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证券化为何火速中止?
2018-11-17 09:07

幼儿园证券化为何火速中止?


11月15日晚间,新华社受权发布《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意见》特别提出: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

 

意味着幼儿园证券化属于上纲上线不能碰了,这则幼教行业的重磅一出来,中概股红黄蓝盘前就开启暴跌模式,盘中两度触及熔断,收市妥妥的腰斩,市值一夜之间蒸发了2.6亿美金;A股也难逃此劫,幼儿园板块齐刷刷下跌,龙头威创股份一字跌停,预计至少也要上演三级跳了。

 

有网友表示,跟互联网彩票一样,又一纸公文干死一个行业。

 

一刀切,可能没有办法的办法

 

《意见》发布之后,不少从业者表示猝不及防,虽然《意见》明确说明,不让幼儿园证券化是为了避免学前教育过度逐利,但从侧面也反映出一个问题,目前我国学前教育发展的情况可能不太好,而且问题很多。

 

1.经费方面

 

一直以来学前教育就被行业人士吐槽,水平差、经费太低,主要围绕两个指标。一个是教育财政性经费占国家GDP比重能否到达4%,这是世界衡量教育水平的基础线;另外一个是学前教育经费占教育总经费的比重,反应国家对于学前教育的重视程度,专家和业内人士给出的数字是9%;

 

数据来源:百度百科 


先来看第一个指标,我国自2012年站上4%这水平线以来,到2017年已经连续六年超过4%,其中2016年更是达到5.22%历史最高,这项指标没毛病。

 

数据来源:教育部2011-2017年全国教育经费执行情况统计公告

 

从数字上来看,学前教育财政性经费占教育总经费比重距离专家们的9%有一定的差距,但从过往年份来看差距已经在不断减小,按照这个增速, 2020年学前教育财政经费占教育总经费的比例达到9%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国际上毛入园率在60%-80%%之间的国家,财政性学前教育经费占比平均为7.73%,我国2017年入园率79.6%,相应的占比为7.65%也算是合理的。

 

单从财政角度来看,国家财政给教育领域的钱是到位的,而且分配给学前教育的经费也是合理的。

 

2.法律法规层面

 

我国在2012年就颁布了《幼儿园标准化建设基本标准》(试行),虽然是个试行的标准,但是也算是给业界一个目标。特别随后的2012年《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以及2014年《关于实施第二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的意见》发布,直接为幼儿园这个行业的第一步指明了发展方向,大力发展公办、普惠性幼儿园。

 

与此同时,政策在关于民办教育机构方面也是用心良苦,甚至早在1993的《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就明确提出“积极鼓励、大力支持、正确引导、加强管理”给与民办教育机构支持;到2002年《民促法》颁布,以及2017年9月新修订后开始实施的《民促法》更是在法律层面上明确了允许举办盈利学校。

 

虽说不算完善,但政策方面也没啥硬伤。结果呢?

 

在大A股,原本是做数字拼接墙的威创股份,2015年溢价20%转型做幼教;从事玻璃加工产业的秀强股份也在当年宣布转型幼教领域。这公司主业都是跟幼教八竿子打不着的,通过资本运作摇身一变成为行业领头羊。

 

根据IT桔子的一项数据显示,在2015、2016两年间,在一级市场涉及幼儿园行业的投资多达122例,二级市场涉及幼儿园行业的并购案例有18起,涉及资金超过50亿。

 

另一边红黄蓝更是高调的跑美帝上市去了,然后还搞出一波打针虐童风波。这些破事儿一闹,国家的心在滴血啊。

 

3.入园情况

 

家长们都在念叨的“入园难”、“入园贵”是什么格局?

 

根据教育部公布的《2017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全国共有幼儿园25.50万所,比上年增加1.51万所,增长6.31%,民办幼儿园16.04万所,比上年增加6169所,相对应,公办园增量8931所。

 

2017年在园儿童4600.14万人,比上年增加186.28万人;民办园在园儿童2572.34万人,比上年增加134.68万人。也就是说,在新增在园儿童方面,民办园承载了72.3%的指标,而2016年,这一数字接近90%。

 

也就是说,目前公办园数量严重不足,入园多半去了民办园,费用还不低。

 

4.师资

 

教育部给出的统计口径是生师比(专任教师数与在校学生数的比例),以下是我国幼儿园近几年的生师比情况:

 

 

数据来源:2012-2016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情况

 

虽然生师比近年来不断在降低,但是距离幼儿园《幼儿园标准化建设基本标准》当中规定的5:1-7:1还有相当的差距。

 

同时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师资如此稀缺的条件下,整体学前教育专任教师学历水平也不够。在一些发达国家,比如芬兰,都是社会上最为优秀的一群人从事学前教育,而我国虽然从统计的口径上来看,学前教育专任教师专科及以上学历教师比例已经提高到79.1%,但以专科和高中学历为主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就是这样的学前教育大环境,哪怕能够实现“教育十三五”当中的一些入园率之类的软指标,反应师资水平的硬指标达不到也是白搭,幼儿园企业还在资本市场玩并购割韭菜。

 

再加上全面开放二孩,到如今的2018年,刚好到了一波波新生代入园的年龄,需求也一定是有增无减,你说国家能不着急么?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4
点赞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