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羽凡吸毒被抓:小米被坑,背后投资一地鸡毛
2018-11-28 22:31

陈羽凡吸毒被抓:小米被坑,背后投资一地鸡毛

今天,饥饿许久的吃瓜群众,终于饱餐了一顿。


昨天基因编辑婴儿的贺建奎刚刚道歉,家暴女友的蒋劲夫就被日本警方逮捕了。上午,薛之谦前女友李雨桐连曝4条微博,实名举报他出轨李小璐,微博还没来得及删除,贾乃亮的姐姐就站出来怒怼谣言,表示弟弟不是双性恋。紧接着,贾乃亮本人也表示,一个人过得很好。


而TFboys全员成年、四字弟弟易烊千玺今日成年的撒钱大战,本应占据热搜第一,也成了瓜届一股清流,被挤得连榜都上不去。


不得不说,明星们为了站上头条,打得头破血流,也是很拼了。


当然,最够义气的还是陈羽凡,辟谣不成,直接被官宣,完成史上最快打脸,分分钟站上微博热搜的“爆”。


今天上午,羽泉组合成员之一陈羽凡吸毒的消息不胫而走,但很快被本人和公司发声明澄清。



可还没等粉丝们完成洗白,下午,微博@平安石景山宣布,“2018年11月26日,石景山公安分局根据群众举报,在本市某小区抓获2名涉毒违法人员陈某(男,43岁,歌手)和何某某(女,25岁,无业),现场起获冰毒7.96克、大麻2.14克。经尿检,陈某呈冰毒类和大麻类阳性,何某某呈大麻类阳性。目前,陈某因吸毒、非法持有毒品,何某某因吸毒均被行政拘留。此案正在进一步工作中。”


随后,@平安北京转发表示——“毒品,让‘最美’凋零”。一句“最美”,让唱过这首歌、又现年43岁的陈羽凡成了石锤。



后来,据媒体报道,通报中所提及的“25岁女性何某”是陈羽凡同居多年的女友,并表示两个人在一起很久了。


不得不说,贵圈真乱。


上周,一直背负背叛友谊骂名的张韶涵登上《吐槽大会》,当时就霸占了热搜很久。如今,现场那句或真或假的吐槽,又成了神预言。


张韶涵说:“羽泉能坚持多久,那要看,羽凡,能坚持多久。”



当时这句话说完,镜头扫过胡海泉,海泉和旁边的李诞相视大笑,对于调侃心照不宣。


没想到,才一周,羽凡这就坚持不下去了。


1.


对于陈羽凡来说,这两年似乎遇到了水逆。


凭借着湖南卫视《我是歌手》第一季火爆上映,羽泉的歌唱事业又迎来第二春。此后,接踵而至的综艺、主持几乎没有断过。


但好运,随着小鲜肉拍在白百何臀上的那一巴掌,也戛然而止。



老婆在泰国出轨小鲜肉,陈羽凡心里窝囊,甚至酒后吐真言说:“我为人处世那么多年,没丫白百何我没有脏身”,而后,怒砸了第一狗仔卓伟的车,并宣布永久退出娱乐圈。


但退出并不代表着事业终止。


羽泉,或者说胡海泉,或者说陈羽凡,心思早就不在娱乐圈了。他们同很多明星一样,早已转身做了投资人。


羽泉的投资版图,不得不提就是北京巨匠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巨匠文化)。


这家公司,正在准备登陆新三板。


2010年,陈羽凡和胡海泉一起成了巨匠文化。与一般的明星工作室不同,巨匠文化从开始就走泛娱乐公司路线。


旗下设有北京巨匠合力品牌管理顾问中心、北京就是巨匠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切克闹投资管理中心等子公司,签署了黄健翔、李响、主持人李晨等艺人。


而巨匠文化最拿得出手的一次投资,当属上半年火爆全网的《这就是街舞》。巨匠文化花了6000万投资,占投资总额20%。节目汇集罗志祥、韩庚、黄子韬、易烊千玺四位导师,每一位都是当下的流量担当,或者说,都是巨匠文化的收益担保。



事实也正是如此,截至收官,《这就是街舞》共获12.8亿次播放,招商收入近6个亿。


5月5日晚,《这就是街舞》收官,巨匠文化也趁热打铁,开始申请挂牌新三板。


根据转让说明书内容,胡海泉持有巨匠文化约72.17%的股份,陈涛(陈羽凡)间接持股11.54%。


公告显示,巨匠文化2016年度、2017年度营业收入分别为7855.80万元、7197.87万元;净利润444.07万元、378.47万元。


这些收入,主要来自艺人经纪。


2016、2017年,巨匠文化的艺人经济分别收入7354.6万元、5279.3万元,占比94.62%、73.38%。


胡海泉和陈羽凡,无疑是艺人经纪的主力军。


不过,在高度依赖艺人的商业中,公司显然少了话语权,这在分成中体现明显。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羽泉组合商业收入,计入公司收入为20%,组合收入80%;而成员个人的商业收入仅有10%计入公司收入,其余90%均为个人。


也就是说,羽泉或胡海泉、陈羽凡个人的商业收入,公司只得到很小一部分。


2.


去年,在出事前一天,4月11日,白百何还在新剧宣传的发布会现场秀恩爱,她说:“陈老师是艺术家”。



事实上,在巨匠文化中,陈羽凡的身份也是艺术家。


羽泉二人的分工一直很明确,胡海泉负责公司外联业务、处理事务,而陈羽凡负责音乐创作。


这也意味着,陈羽凡在巨匠文化中的烙印,越来越淡。


巨匠文化2010年1月成立,注册资本300万元。其中,胡海泉出资153万元,占股51%,并以保护个人隐私为由,由公司董事杨莉代为持有;陈涛(陈羽凡)出资147万元,占股49%。


此后,巨匠发生了4次股权转让。其中,胡海泉的持股不断上升。


截至股转说明书出具之日,胡海泉通过“就是巨匠”和“富阳匠心”两家公司分别持股巨匠537.29万股和184.41万股,合计间接持有公司 721.7万股,持股比例高达72.17%。同时,胡海泉担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职务,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而陈羽凡则因“自身定位为音乐艺术领域的发展”,于2013年8月将其在巨匠有限持有的股权全部无偿转让给胡海泉。


后来,因“事业合伙”需要,又于2015年10月接受胡海泉于巨匠公司持有的 15 万元,占比5%的股权,但这次股权转让并未实际支付对价。


再后来,陈羽凡又将5%的股份转让给“富阳匠心”,并由胡海泉无偿股权转让给员工持股平台进行股权激励。


目前,陈羽凡是通过持股北京就是巨匠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5%股份,间接持有巨匠文化的。



对于巨匠来说,在去年白百何出轨的事情被曝光后,根据北青网的报道,陈羽凡确实像自己在微博宣布的一样,已经无限期退出娱乐圈,他与海泉成立的巨匠公司许多员工已经离职了,其中包括跟了他们十年的老员工。


“从去年底开始,就有员工开始找下家了。”知情人透露,这是因为羽泉哥俩现在重心都在投资,不过他也认为,白百何事件应该加速了公司的转型。


而对于陈羽凡个人来讲,目前其担任法人的企业仅剩下一家,即东阳横店凡人演艺工作室,持股比例100%。其余两家企业北京凡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北京五月花酒吧有限公司的状态,均已显示“吊销,未注销”。



而他担任股东的企业共15家,其中11家还在营业。




而在其担任高管的企业中,仅剩北京巨匠文化还在开业,其余均已吊销或注销。



对于羽泉而言,无论是演艺还是投资,羽凡都显得一地鸡毛。


相比之下,海泉则成功得多。


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多年之后,胡海泉曾在接受《新京报》的采访时说——


“当一个投资家去跟一个艺术家聊投资时,他们俩的频率是不对的,很难谈到一起。我的优势是用不同的语言跟不同的人来谈,让彼此能听得懂对方的专业性、可靠性以及各自的诉求。”


也许从那一刻起,会投资的海泉就注定要和艺术家羽凡走不同的路。


有媒体说,资本圈的人都知道,胡海泉自从2013年转型投资人之后,羽泉组合就已经“名存实亡”,特别是在2016年海泉基金走向正轨以后,胡海泉基本上不再出现在娱乐圈新闻版面上,取而代之的是资本圈消息。


而胡海泉的努力有目共睹。


为了搞投资,他不仅考取了基金从业资格证不说,还有两个EMBA学位在读,并入读湖畔大学。


与之相对应的是,胡海泉成立了包含北京巨匠合力品牌管理顾问中心(有限合伙)、北京中金海泉国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内的9家投资企业,还持股新三板上市公司自在传媒和普普文化。


即使这样,也不代表海泉不会被牵连。


今天下午,陈羽凡吸毒事实被坐实后,胡海泉立刻发声——


“为什么?!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你要做这样错到极致的事情?为什么你不把痛苦予你最应该亲近的人分担?为什么你要对我隐瞒这么久?为什么你选择用如此愚蠢的方式逃避现实?为什么你沉沦的时刻不想想自己的父母和孩子?为什么你忘了这20年来还有那么那么多的伙伴曾给予我们信赖和希望?为什么?为什么?! ”



一个月之后,是羽泉20周年的巡回演唱会。从2009年起,每年12月,羽泉都会在北京工体开唱。



此前,在广州体育馆举办的“二十·羽泉20周年广州演唱会”的发布会上,主办方为羽泉献上蛋糕,那一天,正好也是陈羽凡的43岁生日。


陈羽凡许愿:“还是希望身体健康,有健康的身心才能做自己喜欢的东西,新的一年有更好的改变。”


可惜,他没有等来更好的改变。羽泉,也没有等来即将到来的圣诞节的演唱会。


小米有品此前独家冠名了歌手羽泉《“二十·羽泉”巡回演唱会》,并且上线“羽泉音乐狂欢节产品专区”,羽泉20周年限量版全铜纪念公仔也在小米有品发售,含亲笔签名,价格999元,限量1000套。


此次事件一出,小米有品发布公告:


“因艺人个人原因,取消原订于2018年12月25日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举办的《获得·羽泉20周年演唱会北京特别版》,给大家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已经参与了本次演唱会在自媒体平台抽奖活动的用户,门票将会置换等价物品发放(按最高票面价值¥1280计算),可在小米有品任意选择产品。给您带来的不便再次表示歉意!”



最美凋零,剩下的花,又将如何盛开?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8
点赞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