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灵奖得主:要保持傻劲儿、宽容失败
2018-09-10 18:16

图灵奖得主:要保持傻劲儿、宽容失败

在一个科技峰会上,当有人告诉你“要保持傻劲儿”,请问你是什么感觉?


当然是带着一种难以置信的兴奋。


一个好的演讲者,会深入浅出地把科学的奥秘通过有趣的语言表达出来而不晦涩,72岁的Martin Hellman恰好是这样的人。


9月6日,腾讯优图计算机视觉峰会邀请了不少国际上有一定威望和知名度的学者、专家与会,毫不犹豫地拔高了这场由一家中国互联网巨头举办的会议的逼格。听了一天的演讲,Martin Hellman让人印象深刻——一位年长的智者。


这位斯坦福大学电气工程荣誉教授、密码学先驱同时也是2015年图灵奖的获得者,Hellman一开口就充满了上个世纪60年代的历史口感:“我见证了计算机革命的60年。”


故事是从1959年的高中时期开始的,Hellman从害怕接触编程到在纽约大学被迫上了一个Fortran语言课,让他发现并没有那么难。通过这件事他告诉我们——如果你觉得对什么东西害怕,你就研究一下,看看它是否让你真的害怕。


回顾完计算机视觉的60年发展历程后,Hellman又倾囊相授了另一条宝贵的人生经验——(做任何事情)不仅要想现在的技术可以做什么,还要想想再过5年、10年你能够做什么。


这一经验已经被无数的历史或现状所检验着,富有远见非常重要,短视会造成问题,就像北京的下水道。


Hellman是个有趣的学者,他将他毕生获得的成功总结为“大智若愚”。他认为保持一种天然纯正的傻劲儿在做科学研究时非常的重要。



Hellman和他的同事一起发明了公钥密码学,这是其保持傻劲儿的结果。他的经验可以为中国当下浮躁的学术界和更加浮躁的企业界带来重新自我审视的机会——


其实在我们发明公钥密码学之前,不夸张地说,我所有的同事都觉得我在公钥密码学上的研究很傻,他们的怀疑、质疑也是有理由的,但正因为我这种执着的傻劲让我们获得了图灵奖。看起来很傻的方法,可以让我们获得成功。


我举一个我太太多萝茜的例子,太太喜欢玩塔罗牌。其实我和太太都是高级知识分子,我觉得这个聪明的人怎么去研究塔罗牌这个看起来很傻的东西?于是我去问她。多萝茜说,我觉得对塔罗牌有点害怕,我觉得塔罗牌很难理解,因为在美国的社会中教堂告诉我们塔罗牌代表邪恶和魔鬼,是让人害怕的。我太太说她害怕塔罗牌,但我认为当你害怕什么就应该试图去理解。太太和我说,让我用塔罗牌算算你是怎样的吧。塔罗牌算出来,我是一个傻瓜。我说怎么可能?我好歹也是斯坦福大学的教授,怎么会是一个傻瓜呢?我发现,正是因为这样的傻劲让我执着,当很多人觉得我的研究很傻,让我坚持傻劲从而使我获得成功。所以,我总结为“大智若愚”。



不仅是我自己的研究开始看起来很傻后来成功,还有其它的例子,像Vint Cerf也获得了图灵奖,也是Internet网的创始人。他和我说,分组交换技术,最开始看起来也是很疯狂的点子。还有John Cioffi也获得了Marconi Prize,他是DSL技术的创始人。他给我写信说,“1979年的时候,我刚刚从斯坦福大学毕业,我建议DSL可以做高速传输,很多人觉得我很傻,受到很多的嘲笑,但是我们现在发现DSL速度比当时提高了100倍。”


另外一个例子,我斯坦福大学的同学Brad Parkinson,曾经获得了Marconi奖等。他对我说,当他发明GPS技术的时候,美国空军觉得这是非常傻的点子。但是现在,无论我们去哪里都要靠GPS给我们导航。但是1960年代的时候,当时的GPS接受器的成本是25万元,重量是75公斤,功率是2000瓦,所以当时人们觉得他很傻。随着技术提高,成本的下降,重量也越来越轻了。


Federico Faggin在英特尔公司发明了微处理器,也获得了美国最顶尖的科技奖项,我们把它叫美国科技创新奖,也叫Marconi奖。美国一家公司的CEO,当时的产品是微处理器最大的竞争者,对我们说“你们这个产品永远不可能代替我们随机逻辑定制的集成电路产品”。


我想说什么?首先,很多伟大的发明,一开始看起来很傻,我们需要一个非常友好的环境,不会因为我们看起来很傻的点子就不让我们进行研究。


从我个人的经历而言,我经历过很多的失败,我有过很多的点子,最后不了了之。但我觉得对于我来说,作为一个“傻瓜”并没有什么不好,塔罗牌已经预测出我是一个“傻瓜”。对于一个傻瓜来说,哪怕已经失败了20个点子当中的19个,他也不会觉得很沮丧,直到你试了第20个甚至更多的点子才会成功,只有“傻瓜”才有这样的执着精神。


如果你希望我们获得这样的成功,公钥密码学、微处理器、DSL这样的成功等等,你必须要可以容忍失败,要有一种执着的、傻的精神,才可以取得最终的成功。 


这其中,Hellman引用的来自他与他夫人之间的趣闻尤其引人入胜。



他用其72岁的光阴学到的人生哲理以及从事研究几十年的宝贵经验,告诉我们一个珍贵的道理:“突破性的思想,往往看上去是愚蠢的,这需要一种商业环境——它可以宽容看上去是愚蠢的思想。突破性的技术会有很多的失败,我们的环境需要宽容失败,至少是由那些已经证明了自己的人所造成的失败。


这不仅关乎个人,对企业而言如此,对一个国家亦如此。在一个每天喊着“创新”的国家,光喊口号是无法产生实质性的创新的,它需要有一个容忍试错、激发各种可能性的文化、避免填鸭式教学的环境。这正是我们所稀缺的。为什么中国本土从来没有出现一个科学类的诺贝尔奖?我们的底层操作系统产生不了这样的人才。


你的地基决定你能盖出什么样的大楼。


感谢Hellman给我们带来的关于“愚蠢”的议题,感谢他面授机宜,他的观点与乔布斯引用的那句斯图尔特·布兰德的著名警句不谋而合——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
点赞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