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钱特少、活特多:亚马逊的衡阳血汗工厂

钱特少、活特多:亚马逊的衡阳血汗工厂

虎嗅注:湖南省衡阳市的白沙洲工业园内,有一座富士康工厂。据悉,今年早些时候,亚马逊和富士康签订了一笔单子,希望富士康能够提高产能,生产出更多的Echo、Echo Dot以及Kindle。积极的一面是,得益于这笔订单,这座富士康工厂新增了30条生产线,创造了15000个岗位;而消极的一面却是,这可能又成了一家血汗工厂。


本文来自The Guardian,作者:G. Chamberlain,由英文联播(ID:yingwenlianbo)负责编译。


1


清晨五点,一个年轻女子的眼皮在打架。她用牙刷清除亚马逊智能音箱上的尘迹,干了一整晚。时间过得很慢,现在她疲劳不堪。


她一直在劳动,可活干得越来越慢,直到干不动了。她环顾车间,其他工人都趴在台上,她也向前一倒睡着了。


让我们称这名年轻女子为Alexa吧。Alexa在干什么呢?


为了寻找答案,我们把时间调回到6月4日。中国湖南省衡阳市的人口为700多万,是湖南省第二大城市。当地人称这里为“雁城”,因为南下迁徙的候鸟在这里歇脚,可即便是中国人,也不一定能在地图上找出这个地方。


早上很暖和,但没有太阳,浮着一层轻霾,也可能是雾。通往白沙洲工业园富士康工厂的马路很宽阔,路两边是修剪整齐的植物。汽车、摩托车和公交车排着队驶向工厂,路直抵工厂,工厂前有一个大门。穿蓝色制服的保安盯着进厂和街上的车流看。


几十个工人走了出来,他们穿着牛仔裤、T恤衫,多数是年轻人,有男有女。他们每周要工作60个小时,5个工作日,每天8小时,外加每天加班两小时,周六还要额外干上十个小时。


他们工作目标很高,上厕所都要请假。每月加班工作80个小时,远远超过中国劳动法规定的36个小时,但工厂确实这样做了,而且工人们也想加班,为了提高基本收入。


这些人在制造智能音箱和智能平板,亚马逊希望Echo、Echo Dot和Kindles销量增加,让这些产品进入全世界数百万个家庭。


今年早些时候,亚马逊和庞大的富士康公司签订协议,让衡阳工厂增加产量。据称,这家中国公司新增了30条生产线,创造了15000个岗位。

 

富士康是中国最大的民营雇主,其3月利润增长4.2%,2017年后三个季度净收入增加18.4亿美元。2018年第一个季度利润为6.05亿美元,据称首席执行官郭台铭身价已达到53亿美元。


另外也有说法称,富士康着急着要把业务多样化,降低对苹果的依赖,因此花大笔钱投资兴建了衡阳工厂,满足亚马逊相关产品的代工生产需求。


衡阳富士康工厂采用老法子——低工资、长工时。而且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工厂里的工人并非正式工,都是派遣工。


这些工人是从劳务公司雇佣的,他们的工资通常比正式员工高一点,但没有病假工资和休假工资,淡季生产线停工或下岗时无需支付他们遣散费。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他们就像自己亲手生产的亚马逊产品那样——今天还想用,明天就不想用了。


公司日渐依赖临时工的做法让中国政府感到担忧。2014年,中国政府修改劳动法,限制派遣工比例,规定不得超过公司员工的10%,并仅限于临时性工作。而公司的大部分岗位应使用正式工,并签订劳动合同。


贴在衡阳富士康工厂墙上的工资条显示,贯彻这一规定可能还需时日,衡阳工厂约40%的工人是从劳务公司招来的。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就依赖这些工人的生产流,巩固了自己作为世界首富的地位。


2


贝佐斯身价约1020亿美元,他腰缠万贯的另一面,是全球各处报道亚马逊仓库工人处境的悲惨。他们工作艰辛,却只能拿到基本的生活费。


工会和劳动权利组织抗议低工资和艰苦的工作条件,亚马逊使用的三家快递公司面临英国GMB工会的起诉,工会要求零工经济中的快递司机获得病假工资和休假工资。


上个月还有爆料称,亚马逊英国仓库在过去三年中叫了600次救护车。工人们一直呼吁亚马逊,希望提高待遇。


但贝佐斯认为没有必要。几个月前,贝佐斯获得“杰出个人荣誉”,表面看起来他“特别有创新精神,创造并变革了市场,影响了文化,同时直面社会责任”,可他赚钱的方式受到质疑。


“当你受到批评时,首先要照照镜子问批评者说得对吗?如果他们说得对,改变,别抗拒。”贝佐斯说。


但贝佐斯的镜子显然在说,那些批评者是错的。“我对我们的工作条件感到非常骄傲,对我们支付的工资感到非常骄傲。”在台下观众的面前,他说出了这样的话。


现在,他和郭台铭把同样的模式带到衡阳。是什么让世界上最富裕的两个人,在一个中国内陆城市建厂呢?毕竟这里远离深圳、上海、天津和广州等航运发达、直通大型工业基地的制造业中心。


要回答这个问题,你需要知道Alexa每小时赚14.5元(1.69美元),这还不到1英镑,比普通中国工人每小时2.69英镑要少。如果在深圳,富士康可没法给她这么点钱,那里的最低工资是每小时19.5元,在上海最低工资是每小时20元。


有时候Alexa会加班,但月底打开工资条时,她会感到失望,因为她和其他派遣工工友的小时工资一律是14.5元,加班工资也按照这个标准来计算。而中国劳动法和亚马逊自己供应商守则规定,加班工资应该为正常工资的1.5倍。


富士康承诺,派遣工每月最少拿3700元,但工资条和工人自己的账本显示,真正拿到手的工资并没有那么多。大多数派遣工平均工资为2000元~3000元之间,正式工为2000元~2500元。2017年,衡阳工人的平均工资是每月4647元。


中国近年来工资水平高速增长,但湖南依然是工资最低的省份之一,衡阳最低工资是每月1280元,只有深圳的一半,而富士康专门为苹果代工的工厂就建在深圳。


深圳工厂多年来因员工待遇差而受到批评,他们生产iPhone和其他苹果设备。2010年有14起自杀事件,这促使工厂在宿舍周围拉起网来,为了接住跳楼的工人。


3


时间再拨回到今年3月。那个黄昏,Alexa从公交车上走下来,到工厂上夜班。她通过一家劳务派遣公司来到这里,在生产线前生产亚马逊的迷你智能音箱Echo Dot。


Alexa看起来和周围其他女工人一样,可她有个秘密。她是美国劳动权利调查组织“中国劳动观察”派来的卧底,她要调查事件背后的真相。


这是第一次有人调查亚马逊的生产线,这家机构与《观察者》和《星期日镜报》联合发表了调查结果。该机构自己撰写的报告《秘密压迫供应商工人获得的亚马逊利润》也于早前在线发表了。


Alexa来得很早,和其他工友一样。她们知道必须留出时间安检,晚上8点就要在工作台就位,尽管来早了也不会给钱。她的工作日记里写着:“车间里的温度比外面高多了,她必须戴上防静电手套,这很快就让双手出汗。”


每天回到公司宿舍时,她把所见所闻写在日记本上:单调的工作、同事们抱怨背疼、高光让眼睛疲劳、全身疲劳。宿舍里还有其他五个女工人。她还在日记里写着,工人们上厕所都要和工头请假,一些工人被生产线主管训斥时直掉眼泪。


今天,Alexa必须清理1400台Echo Dot音箱,她用牙刷蘸上酒精,刷去尘迹。干了四个半小时,已经要累垮了。


“我已经很疲劳了,动作变慢了。”她后来写道,“我越来越没劲儿,眼前还堆着二三十个音箱要刷干净。”


“要刷的音箱不断地堆到眼前。生产线技术员走过来让我刷快一点,我的动作太慢了……但我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有一天,她和对面一个年纪大一点的女工人聊了几句:“刷得时间太久,以至于手都麻木了,脖子也疼,背也疼,双眼都看不清楚,视力下降。”另一个工友说自己也够呛:“在一个工位工作,每天做重复的事,感到很疲劳,背也疼,脖子、后背和双臂几乎动弹不了。”


Alexa第二天的日记里,大致记录的也是类似的情况。一个45岁的女人对她讲述了因为自己干得不够快而被训斥的经历。“可能因为她年级大了,所以速度慢了,反应也慢。生产线主管骂她时,她开始哭泣。我回到宿舍后,一个年纪大一点的女工人说,上次生产线主管骂她时,她也哭了。”


她说重复不间断地工作干了一夜,工友们站着就能睡着。半夜休息时,她看到许多人在组装线上睡觉,还有人把椅子搭在一起,在上面睡觉。还有人摞上几块泡沫塑料板,躺在上面睡。


她回到宿舍也没能松上一口气,她发现工厂里没有火灾紧急出口,“逃生路线没有标识”。工人们抱怨居住条件差,屋顶漏水,洗澡间的灯也不亮。


Alexa的日记记录了她自己在工厂工作的沮丧以及自己是如何被累垮呆的:“我的双手不停地做重复性动作,心里既愤怒又悲哀。我的双手开始疼痛,但我还是坚持干到凌晨三点。”


后来她还在日记中写道:“大概四点时,我对面的工人又开始工作了。我继续观察,对面的工人对我说,不用再看了,定额已经够了。这时,我看到我后面有些工位上的人也停了下来,没活干坐在那里。我感觉太累了,就趴在生产线上休息。过了一会,生产线技术员过来把我拍醒,说不能在生产线上睡觉,于是我又坐了起来。”


快下班时,Alexa离开车间,去柜子里拿手机。她发现有很多人或蹲或坐在马路边,吃盒饭或玩手机。他们看起来都很疲劳。


4


工厂里的人都说,淡季里派遣工下岗不给遣散费,4月和5月下岗走了700个,1月和2月下岗走了2700个。但这些工人也不叫屈,不怨恨。几乎没人知道什么是亚马逊,谁是贝佐斯。他们期待不高,富士康和亚马逊给他们那么一点钱,倒也不是让他们特别失望。


一个32岁的已婚男子说,他生产Kindle一个月能赚2000元(233英磅)基本工资,可就算加班,也就315英镑罢了,照样不够花。


“现在工资太低了,我希望每个月能赚三五千。尽管我觉得没法一直赚那么多。”他觉得这至少比派遣工好,“工厂随便就能解雇他们。”


可一个19岁的派遣工不这么想。他觉得如果加班几个小时,每天就能赚145元,下岗也认了。“工厂会给派遣工安排休假。大概半个月到一个月。我就待在家里,挺好的。”这个派遣工说。


中国劳工观察执行董事李强透露,情况真谈不上“挺好”。上个月,他给贝佐斯写信,给出调查结果,认为不该从派遣公司雇佣40%的劳工。


“这违反中国劳动法,富士康使用大量派遣工,以派遣公司为幌子侵犯员工利益。这种行为是不道德的,也是非法的。”他写道,“望贵公司能迫使供应商改善工作条件,在符合法律的条件下生产亚马逊产品。”


亚马逊已经知道内情了,因为Alexa并不是唯一一个在富士康工厂进行调查的人。亚马逊说他们自己的审查员也去过,发现了“两个值得关切的问题”,大量派遣工和非法的低加班工资,他们已要求富士康整改。


亚马逊全球可持续性主管卡拉·哈特奈特·赫斯特回应了李强的说法,她表示“亚马逊极其严肃地处理了供应商违反行为准则的问题。亚马逊认识到自己的责任,要确保为亚马逊生产产品的工厂工人获得应有福利”。


她说,公司有供应商行为准则,并派遣独立审查员监督供应商行为,供应商要对任何问题作出回应。


去年,贝佐斯宣布自己正在考虑推出一项慈善战略,“帮助此时此刻正有急事需要帮助的人,且这件事会造成永久影响”。


但在外界看来,显然他脑子有点不够用,想不出有什么好事可干,为此还跑去推特上求助,希望外界给他建议。今天这篇调查报道发表之后,我觉得贝佐斯最好还是去问问Alexa吧,看看她有什么建议。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卫报©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48928.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54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