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永不消失的气功

永不消失的气功

来源 | 饭统戴老板(ID:worldofboss)

作者 | 董指导

数据支持 | 远川研究


1989年3月26日,25岁的诗人海子在山海关卧轨自杀,两个月前,他还在写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自杀的动机成迷。


海子在最后三天一共留下了六封遗书,前五封都将死因指向了和自己同住一栋楼的常远。


常远当时在中央政法管理干部学院任教,十分喜欢练习气功,妻子孙舸12岁就被发现具有特异功能,夫妇俩男女双修,功夫了得。


常远夫妇与海子交往亲切,经常一起练功,还常给海子介绍高手认识。海子练功勤奋,初学第一周就掌握了基本练习方法,没多久就自称打通了小周天,可以自由运气。


但海子在功力进阶的道路上,并不顺利,他认为是常远夫妇深藏阴谋、暗中发功使坏。


在遗书里,他指责常远夫妇残暴地揭开了自己的心眼通和天耳通,逼得自己精神分裂。海子在《给1986》的诗中感慨道:“就像两个凶狠的僧侣点火烧着了野菊花地。”


常远是否发功害人无实据可查,但海子对气功的痴迷却是真事儿。这个一生追求脱离物质世界束缚的诗人,精神世界却被时代的潮流裹挟,迷失在癫狂的气功热浪中。


他在一封遗书里要求弟弟为自己报仇[2],郑重地嘱咐道:


“首先必须学好气功。”


01


1978年3月,全国科学大会在京召开,5586名代表出席,盛况空前。在大会闭幕前,播音员宣读了郭沫若的讲话《科学的春天》,里面欢呼道:


“我们民族历史上,最灿烂的科学的春天到来了!”


经历了十几年的动荡,我国科学界的主要矛盾是:实现“科技快速突破赶英超美”的强烈渴望,和“科研能力理论体系”的极度落后之间的矛盾。


一年后,《四川日报》向科学界投递了一颗炸弹,“大足县发现了用耳朵认字的少年唐雨”。这个报道立刻成为了热搜第一名,支持者惊呼:老祖宗原来给我们留下了科学的捷径!


四川医学院派出了调查组,在一周时间内对唐雨进行了25次测试。唐雨19次采用了换纸条、偷拆等作弊方式,被抓现行,6次因为偷看未成,拒绝测试,场面尴尬。


结果令支持者大失所望,四川省委不得不在6月5日向上层做了份检讨报告,对大足县的报道做自我批评。


没想到,13天后,香港《明报》刊登了一封署名为“李学联”的来信,题头是“以耳认字,未必荒谬”,信中批判国内对人体科学的认知不够现代化、科学化,过于武断。


这位香港市民的及时出现,给了特异功能支持者们打了一剂强心针,甚至让高层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改变。一时间,各路大师们纷纷从祖国各地的犄角旮旯里钻了出来,接受群众的膜拜。


光“识字”这个领域,就涌现出北京女孩耳朵认字、山西少年腋窝识字、安徽少年透视识字、还有鼻子嗅字、脚趾认字、舌头舔字等等,能用的器官几乎都用上了。


会特异功能的孩子们,右下角为“耳朵识字”的唐雨,《自然杂志》,1980年


人体器官不够用之后,又出现了昆明儿童意念移物、意念治病的法术。而各地报纸踊跃报道了近2000多名特异功能者,年龄越来越小,功能越来越大。


二十年前放粮食卫星,二十年后放人体卫星,大好河山,人杰地灵。


《自然杂志》成为这一时期特异功能的舆论阵地,并在1980年迎来了钱学森的访问。钱老表达了对人体科学的赞同,并在随后的年月里发表了多篇讲话和文章,支持特异功能相关研究。


钱老对人体科学评价颇高,盛赞这是现代科学的舞台出现在了中国,是人类史上的“第二次文艺复兴”,号召支持者们不必理睬讥笑与非议,踏实苦干。


原云南人体科学院研究所所长王伽林积极响应号召,到医院做了个胆汁引流管手术。王所长一边挂着管子,一边让人记录他在练功、睡眠、休息等不同状态下的胆汁分泌量,最终形成了一篇《气功与胆汁分泌》的报告。


这种自我动刀的献身行为,钱老评价道:“王伽林同志……这种精神,令人肃然起敬。”


并非没有清醒者,比如叶圣陶就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强烈反对,结果被各方施压;经济学家于光远给领导写信反映,没什么回应;我国神经科学奠基人张香桐更是直言:这是一场闹剧。


然而,导弹领域的权威,最终为特异功能之争定了调,力挺“亩产万斤”那事儿,大家似乎都忘了。于是,数百所人体科学研究所在各地的支持下纷纷成立,报告和论文像雪片一样发表出来。


钱学森负责的507所,在六七十年代从事航天医学的研究,到了“搞导弹不如卖茶叶蛋”的80年代初,507所因为经费紧张的原因,数次被国防科委提议裁撤。


最终,507所机智地把握到了特异功能的机会,不仅编制保留,还申请到了不少研究经费,顺利渡过低谷。1987年,国防科委批准成立的“中国人体科学学会”,就挂靠在507所下。


507所名气很大,享誉海内外,在周星驰的电影《赌侠2:上海滩风云》中,出现了一个“北京人体特异功能应用研究所”,就是以507所为原型。



电影里反派独眼龙“大军”,便毕业于这个研究所。出场的还有他的四个师弟,分别掌握意念移物、意念起火、发电和令人产生幻觉的迷人技能。


这简直是中国版的霍格沃茨,请问哪里报名?


02


气功从魏晋时期就受人追捧,虽然披着道家玄而又玄的外衣,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都被大众作为强身健体、修性养生的方式,就如现今流行的印度瑜伽、韩国郑多燕一般。


八十年代初,几名科学家经过研究,提出了一个论断:气功是人体科学的敲门砖;气功是中医理论的代表和基础,它的高级阶段就是特异功能,从而实现了由中医、气功、特异功能和人体科学构建的三位一体科学体系。


至此,气功拥有了群众和科研两股力量,开始在神州大地上施展拳脚。


在马鞍寺度过童年、具有丰富中医经验的严新,成为气功大师的代表。其号称用气功扑灭了1987年的大兴安岭火灾,完全无视5万8千多名军警民、28个日夜的付出。


严大师在发功治病的同时,也积极参与学术。他和名牌大学合作完成了发功改变分子结构的实验,并发表了6篇论文,被大科学家们评价为“世界首创、应及时向全世界宣告”。


严新大师用“电疗”治病,1987年


话剧演员张香玉,自称可以接受宇宙信息、与万物对话。1993年,其亲率上千信徒,在北京妙峰山上与外星人联系。信徒们盘腿而坐,紧闭双目,头顶一口带着两个把手的铝制信息锅,以达天人感应。



张香玉靠着卖锅卖票,一共赚了40多万元,不过跟另外一位张大师相比,张香玉只有提鞋的资格。


矿工张宝胜因以鼻嗅字出山,随后便拥有了发功治病、隔空移物、拦截原子弹等神功,并在1983年调入507所,享受保镖专车的专家级别待遇,被誉为中国气功第一猛人,未来军事战争中克敌制胜的秘密武器。


这地位,堪比漫威的超级英雄。不同的是,漫威英雄活在漫画里,气功大师活在人间中;相同的是,他们都有众多粉丝,尤其是后者,追随者的地位之高,说出来吓死人。


2018年8月3日,张宝胜心脏病发去世,享年58岁。多年后回头来看,除了给香港电影贡献了无数特异功能桥段之外,张宝胜什么都没留下。


除了张宝胜这种顶级大咖之外,民间有名有姓的气功大师多达一千多人。而全国气功信徒的数量更是高达6000万人。比如在北京的地坛公园,每天就有上百人修习罗汉功,或躺或站或趴,姿势越怪越受人尊重。


萧伯纳说,知识不存在的地方,愚昧便自命为科学。


作家柯云路撰写了100多万字的气功三部曲,自称“我一个人就可以代表整个气功界,回答全世界的提问”。其1998年发表了著作《发现黄帝内经》,推出了“当代华佗”胡万林。


不料一年后,胡神医害死了几名病人,因非法行医被判入狱。在胡万林被调查期间,柯云路写了部《重组生命世界》来声援。这份执着的爱,最终都转化成了几十万套单价36.8元书籍的热销。


上海中医药研究院副所长林厚省(右一)发送“外气”进行麻醉,为患者进行手术,1987年


这场全民癫狂的造神运动在1999年戛然而止,某某功因成为社会安定的隐患而被取缔。那些具有预知未来的大师们,似乎并没有预料到这一天,仓皇失措地逃散、陨落。


给葛优拔过牙的气功大师周德荣,更是将 “气功拔牙”的招牌,改为了“穴位无痛拔牙”。


董指导的一位表叔曾这样回忆那段往事:气功浪潮,是一场由某几位科学家发动,被伪科学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迷信运动。


03


2000年,高校的气功研究所大部分已经关闭,但是由国内36所顶尖名校发起成立的上市公司中国高科,喜提了一名神棍董事长:年仅26岁的气功大师张海。


张海执掌中国高科后,曾对人这样说:“公司董事都是高校校长、教授,还不是得听我的?”这句话多年后被简化为“清华北大,不如胆子大”。


张海成名于90年代,绝活是将树叶含入口中,随后再改变大小吐出来,就像是含了芭蕉扇的铁扇公主。


张公主自称是藏传活佛的弟子,并获官方许可成立了社科院藏密瑜伽文化研究所,自任所长,以开班授课的方式赚到了近千万元的第一桶金。


发家后的张海南迁广州,涉足资本市场,打造了令人震撼的凯地系,频频收购各大公司股权。最有名的莫过于2002年入主健力宝,执掌这家在饮品领域堪称有望比肩可口可乐的民族企业。


“健力宝之父”李经纬不敌气功大师,被逐出局。身患脑溢血的他,9年后被临时设立在广州珠江医院里的法庭宣判贪污入狱。


大师张海并没有带给企业金刚不坏之身,健力宝经营业绩逐年下降。其本人在2005年3月因做假账、侵吞资产被捕入狱。


在狱中的张海功力逐步恢复,不仅可以举报罪犯,还可以发明专利。六年后便因重大立功减刑出狱,随后逃往境外,保了自己的金刚之身。不愧是大师。


张大师的事迹鼓励着业界同仁们重振旗鼓,在政界、商界、名流圈里奋斗不息,最有起色的当属李一道长和王林大师。


李军成名于1990年,以人体通电的表演,荣获重庆电视台 “巴蜀绝技大赛”十大高手称号。1997年1月,他在上海电视台《天下第一》表演了水下闭气2小时22分的神功,在场公证人员宣布,这个3个2的成绩,真实有效。


但通电和水下闭气过于危险又无实用,任李军自称气功高强,跟随者仍是寥寥。所幸的是2006年,李军获得了道士资格,改名李一。此后以道家养生之法为己任,走红于商政之间,坐拥弟子三万。


好景不长,2010年7月打假斗士方舟子手撕李一,迅速成为舆论焦点,李一往事像洋葱一样被大众层层剥开。在舆论一边倒的质疑指责下,网红李道长跌落神坛,长期进入闭关状态。


渡边淳一在形容男女关系时曾说:保持一定的神秘感,对保持魅力是十分必要的。


这方面李一道长就没做好,他不仅频繁出现在各大电视台节目中,甚至还录制了几百元就能买到的养生光盘,真是犯了神秘感的大忌。相比而言,王林老师就很懂这种窍门了。


王林最擅长的是空盆取蛇,空杯取酒。其自称使用的是意念移动物体,但从没有人看到他不借助任何道具的展示。身陷囹圄后,王林承认这不是气功,而是千年流传下来的杂耍。


王大师深居简出,普通人根本没机会看到王大师的表演,登门观看者非富即贵。在王林挂着长长金色水晶灯的五层别墅中,有两层是专门展示他和明星、官员的合影。


相传刘志军曾前往王林住处,并得到王林许诺搞一块“保你永不倒”的石头。而因贪污受贿被执行死刑的江西原副省长胡长清,更是为王林题字“气贯长虹、功大无边”。


2013年7月,《新京报》揭开了王林的神秘面纱,各大媒体也开始对王林进行批判。明星们纷纷划清界限,王林大师也急忙回应:“我不会法术,一个人最要不得的就是迷信。”


《恐惧的力量》里讲道:人类总要遇到一些令人恐惧或无能为力之事,并希望出现一种超自然力使自己摆脱困境。这种心理是宗教得以产生的一个重要因素。


给自己的心理找一个寄托,这无可指摘,但总有一些人在恶意抹去宗教和迷信之间的界限。那些真信的人也就罢了,但有些人却是在看穿之后,恶意操纵牟取利益。古往今来,这种事儿还少吗?


著名相声大师刘宝瑞有一个作品叫《连升三级》,讲的是明朝天启年间,一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张好古,进京赶考,一字未写,却高中榜眼、官至翰林院。


张好古进京没多久就被发现是个草包,但官员学士们,或担心报复、或有意巴结、或随波逐流,最终竟无人揭穿,甚至新皇帝登基后,又封赏张博古连升三级。


讲到结尾时,刘宝瑞老先生用尖刻的声音评价道:一群混蛋!


04


《罗马假日》里扔硬币许愿的仪式,在全世界广为流传。这种仪式流传到我国,被不断的改良,比如在浦东机场,一位老太太在登机时,向飞机发动机扔了一把总价值一块七毛钱的硬币。


老太太本意是祈求菩萨保佑平安,但若不是机组人员耗费5个小时将硬币全部找出,这架从上海到广州向南飞行的飞机,可能就一路向西了。


董指导的表婶,号称方圆十里最佳信女,我就曾问她,为啥老太太要往飞机发动机里扔硬币。表婶白了我一眼:扔纸币多贵啊!


表婶的微信朋友圈里,堆满了各种供养:“四月,某罗汉降生,转发点赞好运不断”、“八月,道德经读十遍,家人平安”,“十月,捐慈航大师500元,祈求儿孙兴旺”。


我表妹作为受过高等教育的千禧一代,对她妈妈的做法持强烈批判的态度,认为这种是纯粹的迷信,是落后文化的糟粕,是千年封建的余毒。


我翻了下她的朋友圈,发现她不但喜欢转发锦鲤文,还热衷转发杨超越。


凯恩斯认为,需求是一切经济活动的根源。有人喜欢锦鲤,就有人制造锦鲤。


最火的莫过于一位讲述自己二十来年几次好运的小姑娘,把自己打造成了躺赢的代表,可以在线作法的性感福娃,引得百万人在朋友圈转发。


讲真,如果论躺赢,最牛的莫过于生在帝王家,一朝称帝,坐拥天下,比如溥仪,不满三岁就坐上龙椅。这个最像锦鲤本鲤的男人,十几年后丧失了生育能力,祖传的大清也亡了。


从气功大师到性感福娃,从远距离发功到在线作法,改变了对象和方式,却未曾能改变群体癫狂。这也并不只是气功一个领域的现象。


巴赫金对 “网络狂欢”研究后发现,这是表达对社会压力不满与抵抗的文化策略,既造了反达到暂时解放的目的,又对现实毫发无损。


一代代老去、一代代长成,一场场热潮,一次次狂欢。看尽了一幕幕历史的荒唐,却依然走不出时代的罗网。


参考资料:

[1]人惑,申振钰

[2]海子评传,燎原

[3]论人体科学,钱学森

[4]气功与骗术,刘正、司马南

[5]“锦鲤祈愿”与“日常迷信”,梁坤

[6]张海,搞垮健力宝的真凶?今日主角,搜狐

[7]隐秘"大师"王林的金钱王国,张寒,新京报

[8]周德荣:给葛优拔过牙的那个气功师,中国新闻周刊,符遥

[9]柯云路旧话:没人比我做得更多,胡延平,北京青年报,新语丝

[10]道士李一水下憋气2小时引发网络强烈质疑,南方都市报,张书舟

[11]中国20世纪80、90年代“武术气功热”中传媒角色的研究,张卓、王明前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饭统戴老板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74935.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340

别打CALL,打钱

完成

最多15字哦

7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