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华闻传媒
2018-08-07 08:36

谁的华闻传媒

十几年前,华闻系是中国资本市场最凶猛的玩家之一。


彼时,华闻系以广联投资、华闻控股、新华闻等为核心,产业涉及金融、传媒、实业(高速公路),旗下实控新黄浦(600638)和华闻传媒(000793)两家上市公司,并以上市公司新黄浦为平台控制大量金融牌照,谋局金控集团,其资本运作手法精妙、凶悍,与德隆系同期纵横资本市场,实为明天系、中植系等资本巨鳄的前辈。


华闻系领袖即早年出身于人民日报社的王政。毕业于复旦大学曾在人民日报理论部做编辑的王政,1993年以人民日报社综合经营办处长之职南下参与筹办广联投资,并以此为起点在2000~2006年间一手壮大华闻系。王政对华闻系的掌控并不依赖于明面上的股权甚至职位,但能够调动的资源十分惊人,这也成为其资本运作的特征之一。


然而,叱咤一时的王政因涉政商隐秘交易卷入上海社保案,于2006年入狱两年余,华闻系崩塌离析。王政入狱出狱前后至今,新黄浦和华闻传媒的股东结构几经沿革,各路资本进进出出,谁在分别实际控制和争夺这两家上市公司,最近十年里一直是新闻里的热点话题。


最近两年,阜兴系隐身成为华闻传媒第一大股东,但华闻残系、中植系、阜兴系等多方代表在华闻传媒一度同时容身,让外界疑窦丛生。阜兴系失控爆雷之后,华闻传媒与阜兴系紧急切割,但新的接盘方和平财富又与华闻残系、重庆信托等有长期或明或暗的关系,其幕后操盘者究竟是谁日前也引来监管机构关注。


华闻传媒股权迷局背后,各路资本各自扮演各种角色,各自之间是何关系,至今外界没有完全理清其中脉络。但曾在幕后直接间接参与华闻传媒股权争夺的人士,多有命运起伏跌沓者,令人感慨。


阜兴系


阜兴系实际控制人朱一栋今年初被曝光操纵大连电瓷股价后,华闻传媒即宣布停牌。朱一栋在6月底失联之后,牵涉百亿级债务的阜兴系危机爆发,其和华闻传媒的关系也被高度关注。


华闻传媒上周公告称:7月23日~30日期间,控股股东国广资产及一致行动人“永盈1号”被动减持公司1.672%股权,原因是股权质押、托管方中信建投、渤海信托进行了平仓操作。


华闻传媒几乎同时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华闻传媒与阜兴系以及新接盘股东和平财富之间的关系成为监管问询重点。但今天华闻传媒的回复基本否认了公司与和平财富、和平财富与阜兴系之间的关联。


华闻传媒今年2月停牌,停牌半年后于7月16日复牌。复牌前,国广资产直接持有8.18%股权,并通过四川信托星光5号、渤海信托永盈1号两个信托计划分别持有3.92%、1.59%,合计持有上市公司15.37%股权,为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



国广资产大股东为国广控股(58.03%)、阜宁永繁(41.97%)。华闻传媒复牌前,国广控股的股东为常州兴顺文化(50%)以及国资背景的国广传媒(50%),因此,华闻传媒一直宣称常州兴顺文化、国广传媒均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常州兴顺文化的唯一股东为朱金玲,即阜兴系掌门人、阜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的堂妹,鉴于常州兴顺文化与阜兴系之间的紧密关联,前者被外界视为阜兴系核心成员,华闻传媒也被视为阜兴系控制的上市公司。


更关键的是,阜兴系实际控制的华闻传媒股权并不仅仅是朱金玲明面上持有的部分。


阜宁永繁是国广资产的第二大股东,间接持有华闻传媒3.43%股权。阜宁永繁被市场高度质疑是阜兴系的“马甲”之一:其注册在阜兴系的老家江苏阜宁,和常州兴顺文化注册成立的时间几乎相同,进入国广资产的时间与常州兴顺文化进入国广控股的时间几乎相同,工商注册所留邮箱一致,所留联系方式(手机号)仅差一位数字。阜宁永繁的唯一股东为自然人殷栋林。


工商资料显示,阜宁永繁与阜兴系在新里程科技、江苏阜墨实业等公司中共同持股。


此外,持有华闻传媒6.13%的前海开源基金“渤海信托煦沁聚和1号”也被质疑与阜兴系存在关联,包括这只信托在内的多只信托计划出现在大连电瓷、华闻传媒、华塑控股等阜兴系关联的上市公司股东名单中。含“渤海信托煦沁聚和1号”在内,前海开源基金共有3只资管、信托产品共持有华闻传媒8.11%股权。


华闻传媒今天公告回复称,上述3只前海产品的普通级委托人均为常州煦沁,后者的合伙人为徐祯华(出资比例80%)、朱明华(出资比例20%),但公告未明确常州煦沁与阜兴系、朱金玲的关联关系。大摩财经调查发现,徐祯华为阜兴系高管,朱明华虽未明确是否为朱氏家族成员,但其和另一位名为朱明亮的人士均与阜兴系高管一起注册成立有多家投资公司。


假设如市场质疑,阜宁永繁、前海开源的3只产品均为阜兴系控制,那么阜兴系控制的华闻传媒股权将达到13.91%,远大于国广传媒。


华闻残系


阜兴系持有的华闻传媒股权实际上接手自华闻残系。


2016年11月,朱金玲实控的常州兴顺文化出资5.26亿元从无锡金正源手中接过国广控股50%股权。几乎同时,阜宁永繁接手国广资产41.97%股权,出让方为新疆锐聚和拉萨观道。


上述出让股权的三家公司(无锡金正源、新疆锐聚、拉萨观道)均与华闻残系有密切关系。


王政2006年入狱后,华闻系遗产(广联、华闻控股以及旗下的上海新华闻、新黄浦、华闻传媒等)由广联股东、国企中国人保接手。中国人保虽然成为华闻系大股东,但在子公司及上市公司层面受到与王政关系密切的其他股东牵制,未能实现有效整合。


当年王政被抓后,与其关系密切的首都机场集团紧急入局华闻传媒,和上海新华闻并列第一大股东,华闻传媒董事会也由王政的华闻系老部属温子健、汪方怀等长期掌控,华闻传媒董事会甚至曾闹出与大股东中国人保激烈斗争以致诉讼的矛盾。


急于甩包袱的中国人保于2011年启动转让华闻系资产包,并最终于2012年5月转让给北京信托。


但已于2009年出狱的王政亦打算重主华闻系。曾被媒体怀疑是王政主导的资本力量当时(2011年)分别行动,其中一路无锡金源与北京信托激烈竞标华闻系资产包,另一路则由上海渝富出面争夺华闻传媒控制权。


无锡金源注册于2008年底,大股东为无锡滨湖区国资,但无锡金源最终败于早与中国人保形成默契的北京信托。失败后,无锡金源还曾揭发北京信托背后另有实际出资人,但后来不了了之。


上海渝富则于2011年5月接手首都机场持有的华闻传媒股权(19.65%),与中国人保控制的上海新华闻并列第一大股东。上海渝富即目前华闻传媒控股股东国广资产的前身。


上海渝富注册成立于2010年底,似为专门过桥入主华闻传媒而来。其浮出水面时的股东背景就极为复杂:国广控股持股50%,中融信托持股24.59%,其他小股东包括上海紫钧、江苏仁泰资产、重庆金磐投资、上海东浦建设等。


其中,国广控股的股东为各持股50%的国广传媒和嘉融投资,后者又可穿透至清华大学的同方股份、浙江日报报业集团的浙报传媒等。很快在2012年4月,嘉融投资又将50%股权转让给无锡金源为大股东的无锡金正源,即国广控股的股东变更为国广传媒和无锡金正源。


值得注意的是,无锡金正源此后经股权变更,虽然现最大股东(40%)无锡天地源仍可穿透至无锡金源和无锡滨湖区国资,但其第二大股东顶屹(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第四大股东北京长和兴业投资有限公司合计持股42%,穿透后最终的控制人正是王政,王政在2014年6月至今也担任无锡金正源的法人代表。


2012年5月,北京信托接手华闻系资产包,但其意在控制大批金融牌照的新黄浦,却无意经营华闻传媒,因此马上将持有的华闻传媒大部分股权转让。接手这部分股权的三家公司分别为上海倚和资产管理公司、无锡大东资产管理公司、重庆涌瑞股权投资公司。


至此,上海渝富自动成为华闻传媒唯一的控股股东,并在2013年7月更名为国广资产。期间,上海渝富除国广控股外的原中小股东均退出,又有两个新股东进入,至2013年5月股权结构变更为国广控股58.03%、新疆锐聚和拉萨观道合计41.97%。其中,国广控股又由国广传媒和无锡金正源各持有50%股权。


从此,国广传媒和王政控制的无锡金正源并列华闻传媒第一大股东。但值得注意的是,新疆锐聚和拉萨观道的股东均为老华闻系背景,且国广传媒虽然为名义上的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但王政的华闻系老班底仍然继续掌控着华闻传媒董事会。


新疆锐聚和拉萨观道还是原华闻系旗下华商传媒等资产的持有方。王政重新掌控华闻传媒后,华闻传媒在2013~2014年进行了多次并购,其中包括先后通过现金、定增等方式收购了国广光荣、华商传媒等资产。


王政于2014年起不仅担任无锡金正源法人代表,还曾担任国广资产法人代表、华闻传媒高级顾问。


中植系


消停两年后,2015年华闻传媒的股东再次开始折腾,这次的玩法是国广资产退出。鉴于王政此前惯用一致行动人、过桥公司隐秘操作控制上市公司的手法,市场猜测国广资产退出的目的并没有那么简单。


先是2015年4月,国广资产和广州基金背景的汇垠澳丰合作,以14亿转让华闻传媒5%股权给汇垠澳丰,汇垠澳丰再通过粤信财团发起“长信-浦发-粤信2号资产管理计划”持有了这5%股权——后经过增持粤信2号至今已持有华闻传媒5.12%股权——汇垠澳丰当时被外界猜测和王政关系密切,甚至是一致行动人。


当年12月华闻传媒又公告称,国广资产与和平财富签订协议,国广资产拟将剩余持有的全部7.14%华闻传媒股权转让给和平财富——对,就是阜兴系爆雷后,华闻传媒又找来接盘常州兴顺文化的和平财富。


然而,和平财富收购华闻传媒股权事宜于2016年1月底宣告停摆,国广资产退出的计划只完成了一半。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9月,华闻传媒董事会(9人)发生了重大变动:温子健、杨力、金伯富、吕聚杰等4位董事(前三者为老华闻,吕聚杰为首旅集团出身)和3位独立董事退场,取而代之的是张小勇、朱伟军、李向民、郑毅4位新董事和3位新独立董事。


这次变动后,华闻系的汪方怀、刘东明均留任分别担任董事长、副董事长,张小勇、朱伟军分别代表华闻系的华商传媒、证券时报团队,李向民为汇垠澳丰代表,郑毅则是一张陌生面孔——曾任陌陌运营副总裁,时任杭州浅石投资合伙人。时任陌陌联席总裁章敬平则在此时出任独立董事。2016年夏天,章敬平辞去独董并同时辞去陌陌联席总裁职务,出任华闻传媒总裁。


郑、章两人突然进入华闻传媒,陌陌当时又处于私有化阶段,这使得市场一度传言陌陌欲借壳华闻传媒,但陌陌私有化在2016年8月宣告中止,郑毅、章敬平又在2017年1月共进退双双辞去在华闻传媒的职务。他们究竟代表谁的利益至今成谜。


华闻传媒的股东再次变动正是2016年底阜兴系进入、王政的无锡金正源退出。


蹊跷的是,阜兴系进入后,郑毅、章敬平在2017年初退出,同时兼具中植系、阜兴系背景的两位高管则进入华闻传媒。其中,接手华闻传媒总裁之职的是王源。王源何许人也?简历显示,出生于1981年的他曾任中植系核心平台中融信托总经理助理,又曾任阜兴系高管。几乎和王源同时进入华闻传媒担任副总裁的周娟出生于1984年,也曾担任中融信托总经理助理。


更蹊跷的是,阜兴系出事后,代表兴顺文化、阜宁永繁的阜兴系人马在7月26日全线退出华闻传媒,包括薛国庆、朱亮、朱金玲等三名董事以及殷栋林、许永胜两名监事。但王源、周娟目前依然在职。


曾助力王政重返华闻传媒的中植系与阜兴系有何关联?中植系又与华闻传媒有何关联?


大丰系与重庆信托


就在朱金玲等五人辞职前不久,华闻传媒公告披露,常州兴顺文化通过转让国广控股50%股权退出上市公司,接盘者为一家名为和平财富控股有限公司的机构。股权转让协议签订三天后,国广控股就火速完成工商登记变更。

 

火速入主的和平财富,对于华闻传媒并非是陌生人。

 

和平财富是由上海和平大宗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和平大宗)100%控股的子公司,上海大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丰投资)直接持有和平大宗60%股权,通过全资子公司上海大宗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大宗投资)持有和平大宗15%股权,合计持有和平大宗75%股权。


和平财富、和平大宗、上海会德沣、大宗投资、大丰集团等合称大丰系。层层穿透后,大丰系实际控制人为孙景龙,大丰系核心人物包括孙景龙、周文心、孙孝德等。


华闻传媒今天公告称,和平财富和华闻传媒没有关联关系。但大摩财经发现,孙景龙的大丰系与长期运作华闻传媒的王政关系密切。


工商资料显示,王政的无锡金正源退出华闻传媒时,股东包括无锡金源、顶屹(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会德沣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其中,上海会德沣投资的实控人同样也是和平财富实控人孙景龙,无锡金正源原董事周文心现在则是和平财富关联公司大宗投资的法人代表。


不仅如此,还记得曾在王政重返华闻传媒之役中当作排头兵的上海渝富吗?上海渝富最早即注册成立时的股东为大丰鸿鹄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晟炜嘉投资有限公司,前者的实控人即为孙景龙,后者当时的股东为卢俊。正是孙景龙和卢俊控制的上海渝富,经过步步股权变更,入局华闻传媒最后变身为现在的国广资产。


卢俊又是何人?公开资料显示,卢俊为重庆国信的财务负责人。


2015年1月,一家名为上海晓景的资产管理公司更名为上海渝富,外界习惯将这家公司称为新渝富。上海晓景此前的实际控制人即为孙景龙,其股东先是大丰鸿鹄,后又变更为上海红马(现更名为上海会德沣),但在更名上海渝富后,这家公司的股东换成了翁振杰、何玉柏、刘勤勤、卢俊、贾群根等一批自然人,现大股东为翁振杰控制的上海安淮投资。


翁振杰、何玉柏、刘勤勤、卢俊等均为重庆国信、重庆信托的现任或前任高管。


重庆信托最大股东为重庆国信——同方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后,重庆国信于去年更名为同方国信。注意,同方股份同样出现在当年王政重返华闻传媒之役中——而目前新渝富也是同方国信的股东。


同方国信、重庆信托控制着重庆金融业的半壁,是中国金融资本的重量级玩家,尤其重庆信托去年底增资后已是国内最大的信托公司。翁振杰现为重庆信托董事长,刘勤勤现为同方国信董事兼总经理,何玉柏则为重庆信托前董事长,因2013年初卷入重庆官员不雅视频案被免职。


翁振杰不仅控制着重庆信托,还被指与明天系关系密切。2017年民生银行董事会换届,财新当时的报道称:“现55岁的翁振杰为现任重庆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国都证券有限公司董事、重庆渝涪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董事、合肥科技农村商业银行董事等。翁振杰在2017年1月3日对财新记者表示,从2015年下半年就开始买入民生银行股份,“和‘明天系’没有任何关系”,并表示看好民生银行未来发展,将做好战略投资者,全力以赴支持民生银行董事会和经营层工作。但据两位接近重庆信托人士对财新记者指认,翁振杰是帮‘明天系’代持。”


值得注意的是,孙景龙的大丰系与重庆国信、重庆信托渊源甚深,孙景龙大丰系旗下的北京大丰新兴实业公司为同方国信的小股东(持股0.78%)。


不仅如此,同方国信还有一个小股东叫上海奇霖,实控人为邢建亚。新渝富有一个小股东叫贾群根。请回顾上文王政重返华闻传媒之役中出现的两个角色:上海紫钧、重庆涌瑞。前者当时是上海渝富的股东,后者则接盘了北京信托转让的一部分华闻传媒股权。上海紫钧的股东穿透后为邢建亚和贾群根,重庆涌瑞的股东穿透后为贾群根。


与重庆金融帮关系密切的同方股份、孙景龙、邢建亚、贾群根等,均在当时参与了王政重返华闻传媒之役。网易财经曾报道称:“一位长期跟踪华闻传媒的投资圈人士表示,上海渝富应是国广控股为取得华闻传媒控股权而准备的一个壳,而邢建亚控股的上海紫钧与贾根群控股的重庆涌瑞,在这其中或先后充当了‘过桥’的角色。”


孙景龙大丰系的和平财富此次接盘阜兴系入局华闻传媒,是代表自己还是另有幕后推动者呢?值得注意的是,孙景龙大丰系旗下的和平大宗(即和平财富母公司)于2015年初成为上市公司南华生物第二大股东,但一年后其就以股权收益权转让的形式拱手将利益让给重庆信托。


未了局


尽管无锡金正源于2016年11月就退出了华闻传媒,但阜兴系出事后,金正源与其关联方又重新回到华闻传媒的投资者视线。

 

华闻传媒今年2月宣布拟16.68亿收购车音智能60%的股权,此后开始了长达半年的停牌。不过,收购计划最终流产,公司股票7月16日复牌。华闻传媒随即抛出新的收购计划,以现金16.68亿元、溢价775.94%收购车音智能原股东子栋科技等持有的60%股份。

 

车音智能股东子栋科技、嘉兴慧河、鼎金投资、新余正佳和新余华浩分别转让其持有的车音智能11.15%、29.41%、11.15%、5%和3.3%股权,分别获得3.1亿元、8.18亿元、3.1亿元、1.39亿元和9174万元现金对价。

 

事实上,车音智能背后依然闪现着无锡金正源的身影。车音智能第三大股东鼎金投资的唯一股东是金正源,此外,车音智能第二大股东嘉兴慧河股东之一山南利金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的唯一股东也是金正源。而山南利金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在2018年5月15日后才进入嘉兴慧河。

 

这也意味着,王政的无锡金正源正是这起收购案的重要受益人之一。按照华闻传媒的收购方案,车音智能的估值达到了27.8亿元。2016年,车音智能的总资产只有1.78亿元,净资产为8563万元,归母净利润为2168万元。

 

王政现年56岁。他在40岁左右入主华闻传媒的前身燃气股份,出狱后继续搅动风云,至今华闻传媒股权变局这盘大棋背后的各方势力仍可追溯至他谋局的影子。


只是过客匆匆,当年参与过华闻传媒股权之争的人士,不乏命运沉沦者。无锡金源背后的无锡滨湖区原区委书记朱渭平,涉受贿罪于2012年底落马。曾与华闻系关系密切的首都机场集团董事长李培英,涉贪污受贿罪于2007年落马,后被判处死刑。


阜兴系朱一栋仍在失联中,阜兴系明面上的资产、股权均已被冻结。


围绕华闻传媒的迷雾,则仍待时间澄清。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赞赏文章的用户1人赞赏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
点赞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