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金所又踩雷了
2018-07-06 07:46

陆金所又踩雷了

“雷潮”侵袭下,陆金所也未能幸免。


7月3日,陆金所代销的大同证券同吉8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被曝逾期,二季度利息至今未付。


大摩财经了解到,该资管计划成立于2016年11月,规模7793.12万,存续期两年,托管方为宁波银行,底层资产为东方金钰(SH:600086)的贷款项目。


东方金钰1月18日跌停后, 1月19日因“筹划重大事项”停牌至今。同时,因与中泰睿信发生合同纠纷,导致东方金钰及子公司部分银行账户、部分子公司股权及控股股东兴龙实业所持公司股权被司法冻结,这也是同吉8号兑付逾期的直接原因。


东方金钰最新公告显示,与中睿泰信和解协议已最终达成,其中东方金钰网络金服在民生银行账户及东方金钰在建行账户资金已经解冻。



根据东方金钰6月20日发给金融机构的“延期付息申请函”,东方金钰承诺于7月20日之前支付6月份欠息。


“连环雷”的大同证券


大摩财经发现,同吉8号的管理人大同证券目前有3项资管计划涉及到东方金钰。除同吉8号外,同吉3号规模1.31亿,同吉4号规模3275.1万,总涉资超过2.4亿。


大同证券发布的资管报告显示,同吉3号、4号和8号投资对象都是“中海汇誉2016-87东方金钰流动资金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项下的信托计划份额,主要用于对上市公司东方金钰放款。3项资管计划的到期时间分别为2018年10月、11月,截至今日,上述三款产品均未出具二季度分红公告。


大同证券并不是第一次“炸雷”。去年12月,大同证券旗下同吉9号资管计划终止日未收到投资标的返还本息。该产品成立于2016年12月7日,存续期1年,规模1.38亿,最终投向“中海汇誉2016-93龙力生物流动资金贷款集合资产信托计划”,底层放款方为上市公司龙力生物(SZ:002604),逾期时龙力生物因“拟筹划资产收购重大事项”正在停牌期。随后,同样投向龙力生物的8986.2万规模同吉10号提前终止。


值得一提的是,龙力生物资管计划与同吉8号利益相关方惊人一致。不仅管理人都是大同证券,信托通道也都是中海信托,托管方为宁波银行,代销结构都是陆金所,借款方为上市公司,而且同样面向高净值客户,起投金额都是100万。


如今龙力生物已经变为*ST龙力,但涉资2.28亿的同吉9号、同吉10号至今仍未清算完毕。


不仅于此,大摩财经发现,大同证券投向凯迪生态的同吉5号资管计划同样没有出具第二季度分红报告。同吉5号成立于2016年11月,规模6995.5万,存续期两年,信托通道为中海信托,代销方同样是陆金所。


另外,就在今年5月,陆金所已经“踩雷”过凯迪生物。


国盛资管5月10日紧急出具对旗下神鹰118号凯迪生态资管计划的风险提示,称因凯迪生态中期票据违约、主体平均下降及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等事项,可能导致其对信托贷款的偿还能力下降,从而对集合资管计划造成损害。该资管计划成立于2016年12月,存续期两年,规模4780万,代销方正是陆金所。如今,凯迪生态也披星戴帽,年内还面临32亿债务到期。


买翡翠的东方金钰


东方金钰是目前国内翡翠行业唯一一家上市公司。但纵观东方金钰近年来的业绩情况,多少让人唏嘘。财报显示,东方金钰2015年到2017年营收分别为86.6亿、65.9亿、92.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亿、2.5亿、1.3亿。整体来看,东方金钰的业绩虽然在2016年下滑之后又在2017年得以提升,但净利润却在一直下降,“增收不增利”较为明显


与此同时,2017年度东方金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量为-17.8亿,财务费用,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期末余额合计49.1亿元。


东方金钰做着“赔本的买卖”还借那么多钱干什么?其实大部分买了翡翠。


从其资产负债中的流动资产情况来看,2017年东方金钰存货占流动资产比例高达77.1%。即使黄金珠宝行业存货普遍偏高,但相比老凤祥(SH:600612)的58.1%和潮宏基(SZ:002345)的55.8%,东方金钰高达96.5亿的存货也实属惊人。



为此,上交所5月8日向东方金钰下发问询函,问询了公司翡翠原石存货大幅增加的合理性与公司通过负债持续增加存货的必要性和对公司财务状况的影响,并要求5月9日之前回复。


东方金钰拖延了一周之后回复问询函称,公司增加存货是因为“始终持续看好翡翠珠宝行业”以及“翡翠矿产资源的不断减少,原产地缅甸政府对翡翠出口交易的管控趋严导致采购难度加大”。


不过从财务数据上来看,始终持续看好的翡翠珠宝行业并没有给东方金钰带来太大的业绩改善。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东方金钰营收17.1亿,同比下降22.36%。


无辜陆金所?


尽管投资者将本次逾期指向了中国平安站台的陆金所,但事实上,陆金所作为代销机构,按照监管要求,只作为交易服务平台进行信息发布,不对任何投资人或任何交易提供任何担保。


而东方金钰3项资管计划说明书中不仅标明了“本产品属于高风险品种”,而且表示大同证券收取的管理费每年3%,托管费0.02%,并未提到陆金所。也就是说,代销方陆金所完全可以从逾期事件中轻易脱身。


不过陆金所作为代销机构,两次在大同证券代销产品上“踩雷”,不得不让人怀疑其风控机制。


公开资料显示,大同证券是一家注册在山西的中小型民营券商,注册资本7.3亿,在证监会2017年证券公司分类结果中,大同证券评级BB,在全部97家证券公司中排名较为靠后。陆金所在上线大同证券资管产品之前,是否对这家券商的的主动管理能力做好了尽调和评估?


大摩财经发现,陆金所目前代销的23项资管计划中,券商既有申宏万源、国泰君安、华融这样排名前十的券商,也有中山证券、国都证券这样评级为BBB的小券商,甚至还有新湖期货这样的非券商,准入标准不免让人生疑



不仅代销方陆金所,同吉8号的信托通道中海信托也称不上“无辜”。大同证券目前仍在运营的大同3号、4号、5号、8号,四项违约资管计划的信托通道都是中海信托,这样看来,中海信托在信托产品上的尽调完全不能令人信服 。


事实上,在去年龙力生物违约中,作为信托通道的中海信托曾迅速撇清,表示“仅承担事务管理职责”。如今轮到东方金钰,中海信托明显也不会“惹火烧身”。这样来看,同吉8号清偿问题最后还是落在借款方东方金钰和管理人大同证券身上。


至于东方金钰能否如期偿付,只能等半个月后的7月20日见分晓了。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5
点赞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