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冯鑫,只能成为贾跃亭
2018-10-30 23:34

暴风冯鑫,只能成为贾跃亭

来源:网易财经


冯鑫的名字并不响亮,但他的公司,却曾经风靡一时。


暴风影音。


暴风,恰如其名,最近一直迷失在风暴中。


今日,暴风影音公布了第三季度财报,截至前三季度,暴风集团营收10.3亿元,同比下滑18.86%;净亏损2.28亿元,同比下滑1228.39%;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亏损为2.35亿元,同比下滑8013.20%。



“像个没头苍蝇,我特别不想知道未来是什么样的,就想有一天死在路上就好了。”老板冯鑫,依旧莽撞,似乎又回到创业初期。


1


互联网公司喜欢喊生态,就像生物学中的生态系统一样,把自己的产品串联起来。


比较成功的像小米,从手机到花样家电,用黑科技承包年轻人的家。没那么成功的,像乐视,像暴风。


乐视的贾跃亭,从“生态”喊到“反生态”,经过多年扩张,形成互联网、手机、大屏播放器、体育、汽车、金融等其他生态。最火的那几年,身边随处可见乐视logo。


暴风影音的冯鑫,一向视乐视为“死敌”,也悄悄形成了自己的四大生态:电视,VR,视频,体育。


之所以是“悄悄”,因为它几次的扩张,水花确实不是很大。


这样的两个人,说来也巧,都是山西人,纯正的晋商血统,虽然工作风格迥异,但也有很多类似的地方。


从二人发家的视频软件来说,暴风视频刚出现的时候并不缺少好评。特别对于偏爱美剧和小众电影的观众来说,暴风似乎成了独一无二的选择,是各大视频软件中的一股清流。


同时,冯鑫又对其进行各种升级,譬如左眼、右耳、极速、省电等观影模式,这在当时是非常少见又前沿的,自然也吸引到很多广告商驻足。


只是在随后几年,流量为王以及监管日渐严格,弊端显现,彼时的光芒已然不再,甚至被部分用户当作“播放器”来使用。


相较而言,乐视则非常乐意花大价钱买版权,从《甄嬛传》到《芈月传》,以及乐视自制的《太子妃升职记》。据说,“大剧独播”这个套路的始作俑者正是乐视,虽让其一战成名,却也使得国内影视版权的价格暴涨,各门户网站为争夺资源一掷千金。


可惜,这一套路最后把自己套住了——目前乐视的很多版权由于自己无力继续承担,被其他有钱的门户拿走,《甄嬛传》已成为优酷的会员独播剧。


“版权”是一个烧钱的愿景,对于企业来说,有的烧才能赢。只是目前影视剧如流水线般嗖嗖上线,流量明星层出不穷,水涨船高,一般公司很难将新剧收入囊中。这时候,腾讯视频、爱奇艺这些既资金实力雄厚,又靠选秀综艺培养自己艺人去拍戏的公司,近水楼台先得月,优势越发明显。


然而,此时的暴风影音,已经很穷了。


2


根据最新的财报,冯鑫手中95.35%的股票已经处于质押状态。



冯鑫是暴风集团的第一大股东,手中持有70322408股股票,持股比例21.34%。其中,已经质押出去的股票高达67051112股,占冯鑫所持有股票的95.35%。


而未质押的不到5%的股票,也已经处于被冻结状态。


这部分股票是从今年6月26日开始被冻结的,冻结期限3年,将于2021年6月25日解除。


而冻结的原因,则是非上市体系公司与中信资本的经济纠纷,而后,中信资本以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为由向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


“(中信对暴风魔镜的)投资额在8000万左右,已经还了5000万,虽然这对我其实压力也很大了。”冯鑫在内部讲话时解释:“到现在还剩下4000万(含利息1000万)。我一时还拿不出那么多的现金,就导致了目前司法冻结股票的状况。”


冯鑫是真的没钱了。



换句话说,从那时候开始,冯鑫手中的股票,已经没有任何腾挪空间了。


冯鑫讨厌别人拿他和贾跃亭放在一起类比。早在2016年5月,“乐视生态”模式扬名之际,他就与暴风负责市场公关的团队强调:“我们不要和乐视有任何关系。”


可是,二者的演变却越来越像。


就在今年股份被冻结时,就有媒体报道,他的平仓线在10元-12元之间,如今,暴风的股价已经跌到9.26元。


按照监管条例,冯鑫所持股份在今年3月全部解禁,但他选择只在5月30日和7月19日解禁了1000多万股,剩下近6000万股仍处于锁定状态。


“(他的股票)到解禁期了,没有办解禁手续。”根据无冕财经的消息,一位券商从业者透露:“(他这么做)应该是他的股票质押了,没有能力补仓,如果解禁了就会被强平。”


3


冯鑫和李彦宏也是老乡,只是没李彦宏学习好,只拿到学位证,没有毕业证。


随后被分配到山西阳泉矿务局,有了一段“混吃混喝,没有前途”的工作。这样的生活让冯鑫很不爽,于是拉了几个同学,出去闯荡。


修BP机、跑煤炭运输、开食品公司……当然最多的时候还是在打架,这大概也是他后来总自嘲自己是“痞子”的一个原因。


只是在当时,这个“痞子”很焦虑,想要干大事,却找不准方向。


改变来自于两本书——《尤利西斯》和《联想是什么》,一个让他走进北京,一个让他发现风口。


于是,冯鑫给了自己一个新人设:互联网人才。抱着电脑自学成才后进入文曲星,又被推荐到金山,成了雷军的兵。



小地方出来的人,经历丰富,最能吃苦。


一年左右,冯鑫就从基层员工成为西南片区负责人,之后又升职市场总监,毒霸事业部副总,直到2004年。


互联网摸爬滚打7年后,冯鑫决定创业,自掏腰包50万,创办酷热影音,做播放器,大热。随后以1200万的价格收购暴风影音,打造成播放器行业老大,俗称“装机必备”。


那时候大家都喜欢暴风影音一个牛逼的功能——超强解码,不管什么视频格式,在这里都能播放。


势头猛进的暴风,被阿里相中了,欲以20亿价格收购,冯鑫果断拒绝。


很多年之后,冯鑫痛苦地问雷军:“我冯鑫到底哪有问题?为什么我创业做成这样?”


雷军说:“你找的方向不够大;你得找人帮你;你对钱的认识不深刻。”


前后相差不大,2008年,贾跃亭创建乐视电影公司——乐视影业,开始了自己的新事业。


2015年3月24日,暴风在创业板上市缔造了一个“可怕”的神话。


“可怕”在哪里呢?


在上市的40天,暴风拿下36个涨停板,股价从发行价7.14元暴涨至307.56元,市值飙升到369亿元。暴风内部因此诞生了10个亿万富翁、31个千万富翁、66个百万富翁。


但随后,迅速跌到每股13元,相比最高值每股327.01,跌去96%。


这个案例现在仍被各个经济学院老师拿来反复讲解,也暴露了暴风一些主要问题:


1、主业不强,勉强上市,后续艰难;


2、上市后没有借助资本力量,缺一个好的CFO和董秘;


3、几次业务探索都压错宝。



4


2015年,应该是乐视比较重要的一年。


这一年,乐视发布超级手机系列,进军手机行业。2016年,一边迅速推出3款新机,想要扩大市场,一边收购酷派,担任酷派董事会主席。


此时,软件上的失败,让冯鑫开始转型硬件领域,推出暴风TV和暴风魔镜。


暴风TV从某个角度来看,是成功的。4月份出货9万台,互联网品牌电视全国第二。但这个销量比第一名小米差了18.9万台,基本是小米的1/3了。



冯鑫这么解释:“我们TV的内容是和爱奇艺合作的,上市公司是一分钱都拿不到的,是实实在在的承担了TV的亏损。”


说法有点牵强,电视业务亏损,归结到内容的身上,却不在硬件产品上找问题。


另一款产品暴风魔镜,似乎更加惨淡。


既没有销售量的数据,也没有销售额的数据,网上能查到的数据是2017年上半年销量350万台。VR眼镜在前两年被炒的火热,然而只是昙花一现,暴风魔镜也是因此没落。


“中信资本投魔镜的时候,要求在2020年底前要被并购或上市的条款。如果魔镜没有在规定时间达成,则由我来承担资金保本和回购的责任。”


暴风魔镜的没落导致的结果是,冯鑫为资金问题疲于奔命,导致327万股被冻结。


此时,冯鑫认为:“如果我们的资金充沛,暴风TV扩张的速度更快,否则会变慢,是速度快与慢的压力。”


有钱能不能成功不知道,缺钱倒是实实在在存在的问题。


2015年到2016年两年间,暴风集团获得投资6.31亿元,而几乎同一时间,乐视通过定增融资60.29亿元,体量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


2017年似乎过的很快,也很慢,对冯鑫和贾跃亭以及他们的公司都影响深远。


贾跃亭开始担任乐视汽车董事长,辞去乐视网董事。7月下旬,贾跃亭所持乐视网股份被冻结,8月乐视网公司变更登记并换发营业执照。12月,贾跃亭出任法拉第未来公司CEO。第二年(2018)5月,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而冯鑫开始研发“小魔投”,一款“只想取悦自己的产品”。


当你点开一部电影开始播放时,必须倒数5个数,冯鑫享受这种仪式感,然后也逼迫用户跟他一样享受,并且不允许快进。


也就是说,如果你买了这款产品,难么你就必须接受他的这些个人癖好和所谓的仪式感。



这是一款几乎所有暴风人最初都“拒绝”的产品,但是冯鑫一直坚持,坚持到最后把自己关起来只专心做这个,甚至发布后要求团队所有人都必须自己掏钱买一台,否则就不配在这个团队里。


任性不止于此,接受采访时,他傲娇地说“我TM就是给我自己做一款产品,爱买不买”。


5


晋商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出了事以后,愿意“自己扛”,有点英雄主义。


冯鑫也印证了这点,他说:“暴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我不怪团队,也不怪A股的环境,也不怪我的任何一个债务人,也不怪任何一个帮我做业务的人,真实的是99.999%还是要怪自己。”


听着不像个老板,更像义气十足的江湖大哥。


贾跃亭亦是如此。


只是现在,已经不是个人英雄主义的时代了,一个优秀的创业者背后必然有一个优秀的团队支撑着他。


雷军如此,有13个人跟他一起喝小米粥;马云如此,18罗汉愿意为他的理想买单;王兴也是如此,不管项目失败多少次,核心团队永远不离不弃。


2016年,贾跃亭在乐视年会上唱了一首苏运莹的《野子》,一个月后,冯鑫在暴风上市一周年的舞台也选择了这首歌。


“这首歌是我们先用的,苏运莹都早就来了我们的发布会,我要把这首歌抢回来。”冯鑫任性地说。


虽然冯鑫不愿意,可他和贾跃亭,真的越来越像了。


作者 辣火锅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
点赞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