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日本“戏精公司”为什么火了?
2018-06-20 14:45

这家日本“戏精公司”为什么火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看理想”(ID:ikanlixiang),作者:戏精正在自我修养。虎嗅获授权发表。


日本一家“戏精公司”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


截图自梨视频


原来这年头连新郎都可以用租的了?!


这家叫作Family Romance(浪漫家族)的公司,居然就是一家专门提供“租人”业务的公司,只要付出相应的费用,它家能提供的服务包括且不限于——


租三五好友办个趴拍个照发状态;

租个父亲带孩子出门玩;

租个恋人去约会;

租个亲戚团充场自己的婚礼;

租个出轨对象去跟丈夫道歉;

……


总之,是一家可以在任何场合提供替身角色的人员租赁公司。


更厉害的是,它家可租赁的社会角色已达28种之多,从2009年创办至今,业务量已达到平均每月200多个委托。


服务质量稳定、效果显著、业务范围很广,说起来,也是实实在在替人排忧解难的公司呢。


戏精公司的自我修养


“我见过那么多的客户,也扮演过那么多的角色。通过我的工作,他们的梦想能成真。换句话说,我的梦想也能成真。被人需要我感觉很充实。”创始人石井裕一说。


Family Romance的创始故事听起来也十分感人,据说13年前,创始人石井还是一位天真的日本年轻人。


有天他接到一位女性朋友的电话,朋友的女儿正在准备一所私立幼儿园的申请,但是园方要求小朋友的父母必须都到场,因为园方认为单身妈妈可能没有足够的能力和资金来供养孩子就读私立幼儿园。

                      

“如果有人可以假扮孩子的爸爸就好了”,没想到朋友一时的感慨,竟成为石井日后创立公司的灵感基础——


石井意识到,可能在日本社会,就存在着各种各样需要临时“租人”的需求。



在Family Romance公司,最繁忙的业务就是“假结婚”,日本社会中也和中国一样,一到适婚年龄,各种七大姑八大姨就出现了,“催婚拉锯战”也正式开战。


许多不堪其扰的朋友,就会到租赁公司临时租一个伴侣应付催婚魔咒。还有人为了跟朋友出去聚会时比较有面子,甚至连续租了7年“假扮妻子”。更有趣的是,“代人道歉”也是Family Romance众多业务中奇葩又常见的一种。


公司业务没做好?代你上门道歉!


出轨被发现了?租个“出轨对象”,去跟另一半道歉......



看到这的瞬间,不免想起岩井俊二的电影《瑞普·凡·温克尔的新娘》,又想起王朔《顽主》里的三T公司——


电影《瑞普·凡·温克尔的新娘》,受雇假扮亲朋好友参加婚礼的一帮人


电影《顽主》,“替人排优、替人解难、替人受过”的公司


想起当年偶像剧里租个男友、合约男女什么的桥段,那时年少被浪漫冲昏了头脑,现在看到现实中的实际案例,还是不免惊起一身鸡皮疙瘩。


是我太out了,还是现在的”共享“业务太发达了?是这家公司太奇葩,还是现在的社会太奇葩了?


《圆桌派》中谈到“面子”那一期,窦文涛曾说,人生要吃三碗面,体面、场面、情面。还说,人是个情境动物。放到这一家“日本”戏精公司和它的客户们身上,竟然意外的合适。


有人评论,这是逆向的《楚门世界》——现在有人愿意主动走进那个虚伪的世界扮演楚门。


所以,这到底是虚荣心还是自尊心在作祟?


被社交网络支配的人生


“戏精”公司其中一项热门业务,是出租各种角色为客户营造某个美好的场景以便拍照发布到社交网站上。



在日本,一度流行一个词汇:「リア充」(现充),所谓“现充”型的人,指的是有朋友有工作,同时追逐着爱情,每天过着快乐充实的现实生活的人群。


随之火起来的另一个词就是“伪现充”,也就是在社交网络中伪装自己,让自己看起来仿佛是现实中过得充实又快乐的一类人。


果然,人类的基本需求都是类同的。


为了满足大家在社交网络中获赞、获得认同感、满足虚荣心的需求,Family Romance就告诉你,不妨考虑租赁几位“朋友”一起上演“现充”戏码。




这种社交时代才出现的“伪现充”,在一定程度上正反映了”戏精“公司所满足的种种奇葩的社会需求。


举一个极端的例子。


日本某综艺中介绍过这样一个被社交媒体支配的insta女子,西上真奈美。


身为模特,她常常穿得优雅而美丽,出现在餐厅中,随后发布一张与朋友相约的状态。




其实只是一个人点两份餐,那一盘看起来健康美味的水果沙拉,不过是作为色彩丰富的存在。



她也常常约闺蜜拍一张出游的美照。




其实是临时找路人帮个忙。




她常常在家中举办趴体。



其实是在堆满垃圾的家中倒腾出一小块地方一个人拍了个照。



她还常常受朋友们之邀庆祝生日。




其实是承包了所有费用让大家白吃白喝才能凑出一个局。




难道她就没有和真朋友一起的照片吗?


是的,没有,因为她没有朋友。


但最可怕的不是没有朋友,而是她可以轻描淡写地说出这个事实,脸上依然挂着真假难辨的笑容。



社会评价威胁


真奈美的例子虽然已近极端,但你是不是听起来也觉得分外熟悉?


社交网络中的自我和现实中的自我产生着巨大的偏差,这种现象我们已经习以为常到不足为奇。


但你知道吗?在网络上用肆无忌惮的消费、各种各样精彩的场景来展现自己的与众不同,或者是以鄙夷的姿态抨击、仇视这些在社交网络中伪装的人,其实可能都是同一种心理焦虑的表现。


道长曾经用“社会评价威胁”解释过网络炫富和仇富的表现形态,而“社会评价威胁”的概念其实同样适用于那些自愿走进“楚门世界”的人。


英国流行病学专家理查德·威尔金森(Richard Wilkinson)和凯特·皮克特(Kate Pickett)在他们那本广受好评的《不平等的痛苦》(The Spirit Level)中提到:“伴随着焦虑水平的上升,自恋也随之上升,二者拥有共同的根源。它们都是由所谓的‘社会评价威胁’的增加引起的。”


简单地说,“社会评价威胁”是一种身份焦虑,把自己的尊严完全建立在其他人的评价之上,一天到晚就在担心人家瞧不起自己。


根据这两位学者的比较研究,他们发现一个社会越是不平等,其成员就越是忧虑他人对自己的看法。


在一个极端不平等的社会里面,大家既会用消费来增加自信,想让他人看得起自己;也会因为在炫耀性消费面前自惭形秽,觉得自己被人贬低贱视。


其实这些在网络上炫耀的人可能本质上就是一群很没有自信心的可怜人,就和大部分仇富的人一样可怜,大家都不能把尊严安放在更坚实的基础之上,只能仰仗他人的脸色和目光来判断自己的身份。


因为国家的发展拉大了不平等的趋势,贫富日益悬殊。更因为这个国家本来就有“社会评价威胁”的肥沃土壤,无论何时都要讲究“你是什么级别”“你是什么身份”。


对了忘了说,真奈美能过上社交网络里美好的人生,其实真相是——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