同一头巨蟒,民粹主义吞噬着人民的理性。越来越多的基层民众被人民党反对金本位的宣传所吸引,共和党人所信奉的金本位一时成为了美国民众的众矢之的。


民粹主义者布莱恩如同巨蟒,将民主党阵营中的大部分成员吸收进了自己的团队


面对日益高涨的民间情绪,共和党的老对手民主党似乎找到了反击的机会。


1890年,在民主党人的巧妙运作之下,共和党人威廉·麦金莱(William McKinley)在同年的地方选举中以300票之差遭遇失利,用以作为麦金莱关税法案的报复。


同年稍早前,保护主义色彩浓厚的麦金莱“1890年关税法案”(Tariff Act of 1890)刚刚获得通过,法案将美国的进口平均税收上调了近50%。


根据法案,美国进口品的平均税率从38%飙升至49.5%,麦金莱试图以这种方式保护美国的制造业。


美国优先,这在1890年代的美国政坛也是一句响亮的口号。


1896年,麦金莱成为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参加大选。作为金本位的坚定拥护者,麦金莱自然成为了汹涌民众与民主党人的反抗对象。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对于民粹主义者而言,攻击政敌的最佳办法,并非出台更为优选的方针政策,而是不遗余力地抹黑对手,甚至制造假新闻。


1895年,改版后的《纽约新闻报》与风头正盛的《世界报》展开激烈竞争,煽情主义、夸张言论、虚假宣传甚至色情与暴力成为了两份报纸争夺草根市场的主要手段,美国新闻史上的“黄色新闻”(Yellow Journalism)浪潮就此开启。


擅长煽情与夸张的《纽约新闻报》因在报刊中使用“黄小孩”的形象而广为人知,随着《纽约新闻报》的流行,人们便以“黄色新闻”形容这一类风格的新闻


在后来的美国西班牙冲突中,“黄色新闻”甚至一度成为了战争的导火索,进而在1901年的麦金莱连任选举中产生了令人震惊的社会作用。


波兰青年乔尔戈斯,正是在失业的绝望之中,逐渐成为了“黄色新闻”的忠实读者。他对政府的恨意逐渐加剧,一个危险的思想开始在他的心中生根。


为有效打击政敌,麦金莱的反对者民主党最终在1896年将人民党吞并,他们以“黄金十字架”的名义对麦金莱及其推崇的金本位货币制度发起攻讦。


影响美国数年的“黄色新闻”浪潮终于在麦金莱总统任期内终结,到19世纪末期,美国社会普遍对“黄色新闻”的强大社会煽动性产生了反思


民主党人坚定地宣称,基于金银复本位制(bimetallism)的自由银币政策才是挽救美国经济的真正良药。他们中的一部分人认为,倘若混合使用金银两种金属制造货币,便可保证充足的货币供应,然而一些经济学家则警告,价值较低的银币势必将驱逐价值较高的金币,金银复本位制一旦实施,则势必将为未来的美国经济带来更多混乱。


一场选举的血战开始了。


威廉·麦金莱在就职总统前曾一度刻意回避自己的货币政策倾向,媒体便绘制了一副讽刺漫画用以表明麦金莱“骑墙”的暧昧态度


最终,支持金本位制度的麦金莱获得了胜利。随之设立的,还有保护性极强的美国关税新制,在1872通过的丁利法案(Dingley Act)中,免税的棉花与皮革被再度征税,糖类的税额加倍。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保护主义税制伴随着金本位制度最终降临。


音乐殿堂的枪声


1900年,麦金莱坚持的 “金本位法案”(Gold Standard Act)终于获得通过,从此美国正式开启了长达33年的金本位制时代。麦金莱四年的金本位实践稳定了美国动荡的经济,使得美国终于走出了1893年以来的恐慌与萧条,继而以繁荣的国家面貌迎来了20世纪的降临。


耐人寻味的是,汹涌的民粹主义浪潮在美国经济获得复苏之后竟然逐渐平息。在麦金莱寻求连任的竞选海报上,曾尖锐对立的劳工阶级与资产阶级已并肩站在一起,共同成为了金本位的坚定拥护者。


1900年,麦金莱的竞选团队推出了一款竞选海报,海报中,麦金莱已几乎成为美国全民拥护的总统。“繁荣于内,声威在外”成为了麦金莱连任的竞选口号


“繁荣于内,声威在外。”


麦金莱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繁荣总统”。


坚持金本位的麦金莱引领美国度过了一场危机,使美国从美洲区域性小国向着跨地区帝国主义强权迈进。金本位的成功奠定了美国在二十世纪前二十年的经济繁荣,也为麦金莱赢得了巨大的个人威望。


1901年,成功获得连任的麦金莱与夫人开启了为期六周的全国巡游,他们穿过南部,到达西南,深入到了那些曾经反对金本位与共和党的地区。


麦金莱自信地认为,经过整整一个任期的努力,美国民众已逐渐认可了金本位对于稳定国家经济的重要意义。


麦金莱总统生前最后一次公众演讲,在1901年,麦金莱已成为美国历史上声望很高的总统之一


1901年9月5日,麦金莱总统来到博览会音乐殿前发表演说,欢迎总统的宾客排起长队,人们渴望一睹“繁荣总统”的尊容。


在欢迎的人群之中,一位青年跨步向前,突然扣动了掩藏在手帕之中的左轮扳机。两颗子弹穿透总统的腹部,音乐殿堂一片恐慌。9天之后,麦金莱总统终因伤口恶化不幸去世。


乔尔戈斯假借与总统“握手”而向总统开枪行刺


这名年轻的刺客便是乔尔戈斯。从乔尔戈斯的口袋之中,警方搜出了一份充满仇恨言论的黄色新闻。直到二十世纪的第一年,乔尔戈斯仍然对1893年的失业耿耿于怀。


然而直到麦金莱总统遇刺的32年之后,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Roosevelt,1882-1945)才在大萧条的背景下最终取消了美国的金本位制度用以刺激经济。


“我对刺杀总统毫无悔意”乔尔戈斯对警方说道,他始终认为自己的刺杀有助于为美国民众争取平等与自由,而对于究竟何种货币政策可以稳定经济,乔尔戈斯却一直没有自己的意见。


1900年,麦金莱携手副总统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 1858-1919)开启了第二任期,这一年美国经济复苏,呈现出了繁荣的面貌


经济的繁荣与衰退或可周期交替,然而民粹主义激起的仇恨,却不会轻易在历史之中消失与褪色。


多年的经济衰退之后,沉睡许久的民粹主义终于在21世纪的第二个10年再度抬头,从美国到世界,秩序与理智正再度面临挑战。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
点赞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