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在澳洲开出租之后,我明白了这里为什么没有碰瓷

在澳洲开出租之后,我明白了这里为什么没有碰瓷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故事FM(ID:story_fm),文字:幸倍,运营:刘军,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三丑今年 35 岁,2011 年他申请了澳大利亚迪肯大学的会计专业,这个专业又被中国人称为移民专业,以至于到那儿之后,三丑发现周围的同学里百分之八九十都是中国人。


在澳大利亚,三丑选择了开出租车这种方式来打工赚钱。又因为开的车辆特殊,他接触到了很多残疾人。


1 . 初到澳洲开出租


抵达澳大利亚的那一天,是 2011 年 11 月 26 日,下着大雨,三丑临时寄宿在朋友家里。


第二天早晨醒来,他站在厨房喝水,看向窗外——逃离了雾霾,蓝天白云,阳光灿烂,鸟语花香。那一刻,向来不喜欢跑步的他甚至萌生了想要在这样的环境中跑步的欲望。这就是他对澳大利亚的第一印象了。


到当地之后,三丑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赚钱。因为他在那边每年有三十多万人民币的开销,自己的那点儿存款远远不够。


后来,比他早几年来澳大利亚的高中同学给他指了条路。这个同学很有意思,他 2004 年就到了澳大利亚,把传统中国留学生打工的路子摸了个遍,餐馆里洗过盘子、果园里摘过苹果,最后他发现了一个最容易赚钱的打工方式,那就是——开出租车。


在澳大利亚,开出租车的主要都是印度人,中国人对这个行业了解的很少。但其实它特别适合三丑这样的留学生。因为出租车接活儿比较自由,需要上课的时候可以不接。而且它的收入非常可观。


三丑当时开的是一种叫“MAXI TAXI”的大车,里面除了司机以外,还可以容纳 10 位乘客。


开这种车收入非常可观。第一是这个出租车有政府补贴,用来解决本地残疾人的出行问题。而且,车还没有发动,光是将坐在轮椅上的乘客通过车附带的起重机安置进车内,就已经有 16 块澳币的“Lifting Fee”收入了。


第二个是,澳洲规定,如果乘客数超过 5 人,费率会提高大概 50% 。澳洲有很多人喜欢成群结队去喝酒,专门拉这种活,收入就会高很多。


 三丑开的出租车


2 . 接的第一单


三丑第一天开出租车的时候,心情非常紧张。


那天早上八点,他拿到车,看着小电脑上不断跳出来的活,就是下不了手去接,感觉还没有做好心理建设去面对乘客。


第一位乘客是个中年男人,三丑一阵手忙较乱地,跟客人打招呼,问他到什么地方,在 GPS 上输入目的地。三丑刚到澳洲几个月,还没习惯澳洲人的口音。甚至车都开出三五分钟了,客人问“你的表在哪里?”三丑才发现自己连表都没有打。


就这样,第一单,整个费用总共二十几块,最后到手十块钱,但是三丑心里非常高兴。


3 . 开出租车遇到的那些事儿


三丑从来不开 12 点以后的夜班车,怕会遇到各种醉鬼,抢劫犯。这边的坏人都知道,出租车上是有现金的。与三丑接班的夜班司机,则会在车上备一根钢管,如果有人想爬过去,他就直接敲。


有时会遇到想逃费的乘客,往往是一群小孩,当在与他们的对话中一旦发现了这个矛头,他会直接把车开到靠墙边,将可以开门的那边堵上,告诉他们,要么现在给钱,要么别想走。


澳洲有一个出租车文化,叫“Sex fare”,一些年轻女性,为了节约钱,他们会用身体、性作为车费。


三丑遇到过一次。在一个酒吧门口,遇到一行 11 人的年轻女性乘客,车只能载 10 个人,她们其中一个人想蹲在车里藏起来。三丑知道,这属于违规,罚款很重,于是拒接了。突然这个女生就走到副驾驶座,问“那这样呢?”边说边把T恤给撩了起来,里面什么也没穿。


三丑六神无主:这是什么意思?


女孩说:You can touch.(你可以摸。)


三丑说:不行不行,你们还是分两辆车吧。



4 . 目睹了一场车祸


开出租车开了一两个月以后,发生了一件让三丑印象特别深刻的事情。


有一天晚上十一点半左右,在离市中心 20 公里远的一个郊区,三丑接了一单,上来七、八个年轻人,穿着短裤、拖鞋,手里拿着酒。他们刚在家里开 Party 到一半,因为太晚了不能继续在家里闹,所以他们叫了出租车决定到城里接着再喝。


在往市区开的路上,经过一个没有路灯的双向单车道,突然听见“砰”的一声,一辆摩托车连人带车飞了过去。


那一瞬间,三丑脑子里闪过各种问题,这个人怎么样了?要不要停下来看一下?但他马上转念一想,这里没有路灯,不要多事,再说车上还有一群准备去寻开心的客人,不能耽误他们时间。


结果三丑还没开出 50 米,全车的人近乎叫了起来, “你为什么不停车!”


三丑的思绪马上转换过来了,那一瞬间,带有一些惭愧,一句话从他心底冒出来——“我果然还是中国人”。


那个摩托车司机是个大胡子猛男,身上有纹身,骑着一辆哈雷,撞上了路中间一个像护栏一样的东西,躺倒在路中间。


三丑和后面一辆车的司机将各自的双闪打开,前后夹着大胡子倒下的位置保护着。所有乘客下了车,有的人去查看大胡子的情况,有的人打电话给警察、叫救护车,有的人站在车附近,看是否还有来往车辆,维护交通秩序。


警察把大胡子抬上救护车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脸,大胡子抬眼看了一下警察,说了一句“Oh no,my wife will kill me!”


随后,三丑继续把乘客送到目的地酒吧。下车时,客人特地跟他说,“不好意思,耽误了那么长时间,要不我多给你些钱”,三丑马上表示不用多给任何钱,都救人了,还谈什么钱。


5 . 不能依靠人性 


三丑觉得非常震撼的是,大家遇到这种事情的本能反应是如此的不同。当然后来他了解了更多当地的制度以后,发现不能只依靠人性,其实更多的还是因为有制度在背后支撑着。


在澳洲,每一年要交七八百澳币的所谓车牌费用,但其实真正交给交通部门的费用只有一两百,余下的六七百都是交一个类似于交强险的东西。这个交强险只保人,保交通事故中的人员伤亡,是无限制的,保险公司会一直负责任直到人离世。


在这样的制度前提下,任何人在发生交通事故以后,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救人,不是别的。在没有任何经济上和自己责任上的后顾之忧之后,碰瓷、老人摔倒没人敢扶,这些状况也就不会再发生了。


 三丑的一位乘客


6 . 那个叫欧文的朋友


三丑在开这个出租车的过程中认识了很多残障朋友,他们当中有一个男孩,名叫欧文,让三丑印象最深刻。


欧文在墨尔本大学上学,三丑第一次去接他的时候,远远地看到他的轮椅并不太稳,开一段,又停一段。三丑走过去看需不需要帮忙,见到欧文第一眼,三丑有点儿没反应过来。


欧文没有四肢,他将下巴放在轮椅控制器上,通过脖子的活动去操控轮椅,用鼻子操控手机。也许因为脖子没办法维持一个固定的角度,而且脖子也没那么灵活,所以轮椅走的路线也比较曲折。


欧文带着一张非常开心的脸,对三丑说,你好,很高兴。


从学校回家的路上,两人一直在聊天。欧文说话很慢,发音不是特别清晰,但知道自己表达的东西的重点是什么,所以话中没有那么多的废话,直入主题。


欧文学的是犯罪学,除了在学校上课外,有时候还会去参与一些政府机构的研究,三丑会送他到机构去,开研讨会什么的。


后来三丑和欧文聊到了自己的学习,说到澳洲之后不习惯每一个课程都要写论文,有时候感觉写不出来。欧文笑了,说这很“Easy”,你有什么想法就去争辩,去“Argue”,不要管对错。后来三丑的论文高分通过了,两个人都很高兴。


三丑觉得,欧文和普通朋友一样,能够给你帮助,给你他们不同的看法,他们的经验。他们不只是在享受政府制度上的优惠和帮助,同时,也在正常地反馈社会,没有任何刻意的地方。



还有一个客人,每周六晚上三丑把他和他的看护送到市中心的酒吧,大概十二点再接他们回家。这位客人躺在轮椅上,甚至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但他每周都去酒吧,他的家人知道他这样高兴,就会让他去过日常一些的生活。


在三丑看到的世界里,残疾人都过着很普通的生活,每个人看待残疾人也都是普通人,没有特殊对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故事FM(ID:story_fm),文字:幸倍,运营:刘军。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故事FM©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74711.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12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