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资金盘里的美国梦

资金盘里的美国梦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dapdap区块链(dapdapio),作者:链圈斯嘉丽。


在1910年12月,或在此前后,人性变了。

—弗吉尼亚·伍尔芙


1931年5月1日,历史学家詹姆斯·图斯洛·亚当斯(James Truslow Adams),完成了他最新著作的最后章节。


彼时正是总统赫伯特·胡佛(Herbert Hoover )就任不久的日子,胡佛在一片歌舞升平中入住白宫。然后在华盛顿按下按钮,点亮了刚开业的帝国大厦的电灯。


《华尔街日报》在庆祝胡佛就职时说:“政府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与商业打成一片。毫无疑问,胡佛是一个很有活力的商业总统,他将是美国第一个商业总统。”


正当胡佛得意忘形地谈论美国的经济制度如何完美无缺,吹嘘美国人民丰裕富足的时刻。风平浪静的表面暗藏着波涛汹涌,美国的经济即将进入大萧条时期。


1929年大萧条初期,美国股市泡沫破裂,陷入经济萧条和银行业危机,为保护本国经济和就业,美国大幅提高关税,发起了全球贸易大战。


无论情况如何糟糕,美国人们仍有一种向前的信念。


这种信念被亚当斯写进《美国史诗》(The Epic of America)里,被人们称为“美国梦”。


从清教徒在新世界找寻尘世间的“山上之城”,到川普执政后无数人哀叹的美国梦碎,不过短短数百年。历史残酷的碾压一切,人们不再相信“付出与回报成正比”,只剩一夜暴富的妄想和止不住的叹息。


骗局漫天,资金盘无数,美国的百年进化史,更像是无数人亲手堆砌而后又废弃的荒冢,埋葬着美国梦那些鲜活的过往。


上帝之梦与淘金之梦



《时代周刊》这样写道:上帝之梦与淘金之梦是美国的立国之本。


18世纪末、19世纪初美国西部发现多处金矿,有些幸运儿开始因掘金而一夜暴富,这波“淘金潮”的传奇,推动了移民西进的浪潮,也为“美国梦”抹上了浓厚的金黄色彩。


托马斯·佩恩说:“我们有力量开启一个新世界”。


1848年,在加利福尼亚的一条小溪旁,有人发现有东西在闪闪发光,而后金矿被发现。淘金带来了巨大财富效应,很多人传言:到处都有裸露于地表和河床上的黄金,只需简单的工具,即可随处挖到金子。


人们一边高喊着:“金子!金子!”一边迅速组建队伍进行淘金。工人无心工作,农民无心务农,连当地的报纸和出版社都出现大批离职潮。


《加利福尼亚人报》最后一期中写道:“整个国家,从旧金山到洛杉矶,从海滨到内华达丝雅拉山麓,到处都回响着一个贪婪的喊叫:金子,金子,金子!与此同时,庄稼没有种完,房子只盖了一半,所有的一切都荒废了,只有铁铲和铁镐还在生产。”


人们在这里开采了100多年,到1986年,加利福尼亚仍然还是美国第二大黄金生产州。


当时无数人说,财富躺在地表之上,多得就跟大街上的泥巴一样。在未来4年里,至少还有价值10亿美元的金子等待发掘。


在这种狂热的造富效应下,淘金的热潮很快蔓延全国。


一年后,黄金成为全美及全球民众热议的主题,甚至连远在地球另一边的华人,都按耐不住心中暴富的梦想,远渡重洋。


美国的一些船主和经纪人发现了华人的狂热,在香港广发告同胞书,告诉大家,加利福尼亚急需用人,如果随他们一同前往,很快能丰衣足食。


他们甚至还去其他城市派发传单:“ 那些美国人出手阔绰,而且非常欢迎中国人,他们会为你们提供丰厚的薪水,让你们过上好日子。而且那里没有战争, 人人平等, 现在已经有很多你们的同胞去那里了…… 来香港吧,我们将为你们指明去美国的康庄大道。”


截至1882 年美国的《排华法案》出台, 共有370,000 名年轻人前往美国淘金。


和所有的繁荣一样,淘金热也会退潮。


几年之后,金子资源越来越少,淘金变得越来艰难,当初那些淘金者一哄而散,空余裸露的河床和一地碎沙。虽然这段历史很快就过去了,但旧金山此后便永远和所谓的“加利福尼亚梦想”联系在一起,在人们口口相传的淘金神话中,充满故事和传奇。


一夜暴富的美国梦



历史学家H·W·布兰兹写道:“淘金热之后,加利福尼亚梦想扩散到美国其他地方,并成为新美国梦的一部分。”


谈起传统和新美国的差别,人们不无感慨。


传统的美国梦,是从十代祖先们那里继承下来的梦想,是清教徒的梦想,是男人和女人满足于日复一日累积适度财富的梦想。


新的美国梦是凭着勇气和运气,一夜暴富的梦想。


曾经美国人民倡导的节俭和勤奋,慢慢被新崛起的享乐主义和追求物质生活所替代。


1906年,费城“百货公司”创始人约翰·沃纳梅克宣称,一种新文化正在美国兴起。新文化的核心,是追求愉悦、安全、舒适和物质享受


美国人似乎不再追求“好的生活”(good life),相反,他们追求“商品生活”(life of goods)


如布兰兹所说的一夜暴富的“新美国梦”,病毒般蔓延开来。


他笔下的清教徒的梦想,是数百年前,“五月花号”上载着102的名乘客,他们从英国普利茅斯启航,前往北美创建殖民地,寻找一块新的净土。人们在美国这片神奇的土地生存、扎根,靠着双手勤劳致富。


数百年过去了,一切都变了。


1903年,一艘名为“范库弗峰”的轮船,载着一些自远道而来的他乡异客,追寻它们的“新美国梦”。


相比船上的其他衣衫不整的移民,一个叫查尔斯·旁兹(Charles Ponzi)的青年显得十分耀眼,他看起来像是衣着光鲜的富家子弟。这个意大利没落贵族的后裔,抬头望向波士顿港的远方,眼里充满了无尽的遐想。


但根本没人知道,表面光鲜的他身上只有2.5美元。


对于美国的生活的向往,散文家克里夫科曾写道:“我们生活在世界上最完善的社会里。这里的人们得到了他们应得的自由。”


等待庞兹和其他追梦青年的,却并不是自由。


庞氏骗局的开创者



初到美国的庞兹,对英语一窍不通,根本找不到心仪的工作,服务员、收款员、推销员他都做过…… 不仅如此,他还经历了牢狱之灾。在加拿大曾经因为伪造罪坐过牢,在美国亚特兰大因贩卖人口犯罪蹲过监狱。


所谓的新生活,不过是换个地方继续动荡不安。但生活的残酷,从来没有打消他的“新美国梦”。


1919年,庞兹无意中收到欧洲寄来的邮政票券,这让他发现了巨大“商机”。


邮政票券本是用来寄信的,但因为一战的关系,世界经济变得混乱,邮政票券在人们手中不断倒卖,价格水涨船高。庞兹发现倒卖邮政票券有利可图,于是成立了自己的金融公司,专门进行出售。


他告诉大众,这种邮政票券是稳赚钱的,最低利润也有400%。


从2.5美元到1500万美元,查尔斯·旁兹只花了6个月时间,发明了金融史上最经典的“庞氏骗局”。


从金融学的角度,庞氏骗局是一种逆向复利体系,随着投资人数的增加,新投资者必须呈爆发式增长。所以在高额的利润诱惑之下,大量投资者开始趋之若鹜。


庞兹巧妙地用后缴纳的代理费,回馈给先缴纳代理费的人,以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逐渐套牢了4-5万美国波士顿居民。


巨额金钱为他带来了银行董事的头衔,受到了来自政商两界的极大关注。当时的报纸也不得不承认:不管庞兹是一个百万富翁还是最终被证实是一个金融骗子,我们也必须承认他是一个举世瞩目的人物,不管他玩的是什么游戏,他的确玩得很好。 


此时的庞兹,正如菲茨杰拉德作品《了不起的盖茨比》里的主角,做着无比奢华的享乐之梦。服饰、珠宝、宴会,盖茨比极度奢华的跑车,他们沉醉在纸醉金迷里,享受着酒池肉林的生活。


一夜暴富的美国梦,此刻似乎唾手可得。


菲茨杰拉德后来在散文集《崩溃》里写道 “毋庸置疑,所有生命都是一个毁灭的过程。”


盖茨比在一声巨大的枪响过后,顷刻毁灭。在他最靠近黛西,最靠近他美国梦的时候,世界无端的出现一条巨大裂缝,将这个时代穷极奢华所有人一并吞没。


庞兹当然也不例外,仅仅七个月后,大厦倾颓,传奇破灭。


1920年8月9日,庞兹宣布破产,法院判定他犯有86项罪行服刑9年。两年后,庞兹在狱中提出上诉,获得保释外出的权利。他回到意大利后,企图对意大利总理墨索里尼行骗,最终被识破。


华尔街金融大鳄的生死劫



1949年,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一家慈善医院里,庞兹身无分文的悲凉去世,一个时代骗局和一场黄粱大梦,就这么随他一同远去。


1967年底,专栏作家约瑟夫·克拉夫特让“美国中产阶级”一词在政治圈中流行起来。理查德·尼克松称这些人是“沉默的大多数”。


马太效应说,让强者愈强,弱者愈弱。


上层和中产阶级过着富足美满的生活,底层人民依靠社会福利度日,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表明,对于越来越多的人而言,传统美国梦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加虚幻了。


接下来的几十年里,庞兹的神话效应日渐消退。伯尼·麦道夫,这个操控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欺诈案的男人,一跃成为了庞氏骗局的第二大代言人。


与庞兹的骗子出身不同,麦道夫曾在华尔街备受尊崇。


麦道夫公司的网站上曾经有这样的声明:“伯纳德·麦道夫本人保有高尚的道德标准。”


他是倡导场外电子交易的先驱之一,在上个世纪80年代致力于推动建立交易透明化、公平化机制,为纳斯达克同纽交所的竞争、包括日后吸引诸如苹果、思科、谷歌等公司到纳斯达克上市做出了巨大贡献。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麦道夫开始通过旗下的基金行骗。麦道夫承诺投资者每年8%到12%的收益,并且树立“必赚”的口碑,即无论什么市场环境均能取得10%左右的绝对收益。


但没有人知道,麦道夫给投资者发送的收益报告,均是出自自己的一台IBM计算机,无权威第三方审计。


麦道夫的客户包括富豪、对冲基金、大型机构投资者甚至欧洲的一些银行。他从身边这些精英、中产阶级处,骗取650亿美元,犯了11项联邦重罪,被判入狱150年。


这个案件后来被写成了一本书,并由美国HBO拍摄成了电影 《欺诈圣手》。


2010年12月,在麦道夫入狱两周年的当天,他的儿子用一根拴狗的皮带,挂在卧室天花板的一根管道上,上吊自杀。


尽管监狱外惨剧上演,但监狱内的麦道夫,始终春风得意。


麦道夫在监狱里和狱友说:“我所骗的钱都来自那些富人或贪婪者,这些人上当受骗罪有应得。”


正因为如此,麦道夫在监狱里逐渐树立起了威望。在那里,他不再是社会的败类,而是作为一个成功者被狱友们顶礼膜拜。


麦道夫的后半生都将在牢里度过,他常常喃喃自语说:“我已经70多岁了,而且还要在这里待150年……” 


沧海桑田,150年后的世界,谁都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只剩日复一日做着美国梦的人们,长睡不复醒。


楚门的漩涡



“在19世纪,你不会听人谈论什么法国梦,俄罗斯梦。”


正如历史学家吉姆·库伦所说,现在与过去的不同在于,世界上其他国家正在崛起。


整整一个世纪过去了,庞氏骗局从庞兹演变成到麦道夫,从美国传到中国,从古典互联网传到区块链,一个又一个的梦想诞生,一个又一个梦想的破碎。


庞氏骗局到底有什么魔力?让人们如此着迷。如果你看过电影《楚门的世界》,一定对此有所顿悟。


楚门的故事发生在一个由摄影棚搭建的小镇,他从一出生就置身于导演的数千个摄像头前。17亿人见证他诞生,220个国家收看他学走路,举世静观他的初吻。


楚门的人生,由秘密摄影网络记录下来,一天24小时,在全球不停直播。


三十年真人秀,不过是大众窥私欲下的畸形骗局罢了。


如果不是因为楚门“已故”的父亲意外再次出现,也许楚门没有那么容易发现他身处一个被谎言包围的世界。


当楚门决意要离开,踏入新世界的大门时,导演使出浑身解数劝阻:“听我劝告,外面的世界跟我给你的一样虚假,一样的谎言,一样的欺诈,但在我的世界,你什么也不用怕,我比你更清楚你自己。”


电影里导演的名字写作Christof,他和楚门之间的关系恰如其名字所示,Christ of True man——凡人之神。他精心安排了这场骗局,但最后却说了一句实话,外面的世界一样虚假。


楚门最终还是选择离开这个“被操纵的虚拟桃源”,逃离了这场骗局。


我们每个人,却都可能变成楚门,陷入骗局的漩涡。


所有骗局都是相似的,有多聪明的人,就有十倍聪明的骗子。无关学历、无关金钱、无关背景,被骗无可避免。


所有的骗局,基本都可以拆分为两个阶段:


1、构建场景

2、获取信任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在骗子精心构建的场景里,人们很难逃脱。庞兹和麦道夫光鲜亮丽的生活是局,楚门身边的演员亦是局。


学术界称之为“拟态环境”。


1922年美国学者李普曼在《舆论》如此解释到:“由大众传播活动形成的信息环境,它并不是客观环境的镜子式再现,而是大众传播媒介通过对新闻和信息的选择、加工和报道,重新加以结构化以后向人们所提示的环境。”


即很多时候你所看到、听到的,很多时候并非真实。在骗子构建的虚幻状态下生活久了,将会失去质疑能力。


楚门不过是被导演设局的一介普通人,庞兹和麦道夫骗过的人又岂止金融精英和社会政要。形形色色的人们都在骗局中迷失了自我,彷若人生常态。


当下的骗局,正如人们往夕追求美国梦的狂热,一旦来了,谁也无法阻挡。


支离破碎的时代



《楚门的世界》导演后来在一次采访中透露,楚门的原型,是迈克尔·杰克逊。 


"我拍摄《楚门的世界》及《西蒙妮》的目的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向观众传递一个讯息。你可以看到《楚门的世界》里的金·凯瑞演技超凡,但事实上,迈克尔·杰克逊才是真正的楚门,他就是整个名人文化荒诞历史的缩影。" 


杰克逊曾说,他就像生活在一个玻璃缸里,所有的人都在窥探着他。


楚门已经离开他的世界,杰克逊也早已故去许久。他们身上的故事,不知又会在谁身上延续。所以我时常在想,我们到底生存在一个怎样的世界?


电子硝烟四处不断弥漫、精神主体无端消解、虚拟和真实无边无界、信任杂芜无所依存,也许此刻正迷失一个他人构造的虚无世界里。


我们渴望自由,我们渴望财富,我们脚下踩过的历史,正是犹如传统美国梦向新美国的不断演变。


曾经躲不开的旁氏骗局,现在已经无需再躲。因为如今的区块链游戏明明白白的告诉大家:我就是旁氏。


PoWH3D和FOMO3D的热潮,从年初蔓延至今。资金盘天才TeamJust团队的每一次出现,都会出现全民跟风的热潮。



在P3D官网主页上,TeamJust将两个象征着金字塔骗局的造型进行组合,这与他们开发的两款游戏logo如出一辙,正向金字塔是P3D的logo,倒着的是F3D。


在F3D中,他们甚至直接称自己游戏为“退出骗局(exit-scam)”,在他们眼中,比特币、以太坊无疑是一个个巨大的庞氏骗局,他们要帮助受骗者退出。


尽管如此,人们仍蜂拥而至。


曾被喻为“区块链最快落地应用”的游戏,如今也充斥着各类旁氏和博彩。区块链游戏发展这一年,有人被骗,有人骗人,人们在前进的血海中不断冲撞厮杀。


马夫罗季的传记电影中《MMM金融金字塔》中,早向世人昭告了这些真相:


1、资本主义建立在每个人贪婪的基础上,这些贪婪各自为战,耗费了巨大能量,我可以购买贪婪,收集这种能量。


2、每个人带来货币形式的个人贪欲,利息越来越多,贪婪也不断增长。


3、与黄金不同,贪婪是取之不尽的资源。一个人得到的越多,他想拥有的就越多。


在资金盘游戏里追逐梦想一夜暴富的人,一如盖茨比生活在巨大的幻觉泡沫里。一个被赌博充斥的市场,必然会摧毁人们的信任,而后期待信仰复燃,绝非易事。


无论是强调“个体主义、金钱至上”的美国梦,还是强调“个人命运和国际紧密相连”的中国梦,在某种程度上,有着很多相似之处。即使梦想的内核再何如变化,人天然逐利的本性鲜少改变。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正如亚当斯在1931年所说:“如果美国梦能够实现并且延续下去,从心底来说这取决于那些追梦的人自己。”


人们总是走得太快,往往忘了当初为什么出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dapdap区块链(dapdapio),作者:链圈斯嘉丽。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dapdap区块链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70940.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5

别打CALL,打钱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